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诡异影子
    我说:“不在了,它刚才从杨大宇身体里钻出来跑掉了。”

    杨大宇无力的揉了揉疲惫的双眼,呐呐的说:“啥从我身体里跑掉了,你们说什么呢?”

    我怕吓到他,忙说:“没什么。”

    杨大宇又问:“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全身无力,四肢酸软。”

    我胡乱的编了个借口,把他糊弄了过去,杨大宇将信将疑,倒也没有再问。

    火堆熄灭后,阴风吹过,四周显得更冷了,杜伟韬尸变之后和小钰一起消失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管德柱被恶鬼围攻,现在也不知生死,婷婷是救回来了,但是他们却出事了,得不偿失的结果让我的心里也更加沉重了起来。

    杨大宇举目四望,看了半天,眯着眼说:“杜伟韬他们呢?”

    提起杜伟韬,我们各自叹了口气,虎子说了下情况,杨大宇把头垂的更低,此刻的黑夜像是一张宽大的巨网笼罩在头顶上方,阴暗的光线下,脆弱的心开始不堪重负。

    我拾起掉落的手电筒,用力拍了拍,手电筒闪动了几下,恢复如常,我沉重的说:“我们走吧,先找到出路再说。”

    杨大宇问:“那老杜呢?”

    婷婷无奈的说:“尸毒已经侵入了他的身体,现在已经没救了,就算找到了他也是行尸走肉。”

    杨大宇脸部抽搐着,默默停留了半响,再没有说话,我们已经呆在这里太久了,如果再不离开,很可能会暴露,幽园里恶鬼较多,下面很可能全是尸体,毕竟这里就是存放鬼魂尸体的地方。

    我们不知道具体方位,只能摸索着前行,幽暗的树林里,一切静悄悄的,只能听到脚踩树枝发出的嘎吱声响,也不知走了多久,虎子让我们停了下来。

    我小声问:“有什么问题吗?”

    虎子谨慎的往前走了两步,指着前方说:“你们看,那里是不是站着一个人?”

    我快速举起手电筒,光线覆盖了过去,远处的巨树边,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靠在那,他的身子倾斜,背影很熟悉,凌乱的头发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我们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施老鬼。”

    施老鬼背对着我们一动不动,目前这种情况,我不知道那个小鬼还在不在,虎子和婷婷受了点伤,我们一起上的话,到底会是谁胜谁负呢?

    杨大宇小声说:“他为啥不动啊,我们走过来声音这么大,按理说他应该听到了啊,他会不会死了?”

    施老鬼这么厉害,不会轻易死的,不过他确实太过安静了,这种氛围下,久违的安静揪紧了心,由于不确定,我们又不敢动。

    等了半天,婷婷也说:“可能他真出事了。”

    我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快速拍了下施老鬼的后背,然后又反身跑了回来,等我转过身去,施老鬼啪嗒一下跌落在地面上。

    此刻施老鬼的面容在光线下无比清晰,他的双眼紧缩,脸部扭曲,给人一种诡异的恐怖状,他的全身干瘪瘪的,脖子上有两个漆黑的口子,看上去像是牙印,应该是被什么抽干了血。

    杨大宇捂着嘴巴,不可置信的说:“没想到竟然被我说对了,他死的真惨。”

    这应该是他的报应吧,毕竟之前他杀害别人吸取血液和灵魂,如今自己也死在了这种手法上,真的很具有讽刺性。

    婷婷蹲下来,仔细观察了会,抬起头严肃的说:“这很可能是杜伟韬做的。”

    我的心里一凉,听到这句话心里多少不是滋味,杜伟韬已然变成了吸血怪,如果当初不让他跟来的话,兴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杨大宇咽了口吐沫,紧张的说:“你是怎么知道这是老杜做的?”

    婷婷掰开施老鬼的双手,说:“你们看这是什么?”

    我看施老鬼的手中紧握着一小片布料,这应该是从衣服上撕扯下来的,看到条纹状的布料,我心头再次一紧,这确实是杜伟韬的,除了他没有人穿这样的衣服。

    杨大宇脸色一沉,别过头,再次变得默不作声,我虽然为杜伟韬感到惋惜,不过干掉了施老鬼这样的人,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虎子踹了踹施老鬼的身体,摆着手说:“真轻。”

    杨大宇忍不住也踹了一脚,结果自己的鞋卡在了施老鬼嘴巴上,一直甩不掉了,杨大宇慌乱的说:“他又复活了,他要咬我。”

    虎子面色一凝,快速摁住施老鬼的尸体,杨大宇使劲用力,这才把脚拽出来。

    施老鬼阴冷的注视着我们,脸上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似乎在嘲笑,我记得刚才他的脸色还不是这样,我的心里一颤,难道杨大宇又说对了?施老鬼复活了?可是他的尸体都已经这样了,也没有生理机能啊。

