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大美女 > 第8章
    周环在商场女装专卖店选了两套衣服,刷卡付款时,收银员跟她说余额不足。周环只好退了她看好的衣服。她去ATM上查了账,卡里余额还剩几百块钱,这让她有了经济危机感。她惆怅地回到家里,大姐周施施和三姐周蝉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看的是综艺节目,空调散发出冰凉的风。周环不自觉打了个寒噤,她换好拖鞋也坐到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把音量调小。周施施和周蝉同时把询问的目光转向她,周环有点不好意思的跟两位姐姐说道:“我的钱花完了,两位姐姐,你们谁可以借我点?”

    “什么,十万块钱,你不到一个月就用光了,你可真是个败家女。”觉得不可思议的周蝉嚷道。

    “三姐,我没办法啊,公司里除了穿制服的保安和穿工作服的保洁,所有人穿得都是高档的,我不能穿拿不上台面的衣服,那样很掉身价。”

    “这点我理解,我的卡你拿去吧,里面还有九万多,你可以用八万。”周施施说着,走去卧室里把她的卡拿出来。

    “大姐,你太好了。”周环接过周施施递过来的卡说道。

    “够不够你败的?不够的话,我的钱你也拿去败吧。”周蝉也把卡拿给周环。

    “三姐,还轮不到你,等败完大姐的,再败二姐的,最后才轮到你。”周环把周蝉的卡还给她笑着说。

    “悠着点,都败光了,我们去喝西北风啊。”

    “三姐,你放心,不会有这一天的。”

    “明天礼拜天,你去不去上班?”周施施问周环。

    “不去,是不是有事?”周环反问道。

    “妈下午打电话给我,叫我们四个明天一起去她那吃饭。”

    “那太好了,又可以吃顿好的了。”周环兴奋地从沙发上跳起来,欢呼雀跃。

    周蝉把茶几上的遥控器拿起来,把电视音量调大点后对周施施说:“四妹那样子看起来好傻。”

    周施施笑了笑,没说什么。

    星期天早上的车流量很小,周家四姐妹乘坐的出租车一路畅通,从喧嚣的市区飞快的往郊区驶去,出租车司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的注意力被四姐妹的美貌吸引住了,一会拿眼瞟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周施施,一会又通过后视镜看坐在后面的三姐妹,在个十字路口,差点酿成车祸。司机忘掉了自己的职责,问了她们许多私人问题,问完年纪,又问工作,问完工作,又问住址。刚开始四姐妹还敷衍两句,最后谁也不再搭理他,到了目的地,周施施问他多少钱时?

    司机出乎意料的说道:“你们几个这么漂亮,不要你们钱了。”四姐妹都流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周施施看了一下显示器上的价格,把钱扔给了他,冷冷地说道:“没有这个道理。”说过下了车。出租车在原地停了足有一分钟才离开。

    “啊,想不到长得漂亮在中国有这么多福利,前两天我在饭店吃饭,结账时,老板说,有人帮我付过了,我都不知道是谁帮我付的,真是太莫名其妙了。”这事使周环想起了那天经历的事情。。

    “四妹,你以后不要随便接受别人的小恩小惠。”周施施用教训的口吻跟周环说。

    “那个人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付的,要不然我才不愿领这情呢。”周环辩解道。

    四姐妹走到她们爸妈住的那幢楼,白露在楼下接她们。她们这是第一次来,她们现在才知道她们爸妈住的房子是那样破。房子是二手的,两室一厅,里面的装潢和陈设都比较简陋,跟在美国住得房子和现在她们住的房子比起来差远了。四姐妹一进入房间,心里不自觉难受起来,周施施挎着白露的手说:“爸妈,你们让我们住那么好的房子,却委屈自己住这样的房子里。”

    “我和你爸年纪大了,住那么好的房子干什么?”白露安慰她说道。

    “妈,”周环插进来说,“等我赚到钱了,第一件事就是给你们换好房子。”

    “哎呦,你有这个心,妈太欣慰了。”白露开心的说道。

    周少卿听到动静,从卧室里走出来,问她们姐妹四个独立生活过得怎么样。姐妹四个都说很好,能适应这样的生活。白露看着她们,脸上洋溢着幸福感,忽然她想到了什么,说道:“我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你们都不会做饭,你们吃饭是怎么解决的?”

    “是大姐做的。”周蝉对白露说道。

    周施施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小声说:“只做了几次,就没再做。”

    “怎么不做了呢,你是老大,应该照顾妹妹?”白露说

    “妈,不是大姐偷懒,而是大姐做的饭实在是太难吃了,她自己都吃不下去,只有二姐傻乎乎的硬着头皮吃。我们在家都是叫外卖的,有时下馆子。”周蝉插嘴道。

    “外面的饭不干净,你们不了解中国,对地沟油,你们都没概念。”

    “没事,我们找的都是干净的饭馆,去那里吃饭的人相当多,老板总不至于为贪点小便宜把自己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招牌给砸了吧?”

