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大美女 > 第9章
    舒尔曼和加纳闹翻了,导致夜之梦乐团解散。一大半人跟加纳去了欧洲发展,只有一小部分人为了艺术追随舒尔曼,留在了上海。舒尔曼想重新组建一个乐团,最大的难题就是资金不足,他准备回美国卖掉自己的房子筹钱,顺便再从美国那边招点人手。回美国之前,他把周施施叫出来吃饭。在家西餐厅,周施施看到舒尔曼带来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孩,走到跟前,舒尔曼向她介绍道:“周施施,这位是黛米,也是我的一位学生。”

    周施施跟她握了握手后坐下来。

    黛米坐在她的旁边热情地用中文说道:“我上次生病,没能去演奏,谢谢你帮我顶缺。”

    “不要客气,我们都是舒尔曼老师的学生。”

    “你那次演奏,不同凡响,整个乐团里的人都在夸你,我早就想认识你了。”

    “我觉得演奏的一般。倒是你,让我感到很意外,没想到你的中国话竟然说得这么好。”

    “我在中国整整待了三年,不仅会说普通话,连各地方的方言都能说。”

    “那你比我厉害,我只会说普通话。”

    舒尔曼喊服务员过来点餐,他点了牛排,周施施和黛米都点了意大利面。

    “我正在组建一个新乐团,周施施,你愿意加入我们吗?”点过餐,舒尔曼望着周施施问道。

    “当然愿意。”周施施丝毫不犹豫地回答他说。

    “你愿意就太好了,我要回美国一个月,乐团里的事,你和黛米多用心照料。”

    “你放心,老师,我一定尽力照料。”

    舒尔曼点了点头。

    “老师自己创作了一首协奏曲,很震撼,我们最近正在排练,你来不来?”黛米问周施施。

    “当然来,地点在哪?”周施施迫不及待的问。

    “过一会我带你去。”

    吃过饭,舒尔曼去了机场。周施施跟黛米去参观排练地点。那是一幢就要拆迁的老式居民楼,暮色中仿佛是远处平原上的一座小土丘。楼梯口一盏亮着的节能灯发出一团惨淡的白色光影,如同裹在云中的朦胧淡月。周施施和黛米就着这微弱的光线从楼梯爬到二楼,黛米有点难为情的看了周施施一眼,解释道:“为给老师省钱,才租这么个地方。虽然简陋点,但是这地方隔音效果很好,附近住的人又少,不会扰民。你不会嫌弃吧?”

    “我怎么会嫌弃呢,我以后会天天来这和你们一起排练。”

    乐团里的人虽然只见过周施施两次面,但是她长得太美,给人印象深刻,所以都认识她,他们很高兴她加入乐团。

    从那天开始,周施施每天下午都来这里排练。一天排练完,黛米把周施施留下来问她,“你可不可以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

    “我没参加过那样的社交,很多礼节都不懂,去了可能会出丑。”周施施面有难色。

    “是我中国同学举办的,估计去的都是年轻人,没有那么多规矩,用不着那么认真。”

    “那我回家换身衣服。”周施施想了一下说。

    宴会的举办地点是在家星级酒店的宴会厅,黛米的估计完全错误,来的人大多是黛米同学父亲的朋友。黛米的同学借他父亲的光也请了七八个自己的朋友。所以当天那场合,这群少数的年轻人在这一大堆中年人与老年人中间分外显眼,简直就是异样的存在。周施施和黛米在自助餐桌上随便拿了些食物便在不起眼的地方吃了点,黛米的同学也感受到了这种尴尬的气氛,向被他邀请来的人道了歉。周施施和黛米没等宴会结束就提前退出了。周施施不知道今天的露面会给她带来莫大的麻烦。

    周施施坐的出租车刚走,一辆没牌照的本田商务车立刻跟了上去。到了打浦路海泊日晖小区门口。周施施从出租车上下来,准备往小区里走去,那辆本田商务车迅速开过来,拉开车门,两个男的硬把她拉上了车。周施施刚惊恐地叫了一声就被人用手捂住了嘴,黑带子蒙住了头,手脚也粗暴的用绳子捆住了。周施施恐惧到快要窒息了,全身都在颤抖。商务车拐到江滨路走了不到五百米,被追上来的一辆黑色越野车截住了去路。商务车上下来四个人,阿基琉斯从越野车上下来,四个人冲过来,阿基琉斯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把他们全部打倒。阿基琉斯到商务车里把周施施头罩摘了,看见她满眼都是泪,瑟瑟发抖,知道她吓坏了,心里很难受,一个劲地用英文安慰她说,没事了,不要怕。阿基琉斯把瘫软的周施施抱到越野车上,把她送到小区门口。在车里,周施施过了十几分钟才从惊魂未定中稍微缓过来一点,她看了看阿基琉斯,擦干眼泪跟阿基琉斯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我中文不好,我们用英文谈,今晚的事不要和别人说,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我叫阿基琉斯,帮你是我的使命。以后你会明白的,我把我的电话号码留给你,你如果再遇到这样的麻烦就打我电话,我一定会以最快的时间赶过来。”

