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大美女 > 第14章
    白天,周家四姐妹只剩下周君君一个人在家里.她重复地做两件事打发时间,一件是拿数码相机到小区对面的滨江公园或是黄浦江边拍照片。一件是宅在房间里看书。最近,她迷上了一本叫瓦尔登湖的书,对那种半原始的简单淳朴的生活有点向往,她惋惜自己在美国的时候没读过这本书,那时要是读过的话她就可以亲自去瓦尔登湖边去看看了,现在特地去看,肯定要很费一番周折。她想在中国找一个替代的湖,她查了中国的地理,决定去西部的青海湖看看,尽管那是一个咸水湖。她把她要去西部旅游的打算跟周少卿和白露说了,两人极力反对,他们认为那边的治安不好,她一个女孩去那么远的地方不安全。周君君一再坚持,跟她爸妈说这是她独立生活的第一步,周少卿和白露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勉强同意了,不过,要求她每天固定一个时间打电话给他们报告她的行程。

    周君君买了一张上海到西宁的火车票,兴匆匆地登上了车。进了车厢,她便开始领教这无始无终的滋味的火车。过道里塞满了人和行李,说不清道不明的几种气味混合在一起,形成一股浊气。天气热得要命。车上的工作人员每隔一段时间就看一下温度计,来调节车里的空调度数。

    周君君戴着一顶白色的鸭舌帽,她从一上车就注意到坐在她对面的男孩一直在盯着她看。她几次抬头都碰到他灼灼的目光,她越是躲闪越有点不自在。她索性也盯着他看,她红着脸和他对视了一会,他忽然把手伸到她的面前,“认识一下,我叫高寒。”周君君微微笑了一笑,没有和他握手,也没有和他说话,把目光移到车窗外,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一闪即逝的建筑物和树木,那个男孩尴尬地把手缩了回去。

    火车到了一个站停了下来,下去了一些人,又上来一批人,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太婆坐在了周君君的旁边。老太婆穿金戴银,一身贵气,处在这绿皮火车普通的车厢里显得相当扎眼,她先用鄙夷的眼神瞅了一下对面的高寒,又以欣喜的眼光仔细的打量了周君君一番。

    “这小姑娘,长得真俊。”老太婆赞扬道。

    “谢谢,夫人。”周君君脸红了。

    她的这一称呼把这老太婆惊了一下,因为文化背景关系,周君君在美国那边称呼这样的年纪的女人是太太或是夫人,暂时还不习惯中国的阿姨和大妈的称呼。

    “小姑娘,你是一个人吗?”老太婆虽然惊讶,但是并不介意,她继续问道。

    “是的,夫人。”周君君回答道。

    “你去哪里?”

    “我到西宁。”

    “呦,你一个女孩怎么会去那么远的地方,走亲戚吗?”

    “不是,我去旅游。”

    高寒看出这个老太婆不是个好人,问的问题也是有深意的。可是他没阻扰,因为老太婆问的问题也正是他想问的。

    老太婆和周君君谈了约莫半小时,起身往临近的车厢去了。在两节车厢的衔接处,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老头在那里悠然自得的抽烟。老太婆到他身边悄悄说道:“老大,你去看看我身边坐的那个丫头怎么样?”

    “我看过了,”老头笑道,“是个极品,我们就是卖一百个女孩,加在一起,估计也没这一个女孩值钱。你去把她看好了,我去车尾把那两个兄弟也叫过来,这趟车弄这一只肥羊就够了。”

    老太婆回到座位坐下,继续和周君君聊天,一个车上工作人员推着零食和饮料的小推车艰难的从过道里走过。一边走一边叫卖,经过周君君的座位,周君君买了一瓶矿泉水,高寒请求她说:“能不能也帮我买瓶水,我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了。”周君君帮他买了一瓶水,高寒拧开瓶盖,一饮而尽。

    “这么大的小伙子,连瓶水都买不起,混成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老太婆一脸厌恶。

    高寒玩弄着手里的空瓶子,不理会老太婆,对周君君说:“你的心真好,这瓶水的恩情我一定会报的,我以后要是混好了,一定开跑车带你去旅游。”

    周君君抿嘴笑了一下,老太婆尖锐的冷笑道:“哎呦喂,你这样的,还想开跑车,以后别混到蹬三轮车的地步,到时候见到人家,说,来,上车,我带你去旅游,那个车,人家可不做,丢不起那人啊。”

    “我说这位老大妈,我哪得罪你了,你这么埋汰我?”高寒问那老太婆。

    “我瞧你不顺眼,你瞅瞅你这衣服脏成什么样子了,有十几天没洗了吧?”

    “老大妈,你说得不对,我这衣服几个月都没洗了。”

    老太婆接连咂嘴了十几下,满脸厌恶的表情。

    “你是干什么的,怎么会这样?”周君君问他说。

    高寒还没来得及回答,老太婆插嘴道:“这还用问吗?一个流浪汉,一个懒得不能再懒的流浪汉。”

    高寒想发飙了,把手里的空矿泉水瓶子捏得咯吱咯吱响,可是为了给周君君留下个好印象,忍住了。沉默了好一会。

    周君君看没人再说话,就把英文版的瓦尔登湖从行李包里拿出来,还没翻几页,高寒又开口了,“你也在看瓦尔登湖?”

    周君君没回答他的问题,惊讶的反问他道:“你看得懂英文?”

