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怪异的死法
    我们正走着,前面有凌乱的脚步声传来,透过雾气,一个人一瘸一拐显露出了身影,看到这人的脸庞,我顿时怔在原地,难以相信,他竟然是金大诚。

    金大诚抬起头也是一怔,显然也是始料未及,他笑呵呵的说:“我们可真是有缘啊,在这都能碰上。”

    我看他就一个人,而且一瘸一拐的样子,应该是受了伤,逃出来的,就是不知道此刻我们三个能不能打得过他。

    杨大宇有些紧张,连续咽了几口吐沫,我说:“你的主子都已经死了,又何必揪着我不放呢。”

    金大诚咬了下嘴唇,怒瞪着我说:“你以为之前我是为了他才抓你的,不,我是为了自己,我告诉你,我等这天已经很久了,今天你的眼睛我必须取走。”

    原来他也是为了我的眼睛,看来施老鬼被他骗了,我看金大诚说完摇摇晃晃,猛烈的咳嗽起来,估计是受了重伤,现在这种情况,谁胜谁负还说不定呢。

    金大诚估计怕露馅,故意挺直腰板,阴冷的说:“我劝你还是自愿把眼睛交给我,这样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我骂了声,拍了拍猎鬼枪说:“你当我傻啊,你现在的情况,都自身难保了,还想对付我们三个。”

    金大诚脸色一白,再次咳嗽了声,身子一抖差点没有跪下去,杨大宇笑呵呵的说:“装的还挺像嘛。”

    杨大宇搓着拳头走上前,对着金大诚就是拳打脚踢,之前受的气这下全都发泄在了金大诚身上,一边打一边说:“让你还嘚瑟。”

    金大诚缩成一团,此刻的模样像极了任人欺负的小狗,他不时的摆着手,哭哭叽叽的说:“你们高抬贵手别打了,我错了。”

    我诧异的打量着金大诚,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没想到他竟然也会摇尾乞怜了,杨大宇拳脚并进,那些伤口落在他身上竟然没有消失,他的脸肿了一块又一块。

    我记得以前打他的时候,他的脸部就像海绵,落上去拳头不会留下伤疤,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他受了重伤,身体出了问题?

    金大诚摆着手说:“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我就死了。”

    他的模样倒也有几分可怜,哪曾想有一天他也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过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他确实应该为以前的行为买单。

    杨大宇打累了,气喘吁吁的坐在一边,金大诚哭的像个孩子,脸上皱纹横生,一下子苍老了不少,我疑惑的问:“你这是怎么了?我记得你不是人偶吗,按理说是打不死的啊?”

    金大诚气愤的锤着地面,恶狠狠的说:“还不是上次任务没有完成,主人把我的身体和施老鬼做了交换,虽然面貌还是我的,但是这个身体可是肉身啊。”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么不经打,好歹是一条人命,我看他这么可怜,心想放过他得了,便带着杜伟韬他们离开了。

    金大诚蹲坐在地面上,不时偷偷瞄我们一眼,等他脱离了视线,杨大宇舒了口气说:“刚才真舒坦,好不容易逮住这个机会,你们怎么不下手。”

    杜伟韬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况且他又不是不好了,万一哪天他恢复了,倒霉的不还是我们。”

    杨大宇一怔,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不住的喃喃:“对啊,我靠,万一下次他再找回来了,我们岂不是遭殃了。”

    杨大宇反身又跑了过去,我怕他做错事,忙在后面跟着,等到了原处,金大诚已经不见了,地面上空荡荡的,四处没有一个人影。

    杨大宇叹了口气:“这下完犊子了,放虎归山,下次等着他报复我们吧。”

    我劝了几句,杨大宇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这条路寂静无比,处于深山老林里,无论是谁,多少是有点忐忑的,比如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有种不详的预感,我觉得这条路也不太对。

    山道上不时可以看到碎裂的死人骨头,头顶的树叶太茂密了,几乎遮住了所有光线,越往前走,这种阴森森的感觉就越深入骨髓。

    走着走着,杜伟韬突然停了下来,我说:“怎么了?”

    杜伟韬指着前方说:“你们看那里是不是躺着一个人?”

    我朝着前面看了眼,确实是一个人,而且看他的衣服身形竟然和金大诚一样,杨大宇咧着嘴笑了:“没想到在这都能遇见他,这下我看他往哪跑。”

    杨大宇握着拳头走了过去,我本想拉住他,他已经走远了,这家伙永远没有脑子,也不想想原本在我们后面的一个人突然跑到了前面,这难道不是很诡异吗?

