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黑白无常
    我松开她,抹了把眼泪,快速给她松绑:“婷婷,你坚持住,我这就带你走。”

    旁边的人凄苦的说:“你也带我走吧,这个鬼地方我呆不下去了。”

    我看了眼旁边的那个人,他鼻青脸肿,全身上下都是血口子,脸上皱纹横生,竟然是施老鬼。

    我抽了口气,不解的说:“你不是人偶吗,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施老鬼老泪纵横,叹息着说:“还不是那个鬼王把我抽离了出来,我现在一直被她折磨,生不如死。”

    我给婷婷松了绑,她靠在我的怀里,只说了两句话就昏睡了过去,她的声音很细,我也没有听清楚,只能大概听到了几个字:“快走,不要救我……”

    我紧紧抱着婷婷,准备离开,施老鬼又在后面呼喊:“你们别走,一定得救救我啊,我现在失去了一切,对你们没有任何威胁了,你们就当可怜可怜我吧。”

    杨大宇不屑的说:“你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根本不值得同情。”

    施老鬼又把目光转向管德柱,声音格外凄楚:“管兄,我知道这些年对不住你,把我救出去之后,要杀要剐,你随便,只要你把我救出去,我就把你一直想要的东西给你。”

    管德柱眼神一亮,双眼的光线里似乎带着狡黠的神色,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样子,心头不禁一沉,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他如此动心?管德柱该不会上当吧?

    我抱着婷婷,一直注视着管德柱,管德柱犹豫了片刻,走上前把施老鬼松开了,施老鬼摇摇晃晃靠在管德柱肩膀上,脸上似乎带着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

    我说:“管叔,你不应该救他的。”

    管德柱阴沉的说:“我自有分寸,我们先出去再说。”

    我叹息了声,正要转身离开,不知哪来的阴风吹了过来,四周的阴暗树木突然剧烈的晃动着,幽绿色的火光飞了过来,在空气中越燃越盛。

    管德柱大叫了声:“不好,快走。”

    这个时候谁也不是傻子,我们快速向前跑去,穿过园子再次来到了诺大的鬼宅之中。

    抬起头的时候,我顿时被吓懵了,只见眼前飘荡着无数的鬼魂,有身穿红衣的新娘,邋遢的老头子,还有痴呆的小胖孩……

    我喃喃:“宅子里所有房间里的鬼都出来了吗?”

    那些鬼魂双眼冒着红光,目光带着贪婪和狂热,像是饥饿过度的狼群突然发现了猎物。

    杨大宇抽了口气,惊恐的说:“这么多恶鬼,恐怕我们是很难出去了。”

    管德柱面色凝重,压低了声音说:“我们可能中计了,其实我早该意识到的,从一开始进来,我们如此顺利,就肯定有问题。”

    我想到了那个鬼婆离开的时候,她露出了阴森莫测的笑容,还有救婷婷时,她说的话,她说:“快走,不要救我。”

    杨大宇哆嗦着说:“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管德柱咬了咬牙,说:“还能怎么办,只能搏一把了,我先拖住它们,你们看看后面有没有别的出路。”

    那些张牙舞爪的恶鬼扑了上来,嘶吼的叫声格外响亮,杨大宇拽了拽我,紧张的说:“明哥,快走吧。”

    我抱紧婷婷,看了眼冲过来的恶鬼们,心里犹豫不定,如果我走了,管德柱一个人对付它们不知道能不能行,虽然他能力超强,但是这些恶鬼被困在这里,一定不同寻常,它们绝对不是一般的小鬼,如果是普通的小鬼,鬼王不必大费周章困住它们。

    可是我要是不走,婷婷我就更救不了了,我来这里的最大目的不就是带她走吗?

    管德柱一手握紧铜钱剑,另一只手抓紧黄色的纸符,很快融入了恶鬼之中,场面很混乱,不时可以听到恶鬼凄厉的惨叫。

    管德柱回过头,大声说:“还犹豫什么,快走。”

    杨大宇跑了几步又折回来,紧紧拉住我:“明哥,快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

    我心下一横,掉头跑去,这时,我发现施老鬼也不见了,可能是趁乱偷偷溜了。

    黑漆漆的园子,呈现着一道不显眼的口子,那是一道暗门,杨大宇慌乱的指着那边,我们快速摸了进去。

    园子里非常安静,就是太冷了,我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杨大宇搓着手,不时吐着哈气,我们漫无目的前行,走进了茂密的林子里。

    走着走着,我们迷路了,四周全都是树木,根本辨不清方向,杨大宇打了个喷嚏,伸着头说:“明哥,这树林是在园子里面,还是园子在树林里面。”

