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鬼吞鬼
    我也觉得这里面有问题,所以我这才迟迟不肯进去,不过这才抬起头,阿顺已经不见了。

    婷婷说:“我们还是进去吧,在这呆着也没什么用,我们不能和阿顺分开了,到时候再找起来很麻烦。”

    我呼了口气,二话不说钻进了浓重的大雾之中,为了防止分散,他们紧紧跟在我身后。

    我朝前走了一段,并没有发现阿顺,掏出手电筒,电量已经不足了,根本照不了多远,我朝前方喊了两声:“阿顺,你在哪?”

    没有人回应,阴森诡异的氛围中,这声呼喊又返了回来,带着古怪的味道,杨大宇无奈的说:“估计他又丢了。”

    这时,杨大宇突然大叫了声,哆嗦着说:“有什么东西在摸我的后背,凉凉的,我该怎么办。”

    我转过身,看到杨大宇一动不动立在那,全身绷紧,万分紧张,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我看了眼他的身后,稍松了口气,那个人正是阿顺。

    阿顺咳嗽着说:“老夫看你身材健硕,应该是个习武的好材料,不知道有没有兴趣拜我为师啊。”

    听到阿顺的声音,杨大宇也松了口气,转过身说:“你别这么疑神疑鬼的好不好,太吓人了。”

    我说:“阿顺,刚才为什么叫你不答应?”

    阿顺扭过头,烦躁的说:“我还不是在找那个稻草人,它不见了。”

    婷婷说:“你能把稻草人叫回来吗?”

    阿顺叹息着说:“老夫和它失去了联系,叫不回来了。”

    我暗自猜测,难道说那个稻草人进了这里面之后出事了?

    阿顺一脸愁绪,在原地踱着步,随后摇着头叹息了声,继续朝前走去,我看他走着走着,步履轻快,又蹦又跳的,似乎又变成了欢快的小孩子。

    走不几步,他回过头问我:“明哥,这是什么地方?”

    杨大宇不解的说:“不是你带我们进来的吗?怎么到头来问我们了?”

    阿顺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疑惑的说:“我带你们进来的?”

    杨大宇说:“是啊。”

    阿顺摇着头,一脸苦恼,好像在思考,我看他一脸痛苦,忙说:“算了,别想了,我们还是继续往前走吧。”

    我知道他这个时候一定变成了另一个人格,那个小孩子一般的阿顺,他们两个似乎不知道彼此,之前虎子说他受了刺激得了精神病,其实不然,经过我的仔细观察,他就是双重人格。

    阿顺迷茫的看着我们,掉头往前走,虎子走上前,两个人聊起天来有说有笑的,看上去真是好兄弟,只可惜年龄差有点大。

    他们两个身上都带着秘密,这一直让我很好奇,也很不解。

    他们两个走不几步,停了下来,阿顺弯下腰捡起一个东西,转身说:“明哥你看,这个稻草人真可爱。”

    我看了眼,这个稻草人可不就是他做的吗,只是稻草人身上已经没有了黄色纸符,阿顺捧在手中,我才发现稻草人上有一个黑色的手印。

    这手印纤细,只有半截,很可能是碰到了恶鬼,那个纸符伤了它的手,这才把手印留了下来。

    我小心的打量着四周,以防不测,还是谨慎些好。

    杨大宇眯着眼看着周边,突然指着前方说:“那,那里有个影子。”

    我把手电筒移过去,光线映照下,远处的场景清晰了很多,这哪里是一个影子,明明是两个人,说白了是两个鬼,因为这两个鬼我们见过,正是黑白无常。

    它们两个被掉在上面,红色的绳子勒住了它们的脖子,我看它们伸长舌头瞪大双眼,好像是死了,不过它们本来就是死人啊。

    我诧异的说:“这两个鬼魂怎么被吊在这里了,它们不是早就死了吗?”

    在我的印象中,鬼魂是很厉害的,不可能被俗物所控制,死人也不可能被吊死,因为它们早就死了,可是它们的表现真的和吊死人一样。

    杨大宇猜测说:“不会我们刚开始见到它们的时候,它们还不是死人吧,也许是活人?”

