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大美女 > 第10章
    阿基琉斯把帕金斯喊出来喝酒,在一个外国人常去的一家小酒吧里。他们要了五升啤酒,帕金斯问他这么晚把他叫出来什么事?

    阿基琉斯喝了一口酒后,跟他说:“我需要一大笔钱,你能帮我想想办法吗?”

    “需要多少?”帕金斯喝了一口啤酒问道。

    “二十万美金。”

    “这么多,我可以帮你解决五万,这是我最大的力量。”帕金斯说得很实在。

    “最近可以打拳吗?”阿基琉斯问。

    “据我所知,上海目前没有,不过,广东那边天天都有,张老板也在那里赌钱。”

    “你明天能不能陪我去广东,我急需那笔钱?”阿基琉斯请求说。

    “没问题,这事我来安排,明早我就定机票。”

    第二天傍晚,阿基琉斯和帕金斯坐飞机到达广州。张老板请他们在一家老招牌酒楼吃饭,点了五十多道菜招待他们,没上菜之前,张老板扔了两支雪茄给阿基琉斯和帕金斯。阿基琉斯没抽,放在面前,帕金斯叼在嘴上,和张老板面对面吞云吐雾,整个包间顿时烟雾缭绕起来。张老板吸完一支雪茄烟,掐灭烟头,哈哈笑道:“我正准备找你们呢,你们却来找我了。这段时间不顺,赌球输了好几百万,想在打拳上捞回来,明天的赌局我约好了,会有五个老板带人来赌,赌注和场面都比较大。”

    “张老板,”帕金斯吐出一口浓烟说,“阿基琉斯的实力你已经见识过了,我保证他帮你打赢,但是报酬要提高。”

    “要多少?”张老板笑着问道。

    “一百五十万,他需要这笔钱。”

    “你要的这是天价,在广州,一个一等一的高手,打赢一场拳赛最高也就是十万块,我可以破个例,他今晚帮我打赢一场,我给他三十万,打赢几场,一百五十万也就差不大多了。可是,话说回来,兄弟,要是他打输了,害我输钱,我一分钱都不给他。”

    “这个当然。”

    “好,我相信你们。吃过饭,你带他去好好休息,明晚准备大战一场。”

    第二天晚上,张老板把他们带到打拳的场地,那场地是他托关系临时借用了一家打正规拳赛的专用场地。人到场后,外面安排了十几个望风的人,里面把所有大门都关上,不准人随便进出。那五位老板带来了二十多位拳手,看张老板就带一个拳手,五个老板中个头最矮的那个老板问张老板道,“老张,你就带一个拳手什么意思?”

    “刘总,兵在精,不在多,我这一个可以顶得上你带来的五个哦。”张老板一脸自信。

    “张老板,牛可不是这么吹的,我们先打怎么样?”

    “好,你下多少赌注?”

    “今天场面这么大,小注就免了,起码两百万。”

    “你下多少,我都奉陪。”

    阿基琉斯站在擂台上,脸色严峻,刘总那边上场的是个拿过泰拳冠军的高手,身高体重远远超过阿基琉斯,两人开始交手,阿基琉斯将人的力量与速度发挥到了极致,仅一分钟,将对手打昏在台上。场下观众全是惊叹声。刘总看他的拳手倒在擂台上已经不省人事,嘴里嘀咕了一句,“二百万就这么没了。”

    “刘总,要是不服气,你再挑一个拳手上。”张老板笑得合不拢嘴。

    刘总看了一眼他剩下的四个拳手,还没考虑好选哪一个,一个自由搏击高手就跳上了台。

    “这场赌注多少?”张老板用轻蔑的眼光看了一眼刘总的那个拳手。

    “还是两百万吧。”刘总犹豫了一下说。

    台上开始对打,刘总这个拳手比第一个拳手更惨,交手的第三十秒,阿基琉斯一拳打在他嘴上,打掉他十几颗牙,他仰面躺在擂台上,嘴里喷出来的血染红了擂台三分之一的地方。后勤人员把他抬下去,又把散落在擂台上的牙齿捡起来。