    我摇了摇头,这我还真说不准,不过这树林阴气太重了,真不知道这些树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这样走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找了个空旷点的地方,慢悠悠蹲下来,婷婷靠在我的怀里一动不动,双眼紧闭,她的脸色很苍白,如果不是还有呼吸,我真的以为她死了。

    我深情地注视着她,悲伤的暗流从心底涌出,不知怎么就流出了泪水,刚好落在她的脸上,我忙不迭擦去泪渍,这时婷婷的双眼皮微动了下,渐有苏醒的迹象,我的心头一颤,多了一些期待。

    杨大宇在四周转了一圈,拿回来一些枯枝落叶,在旁边生起了火,火光照亮了四周,也带来了些许暖意。

    杨大宇不安的看着周边,皱起眉头说了句:“明哥,你觉得这里像是什么地方?”

    我看这四周阴森森的,偶有幽绿色的小鬼火飘过,这里阴气又很重,猜测说:“难道说是陵园?”

    杨大宇忙摆手说:“这怎么可能呢?陵园肯定是依山傍水,找个得天独厚的位置啊,你看这里阴森森的,风水这么不好,哪里像了?”

    我惊讶的说:“你懂风水?”

    杨大宇眯着眼说:“俗话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命运在一定程度上是已经注定的,而风水则是可以通过认为调节的,而风水分为阳宅风水和阴宅风水,我看过了,这里不是好风水。”

    他说的挺有一套,我再仔细问时,杨大宇结结巴巴说不出来了,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他懂得这些说不定也是从哪听来的,故意卖弄一下,其实什么也不动。

    杨大宇不安的打量着四周,凑近了些说:“明哥,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像是乱葬岗?”

    杨大宇说完小眼神里带着惊恐的光,哆嗦着拽了我一下,我被他吓了一大跳,以为她看到了什么鬼,结果我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四周有什么东西。

    乱葬岗这个东西我还是有印象的,我隐约记得以前在乡下住的时候,村东头有个乱葬岗,好像是抗日战争的时候,死了好多人,又没法分开掩埋,只好全都扔在那里了。

    这个在战争或瘟疫、天灾时期,因死亡人数过多而草草埋葬,以致后来白骨处处、杂草丛生的事情,古时候,屡见不鲜。

    不过我觉得这里并不像什么乱葬岗,一般那种地方都应该很荒芜,怎么会长出这么多树。

    我摇了摇头,觉得杨大宇就是在自己吓自己,胡编乱造,杨大宇担忧的说:“希望不是吧。”

    婷婷眼睛微动了几下,再也没有任何反应,我心里涌出的希望顿时破灭了,不过也是,她伤这么重,一时之间想要好过来,确实很难,是我异想天开了。

    杨大宇掏出一个瓶子,在我眼前晃了晃,欣喜的说:“明哥,拿去吧,这应该对嫂子有用。”

    我看他手中的瓶子光鲜亮泽,上面的花纹刻画的栩栩如生,好奇的问:“这是什么?”

    杨大宇说:“这是管叔的灵丹妙药。”

    我问:“管叔给你的?”

    杨大宇不好意思的说:“我从他身上偷来的,本来是想用这个东西发家致富的,但是嫂子伤这么重,我要是再不拿出来的话,就太不够兄弟了。”

    我从来没有对杨大宇偷东西如此认同过,不过这次,真的很赞。

    我拍了下杨大宇的肩膀,说了声好兄弟,然后接过药瓶给婷婷上药,杨大宇为了避免尴尬,跑到一边撒尿去了。

    我给婷婷上了药之后,发现她的伤口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复原,心里越发激动,正准备谢谢杨大宇,谁知这时杨大宇一屁股蹲坐在了地面上,下部的液体喷出老远。

    他颤巍巍的后退,裤子都忘了提上,我抬起头一看,心头猛地一紧,不知何时,阴暗的树后面露出了两双诡异的血手。

    随后两个面容丑陋的鬼魂走了出来,它们两个应该是吊死鬼,舌头伸的老长,也不知是谁给他们脸上涂上了花纹,看上去很像黑白无常。

    最主要的是那双诡异的血手,又细又长,它们阴森的狞笑着,正在朝杨大宇而去,杨大宇可能是太过害怕,生理反应失常,一激动下部的液体射中两个鬼魂一脸。

    黑白无常对视了眼,伸长了双手,恶狠狠的朝着杨大宇抓来,杨大宇慌乱之下,忙拿出后背的阴阳面具,说来也怪,那面具竟然吸附在他的脸上,杨大宇大叫一声,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不过他的裤子并没有穿上,这副场面多少有些少儿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