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死而复生
    水滴声越发响亮,如在耳边,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哪里有水。我们走了半天,口干舌燥,杨大宇舔了舔嘴唇说:“我渴了,要不要过去喝点水。”

    杜伟韬说:“这里的水能喝吗?”

    杨大宇清了下嗓子,说:“我们先去看看吧,太渴了,我的胸口好闷,全身发热,现在只想冲个凉水澡。”

    杜伟韬疑惑的说:“你刚才不是很冷吗,怎么突然间又这么热了?”

    杨大宇脚步越来越慢,声音也开始变得沙哑无比:“我也不知道,突然间就这样了,我的心里像是燃起了一团火,太痛苦了。”

    我看了杨大宇一眼,只见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脸上皱纹横生,感觉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就像一个年迈丑陋的老头子。

    我惊呆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我以前只听说过早衰症,患了这种病身体衰老的过程较正常快5至10倍,患者样貌像老人?,器官亦很快衰退,造成生理机能下降。

    可是他这也太快了,几乎转瞬之间就变成了样貌丑陋的老人,这未免太诡异了,根本无法解释啊。

    杜伟韬扭过头,看到了杨大宇的脸庞,瞬间瞪大了双眼,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说:“大宇,你这是怎么了?”

    杨大宇嘴唇抖动着,说话都很费力:“我,我怎么感觉这么累啊,快走不动了。”

    我说:“你的身体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衰老,都已经变成老头子了。”

    杨大宇沉重的呼吸着,惊恐的摸着自己的脸颊,沟壑一般的皱纹在手心里摩擦着,我看他双手颤抖,不多会哭了起来,老泪纵横的样子让我想到了无家可归的拾荒老者。

    杨大宇一边哭一边呜咽着说:“我是不是快死了。”

    我安慰说:“你别太伤心了,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办法的。”

    杜伟韬皱起眉头,不安的说:“他这是什么造成的,为什么我们没有事,单单只有他变成了这样?”

    我猜测说:“可能是那个鬼猫,它一定对大宇做了什么,除此之外他并没有接触到什么东西。”

    杜伟韬再次打量着杨大宇,眼神复杂,缓了片刻,才吐了口气说:“总觉得他是被什么吸走了青春一样,或者说和那只猫有了什么交换?”

    我诧异不解,忙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杜伟韬冷静的说:“之前我们在那个巨石下面发现那只猫的时候,你觉得那只猫有什么不同?”

    我说:“眼睛很诡异。”

    杜伟韬摇了摇头,说:“你再想想。”

    我想了半天,说:“我们刚发现那只鬼猫的时候,它好像在睡觉,被我们吵醒后,首先给我的感觉有些慵懒,甚至说可能有些无力。”

    杜伟韬拍了下手,欣喜的说:“有点沾边了,我们首先听到了猫的呼吸声,它的声音很沉重,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老人,而且它的胡须又白又粗,零散不齐,肯定活了太久,可能就要老死了。”

    我抽了口气,难道说那只猫和杨大宇发生了什么交换?我从小就听说猫是可以通灵的,关于猫跳诈尸,半夜猫叫像婴儿哭声等传说非常多,而且这还是一只鬼猫,说不定真的被杜伟韬说中了。

    杨大宇哆嗦着,走起路来越发吃力,我只好搀扶着他继续前行,杨大宇惊恐的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可不想死在这。”

    我说:“如果一切猜测属实的话,我们就把那只老猫找出来,兴许只有它才能解开这谜底了。”

    杨大宇颤巍巍的走着,不时摇头叹息,此刻倒更像一个老头子了。

    我们顺着水滴的方向走去,阴森莫测的空间里没有一点星辰的痕迹,我仿佛陷入了绝望的废墟之中,远处似乎传来鬼魅的喘息,我的心跳一点点加速,不安再次将我吞噬。

    杜伟韬小声问:“是它们追上来了吗?”

    我小声回复:“目前还不确定,我们尽量隐藏起来,千万不能被它们发现了。”

    杜伟韬沉重的说:“它们是鬼魂,不是别的东西,我们藏不住的。”

    他的话给了我心头一击,这些鬼魂追过来了,我们确实无法躲藏,所以只能加快速度,祈祷有什么奇迹出现。

    水滴声越发逼近了,远处隐约有光线传来,我们快速走了过去,面前是淡青色的水潭,映着皎洁的月光,水面微微泛起了粼粼波光。

    杜伟韬抬起头,惊奇的说:“这里竟然有月亮。”

