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大美女 > 第1章
    “特罗克,那两个中国盗墓贼什么时候到?”

    “他们还在飞机上,他们跟我说好,下了飞机会第一时间联系我,里奥先生,你不要太着急。”

    “我怎么能不急,我昨天就开始控制不了这种情绪了,特罗克,你的状态怎么样?”

    “里奥先生,我实话跟你说,作为你的助手,我一方面感到万分的荣幸,另一方面我感到恐惧,我每天有一半的时间生活在担心害怕中,因为你做的事实在太疯狂了,而且这次又是违反国际公约的。”

    “特罗克,你和我在一起那么多年,应该了解我不是那种别人给我画一个圈子叫我待在里面我就待在里面的人,这样科学就得不到任何突破。”

    “可是,教授,克.隆人的实验我们已经做成功了,你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大代价去克.隆中国的四大美女?”

    “我在中国住过几年,对东方美女很痴迷,对中国的历史也相当的了解,我一直有个很强烈的好奇心,我想看看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四大美女到底有多美,是不是真像中国人说的那样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他们国家中一些考古的家伙竟然想凭史书上粗略的描述加上想象来复原她们的容貌,真是可笑,我认为只有用她们的基因把她们克.隆出来,我们才能像自己照镜子看自己一样真正地看到她们倾城倾国的容貌到底有美有多大魅力。”

    “但这次会不会像五年前那样,你原打算把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海伦克.隆出来,可那个该死的爱尔兰盗墓贼却去土耳其随便挖了一具骸骨糊弄我们,导致我们克.隆出来的人是个男孩。”

    “海伦只存在于传说中,那个爱尔兰人找不到很正常,我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而中国的四大美女却是中国的历史记载的,她们确实存在过。那次我们虽然没克.隆出海伦,但是我们克.隆出了一个像阿基琉斯或是赫克托尔式的古代英雄,我倒很希望他是阿基琉斯的基因,因为他是女神的儿子,凡人中他最强大,所以我也给他取名叫阿基琉斯,对了,阿基琉斯在你家过得怎么样?”

    “别提了,简直就是一个破坏之王,他昨天还用叉子把我们家的波斯猫给活活插死了。”

    “哦,真是够野蛮的,你准备让他长大后干什么?”

    “送他去参军。”

    “这点你和我想的一样,他的天赋会在军队里充分发挥的。”

    说到这里,里屋里的电话铃响了,特罗克跑进去接听电话,出来跟里奥说,那两个中国盗墓贼已经下飞机了,我已经把具体地址告诉了他们,出租车很快会把他们送来这里。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两个各提着一只手提包的中国人走进了这屋里。里奥用中文跟他们交谈,问他们说:“我要的东西你们弄到手了吗?”

    “弄到手了,这事着实费了我们兄弟俩一番功夫,但这都主要靠那个考古学家,要不然我们根本找不到。”年纪稍大的那个中国人一边回答一边把黑皮包里的四只黑盒子一一拿出来,四只黑盒子分别用汉字写了西施,王昭君,貂蝉,杨玉环的名字。

    “特罗克,你把这些骸骨拿去化验一下,看看符不符合她们各自的生活年代。”

    特罗克过来小心翼翼地把四只盒子拿去里屋里化验。

    “里奥先生,你放心,这绝对是真的,我们能找到就是能找到,找不到我们会直言跟你说找不到,我们中国的江湖是讲诚信的,把诚信两字看得比钱比命还重要,不会为了钱去骗你。”

    年纪比较轻一点的中国人说。

    “是真是假不是靠嘴说的,一小会我就可以基本确定这是不是真的。”里奥说。

    半个小时后,特罗克从里屋出来,告诉里奥这四堆骸骨跟这四大美女各自的生活年代完全吻合。

    里奥放心地笑了笑,叫特罗克把预先准备好的一百万美金拿给那两个中国人。

    两个中国人走后,里奥和特罗克把四大美女的骸骨带到实验室提取DNA。提取好后,特罗克倒了一杯威士忌给里奥,说:“里奥先生,光凭从上千年的骨头里提取DNA这一项技术你就可以在生物这门领域当老大,威名远扬。”

    “特罗克,我不在乎什么名声,我只在乎成果,”里奥接过酒杯喝了两口后说,“代孕的人你找好了吗?”

