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骑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速战速决
    宫殿里,残垣断壁间,一群浑身是血的波斯兵手持长枪,在瓦砾间寻找活人,宫殿里的藏品。在废墟里躺了两天还未死的伤者,被长枪戳的抽搐着,惨叫着,断了气,一只只银器,金器扒拉了出来,都沾

    着血。

    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人,穿半身胸甲,手持弯刀走了过来。便如同一头疲惫的凶兽,匍匐在地,对夏国相毕恭毕敬的,嘴里说着听不懂的蛮语。夏国相脸上堆笑将此人扶了起来,把臂言欢,心中却在嘀咕这是杀了多少人,连头发上还带着肉渣呐。这波斯之主也不

    吭声,径直走到喷泉地下冲了个凉,还江头发包了起来。

    夏国相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会咬人的狗不叫,这个狠人得尽早除掉他。

    同一时间,俄国。

    白焕章站在高大的皇宫穹顶下,抬头看着五光十色的琉璃窗,一幅幅华贵的壁画,饶有兴致的信步闲游,军服仍是笔挺合身,一尘不染。

    身侧,何可纲看着一幅巨大的壁画,嘀咕着:“这些个,妖女!”

    白焕章闻言,细细端详着那幅贵妇休憩图,不禁失笑,这俄人的壁画可比大明的仕女图大胆的多。

    论奢靡之风,俄国贵族们比之大明读书人也不遑多让。

    也难怪何可纲这样的老实人,难以接受,突然懂得大都督会什么要把何帅派来俄国,这还真是物尽其用。穿过正殿,两人带着卫兵进了后宫,就有一个瑞典国的将军,带着通译迎了上来。

    通译说古斯塔夫大帝不在俄国,正在南边指挥作战呐。

    何白两人倒是不以为意,进了后宫正欲洗漱更衣,就有一群贵妇赶来伺候两人。长裙拖地,充满了异国风情的美貌妇人让白焕章心中一动,何可纲脸色却变了。

    “下去吧!”

    何大帅一挥手,满脸不悦,估摸着心中又在骂着这些妖女,不知廉耻。

    白焕章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他是旧举人出身的明军将领,今日终于以战胜者的身份踏入异国番邦的宫殿,心中畅快,却又鄙夷。这异国番邦的风气也太不像话了,成何体统,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蛮夷。

    崇祯十五年,九月末。

    明军两万进入俄国北方,并象征性的占据了一小块地盘,驻兵三千。

    清晨,中亚战场。

    马城端坐在白虎节堂,下首,数百个将领小声谈论着战局。巨大的中亚地图上,十万明军和奥斯曼人的禁卫军搅成一团,到处都在厮杀,到处都在打仗,战局似乎不可避免的陷入僵持。两翼,明军骑兵与奥斯曼骑兵多次爆发激战,占了上风,却一时无法歼灭对方的骑兵主力。中段,两军搅成一团正在混战,互有胜负,明军六万中央步兵便如同定海神针一般,依托胸墙壕沟,野战大炮的

    掩护,牢牢顶住了奥斯曼禁卫军潮水般的进攻。

    数十万人的大战,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必然会打成一团乱麻。

    明军在西伯利亚久战兵疲,尚未完成休整便再次投入作战,将士们普遍身心疲惫。下首将领们议论着,这场仗不好打呀,看来很快就要拖到冬天,又是一个难熬的冬天呀。

    下首,军需官低声禀告着:“大都督,卢帅,前线急需大量补给,火药,粮食储备极少,仅够大军七日之需。”

    马城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卢象升却眉头大皱。

    卢帅对前线物资消耗的速度,十分不满:“让前线省着点用,炮营那些人,拿大炮当火铳打么!”

    “十船火药这就打光了,太不像话!”

    一旁,炮营军官们面红耳赤的辩解:“咱们六万兵顶着十几万步骑,不用炮怎么能顶的住?”

    “到了夜里,那些营官一有风吹草动就要火力侦察,怎么省?”

    卢象升揉着酸痛的额头,皱眉道:“夜里发炮要谨慎些,火力侦查先停了吧,三天后,当有十船火药运来。”

    这回步兵军官们发愁了,呆看着卢大帅欲哭无泪。

    夜里不搞火力侦察就要短兵相接,就要死人,稍有不甚阵地就会被突破,很快死无葬身之地。可也没有别的办法,明军本就是仓促应战,漫长的补给线是致命的弱点,无法弥补。

    无论从西北,还是远东,补给线都长达数千里。嘈杂声中,将领们已经有了定论,到了冬天西伯利亚千里冰封,这必然又是一场苦战。卢象升心中更是焦灼,数年苦战,辽东各省的财力,人力早已枯竭,关外的仓库已经搬空了,后方早已经在节衣缩食

    ,支援前线,如今全靠海外领地的粮草支撑。

    在明军的搜刮下,倭国南方,缅甸都出现了饥荒,还饿死了人。

    卢象升看着面不改色的大都督,心中竟有些惶恐不安,国虽大,好战必亡,难道真是如此么。似乎数千年来没有哪个王朝,能够走出这样的怪圈,盛唐,强汉,甚至三百年前的蒙古王朝也不例外。卢象升嘴唇动了几下,欲言又止,他是赞成已退为进,坚壁清野,诱敌深入的。然而大都督似乎犯了混,一古脑的将明军主力投入前线,这也就是大都督百战百胜的威名太甚,下面将领,参谋们不敢有半

    个字的质疑。

    倘若换个人来这样不讲道理,胡乱指挥,质疑声早就满天飞了。

    上首响起一声清咳,一言不发的马城终于动了,下面几百个高级将领慌忙收声,正襟危坐。马城缓缓站了起来,手按着地图,往下面扫了一圈,威严的眼神所到之处,众将纷纷挺直腰背。

    “传我军令,急调台湾第一镇,步战第一镇,第二镇,江北一镇,江南二镇,集结,听命!”

    “五天,五天后我要见到一支士气高昂,能战的精兵!”

    “建斗,你仓库里藏着的那些宝贝弹药,都拿出来吧,发给前线。”一道道军令传了下去,众将官,连卢象升都呆滞了,石化了,大都督这是赤膊上阵了,日子不过了么。这些奉命调集的部队都是绝对精锐,大部分还在二线休整呐,大都督这是要速战速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