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二十六章 猛将
    莫罕大营,十几个鲜卑头人虽然宿醉未醒,但常年生活在草原上,对于危险有着异常敏锐的只觉,外面的喊杀声,让这些鲜卑头人迅速清醒过来,只是还未等他们有所反应,丁力已经带着人马杀进来。

    留守营地的两百名乌桓战士甚至没怎么抵挡,便被丁力带着人马杀的溃不成军,十几名鲜卑头人刚刚钻出了各自的营帐,一眼看去,到处都是汉人将士,一名名乌桓战士的尸体被这些汉人将士拖到一处泼了牛油点燃,熊熊火光中,带起的热浪将这些鲜卑头人的酒意彻底熏醒。

    “为什么汉人会出现在这里?呃……”一名鲜卑头人一把拔出腰间的刀,只是还未等他有所作为,一枚破空而至的利箭直接射穿了他的喉咙,手中的战刀哐啷一声落地,双手扣着脖子,死不瞑目的瞪着前方,魁梧的身躯轰然倒地。

    剩余的鲜卑头人眼看大营已经被汉人军队彻底控制,再看同伴的下场,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是所有人都能视死如归,十几名鲜卑头人汉军将士推搡着聚集到一处往营外走去。

    远处,万马奔腾,两股人马交缠在一起,看不真切,不过厮杀声却渐渐弱了下来。

    哪怕在莫罕的鼓舞下,乌桓战士的士气达到巅峰,但一夜奔波,人数更是远远少于敌人,早已是强弩之末。

    莫罕不知疲倦的挥动着手中的铁蒺藜,每一次挥动,都有数名敌人落马,虽然不知道那铁蒺藜的份量,但只看那铁蒺藜挥动时带起的风声,便知道这把兵器绝对不轻。

    只是纵使莫罕如何骁勇,追随在他身边的战士,却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次冲锋,身边的最后一名亲信也被人从马上拖下来,顷刻间被疾驰而过的马蹄践踏的面目全非。

    莫罕剧烈的喘着粗气,看着眼前已经将自己包围住的敌人,胸膛上倒插着两枚箭簇,身上的皮甲也已经成了碎片,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在朝阳之下显得触目惊心。

    地面上上百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落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地面,无声的诉说着这一场规模并不算大的战斗的惨烈程度。

    莫罕抬头,看向在管亥的护卫下,与丁力汇合的叶昭,猛地一把将身上残存的皮甲撕下来,缓缓地擦拭着他的铁蒺藜,看向叶昭的目光犹如择人而噬的野狼,用低沉而嘶哑的声音低啸道:“你们汉人,就只会用这种阴谋诡计?”

    叶昭听得微微一怔,貌似是这位先挑事儿的吧,皱眉道:“虽然不知你我有何仇怨,不过根据叶某在草原的细作搜集来的消息,莫罕部落此次来此地,恐怕就是为了我马城而来吧。”

    莫罕沉默的看着叶昭,他确实是受人相邀而来,只是行动还没有展开,带来的两千部落儿郎如今却已经一个不剩,想到这里,心中就感觉无比的憋屈。

    “要动手的是你,如今技不如人被灭了,却反倒怪我狡诈,叶某一直以为,草原上的男儿,都是血性勇士,今日一见,却是让叶某大失所望!”叶昭冷笑道。

    莫罕只觉胸口一堵,将手中的铁蒺藜举起来,指向叶昭厉声道:“废话少说,汉人,可敢与我一战。”

    叶昭微微皱了皱眉,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斗将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赞成的,看着孤身傲立于旷野之上的莫罕,叶昭冷哼一声,缓缓地抬起了手臂,身后的弓箭手迅速弯弓搭箭,数百枚箭簇将那莫罕锁定。

    “怎么?”莫罕嘲讽的哈哈大笑:“原来汉人,也不过如此,只会用卑鄙的伎俩作战,却没有一个能够跟我们乌桓儿郎正面战斗的勇士?”

    话虽如此,莫罕心中却忍不住泛起一抹苦涩,实际上,他跟叶昭一样,能够群殴,是绝不会单挑的,但如今技不如人,累的部落精锐一战尽丧,如今他孤身一人,现在能做的,也只是杀一个是一个,只能用这种往日自己绝对不屑用的手段,来挽回一些颜面。

    “主公,末将请战!”管亥双目中凶光一闪,策马而出,对着叶昭一拱手道。

    “有把握么?”叶昭举起的右臂没有放下,皱眉看向管亥道:“此人已然心生死志,怕是会不惜以命换命!”

