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一六章:恳请诸君不要再酿酒了!
    “这是谁酿的酒?!”

    老板的一声怒吼,让所有人面面相觑。

    然后……所有人就把手指向了主管!

    是他!都是他!

    都是他让我们酿酒的!

    老板,要开除开除他!

    “是你酿的酒?”老板怒瞪主管,然后面色一变:“还不赶快给我拿个杯子!”

    妈蛋,老早就闻到香味了,被勾得差点受不了,连酒虫都快出来了,你还不赶快给我喝酒?是不是不想干了!

    和这些扶桑客人锱铢必较地磨了一整天,老板早就烦烦的了,但还是得耐着性子,继续一点点磨下去。

    接过了一次性杯子,老板先嗅了口气,沉醉半晌,然后轻轻抿了一口。

    然后他的思绪,就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有句话说得好,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酒向来是情绪的放大器,不只是老板,几个扶桑来的客人,也都突然沉湎在了突如其来的情绪里。

    半晌之后,老板慢慢睁开眼睛,纳闷地盯着主管:“这酒是你酿的?”

    妈蛋,如果你会酿这么好的酒,我们还找什么日本的酿酒大师!

    “是……不是,我……不是……”主管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只能一把把周烨拽了过来。

    “呃,其实是这样的……”周烨颤巍巍解释了一遍,然后把那一袋子的发酵菌株递了过去。

    老板疑惑地看着手中的菌株,旁边,几个扶桑来的客人,也好奇地拿了一袋,翻来覆去地看着。

    “然后我们外卖点了几份米饭,小李贡献了一个酸奶机,然后就酿了这些酒……”

    这么简单?

    别说老板了,就连这几个扶桑的客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白霜酒厂,可以说是扶桑最大的酒厂之一。

    每年为了提升工艺的投资,也不知道多少。

    就是为了提升出产稳定性,稳定出产品质。

    但是酿酒是一种生物工程,涉及到生物的东西,总摆脱不了玄学和不可控性。

    不说别的,就说白酒的酿造,受到太多的因素影响了。

    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水、料、气温、气候、微生物。

    不只是酿造过程中,在种植、选料、存储、窖藏、分装甚至运输的过程中,依然会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

    几乎所有的环节,都是不可控的。

    这个难以捉摸的世界,有时候会给你一缸绝世的美酒,有时候会给你一缸绝世的酸醋,还有时候会给你一缸绝世的臭水。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的进步,其中一些因素慢慢变得有限可控了,可以工业化、标准化了;但可控的同时,也意味着丰富程度的降低,风味的缺失。

    而其中最难标准化、工业化的,依然是微生物。

    这些小东西的个性如此不可捉摸。

    但今天,他们看到了什么?

    完全不用管水、料、气温、气候,就可以酿造的酒?

    不管原料质量,环境气候,随便来可以酿造吗?

    可以啊。

    酿酒本来就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

    但是怎么可能那么好喝?

    一群人看着那料包上的简单说明,对这结果有点难以置信。

    “一定是运气好。”突然有一名扶桑客人道。

    这句话,就像是打破了某种尴尬和禁忌似的,让所有人舒了一口气。

    没错,一定是运气好!

    就算是瞎猫,也能碰到死耗子。

    在巨大的地球上,亿万的人类中,总有那么一两个人,运气好到可以喝到来自大自然的完美造物。

    恰好的时间,恰好的地点,恰好的米饭,恰好的菌落,恰好的酿造时机,共同造就了一杯完美的酒。

    没错,就是这样!

    看着这些扶桑客人和老板的表情,主管有着浓浓的吐槽欲望。

    妈蛋,就算是运气,外卖来的糟糕米饭,加上不知道落灰多少天的酸奶机,就能酿造出这么好喝的酒?

    而且这还不是普通的好喝,已经好喝到突破天际了好不好?

    这能是运气?如果老子运气这么好,老子早就去买彩票了好不好!

    但是主管能说什么?这些人不是贵客就是老板,他啥也不能说啊,只能和周烨对望了一眼,心中叹口气。

    “一点小插曲,但能喝到这种浑然天成的酒,也算是吉兆吧,就是让木沼大师见笑了。”老板对木沼大师道,“来来来,趁这个机会,让木沼大师给咱们点评两句!这也会是一段佳话了!”

    众人赶快啪啪啪鼓掌。

    就在此时,一直板着脸的木沼大师终于露出了些微的笑容。

    “对身为外行的诸君来说,能酿造这种酒,已经是上天都在垂青你们,要心怀感恩。”

    看看,看看,人家大师就是有水平。

    众人点头,能喝到这么好喝的酒,真得心怀感恩啊,多谢周烨,多谢老庄叔,多谢小李的酸奶机,多谢送米饭来的外卖小哥……

    “但我恳请诸君,以后还是不要自己酿酒了!”

