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多年仇恨
    我发觉她的手突然发力,我的脖子被勒的很紧,我似乎听到了脖子骨骼响动的声音,我已经喘不过来气了,双腿都在不住的发抖,我使劲抓着她的手臂,可是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我开始双眼瞪大,都快窒息了,但是这时老太婆迅速放开了我,我急促的喘着气,隐约听到身边打斗的声响,等我缓过来,朦胧的视线里隐约看到了虎子。

    他和老太婆打斗在一起,虎子手法凌厉,身手敏捷,直接把老太婆扔到了黑水之中,哗啦一声巨响,老太婆瞬间没了影子。

    老太婆刚才和我说,这黑水有毒,她被扔进去,估计是生不如死了。

    老太婆在水中扒拉着,很快游到了岸边,经过了毒水的消化,她的皮肉已经消失了大半,不人不鬼的样子,在黑暗的光线之中显得越发可怕。

    老太婆的上下嘴唇敲动着:“你们今天必须死,我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她的嘴唇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肉,雪白的骨骼散发着冰凉的亮光,双眼球也凸现在外面,看上去触目惊心。

    虎子冷冷的说:“我也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老太婆怒不可遏,狰狞的笑着,她的嘴巴抖动着,似乎在念什么咒语,如果我猜测没错,可能就是所谓的血咒。

    虎子全身一颤,捂着胸口跪在了地面上,老太婆更加得意,一边念着,一边握紧了匕首朝我们走来。

    我喘了口气,这种时刻,必须得出手了,我得去阻止她,要不然虎子可就被她控住了。

    我刚站起来,朝前迈出了一步,虎子拉住了我的腿,我一不留神,跌倒在地,我疑惑的问:“虎子,你拉我做甚?”

    这时的虎子双眼血红,死死地扣住我的双腿,嘴里生硬的喃喃着:“杀了你,杀了你。”

    我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坏了,老太婆诡异的笑着,把匕首扔给了虎子,像是看戏一般欣赏着虎子杀害我的过程。

    我大声呼喊:“虎子,你别冲动,快点醒过来啊,这不是你。”

    虎子愤怒的注视着我,手握匕首,十分机械的下移着刀子,眼看匕首就要插入我的胸膛,我的额头流出了大量的汗水。

    老太婆笑嘻嘻的说:“他会划破你的肚子,然后挖出你的心肝肺,放尽你的血液,我会把你做成没有思想的尸傀。”

    我听的全身发抖,老太婆的声音太诡异了,这血腥残忍的一幕也太吓人了,虎子双手颤抖,匕首已经快要没入我的身体,我感受到了疼痛,匕首顺着皮肤撕开血肉……

    我本以为没救了,正要闭上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这时虎子突然不动了,那个匕首停留在我的胸口,虎子双眼迷离,可能有了一丝清醒的意识。

    身后的老太婆随之传来了一声尖叫,这声尖叫十分的凄厉,有种刺痛耳膜的悲凉。

    寒风习习,我狐疑的朝后看去,一个女子站在了老太婆身后,噗嗤一声拔出了刀子,那是阴阳匕首,我记得很清楚。

    而那个女子正是雪茹,我没想到她亲手弑母,顿时看的目瞪口呆,雪茹毫不犹豫又在老太婆身上多插了几刀,多年积攒的仇恨,誓要在此刻发泄殆尽。

    黑暗中,她的背影格外沉重,一袭长发飘飘,老太婆的身体千疮百孔,不过她不是正常人,估计是死不了的。

    雪茹发泄过后,毫不迟疑,燃出一道火光,甩落在老太婆身上,老太婆的身体轰隆一声燃烧了起来,随后越燃越烈,慢慢化为了烟尘。

    我被这一幕惊到了,久久缓不过神来,雪茹出手太快了,又狠又快,老太婆只在一瞬间灰飞烟灭,彻底消失了,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太婆真的就这么死了?

    虎子啪嗒一声摔倒在一旁,匕首也随之从我胸口滑落,我捂着受伤的胸口,艰难的坐起来。

    等再次转过身去,雪茹已经消失不见了,茫茫黑暗中,四周显得空荡而又寂寥,远处的暗河中隐约有一条船徐徐而来。

    小船中一人穿着蓑衣,头戴斗笠,我并没有看到他的双手,但是船桨却一直滑动着,就好像他有一双无形的手。

    “明哥,明哥。”

    远处隐约传来了叫喊声,我听这声音,略一琢磨,好像是杨大宇,我心头一喜,忙站了起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大喊:“是大宇吗?”