    我进来几次了,其实从来没有发现过月亮,朦胧的月色在地面上铺展开,我隐约看到了石板上刻画的纹路,无数纹路密密麻麻,连在一起像是一个深渊鬼怪。

    这里多少有些诡异,一切像是置身在不真实的幻境里,水潭中央似乎有人在划着小船,晃晃悠悠,朝着我们这边而来。

    他全身黑色,带着斗笠和面纱,只有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毫发毕现,我拽了拽杜伟韬,提醒:“这个地方不能久留,我总觉得不太对。”

    杜伟韬重重的说:“我也觉得不太对。”

    我正准备离开,却发现杨大宇不见了,低下头才看到他趴在水面上,正在急促的喝水,这水虽然看着清澈,但是到底能不能喝还不一定,他这样太草率了。

    除此之外,我更害怕的是这条阴暗的水潭里会不会有水怪,就像巫水河那样,无数村民葬身于河中,尸骨无存。

    我急忙走上前,准备把杨大宇拽回来,到了水潭边,我突然愣住了,我发现水面上出现了一个影子,那个影子和我一模一样,他在朝我招手,让我过去。

    杨大宇嘿嘿的笑了起来,笑声多少有些诡异,他扒拉着水面,似乎想往里面游动,好在他苍老到了极限,走一步都十分困难。

    杜伟韬在身后朝我大喊:“刘明,你在做什么,快点回来。”

    我被这声呼喊惊醒,一股冰凉的触感侵入了身体里,我这才发现半截身子已经没入了水中,这时水面已经发生了变化,原本清澈的河水突然变得黑暗一片,像是给石墨渲染,浓的再也化不开。

    远处的小船越来越近,那个人诡异的注视着我,他的衣服很长,一直拖到了地面上,风一吹衣服飘荡起来,我惊奇的发现那件衣服里面什么都没有,能看到的只有异常血红的双瞳。

    我惊慌的反身跑回去,水花四溅,哗啦作响,杨大宇趴在水中还在嘿嘿的笑着,他不时把头伸进水里,又提上来,就好像在练憋气。

    我快速把他提上岸边,杜伟韬心急火燎的跑过来,把我们拉到了远处,我紧张的问:“我怎么跑进了水里?”

    杜伟韬说:“我也不知道啊,怎么叫你你也不回复,一直往前走。”

    我说:“你怎么不上去拉着我。”

    杜伟韬惊恐的注视着周边,紧张的说:“我也想拉着你啊,可是刚才不知道怎么了,我突然动不了了,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束缚了我一样。”

    我的心咚咚咚狂烈的跳动着,我喘着气,摆着手说:“不行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这里太邪门了。”

    杨大宇不再笑了,他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身体僵直,我心里一惊,忙把他翻了过来,只见他瞪大了双眼,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像是定住了一样。

    杜伟韬紧张万分,小心翼翼的把手伸了过去,伸到杨大宇鼻子旁的时候,全身一颤,缩了回来,惊恐的说:“大,大宇死了。”

    我震惊的注视着杨大宇,趴在他身上,使劲的摁着他的胸口,杜伟韬着他的掐人中,杨大宇还是没有一点反应,他的身体很硬,就像被冻住了一样。

    忙活了半天,我无力的坐在了地面上,急促的喘着气,额头流出了大量的汗水,看来杨大宇是真死了。

    我心灰意冷,无力的抬起头,月亮被乌云掩盖,四周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水潭中的小船消失了,迎面扑来的水汽带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

    不多会,头顶的乌云散开了,月亮又冒了出来,这时,杨大宇猛喘了口气,一屁股坐了起来,吓了我们一大跳。

    杜伟韬慌乱的说:“诈,诈尸了。”

    我惊慌的咽了口痰,说话时舌头打结:“他,他这是什么情况。”

    杜伟韬说:“会不会是因为,猫命大啊,有人说猫有九条命。”

    我说:“你听说过猫死而复生吗?”

    杜伟韬不安的说:“倒是听人说起过,但是不知真假啊,听说英国一只叫做阿尔法的猫死于车祸被主人掩埋9个月后,竟然“死而复生”,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主人面前。”

    杜伟韬说完,问我:“那你听说过死人复活吗?”

    我咽了口吐沫,轻点了下头,这个我还真听说过。

    在广西,有一位叫做?li?xiufeng?的婆婆,高龄?95?岁,她突然失踪了好几天,她的邻居跑去找她,发现她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已经没有任何呼吸,因为已经过这么多天了,大家都认为应该要安葬了,她被放进棺材里,盖子没有盖上,就放在家里让她的亲朋好友们来看她最后一眼。

    到了要让棺材入土的那一天,大家来到婆婆的家里,全都吓傻了,因为棺材是空的,婆婆不见了,没想到婆婆正在自家的厨房煮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