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四大美女 > 第20章
    沈颖苏得知钱志轩接手钱家所有的公司后,心里很不舒服,在午饭的饭桌上,沈颖苏和钱正豪说:“我有件事不明白?”

    “什么事?”钱正豪停止进餐,干咳了两声问道。

    “你为什么这么早就叫钱致轩接手所有的公司?”

    钱正豪惊讶地问道:“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沈颖苏冷笑一声,对他说:“看来你儿子孙子已经不把你当成一回事了,这样重要的事都不知会你一下就私下做了决定。”

    钱正豪叹气道:“是啊,真是人老不值钱喽。”

    “那你就应该出来干涉一下,不要装聋作哑。”

    钱正豪想了一会,忽然笑了起来,他看穿了沈颖苏的心思,他不说破,他圆滑地说道:“致轩办事能力是有的,但欠缺稳重,严冰把公司交给他,一定有他的道理。”

    “那他呢,他怎么办,他连你钱家的户口都没上,现在还是个黑户。”沈颖苏指着她的孩子说。

    “他现在还小,等过几年肯定给他上。”

    沈颖苏又冷笑了两声,她心想你还能活几年。

    沈颖苏把钱致轩接手钱家所有公司的事和尼克说了,尼克觉得纳闷,钱严冰还没老,为什么这么早就退了下去,他猜测钱严冰可能有比管理家族企业更重要的事做,他邀请了钱严冰参加他明天举办的酒会,他想和他正面接触一下。

    钱严冰睡到下午三点多才醒,他昨晚出去办事直到早上才回来,至于他去做什么没人知道,他醒来后洗了把脸就坐在客厅的沙发椅上喝茶,他老婆朱娟一脸气恼地走了过来。

    “怎么了,谁惹你了?”钱严冰喝了口茶问她。

    “我就知道沈颖苏那个贱人不是省油的灯,她在挑拨你跟老头子的关系。”

    “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在老头子身边放人了?”

    “对,沈颖苏不安分,我当然要叫人监视她,老头子现在对你把公司交给致轩管理没和他打招呼很生气。”

    “致轩接手公司的事我会跟他解释,老头子的所有财产早已都在我的名下,你和沈颖苏还斗个什么,她不高兴,顶多也就发发牢骚,翻不出天来,你把你安排老头子身边的人给撤回来,这事被老头子发现肯定会发飙的。”

    “你放心,那个阿姨是被培训过的,各方面都表现得滴水不漏,老头子不会发现的,有她看着沈颖苏我才能安心。”

    她的话刚说完,钱致轩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请柬,走过来说道:“爸,尼克邀请我跟你参加他明晚的酒会。”

    “我和他从没打过交道,他为什么会请我?”

    “我觉得这不奇怪,据我所知,凡是上海有头有脸的人他都请了,你怎么也算是上海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当然不会漏掉。”

    “他最近都有什么动作?”

    “他以顺昌祥为大本营一口气收购了十几家酒店和餐馆,还买了好几块地皮,有两块还是在上海的黄金地段。”

    “真是大手笔,他到底哪来的这么多钱,你调查了他这么久,查到点什么了吗?”

    “我叫人去美国查了,一点眉目都没有。”

    “深不可测啊,拥有这样雄厚的资产,却能藏得这样好,这真不像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能够做到的。”钱严冰感慨道。

    “除此之外,他还以顺昌祥的名义大量的捐款,我统计了一下,目前为止已经捐了几个亿了,现在整个上海的政界,商界,媒体都在赞扬他,他已经成为新闻人物了,这段时间他可是出尽了风头。”

    “这用钱砸出来的风头倒没什么稀奇的。”

    “我想他的船上一定有重大的秘密,那么多人在那么大的一艘船上,只有采购生活必需品的几个人下来之外,其它的人却从来没下过船,我的人想把监听设备送上去,却发现船上有十分先进的反监听装置。”

    “那你就想办法去他的船上查。”

    “我会想到办法的,那明晚的酒会你去不去?”

