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二二章:杀鸡儆猴猪跑了
    世华贸易,在虚城的东部港区,这里并不是庄不远的传统势力范围,严格来说,其实也不属于虚城的城区,和贾湖差不多。

    整个港区,是虚城和外界的货物吞吐中枢,也是州内最大的码头之一,在这里坐落着大量的物流仓库和对外贸易中心。

    在一圈圈的仓库包裹中心,有一片不亚于虚城繁华地带的“港区中心”,这里的进出口业务量,能大到惊破别人的眼球。

    而世华贸易,就是在港区的东南侧,因为世华贸易创立的较早,占地也颇大,有一个独立的院落,还有一栋五层的办公楼。

    港区的东南侧,算是“旧港区”,大多都是低矮的建筑,旁边一些房子,都已经斑驳掉漆,像是危房似的。

    但谁也不知道,这些看起来颇为破旧的房子里,到底住的是已经苟延残喘的小贸易公司,还是可以左右某种作物、货物全球贸易的巨鳄。

    在旧港区的中心,唯一比较新的建筑,就是一座高十多层的酒店,这是附近最好的酒店,基本上整个旧港区接待客人时,都在这里。

    酒店距离世华贸易很近,在两者之间,是一片低矮的两三层的小楼,小楼之间道路错综复杂,商住混居,十个人来了有八个要迷路。

    最近虚城打算对旧港区进行翻新改造,打造全新的国际物流贸易中心,已经开始规划了,但是却遇到了很多的阻力,实在是港区这些的房屋,所有权错综复杂,业主、租户鱼龙混杂,一时之间都理顺不清。

    而在这种鱼龙混杂,外来人员非常多,流动人口非常大的地方,也滋生着另外一些阴暗的团体。

    已经是下午,太阳渐渐西斜,如果是城区里面,就有一些单位已经下班,也有家长开始接送孩子了。

    但是港区,却依然和之前一样,人来人往,车来车往。

    这里一天二十四小时总是这么忙碌。

    一辆破旧的大卡车停在了世华贸易对面的一栋二层楼旁边,车再离开时,就看到一个身影站在了那大门前。

    大仔抬头看着眼前的破旧招牌,半天才辨认出来了招牌上已经剥落到快看不清的字——汉西贸易公司。

    就是这里?

    大仔从口袋里找了半天,找到了一个揉的快烂了的纸条,认真核对了一下眼前的建筑和手中的纸条,这才犹犹豫豫走上前。

    “找谁!”一个膀大腰圆,胳膊上能跑马,露出的双臂上全是纹身的大汉从里面走出来,一身不怎么合身的保安制服紧紧绷在身上,凶巴巴瞪着大仔。

    看到这个人,大仔就松了一口气,道:“高哥,是我啊,大仔!”

    “大仔?哪个大仔?”被称为高哥的皱眉。

    “您不认得我了?我之前和钟老板一起,在酒店那边和齐老板见过面,您不记得我了?”大仔连忙道。

    “大仔?钟老板?”对面的所谓高哥,揉了揉自己肉肉的脑袋,皱眉打量着大仔,过了一会儿恍然大悟:“哦,是你小子啊,咱们还一起喝过酒!怎么,你来找高哥喝酒吗?”

    然后,不等大仔回答,他突然面色一变:“不对,钟老板不是被抓了吗?你怎么没事?”

    “嗨,还不是我运气好,正好出门办事……”大仔立刻露出了一脸惊恐的模样,“等我回去的时候,整个仓库,到处都是警察,还好我见机块,搭了一个兄弟的货车,从仓库那边跑出来……”

    大仔的话是假的,但是惊恐表情却是真的。

    他怎么也忘不了,那天晚上的一幕。

    高蟹的那些狗,简直是地狱里来的三头犬,不,简直是奥特曼打的小怪兽!

    在那些狗的面前,枪就跟玩具一样,重达几十吨的货车,就像是纸糊的一样,被一推就翻了。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

    等到大仔浑浑噩噩离开之后,有一种极端荒谬的不真实感,甚至觉得自己是产生了错觉。

    他找了一个小旅馆,躺在了五十一晚的破房间里,蒙住被子,拼命麻痹自己:“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这都是做梦,都是假的!”