    虎子坚定的说:“这不可能,之前我试探过了,它们确实是两个鬼魂。”

    这时阿顺打了个激灵,全身一抖,抬起头仔细的打量着黑白无常,摸着下巴说:“依老夫之见,它们很可能被谁故意吊在这里的,这两个恶鬼还没有死。”

    突然间阿顺又变成了另一个人格倒是让我始料未及,这也太快了,阿顺眼神犀利,目视着那两个鬼魂,脸色很严肃。

    我暗想,难道这两个鬼魂有什么不同之处,阿顺打量了半天,开口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两个鬼魂一阴一阳,修行互补,如果两个合二为一,将会非常厉害。”

    我惊讶的说:“这不对啊,不都是说人为阳鬼为阴,鬼怎么也有阳呢。”

    阿顺笑着说:“中华古老的鬼文化博大精深,你可知道鬼分为虚、阴、阳、妖、灵等五种,你不知道事情太多了。”

    我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再次打量着黑白无常,实在看不出它们的差别在哪里,不过这时,只听滋拉一声,勒住它们的红绳子断了,它们两个落在了地面上。

    杨大宇吓了一跳,慌张的说:“它们不会起来咬我们吧。”

    阿顺说:“不会,它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能力了,可以说和死了没什么两样,只是老夫很是不解,它们两个为什么会被吊在上面。”

    我被阿顺的疑惑勾起了兴趣,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正想的时候,身后突然吹来一道寒风,这股寒意爬上脊背,让我止不住哆嗦了起来。

    一道身影一晃而过,在我们四周转了下,速度快的不可思议,这番情况让大家都谨慎了起来,我们面面相觎,很快站在一起,靠背靠面对着临近的危险。

    突然一个黑影从前面跑了过来,正要扑向我,随着身影越来越近,我总算看清了眼前的东西,原来他是一个小鬼。

    这个小鬼我很熟悉,他正是鬼王收养的儿子,之前想要害我们,不过被他的双胞胎兄弟拦了下来。

    眼看它就要扑到我面前,阿顺及时出手,一个黄色纸符飞了过来,只听轰一声,纸符自燃击起了一道火花,那个小鬼尖叫一声,顺势退出了老远。

    它的双眼黑陷,瞳孔带着血红色的光,密密麻麻的牙齿露在外面,尤其是诡异阴森的笑容,仿佛随时把你吃点一样,十分慎人。

    杨大宇躲在我身后,哆嗦着说:“怎么又是它?”

    我厉声质问:“你的双胞胎兄弟呢?”

    它笑嘿嘿的揉着肚子,咧着嘴说:“我把它吃了,它现在和我融为一体了。”

    我心头一颤,没想到这小鬼如此很辣,竟然连自己的兄弟都吃,它的脸部抽搐着,扭曲的笑容让我不寒而栗。

    杨大宇哆嗦着扶着我问:“明哥,这该咋办啊,它不会把我们也吃了吧?”

    我突然想起了这个小鬼冒充它兄弟的时候,它把我们骗到那个通道里,通道里面有很多恶鬼,它们张牙舞爪,好像是饥肠辘辘的野兽,一直等待着食物,我估计它就算不吃了我们,也会把我们送给它的朋友们。

    阿顺摸着下巴说:“只是一个小鬼而已,你们不用怕,我对付它还绰绰有余。”

    小鬼恶狠狠的注视着阿顺,大概是生气了,朝着阿顺冲了过来,它的速度飞快,只一眨眼就没了踪影,阿顺打了个哈欠,只伸出了一只手就摁住了小鬼的头,它剧烈的挣扎着,歇斯底里的惨叫着,却依旧挣脱不了阿顺的束缚。

    杨大宇非常兴奋,拍着手说:“这小鬼这么嚣张,既然抓住了就要把它往死里打,打死了最好。”

    阿顺略一死劲,把小鬼摁在了地面上,杨大宇跑过去忐忑的踹了两脚,再次躲在我的身后。

    小鬼气急败坏,一声嘶吼,就要跃起来,它的双手突然伸长朝着阿顺袭击而去,他的双手带着极其锋利的指甲,这一击得逞很可能贯穿阿顺的血肉。

    阿顺显然也是始料未及,有些慌乱,好在虎子和婷婷及时上前,婷婷掏出匕首,只一下斩断了小鬼的左手。

    小鬼再次惨叫一声,猛一用力,挣扎的更加猛烈了,阿顺坚持不下去了,顿时松了手,虎子顺势也松手了,那个小鬼猛的一下蹿出老远。

    它的手臂上并没有血,它咧着嘴恶狠狠的瞪着我们,脸上不但没有恐惧之色,反而多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觉得事情不太对,心头跳动着,小鬼趴在黑白无常身边,张开大口竟然一下子咬住了黑无常的头颅,慢慢把它塞进了肚子里。

    我看的目瞪口呆,谁能想到一个小鬼能吃得下这么大的东西,杨大宇咕咚一声咽了口吐沫,紧张的说:“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吧,我们会不会也被它这样吃了。”

    小鬼把黑无常吃了之后,再次张开大嘴包住了白无常的头颅,它的嘴巴实在太大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难以想象,它的喉咙竟然可以塞得下这么大的东西。

    这让我想起了蟒蛇,听说一条大型蟒蛇可以吞的下一个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