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大美女 > 第13章
    钱致轩径直走进他父亲的办公室,在他父亲对面的沙发椅上刚坐下来就说:“爸,我找顺昌祥的老总谈收购的事,他告诉我,说我晚了一步,昨晚顺昌祥就被尼克收购了。”

    “怎么会这样巧?”钱严冰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沉吟道。

    “我哪知道,不过,从顺昌祥老总的言谈举止中可以看出他对收购的价格很满意。”

    “那个尼克出价多少?”钱严冰板着脸问。

    “比我们预算的三倍还多。”

    “顺昌祥只剩下一个空招牌,这个空壳子绝不值那么多钱,除非这块招牌是对某些人有特殊的意义。”

    “爸,你判断的完全正确。”钱致轩以佩服的眼神看着他的父亲。

    “你听到了什么?”钱严冰焦急得问道。

    “顺昌祥老总的话被我套出来几句,他说尼克的父亲以前是顺昌祥的一位小股东,受过吴老头的大恩,他是想把顺昌祥盘过来重新组合发展,那天他去吴家庄园请吴老头出山,吴老头好像没有答应。”

    “你看到的只是表面,我感觉这个尼克在布置对付我们钱家,但那么个年轻的人又怎会有那样深沉的心思,也许他背后还有人。”

    “你是不是想多了?”钱致轩隔着办公桌望着钱严冰。

    “不能掉以轻心,等别人把网织好的时候,就是逮你的时候。”。

    “我们和吴家有什么大仇吗?”

    “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生意上的一点过节,顺昌祥以前是我们家族生意发展的最大障碍,顺昌祥衰败了,我们家族的生意才开始兴盛。”

    “那爸,下一步怎么做?”

    “你把美国上市的那家公司的股份全部转给别人,一点也不要保留。”钱严冰严肃的说道。

    “公司现在的状态很好,我不明白为何要转给别人?”

    “儿子,你的这个头脑叫我担心啊,钱严冰长叹一口气说道:“这么显然的事你还看不出来,尼克,有能力控制这家公司,以后我们和他发生冲突,这个公司随时都是威胁我们的一个筹码。”

    “可是,这个公司转给你别人我就没事可做了?”

    “我会把在上海上市的那家公司交给你打理。”

    “爸,那你呢,你干什么?”

    “我有更重要的事做。”

    “顺便问一句,这个决定爷爷同意吗?”钱志轩要离开时问道。

    “你爷爷太老了。”钱严冰毫无感情地说道。

    “我明白了,爸。”

    钱志轩花了几天的功夫把在美国上市的那家公司的股份成功的转给了别人,并顺利的接手了上海上市的那家公司。这个上市公司都是大盘股,股东们也都是上海的大亨,金融资本雄厚。钱志轩掌控这这家公司后自信力大增,他认为尼克已经不能再威胁到他了,从今往后他不用再忍让,追求周施施的心思又活跃起来。

    他打了个电话给周施施,周施施没有接,他沮丧的抽了一根烟后,再次打过去,让他惊喜的是,这次周施施竟然接了,他用最温和的语气说道:“周小姐,我为那次大剧院的事向你道歉,尼克先生,我已经跟他道过歉了,并获得了他的原谅,我也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

    “那件事过去了,我不想提,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周施施顿了一下。

    “什么事?”钱志轩有点紧张的问。

    “是不是你叫人绑我的?”

    “什么,你被人绑了,”钱志轩惊讶地叫道,“不是我,绝不是,我钱志轩虽然在上海的名声不是太好,但是绝不会干这样的事,尤其是对自己倾心的女人。”

    周施施在电话那头不说话,她唯一怀疑的人就是钱志轩。

    “周小姐,你信什么教?”

    “问这个有意义吗?”

    “如果你信基督,我就指着上帝发誓,假如你信佛,我就对佛发誓,倘若你信□□,我就对安拉发誓,我绝没叫人绑你。”

    “没有就算了,用不着那样信誓旦旦。”

    “我会帮你把这件事查出来的。”

    结束通话后,钱致轩立刻吩咐马英杰以最短的时间内把那件事查出来,马英杰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查到了。当他告诉钱志轩是谢老三干的时候,钱志轩倒吸一口凉气,马英杰看到钱志轩的反应不同寻常,问道:“老板,你也认识这个谢老三?”

