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大美女 > 第6章
    阿基琉斯刚参军几天,训练他的教官就发现了他的特别之处,他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反应能力都超过常人许多倍。教官向上级申请对他进行特别训练,上级批准了。美军有一套极限训练模式,曾经从各个部队挑选了数以万计的优秀士兵没有一个人能通过这套模式的训练,一名失败的老兵抱怨说,那不是在训练人,那是在训练超人,那套训练模式最终被当成是个概念尘封在档案中,阿基琉斯的教官把它找出来单独训练他,他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轻轻松松地完成了这套极限模式的训练。训练出来的他厉害到什么地步呢?谁也无法评估,只拿他参加的那次演习进行参考,那次演习,两百个特种兵加在一起都不是他对手。他尤其善用冷兵器,他的教官跟人说,要是回归到冷兵器时代,他一个人能对抗一支军队。训练过后,凡是上级交给他的任务,他没有一次失手,他获得的荣誉奖章数量打破了美国军人史上的纪录。正当他前途辉煌时,特罗克也跟里奥一样得了绝症,他打电话给阿基琉斯叫他回来,他有比较重要的事要向他交待,阿基琉斯连夜赶了回来,见到奄奄一息的父亲,阿基琉斯泣不成声。特罗克用沙哑的声音对他说:“孩子,不要哭,你是个军人,要坚强点。”阿基琉斯点了一下头,努力抑制住眼泪。

    特罗克停顿了十几秒后继续说:“你在军队里的表现我都知道了,孩子,我为你骄傲。”

    “父亲,我也为你骄傲。”

    “我叫你回来是要告诉你一件关于你的事,这事可能会影响到你以后的生活,可是我觉得我应当告诉你,因为你有权知道。”特罗克气喘嘘嘘地说。

    “什么事,父亲,你尽管说?”

    “你有没有感觉到你跟普通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在部队里,我比所有人都强大,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和他们处不好。”

    “阿基琉斯,我不是你的父亲,你也没有父母,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克.隆人,我和里奥先生克.隆你的时候改变了基因组,我推测这可能就是你比别人强大和缺乏感情的原因。”

    阿基琉斯知道克.隆人是怎么回事,他瞬间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他觉得他就是个异类,可是他是有理智的,他安慰特洛克说:“无论怎样,你都是我的父亲,我是你们创造出来的,我的生命是你们给的。”

    特洛克看阿基琉斯想得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阿基琉斯,我跟你说,在你之后,在同一实验室里我和里奥先生还克.隆了四个中国女孩,她们的本尊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四大美女,我答应里奥先生,要让她们过上幸福的生活,现在我也要你像我答应里奥先生那样答应我,让她们过上幸福的生活。”

    “父亲,我会的,我会把她们当亲妹妹一样照看。”阿基琉斯向他保证说。

    特罗克的葬礼结束后,阿基琉斯把退役申请书放在汤姆中将的办公桌上,汤姆中将看了一遍就把它撕个粉碎,

    “阿基琉斯,你为什么突然想退役?”汤姆中将质问道。

    “我和所有战友的关系都处不好,我不想过那样的生活。”

    “等到战场上,危险临近时,你所有的战友就都会知道你的重要性了,他们会把你当成他们的救星,当成他们的壁垒长城。”

    “还有一个原因,我想去中国,这个原因是我的私事,我不方便告诉你。”

    “那你告诉我,你的荣誉感和责任感哪去了,你该清楚国家培养你花了多大代价?”

    “我所立的战功足够报答这个国家了,如今我想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阿基琉斯,我们都让一步,既然你想去中国,我可以安排你在中国的美国大使馆工作,这样你就可以长久留在中国了,你看怎么样?”

    “谢谢将军。”阿基琉斯迅速给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阿基琉斯到中国最大的困难就是语言不通,中国话他既不会说,也听不懂,以前作为最出色的特工或是刺客时,他的后面跟着一个团队,无论多么复杂的语言也能帮他翻译过来,现在他的工作性质变了,连配个最普通的翻译都不够格。没有其它办法,只好自学汉语了,要不然他在中国生活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他在上海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查到了周家四姐妹的地址,他看到她们感到很亲切,有亲人的感觉,她们的存在也使他不再觉得孤独,他想和她们生活在一起。他在他们小区不远的地方租了房子,接近她们才能找到合适的机会进入她们的生活。他知道用不了多久他还会遇到其它麻烦,那就是经济上的,他没有理财概念,所以这些年他也没有积蓄,现在他只是在大使馆挂了个闲职,薪水比以往降了几个等级,还要寄一半给在美国的母亲。当他的上级告诉他每个月的薪资时,他便感觉到自己的经济危机,他决定再找一份工作。

    他知道他有一个已经退役的战友在上海工作,他在军队时性格孤僻,没有人愿意和他相处,但他曾经救过他这位战友的命,他想他这位战友一定会帮他的忙的。他在一家拳击馆找到了在那里当拳击教练的战友帕金斯,帕金斯距离他约莫五米远的地方盯着他看了他十多秒才高兴地跑过来说:“阿基琉斯,真不敢相信,会在这里遇见你?”

