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血降头
    我叹了口气,老太婆说了声走,迈起步子朝着前方而去,快要走到溶洞的尽头,一条路盘旋而上,就像一个旋转的阶梯。

    老太婆加快了速度,一直沿着石梯往上走,她似乎很兴奋,爬了半天,我气喘吁吁的抬起头,发现还有很长的一段,我不知道上面会是什么地方,虎子会在上面吗?

    我喘了口气,喊道:“你确定虎子在上面?”

    老太婆俯视着我,眸子里带着贪婪的神色,她嘴角带着阴深莫测的笑容,对着我点了点头。

    我更加不确信了,万一这个老太婆骗我怎么办,总觉得她有什么小心思。

    不过目前这种情况,我也只能继续往前走了,都快爬上去了,总不能半途而废,万一虎子真在上面呢。

    我这略一思索,老太婆已经不见了,我加快了速度,等爬到了上面,早已累的气喘吁吁,我蹲坐在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应该是山头,冷风呼啸,冻的我直打哆嗦,说话都不利索了,这时,虎子正站在风口,而他下方是断崖,他距离断崖只有一步之遥。

    老太婆已经不敢过去了,谨慎的注视着虎子,我忙摆着手说:“虎子,你别想不开,快回来,别站在那了。”

    虎子背对着我,一动不动,他并没有听我的劝告,反而往断崖口子又走近了些。

    我十分紧张,心头疑惑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虎子怎么不听我的劝告了,他竟然一句话也不回答。

    老太婆声音呜咽,她喃喃着:“他不太对劲。”

    处在风口是十分危险的,稍有不慎,一旦跌落山下,搞不好就会粉身碎骨,进来的时候,我端量过了,这座山并不低,由于黑气弥漫,下面有多少乱石也不清楚。

    我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准备把虎子拉过来,只是这风确实太大了,身体摇摇晃晃,根本走不稳。

    我哆嗦着说:“虎子,你快过来,千万别想不开。”

    在我百般劝说下,虎子总算转过了身,他的双眼迷茫,手里似乎拿着一个东西,我看那个东西很像一个羊皮纸,破破烂烂的,不过被他握的很紧。

    我紧张的朝他招手:“虎子,快过来。”

    虎子的眼神依旧非常迷茫,他打量着我,呼啸的狂风把他的头发吹得乱蓬蓬的,衣服猎猎飞扬。

    老太婆趁他不注意,偷偷摸了过去,我的心悬了起来,不管怎么说,最要紧的是先把他救下来。

    我尽量转移虎子的视线,老太婆静悄悄的走近前,正要扑上去,虎子目光霎时间变得阴冷无比,猛然转移视线,怒瞪着老太婆,老太婆毫不犹豫,快速朝他抓去。

    电光火石间,虎子猛然一跃,竟然从山头跳了进去,老太婆的双手搁置在空气里,刚才和虎子只有一厘米的距离,可她还是失手了。

    山下传来轰隆一声闷响,我心急如焚,快速趴在山口,目视着下方,大量的雾气涌来,弥漫了双眼,我觉得眼部都是朦胧胧的,什么也看不清楚,这么高的地方跌下去,很有可能有死无生。

    老太婆一脸怒气,烦躁的缩回手,冷冷说道:“跟我下去,把他找回来。”

    我茫然的扭过头,询问:“他,他没有摔死吗?”

    老太婆说:“难道你没有听见声音吗,下面是一个水潭,他只是跳水里了,怎么可能会摔死呢。”

    我仔细回想起他落下的声音,确实有点像击打的水声,不过我依旧觉得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什么选择在这里跳下去呢?感觉像是自杀,又像是祭祀。

    老太婆慌乱的沿着阶梯跑下去,她甚至比我还急迫,这个老太婆的身体果真不一般,走了这么久,也没有见她气喘。

    我边爬边问:“老太婆,虎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从上面跳了下去。”

    老太婆阴冷的说:“他要涅槃重生了。”

    涅槃重生这个词我并不陌生,因为之前我进行塔罗牌预算的时候,杨嘉乐说我就是涅槃重生的命运,毕竟我曾死过两次,但都活了下来,难道就连虎子也遇到了这种事情?

    我加快了速度,和老太婆爬了下去,我们来到了后山,这里乌烟瘴气,一切都看不太清,不过后面的河流还是能感受到的,水花激荡,拍在礁石上,发出啪叽的声响。

    我环顾四周,不时的喃喃着:“这里啥都看不清楚,怎么才能找到虎子啊。”

    老太婆望着远处,欣喜的说:“我没有想到这条河竟然是和那条连在一起的,如果是这样,我们可以直接从这里走了。”

    我不解的问:“什么那条河,这里还有什么河吗?”