    众人一愣,然后就看到木沼大师愤怒地喷向众人:

    “诸君的这种酿造方式,对酿酒简直是一种亵渎!”

    “这种糟糕的米饭,这种简陋的设备,毫无工匠精神和虔诚之心!”

    “完全看不到对酿酒之美的追求之心!”

    “酿酒就是为了酿造更好喝的酒吗?”

    “当然不是!”

    “酿酒是一种艺术!”

    “酿酒是一种追求!”

    “酿酒是头顶星辰皓月在青石之上攀登,寻找最好的食材!”

    “酿酒是赤脚走在雪地之上,不让一丝一毫人工的痕迹,玷污水源地的纯洁!”

    “酿酒是千万次的虔诚与祈祷,是大自然的恩赐,是追寻工艺与道的极致!”

    “酿酒就如同人生,不能搏击万里,又如何扶摇直上!”

    “唯有如此虔诚地酿造,才能酿出真正的美酒!”

    “今天,酿酒之神借助诸君之手,让我品藏到此种美酒,我昔日苦苦追寻的一切,终究不曾白费。酿酒之神的眷顾,我感受到了!”

    “但诸君如此不劳而获,实在是对酿酒的亵渎,是对我等酒匠的不公,是会折寿的!”

    “所以,为了诸君自己的福祉,我恳请诸君,千万不要再酿酒了!拜托了!”

    木沼大师深深地鞠躬。

    一群人懵逼地看着他。

    第一个想法是:

    妈蛋,这老头的中文真好,比我学的还好!

    第二个想法是:

    妈蛋,这老头估计是疯了吧,我酿酒关你什么事!我们自己能酿造出来这种好酒,难道是沾了你的光?

    第三个想法是:

    接下来该怎么办?现场好尴尬啊!

    还好老板见多识广,连忙带头鼓掌。

    “啪啪啪啪,来让我们感谢木沼大师的点评,木沼大师,已经这么晚了,我送你们回酒店休息吧。”

    大家赶快先啪为敬,你个死老头,我们啪完了,你赶快滚回酒店吧!

    好好的气氛都让你毁了!

    众人以热烈的掌声将木沼大师欢送出门,等到众人消失在楼道里,众人的啪啪声立刻戛然而止。

    “妈蛋,这扶桑鬼子,喝了我的酒还咒我们!”

    “什么破大师嘛,合着我们酿的酒好喝,是因为他在这里?还是沾了他的光?”

    “什么酿酒之神,这里又不是扶桑,我们的杜康大神还没说啥呢!”

    “什么烂大师,滚滚滚,快滚!”

    主管却是捧着已经见底的酸奶机欲哭无泪:“我的酒啊,竟然被喝光了,这些天杀的!”

    嘴里说着要折寿,喝的那么欢!

    “主管,咱们再酿点吧!”

    “这酒真好喝,压根停不下来!”

    “再酿点,再酿点,周烨你说呢?再贡献一包菌株呗?”

    周烨正皱眉看着自己的塑料袋子呢。

    “怎么了?”主管走过来纳闷问道,“不舍得了?”

    “哪里话,这酒我就是为了主管你要来的,我又不爱喝酒。不过……”

    怎么总感觉少了好几包呢?

    “算了,酿酒酿酒!”

    “光酒怎么行,这么好的酒,得配点东西吧!”

    “对,今晚聚餐吧!”

    “先定米饭,把酒酿出来,然后再看看晚上吃点啥!”

    “对,我先定个全家桶压压惊,你们慢慢想。”

    一群人忙碌中,突然办公室们又打开了,众人转头一看,顿时鸦雀无声。

    原来回来的人是老板。

    老板不是送人回酒店了吗?

    “哎,我让他们去送了,小周,你那个酿酒的料包,快点再来一次,快试试看!”老板急不可耐,“如果这次酿出来的酒,能有这个的一半,不,三分之一好喝,咱们就去代理这酒!绝对发了!”

    好嘛,这次是奉旨酿酒了!

    办公室里一片热闹。

    ……

    另一边,白霜酒厂的人回到了酒店,一名中年高管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来几个小包。

    刚才,他悄悄藏了几包在手,趁人不备塞进了口袋。

    “快找点器具叫来,我们来酿酒试试看!”

    天色快亮时,几个人对望几眼,都能看到其他人眼中的震惊。

    “这不可能……”

    “如果我们能够稳定出产这种美酒……”

    “这种酒怎么可能用这种简单的方式酿造出来……”

    “这小小的料包里面,到底有何玄机?”

    “难道州内已经培育出了如此优秀的微生物,若是我们能够繁殖利用……”

    “这个庄记酒坊到底是何方神圣,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于世……”

    “井上部长,你立刻带这几包菌株飞回扶桑,让技术部门检测一下,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开始繁育培养……订不到机票?那就包一架飞机!”

    ……

    贸易公司里,一夜没睡的老板,两眼红红地拽住了周烨:“小周,你这位庄叔在哪?求引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