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明骑 >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乱战
    明军右翼一动,左翼也不甘示弱,铁骑引导着大军,从前线胸前,堑壕预先留好的缝隙间,蜂拥而出。

    二十里长的战线上,便如同红色的浪潮从几百个闸门里涌出。

    骑兵,步兵,在两军阵前的开阔地上迅速集结,稍一整队,便以碾压之势,冲向一片狼藉的奥军阵地。奥军原本占着人多势众,往前线塞满了兵力,在明军大炮轰击下,损失惨重,左右两翼很快被突破。

    从高处看,红色的浪潮当真如水银泻地一般,无孔不入。

    后队,马城身侧,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亲卫们跃跃欲试,连战马也暴躁的嘶鸣着,喷着响鼻。大都督马城的随扈骑兵力量约三千之众,都是前挑万选的军中精锐,身家清白的辽东子弟。

    其中有兵学结业的门生,有世代忠良的将门之后,也有出身贫寒的山中猎物。三千铁骑不动如山,军服猎猎,铮亮的铠甲,军旗,长枪火铳在朝阳照耀下,闪闪发亮。马城穿一身大红棉甲,骑在半血纯种的改良辽东马上,抽抽鼻子,嗅着战场上呛人的硝烟味,久违的热血在胸中沸

    腾。

    前面是铁骑滚滚,忠勇将士们的冲锋似永无休止,一浪借着一浪。

    马城尽情享受着畅快的感觉,展颜笑道:“建斗,你见过雪崩么。”

    卢象升亦是心神震撼,慌忙道:“下官愚钝,未曾见过。”

    马城便神色一整,森然道:“瞧着吧,出!”

    一声清越的嘶吼,三千护兵簇拥着帅旗动了,千条万选的军中精锐们纷纷打马上前,杀气腾腾,加入己方大军的攻击序列。卢象升看着手心冒汗,中军帅旗这就动了,没见过这样打仗的。两军对垒,哪有轻易动帅旗的,帅旗一旦遭遇不测,那必然是全军崩溃的局面。这样的仗也就是大都督敢打,中军帅旗这一动,大都督的护兵凭借超人一等的骑术,胯下优质的改良战马,竟然在战场上越

    跑越快。眼瞧着大都督的帅旗越来越近,前头的明军将士眼红了,暴躁起来,总不能让大都督真的冲到前头去吧。

    各部明军发了疯,不再顾惜马力,拼命抽打着战马不停的加速。到晌午时,最后一营明军倾巢而出,加入攻击序列,一次进攻,马城足足动用了五万多人马,全是精锐。大都督亲自率队冲锋,明军便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发起疯狂的冲锋,如绝提的洪水一般迅速冲垮了

    奥军前锋。

    卢象升目瞪口呆,看着己方大军绝尘而去,这架势,是要一口气冲到天涯海角么。

    前线,奥斯曼禁卫军的抵抗是如此孱弱,无力。

    决堤的红色浪潮所过之处,奥军不成建制的抵抗,便如同豆腐般被碾碎了。卢象升忧心大都督的安危,亲自登上几十米高的望楼,往远处看不由得抽了口凉气,好家伙,这可真是雪崩了。红色的浪潮席卷了奥军,先是明军碾压了奥军,后来是明军裹挟了奥军,再后来是两军互相

    裹挟着,混乱如同雪崩一般向西边蔓延。

    下午,明军二线部队又涌了上去,明军再次大量投入兵力,加剧了前线的混乱。

    然而再勇猛的冲锋,再无畏的战士,体力也是有极限的,明军的进攻不可能真的永无休止。

    傍晚时分,卢象升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三路明军以碾压之势,势如破竹突入奥军阵中,长驱直入了三十里,一举将奥斯曼人的前锋击溃。后来明军便失去了骑兵的冲击力,停了下来,建制完全混乱了,不少明军被奥军溃兵裹挟,跑的无影无踪

    了。

    轻骑从前线不停的跑回来报信,卢象升脑门上直冒热汗。

    前线通传,说是找不到大都督了,大都督领着三千护兵竟然后发先至,冲到全军的最前头去了。

    卢象升热汗消褪,冷汗又顺着额头涔涔的冒出来。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大地的尽头一片喧嚣。

    卢象升也没什么办法,只得将兵力不停的投入战场,对奥军始终保持着强大的压力,使其不能从容的集结,反击。

    入夜,喧嚣的中亚草原上,仍在激战。

    奥军阵中,深处,暗无天日的全线激战。

    额哲在马上张着弓,他这是一副五力小稍弓,非常省力,尤其适合近战,混战,缠斗。

    一个矮壮的红色身影弯弓搭箭,弓弦响动,二十步外一个缠着白头巾的奥军勇士,嚎叫着扑到。

    额哲目光一凝,两指拈出一支箭,弓弦一拉,嗖的一声,又一根箭矢射中一个咆哮扑来的白头巾。那奥军士兵脸上中箭,鲜血淋漓的飞溅,惨叫着捂住鲜血淋漓的眼窝,被额哲的护卫扑上去乱刀砍死。

    弓弦响动声密集了起来,额哲率领身旁百多个神射,将一身箭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在大明军中,大规模装备弓箭的只有额哲一部,别无分号,骑马,射箭这是蒙古人深入骨髓的习惯,改不了。百余神射不停的放箭,箭如飞蝗,箭箭咬肉的恐怖杀伤力,竟然将当面之敌射的溃败,逃跑了。额哲再拈出一支箭,瞄住了一个翻身上马,正要逃跑的奥军将领,弓弦一响,吓的那奥军将领一个激灵,一

    身的寒毛都涑栗起来,慌忙弯腰抱住马脖子。

    咻的一声,一根箭矢从他耳旁经过,他身后一个亲卫滚落马下,一支箭矢径直穿过了他的喉咙。那亲卫捂着自己喉咙在地上翻滚,抽搐,奥军将领侥幸逃生,抱着马脖子头也不回的逃了。

    砰砰砰!

    夜幕下,不远处一阵浓密的白烟腾起。

    几颗铳子将那奥军将领射翻,连人带马打的直冒血,健壮的战马轰然倒下,将那将领压的痛苦挣扎着。

    砰!

    一声铳响,那奥军将领抽搐了几下,断气了。

    “长风!”

    “破浪!”

    额哲用纯正的凤阳官话对上了口令,夜色下便瞧见一个英武的身影,骑在马上,在杀气腾腾的骑兵护卫下冲出迷雾。

    “义父!”额哲一面惊喜大步跑了过去,竟然在乱军之中撞见大都督了,这可真是天神保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