    老太婆转过身说:“其实在这个空间里还有另一条暗河,那条河里有一个划船人,它可以把我们带到另一个地方,我就是要去那里。”

    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我记得之前被鬼猫追赶,我跑到了一条河边,确实看到了暗河中的一条小船,我当时还中了魔障,如果不是虎子及时把我叫醒,恐怕我已经淹死在里面了。

    我一直对那条河感到非常诧异,难道说老太婆要找的地方就在河的对岸?那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个空间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老太婆观察了半天,突然欣喜的指着一处,说:“你看,虎子飘过来了。”

    我直直盯着远处的水面,黑暗的河水里,虎子静静飘荡着,他竟然没有沉下去。

    我看的心急如焚,正准备下去捞他,老太婆警告道:“这水里有毒,你若是下去,肯定会皮肤溃烂,化成一滩血水。”

    我故作惶恐的问:“真的有这么厉害。”

    老太婆谨慎说道:“我当年曾带人来过,当时的场景历历在目,正是有人不知天高地厚,踏入了水中,结果就这样惨死。”

    我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不过这水似乎对我没有什么用,因为我上次也曾没入水中,出来之后,也没见我怎么样。

    我盯着虎子,疑惑的说:“那他不是安然无恙吗?”

    老太婆眯着眼说:“他可不是一般人,他的体质与旁人不同,沉入这水中对他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以毒攻毒,简直是脱胎换骨。”

    我不明白老太婆的意思,我向她询问,她也没有丝毫要说的意思,这件事对她而言,似乎是一个秘密。

    我开始猜测虎子的身世,他的身上隐藏了太多的东西,每一件都匪夷所思,根本无法用常理来解释,如果在社会上,这足以引起轰动。

    老太婆从身上掏出一根绳子,我看这绳子非常细,若不仔细看,在黑暗中根本发现不了,绳子另一端似乎绑着一个扒手。

    老太婆朝着虎子扔去,只听扑通一声轻微的响动,那个东西刚好落在了虎子身边。

    老太婆脸带笑容,轻轻的拉着虎子,把虎子拉了上来,她搓了搓手,把虎子提到了我身边。

    这时我发现虎子手中的羊皮纸已经不见了,他的面容苍白,脸部略有扭曲,全身抖动着,像是做了什么噩梦。

    我说:“老太婆,他这是怎么了?”

    老太婆摸了下虎子的额头,说:“他应该是想到了不好的事情,正在梦中做挣扎,没事的,一会我就把他叫醒。”

    老太婆掏出一个小匕首,快速划破自己的掌心,她的手心里溢出了鲜血,我一直以为她是死尸,没想到竟然还有血液,我记得之前女鬼把指甲插入她的身体里也没有见她流血啊,这就奇怪了。

    老太婆脸部抖动着,快速把手心溢出的鲜血落入虎子口中,我慌乱的问:“你这是做什么?”

    老太婆说:“我帮你把他叫醒。”

    我狐疑的问:“叫醒需要用血吗?”

    老太婆全神贯注,嘴角喃喃自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猜她肯定走在搞什么鬼把戏,毕竟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用血可以把人叫醒了,除非那个人是僵尸,虎子这么正常,不可能是僵尸,难道说死老太婆在做什么蛊术?

    蛊术是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过去,在中国的南方乡村中,曾经闹得非常厉害,谈虎色变,谁也不敢当它是假的。文人学士交相传述,笔之翰籍,也俨然以为煞有其事;一部分的医药家,也信以为真,我是亲身经历过的,自然确信无误。

    不过我看老太婆如此谨慎的模样,很有可能血咒,以前看鬼片,记住一些奇怪的降头术,听说血咒在很多降头术中,是一项极为重要的仪式,尤其是杀伤力越强的降头术,无不藉由血咒的的施行,才能发挥力量,所以降头与血咒,实有坚不可分的关系。

    难道说老太婆想用血降头控制虎子?

    我看不下去了,猛推了下老太婆,把虎子扶了起来,快速拍打着他的后背,希望他能把老太婆的精血吐出来。

    老太婆拽住我,把我拉出老远,恶狠狠的注视着我说:“你想坏我好事,不想活了吗?”

    我怒气冲冲的顶了回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你根本不想诚心把虎子叫醒,你只是想控制他。”

    老太婆说:“你们两个的命现在在我手里,我让你们生,你们就生,我让你们死,你们就得死。”

    我大吼:“你放屁,我们的命掌握在自己手中,谁也掌控不了。”

    老太婆怒瞪着双眼,勒紧了我的脖子说:“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既然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好了,你小的时候我可以把你炼成尸傀,现在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