    “还打吗?”此时的张老板,兴奋地满面红光。

    “不打了。”刘总哆哆嗦嗦地拿起一根烟,却怎么也打不着火。

    “那钱怎么付?”张老板亲自给他点上火后问道。

    “你给我个账号,我叫我公司的会计用网银转给你。”刘总低声说道。

    张老板问那四个老板,谁不服,可以派拳手上。

    “老张,今天你未免太嚣张了吧。”不服气的冯老板走到四个老板的最前面说。

    “冯老板,我这不叫嚣张,叫底气足。”

    “既然你底气这么足,我陪你玩场大的。”

    “好啊,玩多大我都陪你玩,你派哪位高手上场啊?”张老板注视着一脸严肃的冯老板。

    “别急,十分钟后到。”

    十分钟过后,冯老板请的拳手到了,张老板看到那个拳手紧张起来,刚开始的自信消失了。他对那个拳手的资料了如指掌,那个拳手身高两米,体重两百公斤,练过铁布衫,抗击打能力极强,在东南沿海一带,打过五百场黑拳,无一败绩,行内人送他外号铁山,阿基琉斯和他比起来,身高和体重完全处于劣势。

    “冯老板,你真有本事,铁山都被你请来了。”

    “张老板,我们这次赌个一千万的怎么样?”

    “冯老板,你这是要跟我赌身家啊,用不着那么拼吧?”

    “刚才张老板还说玩多大都陪人玩,现在又想要反悔,说话不算话,可不像个男人哦。”冯老板对张老板竖起右手的无名指左右摇了几下。

    张老板用询问的眼光看了阿基琉斯一眼,阿基琉斯坚定地向他点了一下头。

    “一千万就一千万,我也豁出去了。”

    两人走到台上,准备对战,铁山为显示自己的铁布衫功夫,打拳有个习惯,比赛一开始,他不躲不闪让对手攻击他三下,他的自负是他致命的缺点,当阿基琉斯用脚攻击他的时候,他明明可以躲开,但他却站着一动不动,去承受那一脚。他根本不知道阿基琉斯的一脚有多大力量,当他知道时,他已经没有机会反击了,阿基琉斯那一脚把他的膝盖骨踹了出来,可以清楚地看到白色的骨头。台下喜欢刺激,喜欢看血腥场面的人全都安静了,这个场面有点恐怖了。铁山凄厉的喊叫声传遍了全场。

    张老板面带胜利的笑容走到冯老板面前,“冯老板,看来,你也要大出血喽。”

    “老张,”冯老板嘴唇哆嗦的说,“你带来的这个简直不是人,是怪物。”

    “纠正一下,这是绝顶高手。”张老板笑道。

    拳赛很快结束了,因为几个老板带来的拳手没人敢上台挑战阿基琉斯。人都离场后,张老板签了一张一百五十万的支票给阿基琉斯,要他们在广州玩几天再回去,阿基琉斯和帕金斯说回上海有事,谢绝了。

    阿基琉斯回上海兑换了二十万美金。晚上去虹桥机场接了一个人。他把那个人带到一家偏僻酒店里的房间里,把门反锁上,仔细检查了一下房间后,开始和那个人交谈。

    “博士,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阿基琉斯问。

    “带来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来了,”博士把一个箱子打开来说,“阿基琉斯,二十万美金把这东西卖给你真是太便宜你了,要是别人,我至少收他二百万,少一点,想都别想。”

    阿基琉斯看着箱子里的东西问道:“这种新型的纳米跟踪器真的有你说得那样效果吗?”

    “当然有,我们合作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你还信不过我。我来教你怎么用,用注射器把追踪器植入到那个人的身体里,不仅能准确的找到那个人的位置,还可以感应到那个人的情绪。这是显示器,红色,表示紧张害怕,说明那个人遇到了危险或紧急事件。绿色,说明那个人情绪稳定,一切正常。蓝色,表示难受,说明那个人伤心或是生病,亮红色的时候,显示器还会发出警报声。”

    阿基琉斯点点头,把钱交给博士,博士把跟踪装备给阿基琉斯。

    阿基琉斯当夜潜进周家四姐妹的房间里,这对于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他用药把四姐妹迷倒,然后用注射器把纳米跟踪器植入她们的身体里。植入好后,带上门,回到自己的租房里,看见四个显示器都是绿色,他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