    果然杨大宇还没走到金大诚身边,就哆嗦着双腿跑了回来,我问:“什么情况?”

    杨大宇忐忑的说:“金大诚死了,他的双眼瞪大,流着血,面容扭曲,一直看着我,非常恐怖。”

    杜伟韬皱起眉头:“这就奇怪了,他是怎么死的呢?我们刚分开才一会,而且他之前还在我们后面,怎么跑到了我们前面呢?”

    杨大宇说:“我也没看清,反正很可怕,就连他的四肢都扭曲了,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趴在地面上,我从来没有见过死这么惨的人。”

    我忍不住走过去看了眼,心里一咯噔,猛咽了口吐沫。他的死状确实惨不忍睹,不但七窍流血,而且头部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四肢扭曲断裂,身体各处都是刀口,大量的鲜血在地面上涌动着,一看就知道死了不久。

    这该是多大的仇,才会被人做成这个样子,我被这一幕震撼到了,不忍再看,准备离开。不过这条路比较狭窄,他的尸体就堵在我们前面,挡住了我们的路。

    杨大宇咽了口吐沫,紧张的说:“要不,我先过去?”

    我轻点了下头,杨大宇紧张的看了眼金大诚,搓了搓手,迈起步子,刚准备走过去,这时金大诚的头扭动了下,那双眼睛也转了两圈。

    杨大宇吓坏了,忙退了回来,惊恐的指着金大诚说:“你,你们看见了吗,那家伙好像复活了?”

    我心惊胆颤的看着,同样紧张不安,难道说他没有死透?还是说发生了什么变异?

    金大诚的头扭了一百八十度,咔擦咔擦的声响在我们耳边回荡着,这声音实在太过惊悚了,他的头部回归原位之后,然后是他的四肢,正在慢慢的变动着。

    杨大宇张了张嘴巴,喉结耸动着:“这,这是变形金刚吗?”

    我说:“什么特码变形金刚,他这是变成怪物了,还不快跑。”

    我迈起步子,刚跑了几步,金大诚跃了过来,停在了我们前面,他的手臂脚臂更长了,支撑着地面,非常枯细,眼睛向外凸着,带着异样的血光。

    刚才杨大宇拔腿就往后跑,一时没有刹住,刚好距离金大诚不远,杨大宇凌乱的摆着手,说话都带着哭腔了:“你好啊,大诚,刚才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金大诚双脚扒拉的地面,猛然一跃扑到了杨大宇身上,直接把他压在了地面上,我心想这下完了,杨大宇这下不死也差不多了。

    杨大宇吓得屎尿迸流,声嘶力竭的呼喊救命,我们想过去已经晚了,金大诚张开血盆大口,呜咽着咬了下去,我心里凉了半截,这一口下去,那还不得玩完。

    这时只听嗖一声,远处飞过来一把锋利的匕首,那匕首刚好命中金大诚的后脑勺,金大诚嘶吼一声,顿时倒了下去,贴在了杨大宇脸上。

    杨大宇还在胡乱的大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了会他才知道自己没事,惶恐不安的从金大诚下方爬出来。

    一边爬一边慌乱的问:“明哥,这是咋回事?”

    我说:“你被人救了。”

    我看到金大诚后脑勺的匕首,心里莫名一紧,这把匕首我很熟悉,正是阴阳鱼匕首,当时在水底墓穴的时候,那把匕首被雪茹拿走了,难道说她就在这里?

    我打量着匕首飞来的方向,一个人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她穿着一身男人的衣服,却依旧掩饰不住美丽的容颜和曼妙的身材,她确实是雪茹。

    杨大宇吞了口口水,激动的说:“美女,竟然是你,是你救了我。”

    雪茹走到金大诚身边,拔掉了匕首,阴冷的抬起头说:“我不是为了救你,只是相杀金大诚而已,我没有想到他刚才竟然没有死。”

    杜伟韬惊讶的说:“刚才金大诚是被你弄成那样的?”

    雪茹轻描淡写的说:“对,是我。”

    杜伟韬不说话了,脸色非常难看,估计她很难相信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竟然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正所谓蛇蝎美人,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

    当初金大诚欺骗雪茹,并且谋害了她,她肯定是回来报仇的,所以才会如此残忍。

    杨大宇听到她的回复,一时间也不敢说话了,估计原本是想套近乎的,现在绷着脸,笑容十分惨淡。

    雪茹擦干匕首,淡淡转身,我忙说:“我们能不能跟你一起走?”

    雪茹疑惑的盯着我,眼神冰冷如水:“为什么?”

    我张了张嘴,想了半天,并没有想出好理由,只好说:“目前应该跟着你才是最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