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大美女 > 第12章
    经周少卿朋友李教授的帮忙,周蝉以旁听生的身份进入大学读书。大学很多专业对旁听生是不开放的,但李教授打过了招呼,这限制对周蝉例外,周蝉可以随便去听自己想听的课,至于学什么专业,周蝉委实没有想好,她来这里只是想好好体验一下大学生活。

    周蝉办好手续,背着一个行李包来到女生公寓,向宿管员出示了入住手续,宿管员给她分配在206室,是二楼过道尽头的一个房间,周蝉走进那个房间,里面一个体格丰满的女孩正对着镜子梳头,房间里弥漫着洗发水的香味。

    “你好,宿管员安排我住这个房间。”周蝉走到距离那个女孩两米远的地方说。

    “欢迎。”那女孩没有回头,背对着她简单的说了这两个字。

    周蝉观察了一下房间,看见四个床位,有三个空着,问那个女孩,“这个房间就你一个人住吗?”

    “还有两个养尊处优的城里女孩,因为空调坏了,搬到别的房里蹭空调去了。”那女孩梳头的手停顿了一下说。

    “那怎么没叫人来修?”周蝉把自己的行李包放在一张空床上又问道。

    “我已经申报了N次了,也没人管,你要是怕热,可以找宿管重新分配个房间,楼上的房间应该还有空床位吧。”

    “你为什么不搬到有空调的房间去?”周蝉拿起床上一张硬纸片当扇子扇了两下继续问道。

    “我是农村来的,什么苦没吃过,这算什么?”那个女孩放下镜子,走到周蝉的对面,等她看清周蝉的脸时,她呆住了,不自觉凝视了她几十秒。

    “你这么看我干嘛?”周蝉看这女孩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问道。

    “我在想,老天爷真他妈的偏心偏到胛肢窝里去了。你看你生的多么漂亮,再看看我,哎,我好恨我这长相,能有有十分之一的模样,我也不会怨天不公。”

    周蝉觉得好笑,不知道怎么消除她的牢骚就转移了话题。

    “我叫周蝉,学校生活我是第一次经历,还希望你以后多多关照。”

    “我叫赵静,你学什么专业的?”

    “我是旁听生,选什么专业暂时没想好,我想先听几天课再决定。”

    “旁听生是没有毕业证的。”

    “有没有毕业证我无所谓。”

    “没毕业证,以后不好找工作。”

    “我没想那么远。”

    “你长得这样漂亮,以后完全可以靠脸吃饭。”

    “我可没这打算。”周蝉笑道。

    “要不就是你家里有钱,不用工作,家里的钱也够你逍遥自在的过一辈子。”

    “以你说得作为标准的话,我家算不上有钱。”

    “无论怎样,也好过我,我父母每个月的月初会固定把五百块钱的生活费打到我的卡上,这点钱是我家里最多能支付的。上海的物价这么高,这点钱最多只够我生活半个月的,剩下的我只好自己想办法解决,礼拜天去做临时工,有时做点小生意。”

    “你是学什么的?”周蝉问道。

    “市场营销。”赵静回答。

    “那我明天和你一起去上课可以吗?”

    “当然可以,吃晚饭了的时间到了,一起去餐厅吃饭吧。”

    周蝉点点头。

    周蝉在餐厅外面闻到了一阵饭菜香味,但一进到里面,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叫她失去胃口。从餐具到餐桌都有油腻感,饭没进口她就已经心里发腻。而且几百人在一起用餐,喧闹的场面可想而知。她和赵静都打了一荤两素的盒饭,端到餐桌上。

    赵静津津有味的吃着,周蝉只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你是不是不饿?”赵静问她。

    “不是不饿,是没胃口,我也不喜欢在这样的场合吃饭。”

    “大学里的餐厅比初中高中的餐厅好多了。”

    “跟你说实话,我以前读书是家教教的,我没在学校读过书,想象不出初中,高中的餐厅是什么样子的?”