    虎子观察了会,说:“他确实死了,没有复活的可能。”

    我心慌的说:“可是他的脸色确实变了。”

    虎子沉重的掰着施老鬼的脸面,看了半天,皱起眉头说:“要不把他火化了吧,确实不太对。”

    说着虎子从兜里摸出一张纸符,我掏出打火机递给他,虎子把纸符点燃,迅速扔在了施老鬼身上,施老鬼很快被大火吞没,一直到最后一刻,他的脸上始终带着诡异的笑容,这笑容看的我心里发毛。

    等到施老鬼彻底燃成了灰烬,我才松了口气,杨大宇好奇的问:“谁能说一下刚才是怎么回事?”

    虎子拍了拍手,说:“恐怕我们都不知道,反正他都已经彻底死了,大家不用担心。”

    杨大宇紧张的看了眼地面上的灰烬,一阵风吹来,施老鬼的骨灰四处纷飞,一会就吹没了,地面上只留下了一个萎缩的影子。

    我仔细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只见这个影子的头部竟然露出了一双眼睛,黑乎乎的头部位置再次分裂出了鼻子、耳朵,嘴巴,然后这个黑乎乎的影子竟然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向着远处跑去,速度快的出奇,只一会就消失在暗林里。

    我们都被这一幕吓到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烧尽的尸体能变成这样,杨大宇惊恐的望着影子离开的方向,哆嗦着说:“那是什么鬼东西?”

    婷婷猜测说:“很可能那才是他的鬼魂,他的鬼魂一直藏在身体里,并没有死。”

    我不禁抽了口气,刚才的火竟然没有把他烧死,他就这样在我们眼皮子底下逃脱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以后它肯定还会为非作歹的。

    虎子诧异的说:“他的鬼魂好奇怪,感觉和别人的不太一样。”

    婷婷说:“我也觉得不太一样,感觉它这个样子应该不太能附在别人身上。”

    杨大宇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们之前没有见过,一时之间猜测纷纷,不过大家最担心的还是报复,施老鬼跑掉了就是一个祸患。

    我看四周空荡荡的,这一会也不知道走到了哪个地方,这里太陌生了,也没有主路,只能到处走,以期望能够找到出口,不过就这样走了半天,根本没有收获。

    我们在一片树林旁停下来,杨大宇扶着枯树,叹息着说:“这样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我们还能出去吗?”

    我看着寂寥的夜空,也只能望洋兴叹,其实走了大半天,关于怎么出去根本没有一点眉目,就连我也很迷茫。

    我叹了口气:“这样下去确实不是办法,我们必须想个方法,尽量早些出去,不能被困在这里了。”

    虎子静默片刻,突然灵机一动,打了个响指说:“我有办法了。”

    杨大宇忙问:“什么办法?”

    虎子说:“这里其实有很多鬼魂,只要我们找出来一个,让它们带路不就好了。”

    带路这个想法是很好,关键是我们走了这么久,除了之前碰到了黑白无常,再也没有发现其他的鬼魂,四周又如此安静,想找到带路的鬼魂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婷婷面对虎子,疑惑的问:“难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让鬼魂过来吗?”

    虎子说:“我从小到大一直跟着管叔,多年来倒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捉鬼这个事情还是略知一二的,我虽然没有他的罗盘,不过仍然可以让鬼魂过来。”

    杨大宇一脸惊奇,一直用萎靡不振的小眼睛盯着虎子,似乎想要知道他要怎么做。

    只见虎子不急不缓的从兜里掏出一根残香,在眼前晃了晃说:“这是我以前从管叔那里拿的摄魂香,我保存了很久了,原本就是为了不时之需,没想到还真是用着了。”

    我看虎子手中的香只有短短一截,也不知道燃尽之后,鬼魂能不能闻到,这里有风,搞不好一会就被吹散了。

    不过虎子倒是胸有成竹,他把残香插在地面上,点燃之后,朝我们挥了挥手,指着远处,示意大家躲起来。

    我们藏在了阴暗的树林里,蹲下来透过树木之间的空隙看着前方,这一过程是焦急而又漫长的,杨大宇紧张的问:“你这摄魂香不会把所有的鬼魂都引过来吧?”

    虎子扭过头说:“你放心,这分量小,顶多能吸引两个鬼魂。”

    杨大宇又问:“那如果没有鬼魂过来怎么办?”

    虎子蹙起眉头说:“这应该不太可能,毕竟这里隐藏着很多鬼魂,我们只需要耐心的等待片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