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五十章 尸体复活
    虎子把我拍醒的时候,我距离那个幽黑的洞口只有咫尺之遥,黑洞洞的树下透露着诡异的气息,一股烟雾飘了出来,像是巨口中吐出的哈气。

    我哆嗦了下,身体有些发软,虎子快速把我拉到一边,我们也随之倒下了,这时,树上延伸出一个粗糙的枝条,似乎要把我们拉走,好在管德柱及时赶到,制止了这一切。

    管德柱把我们拖到远处,叹息着说:“我都说了不让你们近前,你们怎么就不听呢?”

    我说:“我这不是想救杨大宇吗,毕竟他在上面太不安全了,万一被树吃了怎么办?”

    管德柱无奈的说:“那你也别想不开啊,非要往那个黑洞洞的口子里钻什么,要不是虎子去拉你,你现在都已经进去了。”

    我沉重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和杨大宇对视了下,就感觉失神了,情不自禁的向着里面走去。”

    管德柱看着我顿时不说话了,杜伟韬一脸惨白,指着我慌张的说:“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

    我无力的说:“怎么了?”

    杜伟韬紧张的说:“你们两个双眼血红,嘴唇发紫,脸色苍白……”

    他越往下说,我的心里越凉,我的身体软弱无力,感觉呼吸都沉重了起来。

    管德柱严肃的说:“你们这是中毒了。”

    虎子诧异的说:“我们什么也没碰,怎么就中毒了呢?”

    我望了眼巨树下黑洞洞的口子,顿时恍然大悟,我举起发颤的手,指着那边说:“一定是刚才的白雾,那棵树喷出的白雾有毒。”

    管德柱急促的在兜里翻找着,倒出来不少瓶瓶罐罐,我的心跳慢慢减速了,说话也开始无力起来。

    管德柱最后抓住一个药瓶,欣喜的倒出药丸,快速塞进了我们嘴里,我只感觉有股淡淡的清凉在胃里酝酿开,瞬间扩散到了全身,眼睛越发沉重无力,他们在我的视线里逐渐模糊,慢慢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他们两个正观察着巨树,突然杜伟韬打了个激灵,欣喜的说:“管叔,我知道那是什么树了。”

    管德柱忙问:“什么树?”

    杜伟韬说:“看这样子,好像是箭毒树。”

    箭毒树我是听说过的,箭毒树的干、枝、叶子等都含有剧毒的浆汁,见血封喉。人类若误吃其汁或流血伤口沾上,会出现中毒症状,严重者造成心脏麻痹致死。

    海南许多地方的村民称之为“鬼树”,不敢去触碰它、砍伐它,生怕有生命危险。

    管德柱哦了一声,缩着眼睛盯着远处的大树,杜伟韬紧张的问:“这树毒性很烈,你给他们吃的药能行吗?”

    管德柱还没答话,我一屁股坐了起来,忙说:“当然有用了。”

    杜伟韬激动不已:“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醒了。”

    这时,虎子也坐了起来,他揉着头,眼神迷离,看来睡得不尽兴,我问:“我们昏睡了多久?”

    杜伟韬看了眼手表,开口说:“足足十分钟。”

    这个时间已经很短了,能这么快解毒,也说明了管德柱用的确实是良药,我只是没有想到,管德柱竟然身怀这么多秘术,在现在这个时代,身怀秘术的人实在太少了,一代不如一代。

    我说:“管叔,以后你这些秘法都可以交给我们,省的以后失传。”

    管德柱眯着眼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等以后我快死了,那个时候再说吧。”

    我叹了口气,这也就是为什么不少秘术消失不见了,其实古时有很多不传秘方,因为每一个人的守旧思想,不肯轻易外传,结果到了近代,基本上那些古术,秘术,都丢失的差不多了,这就是最大原因。

    管德柱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现在不是想这件事的时候,你的朋友还救不救了。”

    我猛然想起杨大宇,这聊了半天,竟然把他给忘了。

    我望了眼远处的大树,这时杨大宇的位置又提高了些,他的身边悬挂着不少尸体,我现在只希望他没有死。

    我问:“管叔,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管德柱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这种情况,也只能爬树把他拉下来了。”

    我咽了口吐沫,爬这棵大树吗?这么大的巨树恐怕五六个人环起手来都不一定抱得住,况且这棵树太诡异了,上面黑雾弥漫,谁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虎子说:“明哥,你不用担心,我这就上去把他带下来。”

    我不确信的问:“你行吗?”

