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大美女 > 第17章
    赵静用电锅煮了一锅方便面,问躺在床上听音乐的周蝉吃不吃,周蝉摆了摆手。赵静就自己盛了一碗,打开一瓶罐装的咸菜,正津津有味地吃着,房间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周蝉和赵静下意识地一齐向门口望去,看到肤色一白一黑形成鲜明对比的两个女孩拎着大包小包拖着密码箱走了进来。

    赵静笑道“两位大小姐,什么情况?”

    “这间宿舍是我们的娘家,我们回娘家了。”皮肤黑的女孩回答她说。

    “是冲这台空调回来的吧?”赵静笑了起来。

    “话说那么白就没意思了哈,是不是不欢迎啊?”长得白的女孩走了过来。

    “人多才有意思,怎么会不欢迎呢?”赵静吃了一口泡面说。

    两个女孩把包甩在空床上分别坐在了赵静的左边和右边,赵静放下碗筷站起来,用手先指了一下周蝉,又向周蝉指了指坐在她旁边了的两个女孩说:“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那位是周蝉,坐在我左边的这个白白净净的叫徐悦,坐在我右边的这个黑不溜秋的叫张清清。”

    张清清打了一下赵静,严肃地说道:“我警告你,下次再用黑不溜秋这个词形容我,我跟你拼命,开玩笑也不行。”

    另外三个女孩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徐悦看了看周蝉说:“你面子够大的,刚来就有人送空调。”

    “申明一下,这台空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算是别人送的了,是我花钱买的,我把空调的钱一分不少的退给了那送空调的人了。”

    徐悦和张清清彼此用意味深长地眼神对视了一下,不理解周蝉的做法。

    几天后,周蝉陷入了烦恼之中,微信每天都有大量的人请求加好友,手机收到不计其数的赞美求爱方面的信息,陌生电话一个接一个。她手机关机一天,再开机差点奔溃掉,几百个未接电话,上千条信息。她不得已把手机号和微信号全换了,没平静多长时间,又有数不清的人源源不断地送花和礼物。她拒签也没用,送货的受雇主交待,把东西放在她宿舍门口就走了。

    徐悦指着宿舍里的几十束鲜花问周蝉,这些花你打算怎样处置?

    “把它们全扔了。”周蝉面无表情地说了这一句。

    “扔了多可惜,我觉得应该开个花店。”赵静笑着建议道。

    “花过段时间就回枯萎了,扔了就扔了,可这些礼物怎么办?”徐悦又指了指堆满一张床的精美包装的礼品盒。

    “这些可不能扔啊,我太好奇这里面都装的是什么东西了?”赵静羡慕地说。

    “这些东西既然是指名道姓送给我的,我想我就有权随便用什么方法处置它们。我会选个很多人都在场的时机,把这些东西扔了,让人把这件事传开,让送东西的人死心。”

    周蝉照她所说的那样做了,果然有了效果,送花和礼物的人渐渐少了。

    胡宗泽把张清清约到校外的一家茶社里,张清清如约去了,胡宗泽和她说想喝什么自己随便点。张清清要了一大杯冰镇的饮料。

    “说吧,花花公子,叫我来什么事?”张清清点完饮料后问。

    “你和那个新来的美女周蝉是不是住在一起?”

    “是啊,怎么了?”

    “她手机怎么打不通,是不是换电话号了?”

    “换了,不换,我们整个宿舍的人都能疯掉,她的电话被人打爆了,二十四个小时不带停的。”

    “她太有魅力了,对她感兴趣的人多很正常。”

    “看得出来,你也是其中一个,我们宿舍的那台柜式空调是你送给她的吧?”

    “是的,我就是想跟她稍微表示一下。”

    “稍微表示一下就一台空调,这要是不稍微,还指不定送什么东西呢。你想要追她?”

    “对,而且我要志在必得。”

    “我估计难,那女孩跟一般人想法不同,那么多人送她礼物,她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扔了,你说,什么样的女孩能够做到?”

    “你要帮我。”

    “我为什么要帮你,我们虽然认识,但好像并没什么交情?”

    “我不会让你白帮的,以后每个月我都包让你吃好的喝好的穿好的用好的。”

    “这个条件诱惑性很大。”

    “她现在的电话号是多少?”

    “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和人说是我说出去的。”

    “那当然,还有,明天晚上我想请你们全宿舍的女孩吃饭。”

    “什么意思?”

    “我约了她几次吃饭,她都拒绝了,我想单独约她,她可能有戒备心理,所以就把你们全宿舍的人都请了。”

    “你一个人和我们四个吃饭不觉得不协调吗?”