    “找好了,四个健康的女人,每人二十万美金,合同和保密协议明天签。”

    “那好,等早期胚胎一培养好就植入她们体内。”

    十个月过后,四个代孕的女人都顺利生产一个出健康的女婴,里奥自己的身体这时却出现了问题,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他把特罗克叫到身边说:“特罗克,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上帝对我疯狂的行为愤怒了,严厉地惩罚了我,我患了肺癌,最多还能活一个月时间。”

    “那这四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处理,也交给我抚养吗,一个阿基琉斯就已经把我搞得焦头烂额了。”

    “真是遗憾,这四个女孩我看不到她们长大后的模样了,特罗克,你把她们送给住在美国的家庭背景比较好的中国人抚养吧,这件事要严格保密,她们四个人的本体都是红颜薄命,都是政治的牺牲品,男人的玩物,不要叫她们的复制体重蹈覆辙,让她们过她们想过的幸福的生活吧,如果将来她们遇到了困难,你要帮助她们。”特罗克握住他的手,向他做出了保证。

    在市中心十一大街边上的一家咖啡厅里,特罗克慢条斯理地喝了几口咖啡后,抬手看了看腕上手表的点数,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半个钟头了,周少卿还没有出现,特罗克摇了摇头,偏激的认为中国人太没有时间观念了。又等了二十多分钟,周少卿才来到这里。特罗克叫了一声服务员,一个黑人女服务员走到桌前问需要什么,特罗克问周少卿要喝什么,周少卿说来杯黑咖啡。周少卿觉得有点拘束,因为他跟特罗克并不熟,更谈不上交情,只不过以前和他同在一所大学里教书时见过几次面而已。他迫切地想知道特罗克找他什么事,就先开口了。

    “特罗克,你约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周先生,恕我唐突,你没有孩子吧?”

    “没有,你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周少卿困惑地注视着特罗克。

    “我在医院里看见四个没人收养的中国女婴,我想问一下,你愿不愿意收养她们?”

    “她们的父母呢?”周少卿来了兴趣。

    “都死了,他们是偷渡来美国的,来的目的就是生孩子,生完孩子他们被警察查到,因为他们都很穷,剥夺了他们的抚养权,孩子作为美国人可以留下,他们却要被遣返回国,遣返途中翻船了,他们都葬生在了太平洋。”特罗克留意观察周少卿的表情,看他是否识破他的谎言。

    周少卿叹息了两声,机械的喝了一口咖啡。

    “你愿不愿意收养她们,不愿意的话,她们很快就会被送去福利院?”特罗克追问了一句。

    “我想先看看那四个孩子。”周少卿回答他说。

    特罗克点了点头,喝过咖啡,他开车把周少卿带到医院一间单独的房间里,周少卿看了看睡在婴儿蓝里的四个孩子,打心眼里喜欢这四个孩子。

    “怎么样,周先生?”特罗克又追问了一句。

    “说实话,我很愿意收养她们,但我一个人不能完全做主,我想再征求一下我太太的意见。”

    特罗克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周少卿打电话给他的妻子白露,把这事大略叙述了一遍,白露立刻从家往医院赶来,她见到孩子,欣然同意收养她们。

    四个孩子手上都有手环,手环上除了记录了她们的出生时间外,还分别写着施,君,蝉,环四个汉字,周少卿根据她们各自手环上的字顺便给她们取了名字,老大周施施,老二周君君,老三周蝉,老四周环。

    白露辞掉了服装贸易的工作,留在家里专门照料这四个女儿,等到她们到读书年纪时,她没有送她们去学校,而是聘请老师到家里来教她们。

    二十年后,四个女孩长大成人,周少卿和他妻子白露对四个女儿貌美的程度感到惊讶到极点,因为他们半辈子无论在现实中还是电视报刊杂志上看到的女人中没有任何人能有他们的女儿美。周少卿感慨道,我这四个女儿是上帝精心创造的艺术品。

    圣诞节刚过,周少卿思乡情绪越来越强烈,他产生了回国生活的念头,白露看丈夫心情不好就握住他的手说:“你好像有心事。”

    “我想回国。”周少卿告诉她。

    “那就回去看看。”

    “叶落归根,我不是回去看看一段时间,而是想后半生都在中国生活。”

    “可是这么一回去,你工作没了,我们的绿卡要放弃,四个女儿的前程也受到影响。”

    “这么多年我积攒了一大笔钱,不需要绿卡,我们的生活也会有保障的。”