    虎子拍着手说:“你就放心吧,我是爬树高手,绝对没问题。”

    其实我最担心的是危险,杨大宇的位置不高不低,他是怎么上去的都不知道,刚才我们也看到了,这棵鬼树的枝条可以移动,缠住了谁也跑不掉。

    管德柱摸着胡须说:“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

    虎子身手敏捷,又身怀麒麟血,任何邪物见了血都会避而远之,确实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可我的心头总有那么一丝不安。

    虎子快速跑到巨树边,抬起头看了眼,摸了摸巨树,手脚并用,一下跃了上去。好在这棵树是有一些弧度的,呈现倾斜状态,要不然真不好上去。

    虎子说的没错,他确实是爬树高手,速度非常快,不一会就爬到了树中间,这一路顺风顺水。

    目前他距离杨大宇只有咫尺之遥,只不过杨大宇悬挂在树蔓上,想把他拉过去并不容易,虎子在上面凝神片刻,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个拐杖,把杨大宇钩了过去。

    虎子欣喜的望着我们,准备把杨大宇带下去的时候突然发生了变故,杨大宇像疯了一样,趴在虎子脖子上,好像在撕咬。

    我猛然一怔,这一下咬上去那还得了,不过虎子并没有露出痛苦的神色,他扣住杨大宇的脖子,使劲一拉,我这才看清楚。

    原来虎子反应快,迅速把拐杖伸到了脖子处,此刻杨大宇正在紧紧咬住拐杖,眼睛血红,像是中了魔咒。

    管德柱在下面大喊:“把他打晕拖下来。”

    虎子快速朝着杨大宇的脖子来了个手刀,杨大宇眼睛一瞪,身体轻飘飘的摔倒了,好在那边的树杈比较粗,杨大宇才没有掉下去。

    我狐疑的打量着上方,不禁有些诧异不解,以虎子的速度,刚才明明可以接住杨大宇的,他怎么没动手。

    我大声呼喊:“虎子,快带大宇下来。”

    虎子突然不动了,他摇了摇头,似乎有些神志不清,我们在下面干看着,也不知道是个啥情况。

    管德柱眉头一皱,担忧的说:“看样子不太好,有可能出事了。”

    我紧张的要命,这种关头可不能出事啊,就差这一步了,只要下来就行。

    我再次朝上面喊了声,虎子猛然转过了头,只见他的眼睛也变得无比血红,面容苍老,诡异的注视着我们。

    管德柱焦急了拍了下手,跑上前去,顺势也爬上了巨树,别看他年龄大了,爬起树来同样很快,只一会管德柱就立在了虎子面前。

    虎子恶狠狠的朝他扑了过去,两个人在巨树之上打了起来,我在下面心急火燎的看着,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着急。

    这个时候,巨树微晃了下,又有不少树叶落了下来,那些尸体竟然动了起来,呜咽的声音传到了耳边,让人头皮发麻。

    杜伟韬惊慌的说:“复活了,那些尸体复活了。”

    我看大树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扭曲,再次倾斜了不少,树上悬挂的尸体说着树杈纷纷往管德柱的方向涌去。

    我大声呼喊:“管叔,一定要小心,有不少尸体朝你们那里去了。”

    管德柱朝着上方看了眼,脸色一沉,快速掏出了铜钱剑,虎子如恶狼扑食,出手狠辣,管德柱不忍伤害他,只能处处避让,那些死尸已经跑到了面前,管德柱苦于对付,已经有些力不从心。

    不断有尸体落下来,有些尸体摔的稀巴烂,还有一些只剩下一条腿,晃动着朝着我们爬过来,杜伟韬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石头,把那些尸体的头都砸破了。

    地面上的碎尸越来越多,恶臭味扑鼻而来,让人作呕。

    杨大宇已经醒来,他站在高大的树杈着,注视着惊悚的一幕,哆嗦着呼救:“明哥,你们快来救我。”

    我大声呼喊:“你自己快点爬下来,现在没人能救你。”

    杨大宇惊恐万状,不断打量着四周,那些尸体已经少了很多,所幸不是冲他去的,他那个位置尚且安全,不过想要爬下去,就必须要路过管德柱的位置,那里目前是最危险的地方。

    杜伟韬盯着上方,眉头顿时一紧,忙指着那边说:“老刘你看,上面那一团黑压压的东西是什么?”

    我定睛一看,跳动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那些密密麻麻的东西像是一种黑虫子,它们从上而下,数量巨多。

    我大声呼喊:“你们快点下来,有怪虫子过去了。”

    杨大宇回头看了眼,啥也不顾了,拔腿就跑,沿途撞下来好几具尸体,管德柱和虎子也是边战边退,有些稍后的尸体被虫子扑上去,瞬间变成了白骨坠落下来,摔成了稀巴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