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鬼仔
    那些鬼魂继续朝他涌去,王老头子忙于对付,一时顾不上我这边了,小钰受了重伤,渐有摇摇欲坠的趋势,杜伟韬紧紧抱住她,哽咽的问:“你为什么这么傻?”

    小钰脸色苍白的可怕,像是一张白纸,此刻显得更像鬼魂了,她难过的说:“对不起,伟韬,我也没有办法,如果不杀掉他,我们都会死的,最终都会为他陪葬。”

    所有的话到现在已经变得苍白无力,杜伟韬啜泣着说:“所以在那个树林里,你故意出来见我,就是为了潜伏在我身边,然后杀掉刘明,完成你的任务。”

    小钰悲伤的说:“不只是这样,我是爱你的,我做这一切都是有苦衷的,你不能和他呆在一起,他是个不详的人,终将会成为灾祸的源头。”

    我哆嗦着说:“你可不要乱说,我什么时候变成不详的人了。”

    小钰苦涩的盯着我,随后的话让我哑然失色,她说:“你是个鬼仔,又有诡异的阴阳眼,命局离奇,身边的人注定会被你拖下深渊的,你的同事,你的亲人,你的女朋友,他们所有的遭遇,难道你就没有感受到吗?”

    我全身一哆嗦,蔓延而来的凉意瞬间侵进了骨子里,仔细一想,她说的很对,我身边人的遭遇确实非常凄惨,我就是一个不详的人。

    可我对她第一句话有些不能理解,我发颤着说:“我怎么是鬼仔了?”

    小钰苍凉一笑:“难道你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了吗?你是中元节出生的,不是鬼仔是什么。”

    我心头一紧,原来我是中元节出生的,她不说我真的不知道,我失忆后好多东西都忘了。

    七月半,鬼门开。这句话在我脑海里回荡着,让我全身一抖。

    中元节是传说中的百鬼放假、返回阳间的日子。听说在这一天出生的孩子被称做鬼仔,有的人说,他们很容易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甚至招来恶鬼,因此命运也比较坎坷。

    怪不得我这些年的遭遇这么离奇,原来从出生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我不解的问:“可是,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出生时间的?”

    小钰的话轻了不少,看样子虚弱的太厉害,已经气若游丝了,她说:“是鬼王告诉我的,她不但知道你的出生时间,还知道你的身世。”

    我的身世……

    我喃喃,难道说我还有离奇的身世吗?我身上的狼图腾,我生来就有的阴眼,这一直是我想要知道的真相。

    我还想再问,可是小钰已经闭上眼不说话了,身边只有杜伟韬悲伤的哭泣声,声泪俱下的模样让我想起了婷婷死去的时候,当时我也是这样,泪水如洪水般倾泻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喂,小伙子,她还没有死呢,哦不对,她早就死了,不过她的灵魂并没有破灭。”

    王老头子解决了一切,此刻正站在杜伟韬面前,像个语重心长的长者,正在安抚他受伤的心灵。

    杜伟韬抬起头,紧张的问:“还有救吗?”

    王老头子摸着胡须说:“当然是有的,老夫做事,一定会留几分余地的,不过这一击也够她修养一段时间了。”

    杜伟韬忙问:“那我该怎么办?”

    王老头子眯着眼说:“你先把她装进那个玻璃瓶子里吧,稍后我在为你一一讲解,这个地方不能久留,我们先离开再说。”

    我微皱着眉头,看来王老头子确实跟踪了我们很长一段时间,要不然他也不会知道小钰是被一个玻璃瓶子装着的,不过我数次遇到危险,他并没有时时出现,倒是让我有些不解。

    我看四周的灯光又亮了起来,那些鬼魂大都消失不见了,只有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一个女鬼还在窥视这一切,我定睛一看,正是那个领头的女鬼,她的眼睛是异常阴冷的,无形的压迫让我心头泛出一股凉意。

    我担忧的说:“我们时刻被鬼跟踪,这样好吗?”

    王老头子摸了把稀疏的头发,吹了口气说:“你被跟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怕它们。”

    不过被人盯着多少有点不是滋味,试想如果你生活的全部都被人看着那该是多年尴尬,包括吃饭睡觉洗澡,想到洗澡,我咽了口吐沫,其实作为一个鬼魂,其实也是挺好的。

    王老头拍了下我的后脑勺,眯着眼说:“又在胡思乱想了是不是?”

    我忙说:“没有,我哪能呢,我又不是杨大宇。”

    王老头子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容,看的我心头一颤,这个脏兮兮的死老头看上去倒像是个色鬼。

    我再次回头看去,那个女鬼已经不见了,四周安静的可怕,昏黄的灯光下,散落着不少明晃晃的骨架。

    王老头看了眼,笑呵呵的摸着头说:“哎呀,忘了把这些东西处理掉了,一会有人来了还不吓死。”

    王老头子慌慌忙忙跑过去,不时转移着方位,那些骨架全被他点燃了,处理好一切,王老头子跑回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行了,跟为师走吧。”

    我问:“去哪?”