    “主公放心,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这帮兔崽子小觑了我们汉人!”管亥将胸膛一挺,朗声道。

    “好,赢的漂亮点儿。”叶昭回头,扫了一眼被丁力押解到营外那一群面色如土的鲜卑头人,冷声道。

    “喏!”管亥答应一声,拍马舞刀而出,人还未至,手中的战刀已经抡圆了朝着莫罕当头劈下。

    莫罕见状虽然有些遗憾没能将叶昭给激出来,但能杀对方一员猛将,也算有个垫背的了,咆哮一声,根本不理会管亥劈来的战刀,用尽全身力气,将铁蒺藜抡圆了朝着管亥砸下,就如同叶昭所说的那样,他已经心生死志,此刻邀战,也不过是想要多杀一个汉人,另外挫一挫汉军的威风而已。

    叶昭目光陡然一冷,眼中闪过骇人的杀机,高高举起的右手握成拳状,若管亥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叶昭绝对会将那莫罕碎尸万段。

    生死交锋,其实没什么繁琐的变化,沙场之上,讲究的就是一击致命,在一众人紧张的注视下,但见马背上管亥往前一矮身,手中的战刀掠过莫罕的咽喉,铁蒺藜随即砸过来,生生将管亥的刀给砸断,擦着管亥背上的战甲划过,狠狠地砸在了战马的臀部。

    “唏律律~”

    前冲的战马陡然人立而起,两条后退生生这段,前蹄痛苦的扑腾着,莫罕的人头伴随着一股血柱冲天而起,管亥吐出一口鲜血,趁着战马落地的瞬间,一个翻滚从马背上滚下来,拄着战刀站起来,狠狠地喘了一口粗气,上前将莫罕的人头拎起来,转身迎向莫罕营寨的方向,高高的将人头举起来,发出一声咆哮。

    “吼~”叶昭身后,不少将士见状兴奋地挥舞着兵器咆哮起来,反观一众鲜卑头人,却是个个面色如土,惊惧的看着管亥。

    叶昭目光陡然一亮,此刻的管亥身上,多了一股以前所没有的凌厉气势,以前的管亥虽然厉害,但也只是些力气大,胆肥,有些手段的普通战将而已,但此刻,叶昭却从管亥身上感受到一股压迫感,那是一种属于强者的气息,虽然很弱,但此刻的管亥,无论从心里还是实力上,都获得了蜕变。

    “好!”叶昭忍不住开口赞叹一声,随即扭头看向一众鲜卑头人,冷笑一声:“不知诸位此番受邀来此,是为何事?”

    “大人,那莫罕要对付您,我们一概不知,这根本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来此,只是与那莫罕交易,绝对没有与大人为敌的想法!”一名鲜卑头人连忙上前道。

    他一说,其他人也纷纷应和起来,本来这件事就跟他们没什么关系,如今却是受了无妄之灾,最重要的是,眼前的这些汉人太过凶残,杀入大营,问都不问,直接杀人,除了他们之外,连他们带来的护卫都一并杀了,此刻眼看身为乌桓一族有数的勇士莫罕都被人干掉了,他们是真心不想跟叶昭起冲突。

    “这话……”叶昭从马背上跳下来,随口问道:“你们叫我如何相信?”

    “大人,我们可以向狼神起誓!”一名鲜卑头人举起手中的狼牙项链肃容道。

    鲜卑人,是以狼为信仰的,不过不同于其他地方供奉神灵,他们对神灵的态度,是杀!成年的鲜卑人只有亲手猎杀一头狼,才能算是真正的勇士,不止是他们,整个草原上,能够佩戴狼牙饰品都是尊贵的象征。

    “不用这么郑重,我相信诸位绝无与我为敌的意思。”叶昭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请诸位头人进来吧,正好,我也有件事情,要与诸位头人相商,既然诸位都在这里,那也省了在下去邀请了。”

    看着叶昭径直进入大帐,一众鲜卑头人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跟进去。

    “嗯?”丁力见众人迟迟不动,眼中闪过一抹凶光,右手缓缓地握向刀柄。

    得,看来想不进去都不行了。

    一众鲜卑头人也只能自认倒霉,乖乖的跟在叶昭身后,尽自己最大努力将速度放到最慢朝着原本莫罕的帅帐走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