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大美女 > 第7章
    早上六点,下了一阵小雨,缓解了一点上海闷热的的天气。尼克刚睡醒就吩咐他的秘书再给他买辆车。秘书问他想买什么车的时候,尼克了考虑五分钟后才告诉他,不要太高档太扎眼的就行。他的秘书去大众4S店提了辆高配置的大众辉腾,这种车显得低调。中午秘书把车开到尼克的面前,尼克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点了下头,表示还算满意,然后面无表情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叫秘书把他带到他指定的一个地方。

    那是一座小庄园,建筑风格是欧式的,从外表上看,那个庄园至少有半个世纪光景,外墙两米多高的铁栅栏已锈迹斑斑,铅灰色的砖墙也剥落了表层露出了砖头的本色。尼克命令他的秘书在车里等他,他一个人一瘸一拐地走到大门口,敲了敲乌黑厚重的大铁门,半分钟左右,一个穿着旧唐装的中年人开了门,他上下打量了一会尼克,问道:“你是哪位,你有什么事吗?”

    “你好,我叫尼克,我想拜会吴老先生。”

    “我叔叔不见客。”中年人语气冰冷地说。

    “请让我务必见一下,这是我父亲特别交待的。”尼克央求道。

    “你父亲是谁?”中年人问道。

    “我父亲以前是吴老先生的合作伙伴,受过吴老先生的大恩。”

    “那你等一会,我去和我叔叔说一下。”中年人说过,关上了大铁门。

    约莫五分钟,关上的大门又开了。

    “你进来吧。”中年人这次说话的语气稍微温和了一些。

    尼克点点头就跟随这个中年人进了庄园,庄园的中心大道是石块铺的路,路两旁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树把天空遮得严严实实的,所以这条路显得有点阴森。中年人把他带到楼房后面的一个四角凉亭里,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安静地坐在凉亭里的石凳上,手里拨弄着一串檀香手串,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前面的杂树林。尼克走到他的面前,打断了他的沉思,他回过神来,看了看尼克,然后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中年人默默地坐在边上,尼克坐在老人的对面努力控制自己悲伤和激动的情绪。

    “吴老先生,你的身体好吗?”静默了一分钟,尼克用充满感情的语气问道。

    “还算健朗,你说你父亲让你来看我,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我叫尼克,我父亲叫张轲,他以前是顺昌祥的一位小股东。”

    老人微微仰着头回忆了一会后,说:“顺昌祥以前有很多个小股东,这么久了,我都不记得了。”

    “你把顺昌祥转手给别人后,我父亲去了美国,这些年他在那边发展的很好,他一直都没忘记是你成就了他。去年六月份他因病去世,他的遗愿是叫我收集他的所有资本,把顺昌祥盘过来,重新组合,重新发展。回国之后,我对顺昌祥现有的情况详细的考察了一番,发现它早就资不抵债,预测一个月内就会宣布破产。我想把它收购过来。到时候我想请吴老先生出山,坐镇顺昌祥,我给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我将近二十年没出过门了,跟外面的生活完全脱了节,况且,我这么大年纪,争荣显胜的心早就没有了。”

    “要不这样,老先生就挂个顾问的头衔,什么也不用做,我照样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给你。”

    “年轻人,我跟你说,二十年前,顺昌祥在上海是相当有实力的一家公司,整个上海,没有几家公司能比得上顺昌祥的,那时候也是吴家最鼎盛的时候,但是出现了变故。我孙子被人劫走,扔进了海里,儿子儿媳为找孙子出了意外,也双双遇难。就只剩下我一个孤老头子,再多的财富,再大的荣耀对我还有什么意义?从那以后,我再也无心经营顺昌祥,顺昌祥也因此由盛转衰,最后我索性把它转手了,来到这个庄园,每天吃斋念佛,想以此度过余生。”老人说过,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

    “我理解了,老先生,那我就不再勉强了,但老先生可不可以允许晚辈常来拜会你,多了解一下以前辉煌时期的顺昌祥。”

    “这个我能答应你,都是故人。”老人脸上痛苦的表情此时加深了。中年人递了个眼色给尼克,暗示他不要再说下去。

    尼克会意,站起来告辞说:“那我就不打扰了,老先生保重身体。”

    “我吃的是斋饭,就不留你在这吃饭了。”

    “老先生不必客气。”

    尼克回到车里没有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而是坐在正驾驶的后面,因为他怕他的秘书看见他那抑制不住的眼泪。