    “总去外面吃不是办法,我打算托熟人找个知根知底的阿姨去给你们专门做饭,你们看怎么样?”白露征求四个女儿的意见。

    “不用那样麻烦,我以后好好学就是了,反正有的是时间。”周施施说。

    谈到吃,周环兴奋起来,忙问道:“妈,今天做什么给我们吃?”

    “你们四个人喜欢吃的菜都准备了,过一会就做,你们表妹白霜也过来吃。”

    “那妈我来帮你的忙,顺便跟你学学做菜的手艺。”周施施站起来说。

    “先不忙,”白露拉她坐下来说,“我刚办了个小型服装加工厂,帮一家大服装厂加工衣服,我看那些衣服款式很好,我就给你们每人挑了一套,你们试一下。”

    白露去里屋把衣服拿出来,分发给她们姐妹四个,叫她们换上给她看看,姐妹四个去卧室换好出来,不管满不满意,为了不让白露失望,全表现出很满意的样子。

    白露走到四姐妹的旁边笑道:“我和你们爸爸打赌,他说你们不会穿这样的衣服,我说不一定,现在看来,他输了。”四姐妹看了看尴尬的周少卿,一同哈哈笑了起来。

    将近中午十二点,饭做好了,催了三次,白霜才到。看到站在门口面如死灰一样的白霜,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她头发就像乱麻一样,眼睛红肿着,眼神呆滞,明显哭过,衣领上全都是污垢,

    “你怎么了,表妹?”替她开门的周环问白霜。

    “没什么,昨晚没睡好。”白霜解释道。

    周蝉把她拽到饭桌边坐下,白露过来搂住她肩膀问她,“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跟姑姑说说?”

    “真没什么事,你们别问了。”白霜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没事,那就吃饭。”周少卿亲切地对她说。

    周施施给白霜盛了一碗米饭,白霜机械的动了动筷子,她这种失落伤感的情绪感染了周围的人,原本活跃的气氛瞬间变为沉闷。白霜只吃了半碗饭,坐了一会就要走,谁都留不住她,白露对白霜的状态比较担心,知道四姐妹当中,周蝉和她最亲近,就叫周蝉跟着她。

    周蝉为转移白霜的注意力,赶上来和白霜并肩走到一起,拉着她的手说:“表妹,这地方你比我熟悉,哪儿有好玩的,你带我去玩玩。”

    “三表姐,我哪都不想去,我想喝酒,你可以陪我吗?”

    “可以,我们找个饭店,我陪你喝。”

    “不去饭店,那里人多。”

    “那去什么地方?”

    “买酒,找个没人的地方喝。”

    “那行,我去买酒,想喝什么酒?”

    “白酒,度数越高越好。”

    周婵去超市里买了一瓶白酒,又买了点做下酒菜的零食,两人走了约莫半小时也没找到个人少清静的地方,最后两人决定去宾馆里开个房间,把酒拿到房间里喝。

    “三表姐,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不瞒你,我失恋了,我的心很疼,就像被人穿上一根线不断拉扯一样,我痛苦的已经承受不了了,这种感觉非个中人是无法明白的。”喝过两大杯白酒后,白霜双手压住自己的心口说。

    “我没谈过恋爱,体会不到那种感觉。你痛成这样,那个男的知道吗?”

    “他知道,他叫我忘掉,可我忘不掉。”

    “他叫什么名字?”

    “你问他名字干什么?”

    “他在哪,我去帮你把他找来。”

    “不要去,已经定下来的事,改变不了了,他说爱情就是一种感觉,有了那种感觉才有爱情,没了那种感觉,就不叫爱情,他对我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白霜说过就倒在了床上,周蝉喊了她几声她也没反应,知道她喝醉了,奇怪的是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跟喝水一样。

    周蝉把白霜安置在一张床上睡下,就打电话给白露,把原委大概叙述了一下。白露嘱咐她留下来照顾她。

    周蝉收拾了一下房间就躺在另一张床上看电视。早上,白霜醒过来,周蝉递给她一瓶矿泉水,问道,“心里还好受点了?”

    白霜苦笑道:“这种痛像有节奏一样,痛的程度有时浅一点,有时深一点,有时又忽然猛烈的剧痛,这样反反复复。”

    周婵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三表姐,你不用担心我,你回家吧,我洗一下就去学校了,我上午还有课呢。”

    周蝉只好回家。

    过了一个礼拜,白霜要姑父周少卿帮忙安排她去美国读书,周少卿帮了她,周蝉知道表妹去美国读书完全是为了逃避她的感情问题。这对她触动很大,使她产生了去大学读书的念头。送走白霜后,周蝉跟周少卿说:“爸,我也想去大学读书。”

    “读书是好事,爸支持你,你想去哪个大学?”周少卿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说。

    “随便哪个大学,只要不是你教书的那所大学就行。”

    “我刚想把你弄到我教书的大学里,你偏偏就提出这个条件,你能告诉我原因吗?”周少卿问道。

    “你不是希望我们独立吗,在你的身边我就不能完全独立了。”周蝉说出了她的想法。

    “我看你是想要更多的自由吧,行,只要你高兴,我来安排。”周少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