    “不是我一个,我会把我们宿舍那几个也叫上。”

    “你的邀请我只负责传达,她去不去我不能保证。”

    “你尽力就行,她要是同意了,你给我电话,我好准备。”

    张清清把胡宗泽礼拜天请客吃饭的事跟宿舍其它三个女孩说了,她重点问周蝉去不去,周蝉想了一会,问赵静去不去,赵静要是去的话,她就也去。赵静说凡有蹭吃蹭喝的机会她全不放过,她肯定去。

    胡宗泽在一家名叫小南国的饭馆里订了一间包间,他分派他宿舍的人为这次聚餐做准备,安排一个人先去点菜,特别交待了把那饭店里的招牌菜全都点上,又叫了一个人去烟酒专卖店买几瓶好酒,他和另一个人开车去接那几个女孩,把人接到饭馆,他们鱼贯一样走进那个包间,围着圆桌坐下。张清清介绍完了几个女孩后,胡宗泽开始介绍他宿舍的那几个,介绍的第一个是个腿特别长的男生,从他的穿着打扮上可以看出他不修边幅,熟悉他的人常忽略他的名字,喊他的外号长腿,第二个是个头发像泡过的方便面一样自然蜷曲,脸面看起来有些猥琐,名字叫孙风,第三个叫陈宝玉,样子很像古装戏里的文弱书生。挨个介绍完,胡宗泽叫服务员上菜,一连上了七道菜,都是素菜,赵静抱怨道:“又不是和尚尼姑,怎么都是素的,我还以为今天能美餐一顿呢?”上到第十道菜,还是素菜。长腿叫道:“这下真要做和尚了。”胡宗泽问陈宝玉,“你给我说解释一下,怎么回事,我叫你点的招牌菜呢?”

    陈宝玉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解释道:“这家饭馆的招牌菜都是大荤菜,今天请四个妹妹吃饭,就应该以四个妹妹为主,我想四个妹妹平时肯定是注意身材的,断不会吃那些大荤太油腻的东西,所以我就都点了素菜。”

    “偶尔吃一次是没事的,你去把菜单上剩下的菜给我改了,把招牌菜全给我点上。”胡宗泽说。

    陈宝玉犹豫了一小会,站起来到后厨改菜单去了。

    他刚离开包间,胡宗泽笑着和那四个女孩说:“你们别见怪,我这个兄弟估计是看红楼梦看痴了,加上自己又和宝玉同名,有个毛病,常常把自己当成了贾宝玉,而且,和贾宝玉一样怜香惜玉。”

    两三分钟后,陈宝玉回来了,手里还提了两瓶两千多毫升的大瓶饮料。

    “你拿饮料来干什么?”胡宗泽问他。

    “给这四个妹妹喝的。”陈宝玉把饮料放在四个女孩面前。

    “我们喝酒,谁让你把饮料拿来的?”胡宗泽一边责备陈宝玉一边递了个眼色给孙风。

    孙风会意,把在烟酒专卖店买的几瓶五粮液摆在了桌子上,说:“这都是好酒,喝了不上头。”

    徐悦用鄙夷地眼光扫了他俩一眼,冷笑道:“这么多白酒,是不是想把我们全都放倒,你们这用意也太显然了。”

    “美女,你想复杂了,我们这是为了气氛,喝酒才有气氛。”

    “要我们喝也行,不过,你们男的酒量一般都比我们女的好,这样喝是不是很不公平,所以要立个规则,我们喝半杯,你们就喝得一杯,我们喝一杯,你们就要喝两杯。”

    “这个规则立得好,我代表我们男的这一方赞成。”

    胡宗泽说完把酒打开,挨个斟酒,唯独不给陈宝玉倒酒。

    “怎么不给他倒”?张清清提出了疑问。

    “他喝多了,怕他犯病,他呆病一犯起来不得了。”

    “我们女孩都喝酒了,他一个大男人不喝,不行,给他也倒满。”

    胡宗泽只好把陈宝玉的杯子也倒满酒。然后,带头敬酒劝酒。觥筹交错中,一桌人已经喝了一瓶半的白酒,赵静看男的不住地敬其它三个女孩酒,却没有一个敬她酒的,她感受到了冷落,自己闷闷的喝了两口酒,心里的怨气不断的在累积。胡宗泽没想到周蝉的酒量会如此好,连喝了几大杯酒一点反应都没有,看她那个状态,估计再喝好几杯也没问题,自己却有点头晕了,他站起来端起酒杯再次敬周蝉酒时,被赵静挡了下来,赵静用挑衅的眼光看了看他,问道:“你酒量是不是很大?”