    都说,人总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换言之,人总是会否定自己不愿意相信的东西。

    更不要说,那一切太不合常理,就算是混混也是有世界观的。

    这不科学!

    这不唯物主义!

    在和自己的世界观相悖时,人脑补的能力也非常强。

    经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到了早上,大仔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一觉睡得天昏地暗,再醒来的时候,打开电视看了看新闻,就觉得自己放佛是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

    那挥之不去的荒谬感觉,让他很难将一切当成现实。

    当新闻上播放新闻,听到“警方端掉了一个走私团伙,缴获走私物资……赃款……各种武器多少多少……”之后,大仔觉得自己果然是做了一个梦。

    没错,昨天晚上,是高蟹报了警,然后警察出动了一个大队,各种防爆机械,直接端掉了钟老板!

    我运气好,才逃过了一劫!

    对,就是这样!

    可现在该怎么办?

    钟老板被抓了,可我要继续吃饭啊!

    他一心想要赚大钱,想要成为一个传说中的“大哥”,他才不打算乖乖再回去当高蟹的小弟!

    这个世界无比广阔,我就不信没有人能收留我。

    “就是这样,兄弟现在没饭吃了,来投奔齐老板了,希望齐老板赏口饭吃……”

    “好说好说!来,我带你去见齐老板!”高哥拍了拍胸口,这年头,想要混这行的人不多啊,大哥们也有用工荒的,大仔怎么说也是个熟手,总比找个新手从头招聘比较好啊。”

    “太好了!”大仔开心地就要流泪流满了。

    下一秒,他听到了一声熟悉的狗叫。

    “汪汪汪汪!”

    大仔一个激灵。

    “怎么,怕狗?”高哥嘿嘿一笑,拍了拍大仔的肩膀,“这么大人,怕狗可不行啊,咱们这行,怎么能没狗……咦,这好像不是我家的狗叫的。”

    大仔回过头去,就看到高蟹静静站在世华贸易的门口,对着大仔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他的身边,蹲着的大虎二虎三虎火火一阵嗷呜乱叫着冲了过去。

    ……

    会议室里,庄园的几个人,和几个扶桑白霜酒厂的代表,隔着一张会议桌,正在大眼瞪小眼。

    大部分人都被华叔赶下楼去了,现在会议室里,还剩下庄不远、庄爸、陈总等,算是配合调查。

    华叔让跟自己来的两个警察,一边一个站着,隔开他们,免得双方打起来,他带来的人手不足,只能这样了。

    四个白霜酒厂的代表,不时在嘀嘀咕咕。

    周烨坐在庄不远身边,竖着耳朵听着,低声对庄不远道:“我以我从武老师那里学来的日语打赌,这些扶桑鬼子打算逃跑!”

    “逃跑?”庄不远咧嘴,“他们跑得了吗?”

    谁想到,对方的一名代表,却突然道:“跑?我们为什么要跑,我还等着你们道歉呢!等我们离开这里,立刻联络我们的大使馆,要求你们道歉!”

    庄不远咧嘴,微笑道:“你离开这里,能完整地走到大使馆,算我输。”

    “你这是威胁我?”

    “信不信由你。”庄不远耸肩指了指华叔,“如果我是你们,就会祈祷自己永远不要离开这会议室,永远都有警察叔叔在看着你们。”

    呵呵……三斤四两可是摩拳擦掌呢。

    “别乱说!”华叔抬头,瞪了庄不远一眼。

    他已经让人去调取录像了,如果能证明这些人偷窃,那事情就简单了。

    在有决定性证据之前,放嘴炮有啥用?你总不能真把人家给打死打残了!

    庄不远摊摊手,虽然他也不喜欢这样,但他心中觉得,毕竟这些菌株很小,当时又是晚上,能抓到证据的可能性很小。

    但就这么算了?