    尼克离开庄园一小时后,钱正豪再次在他的别墅里召开了家庭会议,钱志轩像报捷报一样报告说:“爷爷,爸爸,那个人今天去了吴家庄园,我还查到他的秘书正在和顺昌祥的老总接洽,他们在商谈收购顺昌祥。”

    “这个人竟然跟吴家有关系,但是他们是什么关系呢?”钱严冰疑问道。

    “我不知道。”钱志轩回答说。

    “吴冠霖还活着呢,活着就好,我就是要让他好好地看着我活得比他优越,比他自在。”钱正豪得意地说。

    “致轩,我交待你做件事。”钱严冰郑重其事地对钱志轩说。

    “爸,什么事,你说。”

    “你抢在那个人之前,收购顺昌祥。”

    “啊,爸,你可能还不知道,顺昌祥欠了一屁股债,那简直就是个大坑,谁碰谁掉进去。”

    “我要你收你就收,你废什么话,我告诉你,那个叫尼克的,我和你爷爷都觉得他对我们家很具有威胁性,我要从顺昌祥上面看看他的底牌。”

    “那爸,那收购的钱谁出,你出,还是我出?”钱志轩嬉皮笑脸地问道。

    “你先去谈价,谈好后,我把钱划给你。”

    “你出钱就好。”钱志轩笑道。

    “瞧你多大出息,以后所有产业都是你的,你还用得着分那么清吗?”

    钱严冰的最后一句话让坐在钱正豪旁边的沈颖苏的心里凉了半截,她意味深长地看了钱正豪一眼,钱正豪却没与她对视。

    晚上八点钟,一辆出租车在中山北一路和南京东路的交叉口停下来,一个戴着遮阳帽和墨镜的女人从车上下来,她径直走到外滩的观景台上,此时的外滩人流如潮,江对面几栋标志性建筑里闪射着色彩绚丽的光芒,而这边被称为万国建筑群的大厦里则一律放射出黄金一样的光辉。那个女人挤到江边碗口粗的铁栏杆上,眼睛在江面上搜索着,很快她发现了目标。她到正在招徕顾客坐游船的船主跟前,从包里拿出一大摞钱甩给他说:“你的船我包了,把我带到那艘最大的游艇上去。”船主立刻把之前已经上船的几位游客撵下去,毕恭毕敬地把这个女人请上船,向游艇那边开去。

    尼克在游艇的甲板上会见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脱掉帽子摘下眼镜正视着尼克,尼克正在猜测她来意的时候,那个女人先开口了,“你是不是要对付钱家?”

    “没有这回事,之前和钱志轩有点小冲突,已经和解了。”尼克努力掩饰他不安的神色。

    “你不用瞒我,我告诉你我是谁,我叫沈颖苏,是钱正豪的女人。”

    “这太让我惊讶了,你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多岁,而钱正豪大概有七十多岁了。如果二十多岁的女人和七十多岁的老头能有爱情,那真是奇迹中的奇迹。”尼克尖锐地看了她一眼后说道。

    “我知道很多人对这有看法,可我认为聪明一点的人都能够明白,这本来就是一个交易,我是在拿我的青春换优裕的生活,但这种生活很快就维持不下去了。钱老头子一死,我敢断定他儿子孙子会立刻把我赶出去,什么也不会分给我。我也不贪,钱家有那么多产业,我只要一个就够了。”尼克知道她说得都是实在话,对她有三分信任。

    “那你找我干什么?”

    “做你的内应,帮你对付钱家,钱家一举一动我都会告诉你,你那么有实力,事后要给我想要的就行了。先告诉你两个消息,钱家一直在派人跟踪你,知道你今天去了吴家庄园,他们在调查你跟吴家的关系,另外,他们想抢在你之前收购顺昌祥。”

    这两个消息对于尼克太有价值了,尼克把对她的信任,由三分提高到八分。

    “你要是同意和我联手,就把你电话号码给我,我这样来找你很有风险,要是不愿意,就当我没来过。”

    尼克略微考虑了一会,就把他的电话号码写给了她,对她说道,“如果你要的纯粹是物质方面的话,那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比我更能满足你的要求。”

    “我相信,我看人一向是很准的。”沈颖苏得意的说道。

    沈颖苏一离开,尼克叫他秘书立刻联系顺昌祥的负责人,今晚就收购顺昌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