    “还行吧,在酒桌上没醉过。”胡宗泽吹嘘道。

    “我很想见识一下你的酒量到底有多大,我来跟你喝。”赵静望着他说。

    “好,奉陪。”

    赵静叫服务员拿个大海碗过来,倒了半瓶白酒在里面,又倒了几百毫升的饮料,又加了几大勺子的鸡蛋汤,用筷子搅拌了一会,然后端起海碗,在众人的惊叹中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喝完,把海碗往桌上一扔,指着胡宗泽的鼻子说:“你给我喝一瓶,别叫我们瞧不起你。”

    几个男的面面相觑,彻底傻眼了。

    胡宗泽打开一瓶酒,长腿对他耳语道:“你还真喝啊,一瓶能把你喝死。”

    “无论如何,我不能在周蝉面前丢脸,大不了也就是横着进来竖着出去,你悠着点,做好把我弄回去的准备。”

    胡宗泽拧开瓶盖,嘴对着瓶子一口气喝了一瓶的四分之一,拿起筷子吃了几块菜后,举起酒瓶又喝了一瓶的四分之一,放下酒瓶,剧烈地咳嗽了几声,面部表情扭曲的可怕,仿佛此时的他五官都能喷火,他努力控制好自己的状态,对赵静说:“我一定会遵守规则的,但你要让我歇一会。”

    赵静这时候已经被酒精控制住了,跟她说什么话她都听不懂。

    孙风端起酒杯对着周蝉举起来说:“我也敬你一杯。”

    周蝉还没表态,陈宝玉拦住孙风说:“我看这位妹妹已经喝多了,不能再喝了,我来替她喝。”

    陈宝玉走到周蝉的跟前,也不管她同不同意,把她面前的那杯酒拿过来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宝玉这怜香惜玉真是名不虚传啊。”徐悦当即赞叹道。

    那三个男的却对他怒目而视。

    孙风放下酒杯,说:“陈宝玉,我来问你,你实话实说,你有贾宝玉帅吗?“

    陈宝玉摇摇头。

    “你有贾宝玉那般有才吗?”

    “没有。”

    “你有贾宝玉那样的家世吗?”

    “也没有。”

    “既然一样也没有,那你凭什么把自己当成贾宝玉?”孙风把自己的声音提高了几倍问道。

    “就是,是个女的,就姐姐妹妹的乱叫,真不知道你是单纯呢,还是装纯?”长腿补了一句。

    所有人都以为都些话会这陈宝玉致命的打击的,谁料想他竟然站起来反击了,把在座的几个男的每个人的毛病都扒了出来,“不管怎么样,也比你们几个好。”他指着孙风用铿锵有力的语调说道,“你们知道他有多猥琐,在宿舍里每当他要放屁的时候,都把宿舍的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的,连蚊子能飞出来的空隙也给堵上,好让他的屁发挥最大的威力,别人的反应越大他越高兴。而且放的时候有多大力使多大力,喷出屎星子也在所不惜。”

    “这一个,”他又指着长腿说,“要多邋遢有多邋遢,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他天天扣自己的脚丫子,抠过叫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闻,抠过脚丫子又抠自己的菊花,抠过,还是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闻。”

    “还有这一个,”他把他的手又直直的指向胡宗泽,“这家伙家里那么有钱,但他自己却从来不买袜子不洗袜子,三天两头偷我的袜子。另外,我的牙膏平常都是能够用一个月的,可是自从和他们三个住在一起,只能用一个礼拜,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三个人的杯子里从来都是只有牙刷,没有牙膏,洗发水和洗衣粉也是这样。”

    那三个男的全都低下了头,要不是有酒盖脸,估计他们都能羞愧得滚到桌子底下去。

    正当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收场的时候,赵静吐了,几个女生便以送她回去为由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四个男的,胡宗泽看着满桌的杯盘狼藉很忧伤的看着陈宝玉说:“宝玉,今天,你真是太让我伤心了,你记不记得去年在家高档KTV里,我为了开导你,花了将近一万块叫了两位美女陪你,平时带你去吃,带你去喝,带你去玩,在你身上花的钱够你买多少双袜子穿的,够你买多少牙膏多少洗衣粉用的,今天你居然就为了几双袜子和那么点牙膏洗衣粉在我喜欢的女孩面前毁坏我的形象。从今往后,你在我心里的地位一落千丈。什么也不多说了,我们从此划清界限。长腿,孙风,我们走。”

    陈宝玉看着他们三个离去的背影怅然若失,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时冲动,败坏了所有人的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