    王老头子说:“还能去哪,当然是跟我回家,你这朋友不要救啦。”

    此刻小钰已经钻进了玻璃瓶子里,杜伟韬一脸紧张的看着王老头子,眼神里满是期待,我说:“那行,快走吧。”

    我转过身去,这才发现阿顺不见了,刚才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我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竟然把他给忘了。

    我仔细观察着四周,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他就像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问:“阿顺呢?”

    杜伟韬说:“我不知道,刚才不还在的吗,怎么突然间就没了。”

    我看向王老头子,王老头子摆着手说:“我也没发现,刚才实在太忙了分身乏术啊,哪有时间照看这个小伙子。”

    我在四周找了半天,不断呼喊他的名字,并没有得到回应,对他而言,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恐怕很难生存下去。

    王老头子说:“你这样找也不是个办法,效率太低了。”

    我问:“那怎么办?”

    王老头子说:“我让我养的小鬼去找吧,你别太担心了,肯定能找到的。”

    我在原地思绪良久,呼了口气,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王老头子从兜里掏出两三个玻璃瓶子,里面蹦出来几个小鬼,他嘴里喃喃自语,随后挥了下手,那几个小鬼很快融入了黑暗里没了踪影。

    做好这一切,王老头子带着我们钻进了一条小巷子里,这条无人问津的小道里弥漫着刺鼻的臭味,黑暗的空间像是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我问:“师傅,你不会住在这里吧?”

    王老头子咳嗽了声,背对着我们说:“这里有什么不好吗?空间大,又安静,最主要的是只有为师一个人。”

    我捏着鼻子说:“这个地方能住人吗?”

    王老头子打了个趔趄,差点没有摔倒,他回过头指着自己:“说什么话呢,为师不是人吗?”

    我心虚的打量着他,其实说实在话,我真的不确定他是不是人,要是人的话,哪能有这么大力气,当初万金诚被他摔到地面上,直接砸出来一个坑,到现在我都心有余悸。

    我正猜测不定,杜伟韬突然指着前面说:“你们看,那里怎么有个人。”

    我快速朝前看去,看到了一个人趴在墙边,他低下头戴着面具,似乎很虚弱,给人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随时都有可能摔倒。

    王老头子啧啧两声,疑惑的说:“我看这面具怎么那么像我的。”

    那个人刚好抬起头,阴暗的光线下隐约可以看到面具上一半白色的阴阳鱼,我抽了口气,这确实像大师之前的阴阳面具,我记得他的面具好像被杨大宇拿走了,难道说前面就是杨大宇?

    我心急火燎的跑了过去,这时面前的人摇摇晃晃倒下了,我刚好扶住他,我慌忙取下面具,眼前的人吓了我一大跳。

    只见这人眼圈凹陷发黑,面色苍白,嘴唇青紫,看上去就像一个死人,我一激动,顿时把他推开了,不过我隐约听到他在说话,他气若游丝的说:“明,明哥。”

    我靠,我心头一颤,暗自喃喃:“他不会是杨大宇吧?”

    我忙把他扶起来,仔细一打量,确实是他,这小子泡了个女鬼,肯定是被抽干了阳气,才会被搞成这个样子。

    王老头子只看了眼,便摇头叹息:“哎呀,看来那个女鬼好久没有尝过男人了,你这兄弟碰到了也只能算他倒霉。”

    我急忙问:“师傅,可以救吗?”

    王老头子咋舌说:“这小子恐怕得大补一段,好好休养休养了。”

    我叹了口气,看来只能把他交给他家人,给他多补补了,上次他就是这种情况,如今死性不改,又搞成了这副模样,就是不知道下次他会不会长记性。

    杜伟韬皱起眉头,提出了一个疑问:“他为什么跑到这里了?”

    我拍了下手,对啊,我记得之前他们两个明明为人满为患的小吃街啊,这个地方这么隐蔽,而且又脏又臭,他是怎么摸过来的?

    王老头子摆着手说:“别瞎想了,说不定那个女鬼口味重,就喜欢这种地方。”

    王老头子指着前面,提高了声音:“那边就是我家了,你们先进来吧。”

    我把杨大宇扶起来,朝着前面看了眼,发现这个杂乱的阴暗小道里并没有屋子,诧异的说:“师傅,你不会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吧。”

    王老头子咧了咧嘴说:“净胡说,为师虽然生活落魄,倒也不至于风餐露宿。”

    只见他向前走了两步,扶着一旁的墙壁,嘴中念念有词,不多会破旧的墙壁上开了一个口子,他回头哼了下鼻子,径直走了进去。

    杜伟韬看的膛目结舌,我拍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我们一起走了进去,虽然逼格很高,但真正进去了我才发现这里面空间并不大,好像是利用别人房子多余的空间做成的,偶尔还可以听到邻居说话吵闹的声音。

    我叹了口气说:“这里不也就那样,一样很落魄。”

    王老头子不好意思的笑了,他摸着头说:“那个,你们先坐,我去准备点东西。”

    王老头子翻身去了衣柜后面,也不知道在里面找什么,只能听到他翻东西时呼啦啦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