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综影视之弥补遗憾1 > 第 29 章
    林灵拿着早就调查好的地址,在跟许弋请假不去补习后,向张漾家出发。

    那是一幢八十年代的老火柴盒,棕红色的墙面因为岁月侵蚀已经开始泛黑,空调外机淌下来的脏水给楼面留下了一道道深色的水渍。铁条焊起来的窗棱里透出有些昏暗的光。林灵抬头往上看去,这栋楼的三楼,就是张漾的家。很巧,今天放学在校门口,她亲眼看见张漾被黎吧啦叫走了。所以现在,十有八九还在外面鬼混。林灵深吸一口气,抬脚踏上那窄窄的楼梯阶。楼梯间里贴着大大小小的广告,还有人用各类笔写上去的搬家或疏通下水道的广告,甚至还有无担保贷款。那点可怜巴巴的小灯泡几乎都坏了,或者被人偷偷拧了下来。林灵在那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台阶上往上走。听着隔音并不怎么样的住户传出的日常起居的声音,只觉得心被提到了喉咙口。终于走到三楼,林灵视线往右侧贴墙的那扇门望去,木门前装了一扇不锈钢的绿色防盗门,是那种老式的半封闭的样式,方便通风还省了猫眼,里层罩上一层纱窗布防蚊虫。林灵屏住呼吸,抬手,敲门。“咚、咚、咚!”门缓缓打开了,是一个身材瘦削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请问是张家伯父吗?”张漾爸爸把林灵迎进屋来,又搬来凳子招呼她坐了,这才局促地坐下来。林灵看他无意识地把手在裤腿上擦了好几下,坐得显然不太自在,于是放下心来,开门见山地说:“伯父您好,我是许弋的女朋友,我叫林灵,今天冒昧打扰,实在是不好意思。”,“哦!你好你好。”张爸爸转身给林灵倒了杯水,“你喝水,没想的许弋都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人啊,真是不服老不行啊!不过你是许弋的女朋友,怎么到我这来了?”。林灵笑着接过,抿了一口。“伯父,其实我今天主要是为了张漾来的,不过我倒是挺意外您跟许弋还挺熟的”她看到张爸爸有些疑惑,便说:“我就直接跟您说了吧。张漾不知道怎么,认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他让其中一个女生去骚扰许弋,把许弋的生活搅得一团糟。这肯定不是没有理由的,于是我从那个女生口中得知,是您与许弋的父母有隙,导致了张漾对许弋的报复。伯父我觉得您和许弋的父母再怎么有矛盾,但是上一代人的纠葛,不应该让无辜的下一代去解决吧?”张父听林灵讲的直觉得晴天霹雳,林灵看张父受了打击似的,于是她放缓了语调,轻轻对张爸爸说:“看来您不知道啊,其实我也不是故意来找您的,只是外界造谣许弋和一个小混混女生谈恋爱,许妈妈偶然听说了许弋的事,气得几乎晕倒,差点一病不起!她本来就有心脏病,您为什么要这么……处心积虑地去打击她呢?您跟他们是有什么深仇大呀?”。“不!我没有!”张爸爸忽然抬头,竟然无法控制地慌乱起来。“姑,姑娘,是我家张漾对不起她,我真的很抱歉。”也是个可怜人……林灵叹了口气。“伯父,我冒昧问一句,您能不能告诉我,张家和许家,终究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让张漾痛下杀手啊?”张爸爸手哆嗦着,端起茶杯喝了个精光,这才颤悠悠开口道:“我和,许弋的妈妈,是同学。那时候,她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我们很多人,都喜欢她。我,我也喜欢她。但是,她喜欢的是许弋的爸爸。”,“有一天她忽然来找我,说她怀孕了。许家家大业大,许家奶奶不让她进门。所以,她想让我作孩子的父亲。我们就结婚了……后来她生下的孩子,就是许弋。后来,许家奶奶死了,许弋他爸就把这娘俩接了回去……我妈觉得,我老婆孩子忽然都不见了,实在太丢人,就从孤儿院把张漾抱了来,跟外边人说,是张漾的妈抛下了我们父子俩,跟着别人跑了……”。“所以……张漾是孤儿?”林灵佯装惊讶。张爸爸点点头。林灵见机会来了,便劝张父说:“原来这是误会啊,不过既然是误会解释清楚就好啦,您也别太往心里去,不过张漾那里还是要劳烦您亲自去说,他才相信的。”张父听我这样说也明白了我的来意,立刻点头保证说:“你放心,张漾一回来我就跟他说,只是挺对不起许弋的,给他添了这么大的麻烦。”我见目的达到了,整个人都轻松了。摆摆手说:“没事,都是误会,您就放心吧,许弋不会往心里去的。”张父听完我说的,整个人也就没那么紧绷了。我见时候差不多了,张漾也该回来了,便起身跟张父告辞,张父本想送我到门口,我拒绝了。一个人飞快的溜回了家,中途心一直砰砰直跳,紧张死了,感觉前世两次高考都没这么紧张。

