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二十七章 投名状
    原本宽敞的帅帐之中,此刻却仿佛笼罩着一层阴云一般,叶昭大马金刀的坐在原本属于莫罕的胡床之上,桌上还盛放着没有吃完的酒肉,叶昭也不嫌弃,抓起一块烤羊肉,大口的咀嚼起来。

    从昨夜到现在,他虽然没有亲自参加战斗,却始终居中指挥,不但一宿未睡,也是滴水未沾,哪怕这些肉食已经冷掉,甚至有些异味,叶昭同样吃的津津有味,上辈子可是连馊掉的面包他都吃过,只是放了一天的烤羊肉,放在前世末世初期,人类秩序还未重组之前,这可是能让人争得头破血流的美食。

    就着一口酒将嘴里的肉咽下去,叶昭看着跟进来的管亥和丁力笑道:“叫将士们分批进食,这莫罕部落家底倒是厚实。”

    对于那十几名部落首领,叶昭也没去看,分别将两根羊腿丢给管亥和丁力笑道道:“今天干得不错。”

    “谢主公。”管亥和丁力接过羊腿,也不矫情,直接大口吃起来。

    一众鲜卑头人噤若寒蝉,阴云一般的气息笼罩在帅帐之中,看着叶昭津津有味的持着肉,不少人感觉腹中也有些饿意,只是此刻,却没人敢说话,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叶昭三人大快朵颐,不自主的吞着口水。

    “主上,尸体已经焚烧完毕,我部落勇士正在追杀莫罕部落残众。”足足过了一刻钟之后,掘秃挑帘而入,带着一股子寒气走进来,对着叶昭躬身道。

    “做的不错,莫罕既然死了,他的部落怕是也要散了,这是你们乌桓人内部的事情,该怎么做,自己看着办。”叶昭终于吃了个半饱,满足的拍了拍肚子,举起酒碗喝了一口,淡淡的说道。

    “喏!”掘秃恭敬地对着叶昭一礼,眼中闪烁着压抑不住的喜色,躬身告退。

    直到掘秃离开,叶昭这才看向一众头人道:“诸位,坐吧,我大汉是礼仪之邦,只要是朋友,我们都会以礼相待。”

    不少头人虽然恭敬地点头,不过内心却是腹诽不已,让他们看着叶昭三人吃了半天,他们却只能干看着,就算是草原上也没这种待客之道,这也叫礼仪之邦?

    不过这话,可没人敢说出来,不说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些鲜卑头人的部落,也就是弹汗山一代的零散部落。

    见没人接话,叶昭也不以为意,慵懒的靠在胡床之上,看着众人道:“掘秃的部落,原本属于阿古力,这点相信大家都不陌生。”

    一众鲜卑头人疑惑的看着叶昭,不明白为何突然说这个。

    “据我所知,在阿古力时期,他的部落一开始人口不过五百,牛羊也不多,在这弹汗山一带苟延残喘的活着,每到冬天,都会饿死很多牧民和牲口。”

    叶昭看着一众鲜卑头人微笑着如同闲聊一般道:“但如今呢?哪怕阿古力心怀不轨被杀,部落精壮死了一大批,掘秃接替阿古力担任头人,他的部落依旧有六千之众,就算那莫罕看不起他又如何?论实力,只要再过不久,三年?两年,甚至更短的时间,他的部落在与我马城通商的情况下,很快就会恢复实力,诸位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一众鲜卑头人疑惑的看着叶昭,不明白叶昭想说什么,一名中年头人犹豫了片刻后躬身道:“是因为掘秃头人向大人效忠,有大人的支持……”

    “错!”叶昭摇了摇头:“我从未接受过他的效忠,我做的,只是与掘秃的部落互通有无,用他们的牛羊、战马甚至人口,来换取锦缎、粮食还有盐巴,仅此而已,我并无意插手草原的事情,我乃大汉官员,不是你们草原的头人,没必要插手你们草原内部的纷争。”

    一些聪明人,已经隐约知道叶昭想做什么了。

    “同样的,诸位都是在草原上讨生活的人,我想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到了冬天,牲口会冻死,你们没有足够过冬的粮食,没有布匹裹身御寒,人也可能会冻死,只要大家愿意与我马城进行贸易,我可以保证,你们的部落以后这种事情会越来越少。”叶昭笑道:“我这个人,很喜欢交朋友,草原男儿,多真性情之人,我同样愿意和诸位交朋友,只是不知道诸位是否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一群部落头人闻言陷入了沉默,叶昭所说的很有诱惑力,无论是之前的阿古力还是如今的掘秃,都是很好的证明,不过他们终究是鲜卑人,做生意这种事情,以前可是都没想过的。

