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综影视之弥补遗憾1 > 第 28 章
    这天许弋进教室,林灵去卫生间了,班里几个女生交头接耳,看见许弋更是表情奇怪。许弋看她们的眼光一会儿在自己身上,一会儿又拧到黑板上,就抬头往黑板上瞧。这下可不得了,黑板上被人用彩色粉笔堆积了乱七八糟的花草,“我爱许弋”四个字躺在花丛里,透出满满的暧昧意味。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又是黎吧啦的大胆示爱了。许弋慌忙拿起板擦去擦,七手八脚地抹干净,才一屁股坐回自己座位上。他静静地坐着,越想心里越堵。不知道为什么,他竟似乎在吧啦的主动示爱里闻到了威胁和嚣张的味道。许弋心烦意乱,正要往抽屉洞里塞书包,便看见一个白色的信封静静躺在那里。许弋又是心里一紧,左右看看,发现没人正在观望他,就把信封藏在桌子底下慢慢拆开……

    “唰”的一声,那他还没来得及看的信件竟被人劈手夺走了。

    许弋一抬头,暗叫一声不好。拿着那封诡异的信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还背着书包,刚刚从门口进来的林灵真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林灵生气的打开信纸,映入眼帘的便是吧啦的大头照和一个艳丽的唇印。在这年头手机照相还未普及,这种大头贴便因价格便宜且能满足少男少女们的自拍愿望而备受青睐,并且,照相机像素不足,就像自带磨皮功能,能提亮肤色使皮肤细腻光滑。正因如此,照片中的吧啦少女韵味十足,笑容灿烂,真是美得令人陶醉。她自然是知道这信的内容的,也知道这只是黎吧啦愚弄许弋的把戏,但是看到吧啦姣好的容颜,眼睛扫过那扎眼的红唇印,她还是觉得心里忽然一沉,对这封信和信的主人顿生反感。她把信丢给许弋,一扔书包,坐下来看书,全程没和许弋说一句话。

    许弋这才看到信。相比于林灵反常的生气的反应,照片里吧啦的青春靓丽给他的影响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许弋想跟林灵解释的,但是又偏偏上课了,正襟危坐了一节课。许弋跟着林灵神经过敏,只觉得自己仿佛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又偷偷觉得自己冤枉。

    等下课的时候,林灵面对着许弋,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你喜欢她,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不是非要死缠烂打,只是那女的不适合你,后天就二模了,她就算再喜欢你也应该把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放到高考以后再说!否则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她就是害你一辈子!”说完林灵就回过头去不说话了。

    许弋听了只觉五味杂陈,林灵这句话,虽然有赌气的成分在,但真心称得上是理性的忠告,可就因为这理性的意味,让许弋更不好受了,心里对黎吧啦更生气了,本来挺好的生活被她搞得一团糟。

    这一天下来许弋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林灵哄好,送林灵回家后以为事情总算能消停了,谁知到了傍晚,吃过许妈妈准备的饭菜,许弋出发准备去倒垃圾,没想到刚出宿舍区,就碰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黎吧啦穿着个红色的小褂,宽松地露出线条柔美的肩膀。她俏皮地往许弋面前一蹦,挡在了许弋跟前。“嗨~”她热情地打着招呼、“你到底想干什么?”走过的都是邻居,许弋无奈只好压低声音问:“你有没有女朋友啊?”,“有,所以没你的事了”这句回答地怒气冲冲的,“要不你跟你女朋友分手吧,她有什么好有我漂亮吗?”见许弋没理她就抓着许弋的手,不让他走。

    许弋脑子里那根理智的弦似乎绷断了,他心里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被威胁感终于得到了证实,长久以来养成的礼貌和涵养被扫到脑后,“你死心吧我和我的女朋友挺好的。”说完,许弋狠狠荡开黎吧啦抓着他的手,看都不再看她一眼,径直走开了。

    谦虚的少年不再好欺负了,黎吧啦也一瞬间晃了神。黎吧啦见许弋这里行不通,便也没有再纠缠下去,毕竟她只是做个样子给张漾看,又不是真的看上许弋了。于是她掏出手机给张漾打去了电话。“亲爱的,任务估计完不成了。不过今天晚上我在你家楼下等你,你要是不来的话。我就从你家楼顶跳下去。”

    一周之后,操场上传了喧闹的声音,操场上可是许久没这么热闹了,高三的要高考,高一高二的要期末。这下忽然人声鼎沸,着实吸引了不少目光。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伙伴们纷纷打开窗户挤到窗沿上看是演了什么好戏。这一看可不得了,竟然是蒋皎在对李珥拉拉扯扯。同学们赶忙去喊还战斗在试题第一线的尤他,尤他一听小表妹被人欺负,立刻扔下了陪伴他数个日日夜夜的笔,赶去了操场。

