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七十章 摄魂铃
    我们快速朝着远处跑去,身后有两只鬼猫一直在追,上次我们失手害死了两只鬼猫,它们一定怀恨在心,就等着报仇呢,这时抓到机会,肯定不会轻易放手。

    不过跑了半天,我发现身后的鬼猫不见了,这就有点出乎意料了,以它们的个性,按理说应该报复心很强的。

    我停了下来,看着周边的情况,不由得倒吸了口气,凉气侵入肺腑,我不禁咳嗽起来。

    远处漆黑一片,荒芜的地面上似乎散落着不少破旧的棺材,那些棺材破土而出,有的都已经碎裂了,还有些横插在地上,这个地方像极了坟地。

    阴暗的环境中,透心的凉意悄无声息爬上了脊背,虎子停在前面也不动了,我看到他的身后似乎趴着一个女鬼。

    那女鬼一席红衣,乌黑的头发蜿蜒到了地面上,我惶恐的说:“虎子,你还好吧?”

    虎子扭过头,一脸阴森的说:“什么好不好的,在这里能好吗?”

    他的声音格外沙哑,脸部抖动着,全身透露着阴森森的气息,我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他了,肯定是那个女鬼在和我说话。

    我紧张的舔了舔嘴唇,担忧的说:“你,你不要伤害他,有什么事我们好商量。”

    女鬼笑嘻嘻的说:“我不会伤害他的,我只是想借他的身体用一用。”

    我不解的说:“你借他的身体干什么?”

    女鬼低下头,搓着手说:“我要去找一个东西,那个地方非他去不可。”

    我不禁好奇起来,什么样的地方非得虎子去不行,我再次问:“你认识虎子吗?”

    女鬼摸着自己的脸,掐着兰花指,娘里娘气的说:“认识啊,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他了,他有麒麟血的。”

    我不禁皱起眉头,她竟然知道虎子的麒麟血,这对虎子来说可是个秘密,我问:“你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女鬼拍着手说:“反正很久很久了,久的我也记不清了,大概从他呱呱坠地吧,然后就到现在了,我一直在等他。”

    难道说虎子出生的时候她就知道了?那得将近二十年了吧,虎子的身世貌似也是一个谜团,他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过,和管德柱的关系也是不清不白。

    我疑惑的说:“你等虎子这么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当然是找一件东西啊,然后把那个东西还给他。”女鬼摆着手,烦躁的说:“哎呀,不和你说了,太浪费我的时间了。”

    她转过身,蹦蹦跳跳朝着前面跑去,前方的空间阴冷无比,看着凌乱的棺材,我不禁头皮发麻,有些死尸朝着棺材外伸出了手,还有一些藏在棺材里,用幽绿色的眼睛注视着外面。

    我怕虎子出事,只能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着,女鬼跑的并不快,一路悠悠哉哉,哼着小调,似乎十分开心。

    我们穿过棺材冢,来到了一处茂密的草丛里,这时她停了下来,对着我举起手:“你不要再过来了,否则会有危险的。”

    我狐疑的看着周遭,这里非常空旷,一览无余,除了茂密的草丛,什么也没有,难道说这里有危险?可是我并没有发现什么,什么连一个鬼魂都没有看到。

    女鬼说完,笑嘻嘻的离开了,她的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怪笑,我以为她在虎我,正要追上去,我突然发现草丛里嗖嗖响了几下,随后草丛之中冒出了几条蛇,那些蛇竟然是暗红色的,蛇头呈三角形,一看就知道是毒蛇。

    女鬼毫无畏惧,她在草丛里穿梭,如鱼得水,我看到有不少毒蛇朝她扑过去,她竟然毫不闪躲,任由那些毒蛇撕咬她。

    我暗自为虎子捏了把汗,面对这么多毒蛇的攻击,他不死也差不多了。

    不过这时,奇异的现象发生了,那些毒蛇咬了虎子,虎子不但没事,那些毒蛇却倒了下去。

    我在心里猜测,难道说虎子身上有毒?还是说那个女鬼在作怪?

    我想踏过去,可是面对凶恶的毒蛇,一时又不敢,我毕竟不是虎子,我咽了口吐沫,只好往后退了几步。

    这一退,脚也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只听咔擦一声响,我被奇怪的声音吓了一跳,忙转过了身,这才发现原来我的脚下躺着一具白骨,我不注意踩断了它的手臂。

    我记得来的时候还没有这具白骨呢,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摸过来的,等等,我心头猛地一颤,难道说这具白骨是活的?

    我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吓到了,忙躲到一边,紧张的打量着地面上的白骨架。果不其然,只一会,这个骨架竟然慢悠悠的爬了起来,它转了转自己的头部,面向了我。

    我顿时屏住了呼吸,这个骨架看了我一眼,全身一哆嗦,快速退后,一溜烟跑没了,我不由得皱起眉头,莫非这东西还怕人?