    看着一众不说话的头人,叶昭摇头笑道:“当然,交朋友吗,贵在交心,若是不愿,叶某不会强求,可以离开。”

    一众头人闻言,目光一亮,他们这次来,是结交莫罕的,如今莫罕死了,跟叶昭结交,说不准哪天鲜卑和汉人开战,他们就得先遭殃,当下,一名年轻的鲜卑头人当即站起来躬身道:“在下是很愿意和大人交朋友,不过部落中并不是我一人说了算,所以此事,还需要回部落里跟大家好好商量商量。”

    叶昭摊了摊手,点头道:“合情合理,阿力,送这位头人上路。”

    “喏!”丁力点了点头,大步走到那一脸惊喜的头人面前,不等那头人说话,面无表情的拔出腰间的战刀,在那头人惊骇的目光中,一刀将其头颅斩下来。

    血腥的气息,在帅帐之中弥漫开来,叶昭擦了擦溅在脸上的血水,摇头道:“这个世界,不是朋友,就是敌人,既然做不成朋友,对于敌人,叶某向来不会手软,诸位,想离开的,尽快离开吧。”

    一众头人看着倒在地上的无头尸体,那人头此刻脸上还带着一股子惊怒和不甘,此刻,哪还有人敢说走。

    最终,仍旧是之前说话的那名中年头人朝着叶昭一礼,躬身道:“在下愿意与大人交朋友,也愿意和大人互通有无。”

    叶昭满意的点了点头,指着地上的尸体道:“不错,我们中原有一句古语,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的部落,是你的了,这算是本官对朋友的一些资助,万望笑纳。”

    “谢大人!”中年头人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心中的喜意,躬身道。

    “大人,望大人准许我部落与马城互通有无。”眼见中年头人得利,其他人顿时坐不住了,纷纷向叶昭请求贸易,或是真的为利益所动,或是想要蒙混过关,反正出了这大营,偌大草原,难不成叶昭真敢率兵孤军深入不成?

    “头疼啊。”叶昭揉了揉眉心,伸手虚虚一按,一众头人顿时噤声。

    “本官的确喜欢交朋友,不过……”叶昭看了看众人,笑道:“朋友不在多,而在于诚,本官的诚意诸位已经看到了,但诸位的诚意吗……本官还未曾看到。”

    “请大人示下。”一众头人连忙躬身,态度出奇的一致。

    “很好。”叶昭点点头道:“我们中原绿林之中,若要入伙,需要投名状。”

    一旁的管亥听得有些纳闷儿,他就是绿林出身,怎么没听过这个词儿?

    叶昭不疾不徐的道:“刚才数了数,除了地上躺着的这位还有刚才已经表达出诚意的这一位以外,还有十五名头人,有些多了,本官只能准许剩下的人之中,有五人有资格根本官交朋友,至于剩下的十人,其部落会并入这五人的部落之中,不过想来那十人绝不会轻易罢手,与其日后麻烦,倒不如如今将他们的人头拿来,作为诸位成为本官朋友的投名状,其部落则平均分给本官的朋友,诸位以为如何啊?”

    “欺人太甚!”一名部落头人抬起头,凶狠的看向叶昭,一把拔出战刀,厉声道:“大家跟他拼了!”

    “噗~”

    几乎是同时,一截刀锋从他胸腔里窜出来,带出一蓬血水,在那头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另外两把战刀一刀斩断了他持刀的手臂,另一刀剁掉了他的脑袋。

    “吼~”

    短暂的宁静过后,偌大的帅帐之中,剩下的十四名鲜卑头人突然发出一阵呼喊声,杀在了一起,管亥和丁力连忙拔出武器,护在叶昭身前。

    十五人的战斗十分短暂,甚至不到盏茶的功夫,帐篷里除了叶昭三人以及之前第一个向他投诚的中年头人之外,只剩下四人还能站在叶昭面前。

    “明明说是五个,如今却只剩下四个,可惜啊……”叶昭摇了摇头,看向伤痕累累的四人笑道:“恭喜诸位,从现在起,我们就是朋友了,现在,诸位可以去接收本官的诚意了,这些人的部落将由你们五人分了,至于如何分……还是那句话,本官不插手草原之事,诸位自己去商议如何来分。”

    “谢大人!”五名鲜卑头人面色难看的朝着叶昭一拱手,见没人再阻拦之后,纷纷离开,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自己的战马,飞奔向自己的部落。

    “这一带,恐怕不会太平咯~”看着五人离开的方向,叶昭开心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