    “我的确认识,说真的,我不想和这个人结怨。两年前,在家娱乐场所,我亲眼看见他捅了人一刀,又把那个人的肠子拉出来一米多长。最后他老家一个兄弟帮他顶罪被打靶了,这个人很疯狂,他还有两个哥哥,都不是善茬。”

    “你不用怕他,老板,只要你一句话,我马上找人动他。”

    “我不是怕他,他的身价才多少,我的身价是多少,他的命没我的命值钱。用不着和他那么拼,先把他约出来谈谈。”

    钱志轩把幕后指使的人跟周施施说了,叫她小心点,他会帮她解决。

    钱志轩约谢老三出来谈,但谢老三没甩他,钱志轩束手无策。

    周施施每天下午都去乐团排练,她心里有了戒备,每次去哪都留意观察有没有人跟踪她,今天排练结束已经是黄昏时分,她疲乏的坐车回家时发现了两辆黑色的轿车一直尾随她坐的出租车。她害怕起来,出租车司机也发现了跟踪他的车,他明白这是针对这个漂亮女孩的,他好心的向周施施建议道:“小姑娘,报警吧。”

    “暂时不要,让我想想。”周施施恐慌地做了一个阻止他的手势说道。

    阿基琉斯听到追踪显示器上响起了警报声,看周施施追踪器上显示红色,知道她遇到了危险。他立刻开车赶过去,他追上了出租车,摇下车窗叫周施施上他的车,周施施看清是那天晚上救他的那个人,就从出租车上跑下来上了阿基琉斯的车。

    “遇到了这样的麻烦,你怎么没打电话给我?”周施施刚上车,阿基琉斯就责问她。

    “太慌了,没想起来。”周施施气喘吁吁的回答道。

    阿基琉斯找路往城外开去,开了约莫半小时,跟踪的车辆由两辆变成了七八辆,周施施看车越往前走越荒僻,转头问阿基琉斯,“你这是要去哪?”

    “找个没人没探头的地方解决他们。”

    “他们那么多人,你一个人怎么能对付得了?”

    “我一个人对付过比这多十倍的人。”

    车开到完全没人的地方,阿基琉斯把车停下,叫周施施留在车上,他从车上下来。后面跟踪的七八辆车追到这里也散乱的停了下来,远处公路上的路灯亮着微弱的橘黄色的亮光,四面八方都有虫叫。八辆车上的人陆续下来,手上都拿着家伙,他们聚在一起,谢老三慢吞吞地抽着烟,望着前面的阿基琉斯。他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个模糊的人形轮廓,他对他的手下下了命令,把他砍死,然后就地埋了。这群人摇头晃脑地走近阿基琉斯,大概到两米距离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发出了惨叫声,接着是后边的人,混乱的惨叫声传遍了荒野,几十个人还没完全看清目标,就已经倒在了地下。谢老三有点懵了,从车里拿出把枪对着从半透明的夜色中向他走来的阿基琉斯连开了几枪都没有命中。在他身边的一个兄弟看情况不对,把他拖进了最后面的一辆车里,迅速发动响车子,掉头离开了这里。阿基琉斯没有追赶,冷峻的看着渐渐远去的车的尾灯。阿基琉斯回到车上,周施施看见他全身上下都是血,不由得惊叫了一声,然后问道:“你没事吧?”

