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奇怪的面具
    黑白无常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愣了半天才动手,此刻的杨大宇像是变了一个人,提上裤子之后,动作敏捷有力,两个恶鬼被他打趴外地,来回摔了好几下,最后两个恶鬼竟然跪下来求饶。

    杨大宇不屑的吐了口痰,恶狠狠的说了句:“滚。”

    黑白无常再次对视了眼,慌忙逃蹿,不一会就消失在阴暗的树林里。

    我看的目瞪口呆,这特码还是杨大宇吗,平时胆小的像个孙子一样,碰见恶鬼早就吓尿了,哪可能对付两个鬼魂呢?

    他背对着我,阴冷的背影下,显得十分沉重,我暗自猜测,难道说是那个面具在起作用?我突然想起了一部美国电影变相怪杰,主人翁带上面具就很厉害,只不过戴上面具后也会变得非常坏,非常贱。

    我紧张的喊了声:“杨大宇。”

    杨大宇扭过头,透过面具眼孔,我看到了他血红色的眼睛,他探究的看了我一眼,突然身体一软倒了下去。

    火苗扑闪着,不多会在冷风中熄灭,猩红的火点在视线里闪烁着,稍纵即逝的暖意被寒冷取代,我颤抖了下,准备站起来去看看杨大宇怎么样了,谁知杨大宇全身一哆嗦,慢慢的坐了起来。

    他打了个喷嚏,嘟囔着说:“真冷。”

    我小心翼翼的问:“你是杨大宇吗?”

    杨大宇取下面具,不解的看着我:“明哥,是我啊,你咋了?”

    我看他言语表情都跟以前一样,况且他现在取掉了面具,应该是他没错,杨大宇回头看了眼,紧张的问:“明哥,刚才那两个黑白无常呢?”

    我说:“跑了。”

    杨大宇不可置信的盯着我说:“明哥,你打跑的?”

    我说:“是你打跑的。”

    杨大宇指着自己,噗嗤一声就笑了,摆着手说:“明哥,你别和我开玩笑,我有几斤几两自己还不知道吗,我要是打的过鬼,我还会……”

    杨大宇摸了摸自己湿露露的裤子,老脸一红,坐在了火堆旁不说话了,不过刚才的事情确实很奇怪,难道说真的是那个面具在作怪?

    我说:“大宇,你把你手里的面具给我看看。”

    杨大宇拍了拍面具,毫不犹豫就递给了我,我轻柔的摸着面具,心里多少有些忐忑,这会不会是个邪物?

    面具质地柔软,应该是用橡胶或者化学合成的原料做的,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想不到的东西制作而成的,我深呼了口气,紧张的给自己戴上,十分钟过去了,我除了觉得脸上贴了个东西,并没有什么异常。

    我取掉阴阳面具,诧异的喃喃:“这不对啊。”

    杨大宇扭过头问:“明哥,啥不对啊?”

    我问:“你戴上这个面具之后,有没有什么怪异的感觉?”

    杨大宇摸着头说:“没有啊。”

    杨大宇说完狐疑的打量着我,我摸了面具好几遍,始终没有发现这面具的奇特之处,难道说我的猜测是错的?那刚才杨大宇是怎么回事?

    我把面具扔过去,杨大宇戴上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先前的情况,他又在一旁找了些枯树枝,小火重新燃起来,再次温暖了不少。

    婷婷微动了下,我惊喜的低下头,她已经醒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正深情的注视着我,她轻柔的说:“阿明,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跑到了这里救我,这辈子能够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我紧紧抱着她,说:“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就算舍弃生命也要救你啊。”

    婷婷难过的坐起来,抱着双膝低下头不说话了,我突然有些失落,相逢本来应该是一件极其喜悦的事情,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变得这么伤感。

    等了半天,她扭过头,心酸的问:“阿明,秀红姐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

    提起郑秀红,我心头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婷婷,她是怎么知道女老板真实名字的?难道说我的猜测真的没错,郑秀红才是我的未婚妻?

    女老板在死前曾经说了一句话,她说,婷婷是个不错的女孩,她为我做的很好,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我全身不由得一抖,难道说她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可是在那家宾馆,我看她们两个相见的时候,好像很陌生,难道这一切都是伪装出来的?她们两个一起合谋在骗我?婷婷为她做的很好,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转过身,怔怔的看着她:“婷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婷婷的样子很无助,脸上的表情夹带着痛苦和失落,她纠结了半天,甩开了手,像是抛开一切,呼了口气说:“阿明,其实我和秀红姐认识很久了,是她临走前托我照顾你的。”

    我蹲坐在地面上,痛苦的摇着头,声音也开始变得沙哑:“难道说她真的是我的未婚妻?”

