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二十五章 奇袭、遭遇和反杀
    莫罕部落,在打发走邱迟三人之后,莫罕命人杀牛宰羊,款待一众鲜卑头人,他这次来除了应邀对付马城之外,也确实有将部落的影响力向这边扩展的意思,别看如今鲜卑跟乌桓经常因为地盘的问题起摩擦,但草原之上,信奉的就是强者为尊的丛林法则,鲜卑人,乌桓人实际上界限并不是那么明显,只要打破一个部落,那不管是鲜卑人还是乌桓人,只要愿意收留,那这个部落以后就是胜利者的战利品了,包括女人、孩子、青壮还有财产。

    这次莫罕亲自带人来着边,可不只是袭扰马城那么简单,他想要脱离丘力居的掌控,邀请这些鲜卑头人过来,也是希望能拉拢一些鲜卑小部落,若是能够成功将这些小部落收服,那他在乌桓,就有与丘力居分庭抗礼的资本。

    这一场酒宴倒是宾主尽欢,一直喝道傍晚才结束,莫罕作为主家,也喝了不少,有些微醺,正要安排人将这些鲜卑头人带下去歇息,一名手下勇士突然闯进来,面色难看的道:“头人,我们的一批牛羊被掘秃的人抢了!”

    “什么!?”莫罕瞪起了眼睛,怒道:“掘秃敢抢我的东西?”

    来人是莫罕麾下大将,闻言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掘秃的意思,是他手底下的人偶然碰上做的,毕竟在这一片,掘秃的部落才是最大的,肆无忌惮惯了,刚刚掘秃已经派人来道歉,并且说明天就会把那些被抢的牛羊送回来。”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莫罕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的目光:“我听说,掘秃部落的前任头领阿古力曾经率领三千骑兵去打马城,却被汉人大破,部落折损严重,如今人口虽多,但战士却只有几百人!”

    “不错,头人是想……”部下抬头看向莫罕,有些兴奋道。

    “原本我们初来乍到,不好跟他发难,如今既然他的人先惹事,那就怪不得我不客气了,你去召集人马,准备随我出征,今夜,我要将掘秃的部落荡平!”莫罕站起来厉声道。

    “会不会太急了一些?而且夜间作战,对我们很不利!”部下迟疑道。

    “汉人的兵法里有一句话叫出其不意,你都这样想,那掘秃肯定不会想到我们今天晚上就会动手。”莫罕冷笑道,平日里,他喜欢听一些汉人兵法,最喜欢的就是出其不意,每次打仗,都喜欢用奇袭的方式获得胜利,也是他的部落能够成为乌桓顶级部落的原因,这一次,他准备用同样的手段来收拾那掘秃。

    “是,我这就去准备!”部下点头答应一声。

    莫罕的部队出发了,并没有掩藏行迹的意思,他要在这弹汗山下立足,就得树立起自己的威名来,刚刚被打残的掘秃部落,就是一个很好的下手点,他要用这个部落来立威,同时也要掘秃部落的人口,来充实自己在弹汗山一带的势力。

    两千骑兵,只留下两百人看守营地,莫罕带着其余人马气势汹汹的杀向掘秃部落。

    双方相距有六十多里的距离,当莫罕带着人马杀到掘秃部落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隔着老远都能看到掘秃部落中一簇簇篝火散发着火光,不少掘秃部落的族人围着篝火载歌载舞。

    “抢了我的东西,竟然还如此猖狂!”莫罕将马背上的铁蒺藜摘下来,指着掘秃部落的方向,朗声道:“儿郎们,攻破这座营寨,女人、牛羊,都是你们的,给我杀!”

    “杀~”莫罕部落的战士闻言,眼睛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一个个咆哮着疯狂催动着战马,朝着那灯火通明的营寨狂奔而去。

    莫罕双腿一夹马腹,不急不缓的跟在大队的后方,他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掘秃部落在血腥和哀嚎之中,向自己臣服的场景。

    不足三里的距离,在疯狂的拉近,部落中的人已经听到了喊杀声,开始慌乱无措的乱跑起来。

    “弓兵列阵,盾手在前!”部落的前方,一支人马拨开人群,迅速列成阵势,盾牌的保护下,叶昭冷漠的看着呼啸而来的敌人。

    “主公,敌军已经进入我军射程。”一名屯将立在叶昭身边,眺望着黑暗中那隐隐绰绰的人影,这些屯将都是最早追随叶昭的战士,上过战场,见过血腥,此刻哪怕面对四倍于己方的敌人,也面不改色。

    “起盾!”叶昭缓缓地举起了右手,两百名弓箭手迅速弯弓搭箭,却并未立刻射击,反倒是乌桓人的箭簇已经铺天盖地的射过来,前排的盾手迅速举起大盾,将自己和弓箭手保护住,箭簇射在木盾之上的声音如同雨点般密集,一枚冰冷的箭簇,从盾牌的缝隙里射进来,贴着叶昭的脸颊划过,齐根没入叶昭身后的一名弓箭手胸膛,弓箭手发出一声惨叫,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莫罕同样发现了这支人马,草原上无论鲜卑还是乌桓人,都没有专门的步兵盾阵,盾牌最多也只是绑在手臂上的一面小盾,这支突然出现的步兵,显然是汉人的兵马,这让莫罕对于掘秃的杀机更盛,这该死的混账,这是彻底投靠了汉人!不可饶恕!