    那不是庄不远的风格。

    如果说庄不远最恨什么,那就是别人对庄爸下手。

    更何况是对庄爸最喜欢的酿酒下手。

    几个白霜酒厂的代表,显然知道华叔的调查没有太大的进展,表情越发放松了,他们低声笑谈,显然不把庄不远的警告放在心上。

    “你们不信?”庄不远敲了敲窗台,“不信你们就看外面。”

    几个白霜酒厂的代表走到窗前,低头看去,先是疑惑,然后几秒钟之后,面色就变了。

    十分钟之后,正在办案的华叔突然觉得窗外不对,似乎乱糟糟的。

    听起来似乎有人放鞭炮似的。

    等等,这不是鞭炮的声音。

    他慌忙走到窗前,向外看去,就看到对面的一栋二层小楼轰一声倒塌。

    “不好!”

    华叔直觉觉得不妙,他慌忙叮嘱所有人:“你们在房间里不要出来!我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华叔带着几个同事冲下楼去,跑到了对面,就傻了眼。

    刚才还耸立在那里的二层小楼,像是被人用破城锤砸过一遍似的,所有的墙壁都东倒西歪。

    一群混混躺在废墟,身上全是被撞、被挠、被咬的伤口,半埋在废墟里,唉唉呻吟。

    而在废墟之上,散落着袋装的白色粉末,各种武器、枪械,成捆成捆的现金……

    妈蛋,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地震了吗?

    为什么只有这里地震了?

    “立刻打电话要增援!再叫几辆救护车!”华叔连忙命令身边跟着的年轻警察,“咱们赶快救人!”

    就算这些人都是罪犯,那也是人命啊,华叔不能放任不管。

    华叔看到一个年轻人就躺在旁边,连忙上去把他从废墟里脱出来,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妖怪!狗妖!是狗妖!”

    “好可怕,怪物啊……”

    “金刚狼!”

    “妖怪来了,好可怕!异形!”

    说什么的都有,这些人都被吓怕了,像是神经失常了。

    旁边,年轻小警察拽了拽华叔的衣服,道:“华叔,您看……”

    华叔顺着小警察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一堵墙斜斜搭在废墟之上,在墙上,有两道交叉的抓痕,非常清晰。

    “是放狗侠!”

    “哪里有什么放狗侠!”华叔一巴掌拍了过来。

    “怎么没有,我刚才看到了高蟹!一定是他又放狗了!”

    “整天胡思乱想,能不能靠谱点!”华叔又是一巴掌拍了过去。

    你说是放狗侠,难道让我把这些写到报告里吗?

    你们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干到退休吗!

    这个世界真是太可怕了!

    华叔当然不知道,此时此刻,也有人和他一样的感觉。

    废墟的另外一边,高哥狼狈地从废墟里钻了出来,趁着警察人手不足,没发现他的踪迹,转身就跑。

    他一边跑,一边泪流满面。

    刚才那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一瞬间,一切都毁了?

    那些横冲直撞,简直像是怪物的狗,到底是什么?

    他吓得两腿发软,但也只能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逃。

    一口气跑出了几百米,他才靠在一处拐角处的墙上,拼命喘气。

    还没休息过来,他又听到了脚步声,一个人影拉着长长的影子走了过来。

    难道是警察?高哥从旁边角落里捡起来一块砖头,猛然跳出来,就要砸过去。

    “高哥别打,是我!”大仔吓得快尿了,“是我,是我啊……”

    “你……你也逃出来了?”

    “我……我……”大仔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简直快哭了,刚才那一幕,把他深埋在记忆深处的恐惧,再次挖掘了出来。

    宛若地狱三头犬一般的可怕怪物,鬼魅一般的速度,在他们面前,墙壁就像是纸糊的一样。

    “高哥,呜呜呜呜,好可怕……”终于,大仔忍不住了,抱住高哥大声痛哭。

    我容易吗?我只是想要混口饭吃而已。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安静地混口饭吃!

    “难道……钟老板也是遇到了这些东西?”

    “嗯……”大仔拼命点头,“怎么办,高哥,我们怎么办……我想发财,想出人头地啊!”

    钟老板倒了,现在齐老板也倒了,虚城能有几个老板?

    “不怕!”高哥倒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他一拍大仔的肩膀,“咱们出国!”

    “出国?”

    “嗯,我有几个朋友,在扶桑州,帮本地的暴力组织做外包脏活,虽然脏点累点,但是钱多!”高哥道,“兄弟,去不去?”

    “去!”大仔一梗脖子。

    我就不信,我去了扶桑,你也能追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