    对面再次传来回复,显然是激动无比的,说话都不流畅了:“明,明哥,是我啊。”

    我眯着眼注视着前方,隐约看到雾水之中,有几个人影,他们走的非常焦急,慢慢显露出了身形。

    我定睛看去,跑在最前面的是杨大宇,随后是婷婷,阿顺,管德柱,见到他们安然无恙,我心里松了口气,那场尸人大战太过险恶,他们能逃脱出来,着实不易。

    杨大宇慌乱的跑到我面前,喘了口气说:“明哥,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我问:“你们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杨大宇说:“自从我们脱身之后,管叔说那老太婆肯定会带你来这里,管叔拿着罗盘一路追踪至此。”

    管德柱慢慢走上前来,眸色幽沉,他将罗盘收起来,心情沉重的望着远处的暗河,我朝后面看了眼,发现那个划船人已经不见了,就连那个小船也消失在了暗河之中。

    暗河死一般寂静,原本浪花飞荡,拍打礁石,此刻竟然悄无声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就好像之前的经历只是一场梦。

    杨大宇紧张的指着地面,问:“明哥,虎子咋了?”

    我说:“他之前被老太婆用蛊术控住了,中途出了点事情,然后就倒下了。”

    杨大宇摸着下巴,打量着四周,疑惑的问:“老太婆呢?”

    我说:“老太婆死了。”

    杨大宇顿时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问:“他是怎么死的?”

    管德柱也快速转过了视线,我看到他的身体明显颤动了下,一直盯着我,眼神里有些慌乱和期待。

    我舒了口气说:“原本老太婆想要控制虎子杀了我,我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谁知此时,雪茹突然出现,给了太老婆致命一击,她把老太婆杀了。”

    管德柱双手发颤,无力的问:“你确定是雪茹把她杀了?”

    我郑重点头:“我绝对没有看错,确实是她。”

    管德柱叹了口气,一脸难过,喃喃着说:“就算再恨她,也不能亲手杀了她啊,这可是大不孝啊。”

    我不确定的问:“那雪茹真的是你和老太婆的女儿?”

    管德柱难过的抬起头,点了点头,杨大宇满脸惊讶的看着管德柱,又看了看我,这个消息对大家来说,是比较震惊的,谁会联系到他们三个有这层关系呢。

    管德柱握着手,悲凉的说:“那老太婆心太狠了,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想要毒害自己的女儿,我发现了这件事,本欲阻止,谁知她联手施老鬼把我抓了起来。”

    原来这才是事情的真相,那老太婆骗我说,他们两个为了小鬼头反目成仇,看来是因为雪茹,她对雪茹所做的一切确实太狠了,怪不得雪茹想要杀了她。

    我疑惑的问:“既然她和施老鬼是伙伴关系,那为什么之前施老鬼要杀了她?”

    管德柱说:“既然是合作关系,当然是以利益为主,老太婆一直在利用他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施老鬼知道真相后自然气愤难平,杀了她也很正常。”

    我盘算着这层关系以及他们的目的,总觉得有什么地方给漏掉了,让我想不明白。

    婷婷注视了我半天,紧张的摸着我的胸口说:“阿明,你受伤了。”

    我摆着手说:“我没事,只是小伤,很快就会复原的。”

    婷婷说:“可是你的伤口一直在流血,而且血液是黑色的。”

    我紧张的看着胸口,确实如她所说,我胸口的血液一直在往下流,血液呈现出黑色,就像掺合了什么燃料。

    我惊讶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管德柱朝我伤口看了眼,皱起眉头说:“可能是中毒了。”

    我不记得自己是什么中得毒,过草丛的时候,小鬼头一直托着我,那些毒蛇并没有上来,难道说是虎子伤我的那把匕首?

    我朝着虎子看去,这时虎子刚刚醒来,他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揉着眼睛盯着我们,喃喃着说:“我这是在做梦吗?”

    我说:“你不是做梦,他们都来了。”

    虎子欣喜的站起来,笑呵呵的说:“你们终于来了,我还以为我们逃不掉了呢,是你们把我们救下来的吧?”

    杨大宇摆了摆手,尴尬的摸着头,我走到虎子身旁,把匕首捡了起来,不由得打量了会,我看这匕首很是普通,色泽光亮,看样子并不像沾染了毒药。

    我拿着匕首朝他们晃了晃,婷婷紧张的从我里接过去,端详了半天,摇了摇头,又递给了管德柱,管德柱眯着眼看了会,说道:“这上面没有毒药。”

    我心头一紧,这就很奇怪了,那我是何时中的毒呢?

    管德柱走到我面前,轻轻拉开我的衣服,看着我胸口的伤口,皱起眉头说:“血液呈现黑色未必是中毒了。”

    我诧异的说:“那是怎么回事?”

    管德柱说:“有可能是正常现象,也有可能血液本质上发生了什么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