    不过好在它已经跑远了,我也不用担心这些脏东西,我喘了口气,拍了拍胸口。

    冷风从身后涌来,泛出了一股凉意,等我感受到脖子冷飕飕的,我这才意识到,也许那个白骨架怕的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东西。

    我忐忑不安的转过身,看到了身后的鬼猫,大概有三四只,领头的一个眼睛是金黄色的,我听说僵尸的眼睛是分等级的,金黄色的最厉害,不知道对于鬼猫是不是这样,看它凶神恶煞的样子,应该不简单。

    其余的三只鬼猫,正抓着毒蛇撕咬,嘴边挂着森寒的血液,看上去触目惊心。

    先前我发现它们不见了,以为它们不追了,谁知道埋伏在这里等着我呢。

    鬼猫吃了毒蛇,渐渐向我逼近,我摆着手说:“上,上次的事情存属误会,你们……”

    鬼猫不等我解释,快速扑了上来,面对三四只凶神恶煞的鬼猫,我躲闪不及,胸口被抓了一下,衣服都被撕开了,胸膛处的皮肉都被划破,隐隐泛出了血迹。

    它们的爪子是极其锋利的,看起来像是利刃一般,在黑暗中冒着寒光,想到它们吃人的画面,我不寒而栗,它们杀我之心已有,目前这种情况,解释只会是徒劳无功,我最需要做的就是如何逃走。

    胸膛的痛感麻痹了神经,那道口子溢出了鲜血的气味,我摸了摸伤口,全身发抖。

    鬼猫阴森森的注视着我,再次进行了新一轮的攻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傻傻的呆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眼看一只鬼猫就要蹿到我面前,远处突然飞过来一颗石子,砸落在鬼猫的头部,鬼猫凄厉的惨叫一声,跌出了老远。

    这一幕出乎意料,我欣喜的朝着石子飞来的方向望去,竟然是老太婆,她一瘸一拐的走过来,全身脏兮兮的,伴随着一股难闻的恶臭味,渐渐走到了我们面前。

    小鬼头跑到我身边,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胸膛,这时我发现他胸口的衣服已经掉了,胸膛位置有着一个空洞洞的口子,这一定是老太婆解剖的时候做的坏事。

    小鬼头指着我的胸口,似乎非常慌乱,一脸恐惧,我不解的注视着他,难道说他的身体里还残留着以前的记忆?我拉上自己的衣服,慌乱不安的小鬼头才放松了些。

    老太婆一脸阴森的盯着鬼猫,三只鬼猫和她怒目而视,其中一只被击中掉落在草丛里,很快被毒蛇包围,现在已经死透了,成为了毒蛇的盘中餐。

    所剩的三只鬼猫略一犹豫,朝着老太婆扑去,老太婆从容不迫,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稍一扬手,又是三个石子。

    啪嗒,鬼猫被击中,有两只掉落在地面上,只有一个领头的鬼猫蹿了下,躲掉了石子。

    老太婆眉头一皱,似乎没有想到这只鬼猫如此灵活,那只鬼猫跳了两下,再次朝着老太婆发出猛烈的进攻。

    老太婆的撒出一团烟雾,她的身边变得朦胧的起来,像是被雾气遮住了,我看不清什么情况,只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喊,扑通一声,又有什么倒下了,但是刚才的声音既不像老太婆的,也不像鬼猫的。

    等烟雾散去,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从鬼猫身上钻了出来,老太婆笑呵呵的说道:“原来是一个附在猫身上的厉鬼,我当是什么呢,今天遇到我算你倒霉。”

    老太婆袖口一抖,一个古旧的铜铃铛被她捻了出来,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摄魂铃,这东西能够震慑魂魄,估计这下恶鬼是逃不掉了。

    老太婆脸带诡异的笑容,正要摇动手中的铃铛,原本倒下的那两只猫迅速扑了过去,老太婆阴冷道:“尔等蝼蚁,还想螳臂当车。”

    她一手抓住扑过来的鬼猫,另一只握着铃铛的手把鬼猫砸出老远,那只鬼猫在她手中只挣扎了两下,瞬间软了下来,再也不动了。

    老太婆烦躁的把鬼猫扔到一边,正要驱动手中的摄魂铃,这时那个女鬼已经不见了,周遭空荡荡的,只有远处的破旧棺材在视线里散发着寒光。

    老太婆无奈的拍了拍衣服,又把摄魂铃收好,她刚从死尸手中逃脱,全身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恶臭,这股气味非常冲鼻,若是一般人如此近距离接触,早该趴在一旁哇哇哇吐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