    张父见林灵走远了,对许弋有个这样的女朋友心里一阵欣慰,毕竟在他心里许弋也相当是他的儿子。傍晚,张漾家,张父一边抽烟,一边等张漾回来,其实今天林灵对他说的事,对他来说打击很大,他不敢相信林灵说的事是真的,但是她又没必要骗他。所以他的内心很是煎熬。到了很晚张漾才回来,张父见他这样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把他叫过来坐好之后,试探性的问:“我听人说,你在学校里找人针对许弋,是这样吗?”没想到张漾立即大声问道:“是谁跟你说的?”张父见张漾这样,立即都明白了。叹了口气,惭愧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张漾。“不!你骗我!这不是真的!”张漾听完大声地嚎叫起来。那个样子像极了要打人。“一定是别人为了许弋让你来骗我的,你快说是谁跟你说的,我找他去。”张父看张漾执迷不悟大声问:“是,确实是我和你奶奶瞒着你,但我们只是不希望你知道自己是个孤儿……现在看来,倒是我们错了。是我们家对不起你!我们让你背上莫须有的仇恨,竟然让你做出了这种错事啊!可是就算你心里恨,你为什么要拿许弋出气?再怎么说,他也算你是你弟弟!他聪明好学、勤勤恳恳,是哪一点冒犯了你,对不起你啊?!啊?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啊!”张父说完一副气的要昏过去的样子。“爸……”张漾担心的开开口,却被张爸爸一挥胳膊拦住了。“你心里再不痛快,你为什么要干这种蠢事呢!”张爸爸剧烈地咳嗽起来,“我一直以为,是他老许家对不起我……现在才知道,是我们家干了对不起他们的事!是你!我的好儿子!让许弋的妈犯了心脏病,是你差点毁了许弋的人生,是你结交不三不四的朋友,是你要当着你爹的面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咳咳咳……当初我把你从孤儿院抱回来,盼着我这是救了你是对你好,我把你当亲儿子一样看待,尽我全力抚养你长大……”张爸爸倒了杯水一饮而尽,“我知道咱家比不了许家,但是怎么也该比孤儿院强,我从来没盼过你跟许弋一样出息,结果你竟然要毁了许弋来报答我是吗!!!”张漾浑身仿佛抽空了力气,扑通跪在了地上。他倒是孝顺的,这就爬过去对着张爸爸连连忏悔。张爸爸也浑身无力,轻轻拍了拍张漾的肩膀,“从今天起,我要你再也不许做出任何对许家不利的事……还有你那些混混朋友,都不许再来往。”张漾见张父这么难过,倒也不敢反驳。过了不久之后张漾的事总算在学校里逐渐平息了下来,不过有人听说他后来又被黑人偷偷打了一顿,原因不明,但总归是跟黎吧啦有关系,大家已经见怪不怪。渐渐的也就不再关注他了。本来这对于林灵和许弋来说是一件好事可是林灵却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这样许弋很担心,于是放学后难得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带着林灵去了海边。大海是那么大,那么广阔,好像能够包容你的一切,林灵看见大海心情终于好多了。许弋见此也就放心了,试探的问:“你这几天是怎么了?”林灵看了许弋良久之后才慢慢的说:“其实前两天我做了一件很卑鄙的的事,可能有几个人,会因此很痛苦。”林灵不是圣母,但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算计人,心里还是很纠结很忐忑的。许弋想过林灵不开心的各种可能性,但是没想到是因为这个,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林灵见许弋不说话,还以为他是觉得她恶毒,心里更是低落了,咬咬牙倔强的说:“虽然我算计了他,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如果我不算计他,他就会来算计我爱的人,我只是先下手为强,不管你怎么想,我都不后悔。”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下来。许弋看见林灵的泪水,吓了一跳,立即就明白林灵是误会他了,连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以后如果有算计人的这种粗活,就直接交给我来做吧,别累着自己。”林灵听许弋这样说又哭又笑,原来真的有人会不在乎你做了什么,只在乎你。许弋见林灵这般,急了就捧起林灵的脸,对着嘴就亲,本意是让林灵不再哭了,没想到最后两人都沉浸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