    “给我将这支汉人的军队杀光!”莫罕眼中闪过一抹狰狞,手中的铁蒺藜向叶昭的方向一引,发出如同狮虎般狂暴的吼声。

    “放响箭!”估算着对方的距离,叶昭沉声道。

    “咻~”

    早已准备好的一名弓箭手迅速将弓拉满,朝着天空射出一枚特制的响箭,尖锐的哨声哪怕在这吵杂的战场上,依旧十分刺耳,与此同时,十多匹快马在几名乌桓骑士的鞭策之下,开始向不同的方向飞奔起来,每一匹马的马背上,都拉着一根长长的绳索,此刻在战马的拉动下,顷刻间蹦的笔直,在乌桓的骑阵中,一根根绊马索交织成网状,无数狂奔中的战马猝不及防之下,被绊马索绊倒,奔雷般的气势此刻却成了一个笑话。

    如果是白天的话,这么明显的陷阱不可能看不到,但此刻是晚上,伸手不见五指,哪怕拿着火把仔细在地上搜寻都不一定能找到,更何况是毫无防备的情况下。

    “放箭!”看着一片人仰马翻的乌桓人,叶昭高高举起的右手狠狠地劈空挥落,两百支早已拉满的箭簇破空而出,无情的朝着乱成一片的莫罕部落的战士攒落下来,哀嚎之声响成一片。

    几乎是同时,两支人马自掘秃部落两侧杀出,黑暗中,但见人影重重,根本看不清楚有多少人。

    “不好!中计了!”莫罕见状,惊出了一声冷汗,也顾不得心疼损失,调转马头便走。

    只是此刻,莫罕带来的两千乌桓铁骑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窜,哪里分的清楚南北,只能被裹挟在人群中,随波逐流。

    另一边,叶昭并没有令身旁的将士立刻压上去,而是指挥兵马保持阵型,徐徐推进,不断朝着莫罕的人马放箭,遇上地上没死的战士,立刻上去补上一刀。

    如果此刻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就会发现叶昭的人马逼得并不紧,只是不疾不徐的在四周放箭,莫罕部落的战士,反倒是自相践踏而死者众多。

    从一开始的突袭战,在经过短暂的遭遇战之后,衍变成彻头彻尾的追歼战,从掘秃部落到莫罕部落,短短几十里的距离,莫罕生生跑了一夜,甚至一直到天色微微亮起,部落的轮廓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才惊觉不知不觉间,自己被人驱赶回这里了。

    游目四顾,莫罕悲哀的发现,昨夜气势汹汹的两千部落勇士,到如今,只剩下几十人跟在自己身边。

    远处,掘秃、丁力各自带着人马游弋在四周,并没有上前进攻,只有当有人没头苍蝇一般想要朝另外的方向突围时,会有人上来放一波箭雨,将他们射杀,那场面,让莫罕想起了赶羊。

    屈辱!

    浓烈的屈辱感让莫罕胸中的怒气如同烈火一般蔓延向全身,尤其是他发现对方的人数其实并不多的时候,这股耻辱感更是如同万蚁噬心一般,让他连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停!”猛地一勒战马,莫罕调转马头,凶狠的目光看向迎面夹击而来的两支人马,将手中的铁蒺藜高高的举起,咆哮道:“儿郎们,我们可以战死,但不能像这样被人如同赶羊一般屈辱的战死,拿起你们的武器,用我们的鲜血,告诉这些汉人我们草原男儿的气魄!”

    “吼~”随着莫罕的咆哮,身边原本还疲于奔命的几十名乌桓勇士纷纷调转马头,面相夹击而来的敌人,一个个举起手中的兵器,发出一声声疯狂的咆哮。

    “随我杀!”莫罕这一次冲在了最前方,一马当先的迎向狂奔而来的掘秃部落,手中铁蒺藜翻飞,所过之处,掘秃部落的战士竟无一合之将。

    也在这时,叶昭带着人马在管亥的护卫下,出现在战场的边缘,看着几十人义无反顾的去冲击十倍于己的敌人,哪怕身处敌对,叶昭也忍不住赞叹道:“此人倒是有些气魄。”

    “主公,要帮忙吗?”管亥看向叶昭。

    “不急,传令丁力,先去把他的窝给端了!记住,那些鲜卑头人,莫要杀了。”叶昭摇了摇头道。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