    “我不去,你去就行了,那个人现在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你要留意他都和哪些人来往。”

    “这个我知道。”

    尼克送给周施施一套晚礼服,他请她穿着这套礼服做他宴会的伴侣,周施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尼克把宴会的举办地点放在他新收购的一家大饭店里,这次宴会的场面格外的大,他准备了几百箱各种名酒和上千支古巴雪茄,自助餐桌上的菜也是请中西餐有名的大厨做的,这些客人全都可以随意品尝。来的客人也都是上海上层社会的精英,政界的高官,商界的显要,娱乐圈的大腕,当然也有投机分子。这些人的穿戴引领着时尚,一开始谈论的话题大多是宴会主人的阔绰和来历,直到周施施出现,光芒四射的惊艳了全场,他们所有的话题几乎都转到了周施施的美貌和气质上。她挽着尼克的臂膀在会场走了半圈,走到哪都是一片惊叹声,能让这群都见过大世面的人发出这样的惊叹声该是如何的出众啊?很多人的目光始终都盯在她身上。有个人却例外,这个人是方正房产的总裁王康,他在注视着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被誉为上海交际花的徐锦,他观察了她约莫五分钟后走到她的跟前,低声说道:“徐小姐,看来今晚你交际花的风头被这位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美女夺去了。”

    徐锦尖锐地看了他一眼,笑道:“呦,是王总啊,你认为我会在意这个吗?”

    “徐小姐盛装打扮好来到这里,难道不想一展自己的风采?”

    徐锦银铃般笑了两声说:“王总,你知道为什么交际花这三个字,交际摆在花的前面吗,难道是为了顺口?我看不是,我认为是因为交际比花重要。”

    王康拍手夸赞道:“真不愧为交际花,口才和应变能力都这样厉害。”

    “王总过奖了,我倒认为王总才是不同凡响的人物,你看,今天在场所有的男人都被这位美女迷住了,唯独王总定力好,不为所动。”

    “那位美女无论有多么美,对我却无任何益处,而徐小姐却不一样,金口一开,就能让人财源滚滚,眼下正想叫徐小姐帮个忙。”

    “哎呦呦,王总,你这开得是什么样的玩笑?你一个公司的老总却叫我一个女人帮忙。”

    “这是个信息的时代,很多时候一条先知先觉的信息可以创造出超乎人想象的财富,徐小姐与上海那么多顶尖男人交往,手里可是掌握无数条这样的信息。”

    徐锦呵呵笑了起来,“王总既然把话说得这么白,我也不饶弯子了,王总想知道什么信息,又愿意出什么价?”

    “徐小姐爽快,我想知道黄浦区唐家湾菜场拆迁后的那个项目。”

    徐锦脸色突然变了,小声说道:“这个项目还没出来,没几个人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个消息等别人都知道了就没有多少价值了。”

    “等宴会结束,我们再找地方谈。”

    “我就知道我没找错人。”

    王康离开后,徐锦恢复了平常的脸色,开始施展她的交际手腕,一会走到这个聚在一起的人群,一会又加入另一个团体,走到哪,就把哪里气氛带得分外活跃。

    宴会上也来了一些身份特殊的人,比如威严地坐在宴会大厅后边的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折扇,六十多岁光景,说话中气十足,一副领导做派,别人在品酒,他却在喝自己带来的茶,他气场强大,他身边几米范围内没人敢靠近,有人认出了他,知道这是个很牛掰的大人物,虽然不做官,但是官场上的事找他帮忙就一定能办成,没人知道他的背景,愈加显得这个人深不可测,认识他的人都喊他大领导,喊得人多了,大领导竟然就成了这个人的代名词。几个承他帮过忙的上市公司的老总过来毕恭毕敬的跟他打招呼。他只是略微点了点头,连话都没和他们说。喝完他带来的那杯茶,他便径直离开了,对宴会上的流光溢彩,动人的音乐,美酒佳肴,举手投足尽善尽美的丽人一点都不留恋。

    尼克和一些他认为重要的人喝过一巡酒后,就去找他再三邀请才来的一个客人,这个客人以前是个大慈善家,尼克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他,尼克端杯酒到他跟前,“叶先生,我敬你一杯。”

    叶先生举起酒杯,和他干了,喝过酒,叶生生和蔼地说:“要不是盛情难却,我是不会参加这个酒会的,在家陪老婆孩子多好。”

    “我向你道歉,叶先生,我希望这个酒会不要影响到你的心情,你是我敬佩的人,所以才劳烦你来参加。”

    “你敬佩我,我有什么地方值得你敬佩的?”