    阿基琉斯难得微笑了一下,说:“不是意外遇到,我是特意来找你帮忙的。”

    “没问题,只要我能做到,无论什么忙我都会帮你,已经是午饭时间了,你吃饭了吗?”帕金斯拍着阿基琉斯的肩膀问。

    “还没有。”阿基琉斯说。

    “要不是急事,我们先去吃饭。”

    “好,我们先去吃饭。”

    帕金斯把他带到一家高档中餐馆,服务员看来的是两位外国人,用英语招呼他们,帕金斯把菜单推给阿基琉斯,“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阿基琉斯把菜单又推给他,说:“我没吃过中国菜,不知道点什么,你点吧,来中国这几天我吃的都是西餐。”

    帕金斯点了这家餐馆里的几道招牌菜。

    “你要我帮什么忙?”帕金斯点过菜问。

    “我到中国,经济上有点困难。”

    “你需要多少钱,我可以借。”

    “我不是这个意思,目前我还不需要用钱,我现在在大使馆挂了份闲职,工资比较低,我想叫你帮我再找份兼职,我中国话不通。”

    “这个容易,你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赚钱多,工作时间短,每天工作时间要控制在五个小时之内。”

    “这就有点难了,我刚才想把你介绍去当保镖的,你做过许多国家一把手的临时保镖,这行你内行,凭你的本事,任何一位老板都可以看中,可是你也知道,当保镖每天陪人的时间很长,一般都在十几个小时以上,让我想一想其它的。”帕金斯陷入了沉思。

    过了不到两分钟,帕金斯笑着说道:“我知道你该去做什么工作了,不但时间短,还可以赚大钱。”

    “什么工作?”阿基琉斯急忙问。

    “打拳,你的身手我是知道的,我们教官也说过,你是战神,打赢一场可以赚很多钱,你愿意去吗?”

    “我愿意,我也没得选择,这是我唯一擅长的本领。”阿基琉斯注视着自己满是老茧的双手说。

    “可有一点我要告诉你,在中国打拳下注是违法的,中国的警察会插手干预,所以,打拳的地方都是在地下或是隐秘的地方。”

    “在什么地方打我都无所谓。”

    “你要是决定打拳,你说个时间,我去安排。”

    “时间随你安排。”

    “今晚就可以安排你打几场。”

    “那好,就今晚。”

    菜端上来,阿基琉斯吃了,觉得胃口很好。

    晚上七点钟,帕金斯开车带阿基琉斯去打拳的场地,是在郊区一家废旧的玻璃厂里,入口处有人把守,进去的陌生人都要有熟人带。今晚到场的约莫有两百多人,帕金斯把阿基琉斯领到一个穿着极其讲究的中年人面前用中文介绍说:“张老板,这就是我电话里跟你说的战友,阿基琉斯,非常能打。”

    张老板用鄙夷的目光略微打量了一下阿基琉斯说:“个头很一般啊,我以为你给我介绍的是个块头大的大力士。”

    “等会叫他上擂台,你就知道他的本事了。”帕金斯自信地说道。

    “我可不愿冒这个险,今晚我和王老板的赌注比较大,我特地从内地请来两个高手,你看看他们。”张老板指着两个身高都在一米八五以上的拳手说。

    帕金斯知道张老板的脾气便不再说话,带阿基琉斯退到一旁观看即将开始的拳赛。王老板带来的人身材也一样高大威猛。

    比赛规则很简单,可以攻打对手任何地方,把对手打到不能够站起来为赢,来这里的人都喜欢看血腥刺激的场面。张老板和王老板每场下的赌注都是一百万。第一场比赛,不到两个回合,张老板带来的那位拳手就被打趴在地上,张老板变了脸色。第二场和第一场一样,不到两回合张老板带来的拳手又被王老板的拳手K.O了。

    张老板拿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王老板走到张老板身边,嘴角流露出胜利的笑容,他丢给张老板一根雪茄,“怎么样,张总,你还有没有人翻本了?”

    “算了,不打了,我愿赌服输。”张老板签好一张两百万的支票递给王老板。

    帕金斯把阿基琉斯带过来说:“让阿基琉斯上去打吧。”

    王老板同样用轻蔑的眼光看了一眼阿基琉斯,然后征求张老板的意见。

    张老板想了一会后说:“这个是我朋友介绍的,我也不知道他的底细,算了,就卖给朋友一个面子,让他上,赌一回小的,我压十万。”

    “他要是赢了,我愿意一赔十,给你一百万。”

    帕金斯笑了笑,他用英文叫阿基琉斯上场,其它观众也全都不看好阿基琉斯,王老板这边上场的还是刚才打倒张老板两个拳手的那个人。刚宣布开始十秒钟,在场的人还没酝酿好情绪,王老板的那个拳手就被阿基琉斯一个右勾拳打在下巴上,使他瞬间倒地,一动不动。全场震惊几秒钟后,开始疯狂的拍手叫好。王老板惊愕的张开了嘴,叼在嘴里的雪茄掉了下来。张老板转忧为喜,对阿基琉斯有了信心,把下一场的赌注提高到一百万。王老板看到了阿基琉斯的战力,恢复了原先一赔一的赔率。他叫了他最厉害的拳手黑豹上,黑豹是地下黑拳的知名打手,有打残过十几个对手的记录,然而这一场却是他打拳路上的终点,因为阿基琉斯一个回合就把他打残了。他被抬走的时候都在想,阿基琉斯到底是怎么出手打他的。王老板把支票还给张老板时说:“张总,今晚咱们算打了个平手,约个时间我们再战。”

    “随时奉陪。”张老板把支票接过来,哈哈大笑。

    散场时,张老板从包里拿出两捆十万一捆的钱给阿基琉斯做酬劳,并请他下次再来帮他打,阿基琉斯答应了。

    “没想到这钱赚得这么容易。”在回去的路上阿基琉斯感慨道。

    帕金斯笑了笑,对他说:“真正有本事的人,赚钱从来都是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