    “等我吃完了,慢慢和你说。”

    几分钟过后,赵静吃完了饭,用纸巾擦了擦嘴,然后心平气和地说:“我来和你说说我初中高中的餐厅的事,我初中是在乡里中学读的,那里餐厅条件差到极点,在饭菜里吃到砂子和不同种类的虫子那都不叫稀奇事。一个供两千人吃饭的餐厅连和面的机器都没有,为省事,和面像和稀泥盖房子那样穿着胶靴在那里踩,有次被个学生看见,传了出来,后来越传越走样,几乎所有学生都认定食堂是用脚和面的,那几天食堂的面食没人敢吃,最后承包食堂的老板和老板娘趴在一大堆馒头面前大哭一场,糟蹋的馒头够他们两个人吃好几年的;高中是在县城一家私立中学就读,餐厅里的饭菜照样是没有鲜肥滋味可享,只能填饱肚子,就餐方式也让人别扭,我们每个月固定交钱给餐厅,餐厅工作人员在放学前把饭菜摆在桌上,然后固定几个人固定在张桌上吃饭。为了多赚钱,承包餐厅的老板看什么菜便宜就烧什么菜给我们吃,记得那几个月大白菜最便宜,我们便顿顿都有大白菜,炒大白菜,炖大白菜,腌大白菜。在连吃了一百多顿大白菜之后,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得了大白菜“恐惧症”,见到大白菜,我就害怕,恶心,犯晕。由于就餐方式缘故,放学后什么事都得放下,要往餐厅跑,一桌人不会因为等你一个人而推迟用餐,先到先吃,三天就形成了这惯例。去迟了,迟的时间再稍微久一点,别说残汤剩饭了,就是连刷锅水都被附近居民挑回家去喂猪去了。哪像大学餐厅这样好,有这么多好吃的菜供人选择。”

    “我可没觉得好。”周蝉看着她面前餐盘里的饭菜说。

    “由此看来,你也是个娇生惯养的。”赵静撇了撇嘴,小声说道。

    周蝉脸红了一下,为了证实她不是那样的女孩,她硬着头皮又吃了两口。

    赵静笑了笑后说:“吃不下去就被硬撑了,过一会,你一个人先回宿舍吧,我就不跟你一起回去了,我还要到别的餐厅干活赚钱。”

    “为什么要到别的餐厅干活?”

    “这个月才过去一半,我身上的钱撑不到月底,去餐厅洗盘子,赚点生活费。这个餐厅是我们学校的,在这里干活难免会碰上同学或是熟人,你想象一下,你同学吃过饭一抹嘴,翘个二郎腿,跟个大爷姑奶奶似的,带着高人一等的目光看着你给他收拾餐盘,再说几句闲话,谁能受得了?”

    “我理解了。”周蝉说。

    夜里,周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闷热的天气叫她心里烦躁,呼呼作响的电风扇吹得她头痛,她怀疑自己能不能习惯这种吃不好睡不好的生活,有一小会,她几乎有点后悔来读书了。

    第二天,周蝉跟赵静去上课,她一出现,顿时成为焦点。阶梯大教室里一片惊叹声,教室里一百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她和赵静走到后排坐在一起,坐在前排的男生全回头看她,弄得她不好意思。教室里的局面开始混乱,都在议论纷纷,有几句周蝉听得很清楚,有人说,我们学校的校花要易主了,有人说这美女太养眼了,有人说这张脸肯定是整过的,有人说这才叫国色天香。有个激动过头的男生不停地念叨,鹤立鸡群,鹤立鸡群,全然不顾他女朋友变得难看的脸色。教授把嗓子咳破了也无法唤醒学生的注意力,只好无奈的在讲台上唱独角戏。这堂课结束,教授又是摇头又是叹息的走出了教室。