    “你要是决定了,那我们就回去吧,其实我也很想那里的家。”白露握紧周少卿的手说。

    回国之前,周少卿就托亲戚在上海买了两套房子,一套在郊区,一套在市中心,位于郊区的房子他和妻子白露住,在市中心的房子给四个女儿住。四个女儿搬进去后,他又给四个女儿每人开了一个银行账户,每个账户里存了十万块钱。他认为这些条件足够让她们在上海过上独立的生活了,可是白露不放心,就安排自己的侄女白霜带她们一段时间。

    白霜是个大三的学生,她没想到她这从未见过面的四个表姐会这么美,更没想到带着四位表姐逛街时会出现那种情况,不论她们走到哪,都是焦点,都会引起骚动,除了称赞,感慨,惊叹外,还拿手机或是相机拍她们。对于这种情况,四个表姐中,三表姐周蝉表示出相当反感,大表姐周施施和二表姐周君君不是很介意,四表姐周环反而有点高兴,还不断的向已经尾随她们两个街区的几个男孩打招呼。周蝉忍受不了,开始抱怨时,白霜摊开两手,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跟她解释说:“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你们实在是太漂亮,太有吸引力了。”

    白霜在几天之内教会了她四个表姐微信聊天,网上购物和中国风格的穿戴。一有空就带着她们穿梭于上海的大街小巷,让她们熟悉上海的环境。半个月过后,除了周环还常出去逛之外,另外三个都在房间里。她们的房子是在黄浦江边一幢住宅楼的第十九层,隔着窗户就可以鸟瞰黄浦江,远眺江对面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她们常常从这个窗口欣赏这座城市在晨光暮色中,在夜晚辉煌的灯火中的风景。

    周施施练琴时忽然想起了在中国演出的音乐老师舒尔曼,她拨打了他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她用英文说:“老师,我是周施施,我移民到中国了。”

    “你在中国,你在中国哪里?”电话那头是舒尔曼焦急沙哑的声音。

    “上海。”

    “上海,太好了,我们乐团要参加一个特别重要的音乐会,有个小提琴手出了点意外,不能参加演出,你能过来帮忙顶她的缺吗?”舒尔曼满怀期待的问道。

    “当然可以,你把地址告诉我。”

    “上海音乐厅,距离演出时间大概还有一个小时,你尽量快点。”

    周施施跟三个妹妹交待了一下便急忙下楼。虽然她对上海还不熟悉,但是她知道出租车司机会准确的把她带到上海任何地方的。她在打浦路和江滨路路口等了将近五分钟,才看到一辆显示空车的出租车向她这方向开来,她急忙招手,出租车在她前面约莫二十米的地方停下来,出租车司机从车上下来在车旁站立。周施施跑到出租车旁边说要乘车,出租车司机指着一个正从万豪酒店走出来的人告诉她,这辆车已经被他预定了。周施施向那个人迎上去问道:“这位先生,我赶时间去音乐厅演出,你们能不能把这辆车让给我啊?”

    “不好意思,小姐,我也赶时间。”那个人拒绝道。

    周施施感到为难之际,距离五六米的地方走过来两个人,那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前面的那个人穿着咖啡色休闲装,拿着一根拐杖,走路一瘸一拐。后面的那个人穿着黑色西装,提着一个黑色公文包。穿休闲服的那个人略微打量了她一眼问:“哪个音乐厅,是上海音乐厅吗?”

    “是的。”周施施说。

    “真巧,我们正好也去那个音乐厅,这位小姐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坐我们的车走。如果不方便,你就再等等。”穿休闲服的那个人语气温和地说。

    周施施犹豫了几秒钟,穿休闲服的那人看出她的疑虑,就向她出示了上海音乐厅的门票。

    “那我们一起走吧。”周施施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她跟他们一起上了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穿黑色西装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周施施和穿休闲服的坐在后面。

    “您好,我叫尼克。”上车后,穿休闲服的自我介绍说。

    “我叫周施施。”

    “请问周小姐,你是夜之梦乐团的演出人员吗?”尼克问。

    “算不上是,夜之梦的指挥家是我的老师,今晚有个小提琴手缺席,我去顶她的缺。”周施施回答说。

    “今晚夜之梦乐团会演奏“流浪者之歌”,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乐曲。”