    “我当然看得懂,我们可以用英文谈吗?”高寒用英文说。

    “好。”周君君也用英文说。

    “你身旁的这位老太太不是个好人?”高寒提醒他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不会是因为她说了你几句不中听的话,你就这样说她吧?”

    “我还没这样小气,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是凭我多年跑江湖的经验,这样的老太婆本色出演戏里的老鸨可以拿金像奖。”

    周君君偏头用满是疑问的眼神看了看身边的那个老太婆,老太婆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被看穿了,稍微有点恐慌。

    “我不相信,”周君君说,“你英文这么好,完全可以靠这养活你自己,怎么会穷成这样?”

    “这个问题我们暂时不谈,你身边的老太婆我猜他可能会离开一会,然后,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找我的麻烦,如果这两件事都发生了,那么就说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个老太婆不是好人。”

    不一会,老太婆果然起身离开了。老太婆来到临近的车厢里找到老头说:“老大,坐在我对面的那个小伙子可能要坏事,刚才他用外国话和那个丫头聊了很久,我看那丫头的脸色有点不对劲。”

    “没事,你继续在那盯着,我马上叫两个兄弟去解决那个碍事的。”

    老太婆又回到了座位,高寒和周君君说,第一件事发生了。过了约莫二十分钟,两个男人走到高寒的跟前说:“小子,你出来,找个地方,我们聊聊。”

    “你们可别乱来,这车上都是警察。”高寒很从容地对他们说道。

    两个男的刚想动手拉他,隔几个座位的突然窜过来四个彪形大汉,推了两个男的几下,两个男的看了看四个人魁梧的体格,慌忙逃走。高寒做了一个手势,四个彪形大汉回到原先的位置上。老太婆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当作无事人一样。呆呆的看着高寒。趁周君君起身去厕所之际。

    高寒敲了一下座位当中的桌子,小声跟老太婆说道:“嘿,老婆子,你最好别打这女孩的主意。”

    “小哥,你是什么人,哪条道上的?”老太婆诚惶诚恐地问道。

    “知道是道上的就别坏了规矩,先来后到,她可是我先看见的羔羊。你别和我抢,要不然,你有吃不完的亏。”高寒故意虎起了脸。

    “你看看我们能不能合作,这模样的丫头非常值钱,我有可靠的门路出手,卖来的钱你分给我们一点。”

    “你们算个屁,你去告诉你们那伙人,滚远点,你们要是想硬碰硬,就得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高寒发狠道。

    老太婆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沮丧的站起来又往临近的车厢里去了,向她老大报告了情况。她老大给了她一个模糊不清的指示,叫她看情况而定。

    周君君从卫生间回来,问老妇人去哪了?

    “被我打发走了,你先听一段录音。”

    高寒拿出一个破手机,播放了刚才和那老太婆的对话的录音。

    “怎么样,你现在该相信我了吧?”播放完,高寒嬉皮笑脸的说。

    “这段录音的确证明了那个老妇人不是好人,但不能证明你就是好人。你也许真是另一路的坏人,那四个是你的跟班吧,我看见你用手做了个指令,他们乖乖的服从了。”

    “你推理的很对,不过,你要听我的解释,我刚才那样说,是为了诈那个老太婆露出狐狸尾巴,那四个人不是我的跟班,你见过谁跟班的吃穿用度都比自己好的吗?”

    “那他们为什么会听你的?”

    “这里有故事,要是想听,就要拿你的故事来交换。”

    “你们是什么关系我不在乎,故事也不想听。”

    “那我们别谈这个,我帮你赶走那卖人的老太婆,已经远远超出了偿还那瓶水的恩情,你再我吃顿饭怎么样?”

    周君君想了一会,觉得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就站起来往餐厅去了。

    他们去到餐厅那节车厢,要了两份盒饭,高寒狼吞虎咽的吃完了自己那份后问,

    “我可不可以再吃一份?”

    “只要你能吃得下去,吃多少份都可以。”周君君说道。

    高寒又拿了一份盒饭,又是风卷残云一般吃过。吃完,拿了根牙签剔牙,周君君的那份还没吃到一半。

    火车一路向西,车上的人渐渐变少,过道里一个人也没有了。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车窗玻璃反射车厢里的情形。这时的车厢很安静,没有嘈杂的声响,只有车轮轧轧作响的单调的声音,已经坐了将近十个小时车的周君君感觉累到极点,无精打采的歪在座位上,昏昏欲睡。高寒用手轻轻碰了她,她用疑问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还要很长时间才能到西宁,现在那边卧铺有空出来的,你不如把硬座改为卧铺。”高寒笑着跟她说道。

    “能改吗?”

    “当然可以改,补点钱就可以了,这个交给我来办,不过,能不能多给一点钱,把我的也改了。”

    周君君没问价格,从单肩包里拿出钱包,从钱包里抽出一千块钱给他。

    过了五分钟,高寒回来,把剩下的钱还给周君君说:“已经办妥了,在六号车厢。”

    “那点钱你留着用吧。”周君君把她的小行李箱从行李架上拿下来时说。

    “那多不好意思。”高寒把钱揣在自己的口袋里笑道。

    他们来到六号车厢,换的两个卧铺是邻近的两个下铺,间距才几十公分。

    周君君躺下去,慵懒的舒展了一下身体,才一小会就酣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