    刚才那个说鹤立鸡群的男生想拉自己女朋友的手出去,她女朋友甩开他的手,对他大声吼道:“你以后别找我了,去找鹤吧,我是鸡。”不到一天,周蝉就名噪全校,慕名来看她的人数不胜数,看到过她的人公认她是学校新的校花。

    学生会主席李俊驰拿着一瓶酸奶走到原来的校花宋思琪面前说:“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的校花位置被人抢去了。”

    宋思琪笑了笑。

    “你好像不在乎。”

    “这个头衔本来就是别人加在我头上的,现在又拿去,我并没有觉得缺少什么。”

    “没想到你这么豁达,今天算是重新认识你了。”

    “那个女孩你见过了?”

    “没有,只是听人说。”

    “那一起去看看,我很好奇她长得到底有多好看。”

    李俊驰和宋思琪找到了周蝉,他们没有上去打招呼,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李俊驰看到周蝉,眼睛亮了一下,周蝉惊艳的美让他惊讶。宋思琪承认周蝉长得的确比她美,校花的位置被她占去她也不是很在意,可是李骏驰看她的眼神和他的反应叫她的心痛了一下。

    周蝉一个人在学校逛了一圈回到宿舍,感觉屋里特别的清凉,甚至有点冷,一台崭新的柜式海尔空调摆在她的床边。赵静看见周蝉,表情夸张地叫道:“周蝉,有人送给你台空调,我刚在网上查了一下相同款式的价格,要八千多呢。”

    “谁送的?”周蝉皱着眉头问道。

    “不知道,送空调的把空调送来就走了,指名道姓说是送给你的,能随便甩手送一台这样空调的,家里肯定是相当有钱的,我算沾你的光,以后的日子就舒服喽。”

    “我想不明白,这人为什么会送我空调?”

    “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这是看脸的时代,你这张脸的魅力太大了。”

    正当周蝉胡乱猜测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她接了。

    “你是周蝉吧?”电话那一头是男孩浑厚的声音。

    “我是,你是谁?”

    “我是胡宗泽,空调收到了吧,这么热的天一定要保重身体。”

    “你在哪,我们见一面?”

    “求之不得,我在学校操场后边的生态园等你。”

    周蝉挂上电话,去学校的ATM上取了八千块钱,到学校操场边的生态园,一个穿着白色T桖黄色马裤的男孩向她跑过来。

    “你就是那个送我空调的?”周蝉问他。

    “对。”胡宗泽笑着答道。

    “先问你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

    “这个容易,你是昨天唯一一个新来的,我去报名的地方查了一下,不仅查到了你的电话号码,还查到你住的宿舍,甚至还和你们楼下的宿管聊了一会,知道你宿舍空调坏了,所以就送了台空调给你们宿舍。”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那台空调弄走,要么把这买空调的钱收下。”周蝉把八千块钱拿出来。

    “没必要这样吧。”

    “无功不受禄,我受不起,我不想欠别人的。”

    “如果你这样说,那空调你得收下。我把道理说给你听,学校生活太枯燥无味了,我呆腻了,我在这里感觉就像坐牢一样。我早就想离开这里,我家里所有人都在全劝我留下,都没留住。我昨天就打算走的,但我昨天忽然天看见了你,让我觉得大学生活原来可以这样美好,我当即改变了主意,决定留下来待到毕业。所以,对于我,对于我整个家庭你都是有功的。”

    “你和你家人是怎么想的,都和我没关系,两个选择,你选吧。”

    “我要是不选呢?”

    “我回去就把空调砸了。”

    “美女,你这样漂亮,脾气可不算好哦。”

    周蝉冷峻地盯了他一眼,逼问道:“你到底选不选择?”

    胡宗泽注视她几秒后说:“好,算你狠,那我选择钱。”

    周蝉把钱给他,胡宗泽接了过来,跟她说:“你以后在学校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我罩着你。”

    “不用你费心。”周蝉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