    “不用担心,这都是别人的血。”阿基琉斯发动好车子告诉她。

    周施施从包里拿出湿纸巾帮他把脸上的血擦干净,阿基琉斯开车把她送到她家小区门口,安慰她说:“不要怕,有我在,谁也伤害不了你”。周施施对他点了点头。

    谢老三在逃跑的车里头上直冒冷汗,他觉得今晚的事情太不可思议了,那么多人竟然打不过一个人,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他冒出了一个离奇的想法,对开车的那个兄弟说,那个人是鬼吧。

    开车的兄弟跟他说:“三哥,那个人我看清他的脸了,是个鬼,不过,是个洋鬼子。”

    谢老三接连抽了好几根烟才镇定下来,他打电话重新调人,要去那地方看看被打倒的手下。他再次带几十个人过去的时候,阿基琉斯早走了。躺在地上的人没有一个能自己站起来的,他们已经喊叫了一个多小时,喊叫的累了,只剩下微弱沙哑的哀嚎。之后,统计了一下,死了一个,残了五个,重伤二十几个。

    周施施回到家里,很烦恼,她想不到她的美貌会给她带来这样大的麻烦。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件事,她尽管感激阿基琉斯两次救了她,但她不赞成他的做法,她想到了尼克,想请他帮她出个主意。她打电话给尼克,把经历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跟他说了。尼克沉默一会和她说道:“那个人不报警肯定有自己的隐衷,我和你一样也不赞成他这种以武力的方法解决这事,这件事你交给我处理吧,这两天你不要出门,等我处理好我会打电话给你。”

    谢老大和谢老二把谢老三叫到酒楼的一个包间里,桌子上摆了一桌子好菜和几瓶上好的白酒。谢老大亲自起身把门反锁上后,回到座位上对他两位兄弟说道:“今天我们兄弟三个要好好喝一场”。谢老三看着他的大哥和二哥,知道这不是寻常的酒宴,免不了一番训话。他猜的没错,酒过一巡,谢老大开始进入正题,

    “三弟,昨晚那件事到此为止,你以后不准再去找那个女的和那个外国人的麻烦。”

    “大哥,这可不是你的风格,”谢老三说,“兄弟们吃了这么大亏,你不仅不帮忙,还不准我们自己去报仇。”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你起的,你看看你害了多少兄弟,我不准你再继续胡闹下去。”

    “大哥,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这么压着我,你就不能让我自己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三弟,你这话说得有点过了啊。”谢老二插嘴道。

    谢老大冷笑一声,“我们要不是亲兄弟,一个爹娘养的,我还真不愿管你。我不约束你,你早被拉去打靶了。前年你当着那么多人面把人捅死了,是我拿了一百万出来,才有人愿意出来为你顶罪。你以为人家是为了义气帮你顶罪的?我知道,你仰慕杜月笙,想成为杜月笙一样的人物,但我告诉你,杜月笙这样的人物乱世才有,现在是盛世。”

    “大哥,不管怎么说,这仇不报,我哪还有脸在上海混下去。”

    “我们兄弟三个,从老家谢庄带来两百个兄弟来上海打拼,有十年了,死了几十个,被关进去几十个,残了几十个,付那么大代价,才换来我们今天的地位。现在整个大上海有好几十个娱乐场所里的内保和服务员都是我们提供的,公司也成立了。不要再走极端,把跟着你的兄弟都往好路上带。”

    谢老三不说话,接连喝了几杯白酒。

    “算哥求你,行不行。”

    “大哥,你别这样,我受不起,我听你的就是了。”

    “这才是我的好兄弟。”谢老大拍了谢老三一下肩膀说。

    又喝了一会酒,谢老大站起来对谢老二说:“老二,我先回去,剩下的话你和他说。”

    谢老大走后,谢老三醉汹汹地说道,“二哥,你说大哥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前的魄力哪去了,以前他看到兄弟受一点委屈都要操刀跟人拼命的。”

    “老三,你要理解大哥,这么多兄弟都指望着他吃饭,他考虑事情肯定要从大局出发,今天上午有人在我们公司投了一笔钱,这笔钱是我们兄弟三个以目前的进度哪怕十年也赚不到。投资这笔钱的人就一个条件,不要再找那个女的和那个外国人的麻烦。昨晚上死了的伤了的兄弟,大哥都安抚过了。这个钱是单独给你的。”谢老二把一张□□塞给谢老三。

    “多少钱?”谢老三猛喝下一杯酒问道。

    “两千万。”

    “这么多。”谢老三被惊得醒了一半,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是两千万,这钱是给你的,随便你怎么花,有这些钱,你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二哥,看来这次是我看走眼了,真想不到那个穿着打扮一般的女人会有这么硬的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