    周施施把手机拿出来记了他的电话号码后,就走进了小区。

    阿基琉斯看着她的背影忧心忡忡,因为他清楚,当危险临近时她是没有机会打他电话的,这种情况必须解决。

    周施施回到家里喝了两杯水,过了一个小时,才完全镇定下来。她嘱咐三个妹妹以后出门或是回家一定要多留意看看有没有人个跟着。三个妹妹问她怎么回事时,她什么也没说。

    夜里十一点,在浦东一个老小区里的一间房子里,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斜趴在床上。明亮的灯光把他身上的图腾刺青照得分外恐怖,就像刚吃过人似的。正当他快要睡着的时候,门铃急促的响了起来。他赤着脚愤怒地把门拉开,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威严地站在门口,顿时把要骂出口的话收了回来,他把人让到房间里问道,“二哥,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老三,我问你,你要老李他们几个去干什么事了?”被称为二哥的人进门就怒气冲冲地问道。

    “怎么了,二哥,出什么事了吗?”

    “对,是出事了,你叫去的那四个人,现在是两死两残,老李不敢来见你,叫我来跟你说。”

    “谁他妈的这么牛,敢动我们谢氏三兄弟的人?”谢老三猛拍了一下床头柜子。

    “这事情怎么起的,你和我说说。”谢老二一脸反感。

    “今天在宴会上,看中一个妞,就叫老李他们去把她弄来玩玩。”

    “你喜欢玩我不管你,但你要把握分寸,女的背景也不摸清楚就去动她,这事大哥还不知道,知道了又要说你。”

    “我有分寸的,看那女孩的穿着打扮,顶多也就是个中等人家的女孩,应该不会有什么大背景。”

    “那这事情怎么办?”

    “这事我来办,二哥你不用操心了。老李在哪?”

    “在医院,断了五根肋骨。”

    “那二哥你回去睡吧,我现在就去医院。”谢老三穿好衣服说。

    “事情不要再闹大,我们三兄弟好不容易才混到今天这地步,公司也刚刚成立,你千万别在这节骨眼上弄出了什么事。”谢老二临走时吩咐谢老三道。

    “我知道了,二哥。”

    谢老三开车到了医院,在单独的病房里,一群在医院看望老李的人看见他,全都毕恭毕敬的喊了声三哥。谢老三点了点头,叫他们都出去,他要和老李单独谈。

    人都走后,谢老三变了脸色,

    “老李,要不是看在你有伤的份上,我立马甩你几个耳光,事情没办成,你找老二什么意思,你直接和我说,我能把你吃了?”

    “我知道错了,三哥,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报警,你他妈的你猪脑子啊,你跟警察怎么说,是不是也要把我扯进去,我们什么事叫警察插过手?”谢老三愤怒得吼道。

    “三哥,你别生气,我现在脑子有点糊涂。”

    “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我们已经把那女的弄到车上了。可是没走多远,就被一个人开车给拦了下来,我们下车,准备动手,哪想到那个人那么厉害,我们还没碰到他,就被他打倒了。”

    “这事我来解决。”

    “那死去的那两个兄弟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跟他们家里人交代?”

    “明天就拉去火化,给他们每人家里一笔钱,这钱我明天拿给你。钱和骨灰一起送回去,他们两个是你带来的,这事你叫人办。”

    “听你的,三哥。”

    “你这伤,医生怎么说?”谢老三语气温和了一点。

    “后天手术,有两跟肋骨要拆掉,换成人造的,以后就不能剧烈运动了。”

    “那人下手够狠的,那人长什么样子?”

    “天黑,没看清脸,只知道他开着一辆现代越野车。”

    “我会把他找出来的,让他死得比鬼都难看。”

    “那人特别厉害,肯定是练过的,三哥,你要小心。”

    “嗯,你这伤是为我受的,以后我养你。”

    “谢谢三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