<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一五章:谁在办公室里酿酒!
    办公室里,馥郁的香气像是炸弹一样猛然炸开,把所有人都炸的晕晕乎乎的。

    几乎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深深吸了好几口气,吸进去就不舍得吐出来,一个个肚皮鼓鼓,像是吃撑了似的。

    “快,关门关门!”

    “把窗户也关起来!谁把窗户打开了,气味跑出去了怎么办!”

    一个大办公室里,大概十多个人,谁也不记得刚才是谁在吵吵嚷嚷,说出有人放屁,让把窗户打开了。

    而关上门之后,香气更加浓郁了,正所谓熏人欲醉,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一群人,一边吸还一边吐槽。

    “妈蛋,这么好闻的气息,该不会上瘾了吧!”

    “以后如果我闻不到了怎么办!”

    “不好了,我觉得我要变成酒鬼了……”

    “我觉得我已经不正常了,这可怎么办……”

    “以前总觉得喝酒有什么好的,妈蛋,现在我懂了!”

    “救命,我真的不想变成酒鬼啊!”

    “摔,戒什么酒,喝死算球!”

    “镇静,镇静,没关系,没关系,你只是在呼吸,没有喝酒,没有酒精OK?醉只是一种错觉!”

    如果这群人看到整天在酒庄前面,吸酒气修仙的那些人们,恐怕就不会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奇怪了。

    庄爸的酒,最大的特征就是酒香格外浓烈。

    而如此丰富、浓郁而又层次分明的酒香,至少包含数百种不同的香气,吸收到了鼻腔之中,瞬间大脑的嗅觉中枢就活跃了起来,源源不断的各种信号,在大脑之中冲击,带来的体验,是他们几乎从未感受过的,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他们的感受——嗨翻天。

    仅仅是嗅了一口香气,就有点把持不住了,接下来还能怎么办?

    管他酿没酿好,开喝!

    “喝吧!”

    “等不及了,反正还有那么多的料包呢!”

    “对对对,先喝了,喝完赶快开酿下一锅!”

    一群人,不论男女老少,都忍不住了,滴答着哈喇子,就把酸奶机的盖子打开了。

    盖子打开的时候,众人干脆直接脑补了特效。

    “哗”一声,海浪一般扑面而来的香气,把众人包裹在其中,觉得自己的骨头,都似乎轻了三两。

    “杯子杯子……”

    “快倒,倒上!”

    “给我个一次性杯子……”

    “哎哎哎,也给我一个!”

    “我一杯啤酒就醉啊!”

    “不管了,喝!”

    一群人,迫不及待地把酸奶机里的酒,倒进了各种形状的杯子里。

    咖啡杯、玻璃杯、保温杯、马克杯……

    本来泡着枸杞大枣的各种容器,都被空了出来,倒上了一杯自酿的米酒。

    这米酒,上层清澈,下层浑浊,主管拿在手中,先晃了晃。

    底层的白色粉末,宛若烟尘扬起,白沙漫漫,漾人的香气就又扑面而来。

    没有刚才那么浓郁,但却更加层次分明。

    米香、花香、果香,甚至有肉香……

    嗅了一口,主管就再也忍不住,一口抿了下去。

    酒不烈,毕竟只是米酒,没有经过蒸馏,大概十多度的样子。

    入口只是微辣,更多的还是香气。

    一群人忍不住微微闭上眼,让香气和香糯的口感,在自己的口腔、鼻腔中融化。

    “好奇怪的味道,好像我小时候第一次喝羊奶……我小时候去农村亲戚家玩,有个小哥哥正在挤羊奶,然后偷偷让我尝了一口,啊,羊奶不好喝,但是小哥哥好帅……”

    “唔,我好象嗅到了小时候妈妈捂的苹果味道,那苹果在家里放了半个冬天,都皱巴了,特别香……”

    “这味道特别像我爸车里的味道,我爸在车窗上丢了好多橘子皮……我想回家……”

    “这是我奶奶做的蒸米饭的味道,没错,就这味道……”

    “突然想起了前任怎么办,她的洗发水就是这个味的……”

    正所谓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一千个人口中,也有一千个不同的自酿米酒。

    只是嗅的时候,每个人嗅到的气味,都是复杂而浓郁的。

    真正喝到口中,却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风味。

    最初最浓烈的香味已经散去,每个人的体温、唾液、鼻子的灵敏度和对不同气味的敏感度,都有所不同。

    这种时候,人类嗅到的味道,也就开始产生了差异。

    而嗅觉,对人类来说,是非常特殊的一种感官,它是和人类的记忆中枢联系最紧密的感官。

    气味,是最容易唤起记忆的。

    数百种不同的气味组合,在随机地排列,发射了无数的电脉冲到人类的大脑,而不知道哪一个,就突然勾起了记忆中早就已经潜藏起来的一幕幕。

    瞬间,其他所有的信号都被压了下去,眼前似乎浮现出了记忆深处的那画面。

    拥挤破旧的农村老屋,挤羊奶的小哥哥,小哥哥黑乎乎的小手,缺口的瓷碗,腥膻的羊奶和小哥哥的笑容……

    昏黄的老客厅,电视机旁边摆着的一颗皱巴巴的苹果,妈妈坐在客厅的一角,正在絮叨着什么……

    空调都不太管用了的老汽车,跑起来总是一颤一颤的,车窗前干硬的橘子皮,也总是颤抖着,混杂着淡淡的皮革和汽油味儿,还有父亲身上的烟草味道……

    奶奶的麻辣香锅,奶奶的油焖大虾,奶奶的蒸鸡蛋羹儿……

    埋首在前女友的发间,深吸一口气,感受头发在鼻尖搔动……

    回忆一波波地翻涌而来,像是褪色了的旧照片,又或者跳帧的老电影。

    一会跳到这里,一会跳到那里。

    这个繁忙的世界,繁忙到让人连停下来回忆的机会都没有,但终有一些东西,本以为忘记了,却依然留存在记忆里。

    不经意间翻腾出来,因为一杯酒,一缕香气,或者一些不甘心的执念。

    想回到过去……

    啊,回不去了的过去啊……

    办公室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就在此时,办公室门被人“咣”一声推开了。

    老板、公司高层、木沼大师、扶桑州客人鱼贯而入。

    “谁的酒!”

    “谁在办公室里喝酒!”

    “等等,你们这是在酿酒?”

    “这是谁酿的酒!”

    妈蛋,老子让你们加班,你们在办公室里酿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