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大美女 > 第16章
    尼克得到谢老大的保证后,打电话给周施施,跟她说事情摆平了,绑她的主谋以后不会再找她的麻烦。

    “真不知道该怎样谢你?”周施施在电话那一头感激的说。

    “你要是把我当朋友,就不要说感谢之类的话。”

    “你是怎么做到的?”周施施问他。

    “你忙吗,要是不忙,来我船上,我们见面说。”

    “好的,你的船现在停在什么地方?”

    “你半小时后到你第一次上我船的地方,我马上叫人把船开到那地方去,别忘了,把你的小提琴带上。”

    尼克游艇上的水手驾驶小船把周施施接到游艇上去,尼克在最下面的一层甲板上迎接她,他穿着灰色衬衫,米黄色休闲裤,一动不动的站在船头,注视着渐渐靠近的小船。此时已近黄昏,夕阳绚丽,半红半黄的光色点缀得黄浦江美丽非凡,只是热力不减。尼克见周施施额头上冒出许多大粒的汗珠,就把她带到最上面的船舱里,空调把那里面的温度调节得凉爽宜人。

    周施施到船舱里追问尼克是怎么把那件事摆平的?尼克微微笑了笑,叫她坐下,亲自递了一瓶冰镇的矿泉水给她后,坐在了她的对面。慢条斯理地跟她说:“这件事没法公了,因为救你的那个人,打死了他们几个人,又打残了好几个,公了的话会给他都带来很大的麻烦,所以只能私了,我和他们合作做了一笔生意,这笔生意会让他们大赚一笔,他们看见这么大的利益就答应私了了。”

    “那这笔生意会给你带来损失吗?”

    “不会,我将来会用得着他们。”

    “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严重,还死了人,我以为他只是把他们打伤了。”

    “那个人的身手特别好,你和他是怎样认识的?”

    “我之前从没见过他,他说的话也奇怪,他说帮我是他的使命,可不管怎样,我也应该感激他,不是他的话,我一定会遭到无法想象的不测。”

    “那个人处理这件事的方法的确有点极端,不过他是为了你才这样做的,我想你一定不希望他为这事惹上什么麻烦,我也正是考虑到这方面才没有选择公了。”

    “谢谢你为我考虑的这么周到。”

    “我说过了,不要和我说感谢之类的话,我叫你来是要听琴的。”

    “好,想听什么,随便点?”周施施把小提琴拿出来问。

    尼克点了两首,周施施认真的把他点的两首拉完,问他还要听什么?

    “这样对你不公平,我也该为你演奏两首。”尼克从木盒子里拿出一把萨克斯来说。

    “你会吹萨克斯?”

    “好久没吹过了,吹跑调了,你可不许笑我,我又不是专业吹这个的。”

    “我不难为你,你就拣你最拿手的吹两首。”

    尼克抱起萨克斯吹了两首名曲“孤独”与“回家”。

    周施施听完笑着拍了拍掌,尼克把萨克斯放在他与周施施当中的桌子上,喝了口水说:“又轮到你了。”小提琴与萨克斯就这样此起彼伏了十几次,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黄浦江两岸都已是灯火辉煌的时候才停止。

    尼克和周施施走到外面的甲板上,黄浦江上吹起了晚风,几只海鸥一时掠水飞行一时又腾空而起,尼克问在观赏江景的周施施,“要不要吃海鲜?”

    “不想吃海鲜,想吃面。”

    尼克立刻吩咐厨房做一份意大利面和一份牛排,船上工作人员搬了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在甲板上,并在桌子上摆上了两副餐具。过一会饭端上来,周施施吃意大利面,尼克吃牛排,工作人员打开了一瓶红酒,给尼克倒了半杯,也给周施施倒了半杯。尼克喝了一口酒后用餐刀切了一小块牛排放在周施施的盘子里,“你品尝一下我们船上的大厨牛排做的怎么样?”

    周施施把牛排放在嘴里咀嚼了一会后说:“真好吃,早知道我也要牛排,我后悔要面了。”

    尼克笑了笑,叫工作人员去通知厨房再做一份牛排。

    两人吃完饭,去了顶层甲板,那里的视野宽阔,可以三百六十度观赏江景,周施施转头问在她身后的尼克,“你是不是一直都住在这船上?”

    “在美国不是,来中国这几个月都是住在船上。”

    “感觉怎么样?”

    “很惬意,梦里都有涛声和汽笛声。你要不要体验一下船上生活最精彩的一部分?”

    “怎么体验?”

    “带你兜一圈子?”

    “去哪里?”

    “这里太喧嚣了,带你去个寂静的地方。”

    “好啊。”

    尼克命令船长把船往吴淞口方向开去,船航行了大概两个时辰停了下来,尼克对周施施说:“这也是一个我的船常停泊的地方,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周施施留心观察了一会这个地方,这里的江面上没有穿梭往来的各种船只,两岸没有高大的建筑,也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霓虹灯的闪烁,更没有杂乱的声响。头顶的云层破处露出几颗稀疏明亮的星星,风和江水奏出天籁之声。周施施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回答尼克:“这里充满自然原始的气息。”

    “你肯定想不到,我每天晚上是把船停在这里睡觉的,睡到早上再返回到外滩去。”

    “这样的生活真好,可是,尼克,你为什么会那么忧伤呢?从你的神情,从你爱听的曲调都可看出来。”

    “你说我忧郁,我不否认,因为我以前的生活就是个悲剧。”

    “可以和我说说你以前的生活吗?”

    “周施施,你好奇心太强了,不过,我以后会和你说的,我现在还没准备好。”

    “我只是想知道你忧伤的原因,我希望你能快乐。”

    尼克苦笑了两下,说:“以后跟你说,风大了,到船舱里去吧,我送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