    婷婷无力的说:“至于是不是你的未婚妻,这个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和我一样,非常喜欢你,可以为你放弃所有,包括生命。”

    我抬起头,心酸已经将我吞噬,我从未觉得如此失落,原来我的未婚妻真的另有其人,那么我多年前的感情,是不是也倾注在了郑秀红身上。

    郑秀红找她照顾我的时候,不是正中下怀吗?当时婷婷接近我,不就是带着目的,想让我救出她的母亲。

    可是我还是爱她,无法抑制的爱她,尤其是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就涌出一种保护她的冲动,我难过的问:“那么,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婷婷抬起头时,已经红了眼眶,她哽咽的说:“四年轻,你舍身救我的那一刻。”

    我不解的喃喃:“四年前我曾舍身救过你?”

    婷婷痛苦的说:“在那边诡异的暗林里,你和三个同事,原本他们的目标还不是你,而是我,而你碰巧从灵水村离开……”

    我怅然的笑了起来,笑的像个傻子,原来这才是当年的真相,而她一直瞒着我,这一瞒就是四年的时光。

    我脑子里的思绪乱了起来,疼痛的撕裂感快要把我淹没,我觉得我的脑袋快要炸裂了。

    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场景,她被面具人和恶鬼追杀,是我不顾一切的冲上前,为她争取到了机会,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已经能够看到鬼灵了,他们到底隐瞒了我多少?

    婷婷紧张的抱着我,泪水滑落而下:“阿明,你别紧张,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只是怕你不再喜欢我了。”

    杨大宇也跑了过来,慌张的说:“明哥,你别激动,身体要紧。”

    我无力的说:“我好像想到了以前的事情,我看到了当年的一幕,其实那件事迟早会发生的不是吗,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婷婷紧张的握着我的手说:“阿明,你想开了是吗,不再责怪我了是吗?”

    我苦笑,我从来没有权利去责备谁,有些事情是上天注定的,就像我和她注定要在一起一样,虽然郑秀红曾经是我的未婚妻,可我如今真的对她没有一点感觉,我很感谢她的付出,但是我知道那不是爱情。

    我坐了起来,紧紧把婷婷揽在怀中,真情的说:“无论你对我做了什么,我都不会责怪你。”

    婷婷哭着说了声谢谢,我从来没有见她哭的这么厉害,我感觉我的整颗心都要碎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吧,相互的情绪彼此牵引着,每一点波动都能感同身受。

    夜风寂寥,泪水很快被风干,婷婷的眼角还有些湿润,我轻轻触摸着她的脸颊,冰凉的感觉让我攥紧了心。

    远处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听声音不止一个人,我们忙站了起来,杨大宇惊恐的望着前面,十分紧张,火苗扑闪着,轰隆作响,加剧了我们心里的不安。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杨大宇慌乱的问:“明哥,我们要不要躲起来?”

    我还没答话,婷婷思考了下说:“不用,这应该是几个人。”

    两分钟后,三个人跑到了我们面前,我看了眼,不由得吃了一惊,他们显然也是始料未及。

    杨大宇瞪大眼睛说:“老杜,怎么是你们。”

    杜伟韬背着一具尸体,额头流出了大量的汗水,看来他们已经跑了很久了,他气喘吁吁的说:“你们怎么也在这?”

    我诧异的说:“你们不是去幽园了吗?”

    杜伟韬一愣,说:“这不就是幽园吗?”

    我惊讶的看着四周,怪不得这里阴气极重,难道说这个鬼宅和幽园相通?如果早知道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小钰急促的说:“我们快走吧,这里很危险。”

    杨大宇慌乱的把面具戴上,问:“我们朝哪里走。”

    小钰指着身后:“那里不是有出口吗?”

    我沉重的说:“那里有很多鬼魂,恐怕是出不去了。”

    小钰脸色一沉,深思起来,这时婷婷紧张的注视着杨大宇,不安的问:“你这个面具哪里来的?”

    杨大宇摸了摸面具,诧异的问:“我从一个人手里抢来的,怎么了,有问题吗?”

    婷婷说:“当时在灵水村杀害我的那个人就是带着这个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