    “叶先生是个大慈善家,这么多年一直致力慈善。”

    “那你没发现最近两年不活跃了吗?”

    “为什么?”

    “因为我对慈善灰心到底了,我从小到大做人做事都习惯了高调,做慈善也一样,自从有一批人站出来指责我的高调慈善,我就开始怀疑做慈善的意义,有人说我在炫耀财富,有人说我别有企图,还有人在怀疑我的钱来路不正,在查我。有个有名的社会评论家在个公开场合问我高调慈善的目的是什么?我回答他说高调是我的性格,如果要说目的,那就是我希望我的行动能带动更过有钱的人做慈善。他说我践踏了被帮助者的尊严。还有更可笑的事,自从有了善人的名声,就有各种形式的人在各种场合用各种方法找我要钱,去年一对老头老太太跪在我公司的门口,张嘴就找我要五十万,说要治病,这钱给不给呢?给,就维护了善人的名声,不给,就是伪善。我十分厌恶别人以这种方式找我要钱,我没给。最后这对怀恨在心的老头老太太到处找媒体败坏我名声。”

    “叶先生为什么会在意那些吹毛求疵之辈的意见呢?你不知道自古以来就有这些坐地论道,百无一用的人吗,这些人总制造些奇谈怪论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他们做过慈善吗?没有,只是出张嘴而已。”

    “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见解,解开了我心中的结,这个宴会我没白来。”叶先生脸上有了笑意。

    “叶先生,我准备以顺昌祥的名义成立个慈善基金会,我想请叶先生当基金管理人。”

    “我当仁不让,这个基金会我也一定入一股。”叶先生略微考虑了一会后说。

    尼克和他谈了二十多分钟后回到了周施施的身边,在他离开她的这段时间里,她已经拒绝了十几个邀请她跳舞的人。尼克想带她到自助餐桌旁吃点东西,迎面碰到了正向他们走来的钱致轩,尼克伸手和他握了一下手,问:“钱先生,你父亲来了吗,我对他可是仰慕得很,一直想和他见一面?”

    “我父亲有事没来,我是一个人来的,你这宴会办得真是够上档次的,我转了一圈,上海的要人差不多都来了。”

    “都是朋友给面子。”

    “尼克先生,我可以请周小姐跳个舞吗?”

    “当然可以。”

    周施施想要拒绝。

    尼克和她说:“钱先生这么有兴致,你就陪他跳一支吧。”

    周施施为了给尼克面子,答应了下来。

    钱志轩带周施施进入舞池,那些跳舞的人一看是今晚最受人瞩目的人物过来跳舞,都纷纷给她腾地方,跳了一分钟时间,钱致轩跟周施施说:“周小姐,上次你遇到麻烦,我没能帮上忙,我很惭愧。”

    “你不用惭愧,你没义务帮我。”

    “周小姐这样说就是不把我当朋友了。”

    “钱先生,提醒你一下,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

    “朋友的界限是很宽的,周小姐为什么连朋友都不愿和我做,是因为我那不好的名声吗,我的名声坏就坏在结了五次婚又离了五次婚那事上,可是又有谁知道那五个女人当中没有一个怨恨我的,反而全都感激我。”

    “钱先生,我压根就不知道你结过五次婚离过五次婚的事,你也没必要向我解释,我说过我有我选择朋友的标准。”

    周施施的冷漠让钱致轩觉得和她之间的距离是那样的遥远。

    一支舞跳完,周施施离开了,钱志轩怅然若失。

    尼克问周施施怎么不跳了?周施施说想和他跳。

    尼克苦笑道:“你见过瘸子跳舞吗?”

    周施施向她道了歉,尼克忧伤的表情让她心里难受。

    宴会结束,尼克叫他的秘书开车送周施施回去,他要单独会见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