    “你为什么会喜欢一首伤感的乐曲?”周施施好奇的问。

    “因为我觉得我就是那样一个流浪者。”尼克说过,就忧郁的看着窗外。

    周施施知道人在这种状态下,不喜欢人打扰,也就不再说话。

    车到了音乐厅,周施施向尼克道了声谢谢,就下车快步向大门口走去,舒尔曼亲自在那里等她。

    “我没来迟吧,老师?”周施施拥抱一下舒尔曼说。

    “时间刚好,我带你去后台换衣服。”舒尔曼擦了一下额头上急出来的汗说。

    演出的第一场是卡门幻想曲,周施施第一次参加这种面对上千人的演出,稍微有点紧张,她做了两次深呼吸,集中精力随着舒尔曼的指挥节奏拉那把小提琴。她丝毫没注意到台下观众的反应,此时台下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她看,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她那种无与伦比的美惊艳了全场。对于这些人来说,音乐是听觉上的享受,而盯着她看则是视觉上的享受。第一场结束下来,短暂休息的那段时间,周施施成为了大多数人议论的话题。

    夜之梦乐团老板加纳看到观众的反应,决定哗众取宠,要舒尔曼让周施施当第二场流浪者之歌乐曲的首席演奏,舒尔曼把乐团老板的建议和周施施说了。

    “老师,首席演奏我恐怕不能胜任,出点差错就会丢老师的脸,我还是做协奏者合适。”周施施推辞说。

    “你的小提琴琴艺我是知道的,只要克服心理障碍,完全可以担当首席演奏。演出的时候还是像刚才那样,盯着我的指挥棒就可以了。”

    周施施勉强答应了。第二场开始,周施施十分紧张地登上首席演奏的位置,她看了一眼观众,尼克坐在前排比较显眼的位置,周施施看到了他,她与尼克的眼神对视了两秒钟,尼克微笑着对她点了一下头,这个表情这个细小的动作给了周施施不小的鼓励。她开始拉动琴弦,忧伤的旋律有节奏地流出来,那时候时间仿佛变慢了。周施施好像成为一张张定格的唯美画面轮播出现在现场观众半分明半朦胧的意识里。音乐和绝美的画面温柔地冲击他们的听觉与视觉。乐曲演奏完,有一大半人受到乐曲的感染,脸上都有了忧伤的神色。

    周施施在后台换好衣服,乐团老板拿了一大摞名片和一千块钱递给她。周施施接过名片说:“这名片我可以收下,这钱我不能要,我来是为了帮我老师的忙,不是为了赚钱。”

    舒尔曼走过来说:“这是你应得的酬劳,另外,三天之后,还有场演出。你要是没事,就再来帮老师撑个场面。”

    周施施只好收下钱说:“那,好的,老师。”

    周施施离开音乐厅,准备到马路边打车的时候,她后边有人叫住了她,“周小姐,请留步,耽误你几分钟,我想和你谈谈。”

    周施施回头转身面对这陌生的中年男子。

    “我叫孟轲,是北坤影视的总监。这是我的名片。”他递上他的名片。

    “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送我名片?”周施施拿着他的名片笑着说。

    “周小姐的颜值真是太高了,我觉得目前在中国恐怕没人能赶得上周小姐,只有周小姐才能真正称得上是天姿国色,倾国倾城。不知周小姐有没有意向拍戏。周小姐要是愿意,我可以肯定,不用吹飞之力就能够红遍大江南北,要什么有什么,像个女王。”孟总监神采飞扬地说。

    “对不起,我对拍戏不感兴趣,我不想过那样喧嚣的生活。”周施施断然拒绝说。

    “那就太遗憾了。”孟总监的眼神忽然黯淡了下去。

    “不过,你的名片我会留着,我有个妹妹想演戏,如果你物色的人选以颜值为首要条件,那她可以满足你的要求,她的颜值不在我之下。”

    孟总监看到了希望,高兴地说:“那我等你妹妹的电话。”

    周施施回到家把孟总监的名片拿给周环。周环高兴地立刻打电话过去,两人约定明天在家咖啡馆见面。周施施临睡前随意看了看这一大摞名片。这里有工业的巨头,有金融业的大亨,还有名企的老总,总之,都是想和她结交,希望她可以打电话给他们的人。有一张名片却特别突出,因为这张名片是纯金打造,而且还镶了两颗钻石。周施施笑了笑,她想象不出这张名片的主人该有多么浮夸?她倒是希望有一张尼克的名片,因为她觉得尼克是个有风度的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