    林灵一看这架势,也扯上许弋跑过去。这事儿在前世是没有的,必须要搞清楚。

    “别打了!蒋皎!”尤他一把推开蒋皎,扶起李珥。“她跟黎吧啦狼狈为奸,是破鞋!”蒋皎不依不挠。围观群众叽叽喳喳,林灵找到一个相对眼熟的女生打听。原来在她和许弋不知道的时候,命运竟安排了这样一场大戏。黎吧啦怀孕了是张漾的,而且这事还被蒋皎知道了,可是蒋皎找不到黎吧啦,而李珥又是黎吧啦的朋友才有这么一出。

    林灵和许弋站在人群里,本是看热闹,没想到听到:“你知道吗,那个黎吧啦之前追求许弋全是假的!小晽那天亲耳听见,黎吧啦对张漾说什么‘你让我去追求许弋’的,所以黎吧啦追许弋全是阴谋!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个黎吧啦果然能耐,现在孩子都怀了,可怜了蒋皎,那可真是掏心窝子啊。啧啧”,

    “张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边赖着蒋皎,那边和黎吧啦乱搞……”

    林灵看着许弋越发气愤的神色,走过去牵住他的手。许弋一回首,看见林灵眼底的担忧,回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可怜的孩子,现在都不知道吧啦和张漾为什么要整他……

    张漾自然听到了好事的同学传的小道消息,便急慌慌地跑了过来。正好看见蒋皎对尤他李珥推推搡搡,嘴里不住地骂李珥“破鞋”,又口不择言地骂着黎吧啦。她身上的校服被扯得皱巴巴的,头发披散,神情激动,完全没有了往日高傲美丽不可方物的神色。“蒋皎,你冷静一点!”张漾过去拉住了蒋皎。“冷静?”蒋皎朝张漾瞪过来,姣美的脸庞上淌下两行清泪。“你让我怎么冷静?她……她明知道黎吧啦的事却瞒的死紧!亏我平时还待她不错!”她猛然醒悟过来拉着自己的张漾才是犯下了不可饶恕错误的那个,转而问向他:“你!你呢?!你和那个黎吧啦在一起多久了?你居然和那个□□在一起!你们连孩子都有了!”蒋皎歇斯底里,对张漾又踢又打,张漾抓着她的手腕不让她动手,她就用脚踹;张漾摁住她的腿,她就往张漾脸上招呼。终于张漾彻底烦了,对着蒋皎的脸就是一个耳光。“啪!”场面一片死寂…被打的蒋皎呆愣许久,终于反应过来。“你……你打我?”蒋皎哭的眼通红,眼睛四周肿得像个桃儿一般。“我……我对你不好吗?我有哪一点不如那个黎吧啦?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张漾也冷静下来,刚要抱她要哄,被蒋皎挡开了。“你不爱我了……我知道。我知道你早就烦了我,不论我怎么努力对你好,你就是讨厌我……既然你不爱我,你为什么不敢说呢?既然你不是真心的,你当初为什么要追我?!”她声音凄厉,在场所有人都不忍了。“现在我怎么做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狠狠推了张漾一把,直把他推倒在地,她居高临下地冷冷瞧着张漾,“从现在起,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说罢,她推开围观的人群,抹着眼泪离开了操场。这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过了许久,许弋回过头来问林灵“你觉得张漾为什么要害我?”林灵明知道却没有证据不能说,只能支支吾吾道:“他可能是嫉妒你吧……你不用在意他的。”许弋只是低着头不说话。林灵看着很心疼,因为她知道,许弋虽然不在意黎吧啦,但对张漾向来真诚。许弋算是孤单的,因为他太优秀,优秀到别人只能仰视,而不敢对他付出真心。所以林灵的真心,被许弋当成了至宝一样呵护。他虽然孤单,但他向来真诚。他对每个人都礼遇有加,他几乎从来不生气。他知道自己的优秀,也有那么点王子脾气,但是他对别人的温和守礼不可否认,他这样的人根本不会得罪别人。他的体贴,不是客套,不是展现他王子风范的一种手段,而是来自他百分之百的真心。否则,他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黎吧啦吸引,后来受伤更是一蹶不振。林灵越想越心疼,于是,她动了动胳膊,将许弋轻轻搂进怀里。就像上次许弋安慰她一样,边拍他的背,边安慰:“你不用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真正了解你的人,都知道你有多好。”许弋的感得有些怪异,但又说不上来,其实他虽然迷茫,却不至于为了张漾而痛苦。他虽然对有人要害自己这件事感到失落,却不至于惊慌失措。现在,他竟像个孩子一样被疼惜,又让他仿佛角色错乱成了个戚戚哀哀的女人。但是在林灵那并不宽厚的怀抱里,他竟觉得如此安心。他放肆地依靠上姜染,胳膊揽住姜染的腰。林灵感觉到许弋情绪好一点之后,心中便决定要把早就准备好的计划实施,一次性解决张漾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