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埋伏刺杀
    杜伟韬诧异的看了眼那个妩媚的肥胖女人,回过头说:“那个不会也是鬼上身吧?”

    我点头说:“对,看样子应该是个色鬼。”

    杜伟韬大有深意的笑了,王破军拉着我们去了旁边的火锅店,走到门口,杜伟韬担忧的看了眼,又问:“我们把他抛下,他不会出事吧?”

    王破军回头笑着说:“不会出事的,你就放心吧。”

    我们走进了火锅店里,一股香气冒了出来,王破军伸着头嗅了嗅,流着口水,慌忙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下。

    服务员应该见过他,看了他一眼,一脸怒气的走到他面前,烦躁的说:“你个乞丐怎么又来了,早说过了,没有钱不要进来。”

    王破军忙说:“有钱,有钱。”

    他指着我兴奋的对服务员说:“今天他请吃饭,你尽管拿最贵最好的来上,顺便来瓶好酒。”

    我心里骂了好几句卧槽,敢情收我做徒弟是来混吃混喝的,看他口水直流的样子,估计要花不少钱了。

    服务员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我,不确定的询问:“你真的要请他吃饭。”

    我尽力保持冷静,温和的说:“对,你说的没错,确实是我要请他吃饭。”

    服务员干笑了两声,原本绷着的脸瞬间喜笑颜开,欣喜的笑着说:“您请坐,吃好喝好,我一定给你上最好的。”

    我心里一阵疼痛,这顿饭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我现在失业,养活自己都难。

    王破军拍着肚子焦急的等待着,一会菜料全都端了过来,我一看顿时眼前一黑,别看这家火锅店不大,这底料确实不错,而且上的全是山珍海味,我还发现了鱼翅。

    看着王老头子迫不及待的吃着,我的双腿在发抖,心沉到了谷底,杜伟韬咽了口吐沫,小声问:“能支付的起吗?”

    我摇了摇头,这一顿饭可以瞬间把我变成要饭的,王老头啥也不顾,闷头大吃大喝,还阿顺也是吃的快活,一边吃一边问我:“你为啥不动?”

    我动了动筷子,实在太心疼了,根本吃不下去,结果等了会,王老头已经吃了个底朝天,他眯着眼打量着我,笑呵呵的说:“我就知道你的钱不够。”

    我靠,我一拍桌子,厉声问:“你明知道我的钱不够还来这种地方。”

    王老头子看了我一眼,顿时往后一仰,翻着白眼哆嗦了起来,我看他口吐白沫,很像羊癫疯犯了。

    四周的客人都被吓到了,服务员看到这种情况也是一脸惊慌,杜伟韬打了120,急救车呼啸而来,我们趁乱溜进车里,等服务员反应过来,我们已经离开了。

    等车开出老远,王老头子才坐起来,他喘了口气,摸着嘴巴说:“我这吃一顿饭容易吗。”

    我诧异的说:“你是装的?”

    王老头子扭过头说:“要不然呢。”

    一旁的护士茫然的看着我们,过了会才反应过来,她怒瞪着双眼,气愤的说:“没有病瞎上什么救护车。”

    我们从车后面跳了下去,这时已经晚上了,昏黄的路灯照耀着周遭,在隐蔽的黑暗角落里,有不少鬼魂在飘荡着,以前我从来没有发现这么多鬼灵,这个城市不知道怎么了,显得暗无天日,阴森诡异起来。

    王老头子打着饱嗝,指着头顶上的月亮说:“徒儿,你抬起头看看,看到了什么?”

    我抬起头看了眼,全身不由得一紧,只见头顶上方的月亮变成了血红色,妖艳的血红,周边的星星十分稀疏,整个天空像是笼罩在乌云之下,虽然很安静,但却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

    杜伟韬抬起头,皱着眉头说:“今天竟然没有月亮,而且乌云翻滚,看来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我诧异的问:“你看不到月亮吗?猩红色的月亮,非常诡异,它就悬在我们头顶上方。”

    杜伟韬摇了摇头,疑惑的问:“你是不是看错了,明明没有月亮啊。”

    我再次抬起头看了眼,发现那个血月还在头顶上方,异常诡异,难道说他看不到?

    我记得之前那个纸人给我送的信上说,我会看到三次血月,如今三次已经过去了,我还会有危险吗?

    我问王老头子:“师傅,这是什么情况?”

    王老头子拍着手,焦急的说:“还能有什么情况,你的危机到了,有人要杀你。”

    我紧张的问:“谁要杀我?”

    王老头叹了口气:“看来你的警惕心还不够啊,你看看四周的情况,现在我们已经危机四伏了。”

    我谨慎的看了眼周边,发现有不少鬼魂阴森森的注视着我,它们藏在阴暗的角落里,似乎等待很久了,有些更是站在高楼之上,有一个女鬼从高处注视着我,清冽阴冷的眼神足以穿透人心。

    王老头子活动了下手脚,侧脸问我:“徒儿,你这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

    我猜测说:“这么多鬼魂,很有可能是鬼王派来的,最近我的眼睛隐隐有突破的迹象,我听人说那个鬼王怕我的眼睛,她大概想杀掉我吧。”

    王老头子皱起眉头说:“灵水村那个女鬼?”

    我说:“对,就是她。”

    王老头子说:“那家伙确实有点棘手,如果在那片诡异的暗林里,就更不好对付了。”

    他这么一说,我的心再次沉了下去,王老头子在我的定位中已经是不可超越的了,就连金大诚见了都要避着走,难道那个鬼王就这么厉害?

    我之前见到她的时候,也没见怎么样啊,看来是我低估了她的实力。

    那些鬼魂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并没有围上来,等人群流逝的差不多了,四周的电线冒出了电火花,随着滋拉一声,身边的路灯灭了,我们陷入了黑暗之中。

    那些鬼魂这才向着我们这边涌来,王老头子再次打了个饱嗝,笑嘻嘻的说:“终于可以活动一下手脚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把折叠的铜钱剑,上面闪耀着奇怪的纹路,像是某种符文,只见他在我身旁转了两圈,一个巨大的八卦图文呈现了出来,紧紧将我笼罩在内。

    王老头笑着说:“为师大展下手脚,让你见识一下。”

    他慢条斯理的走在漆黑的夜色里,很是随意的挥动着手中的铜钱剑,那些悄然而至的鬼魂碰到了铜钱剑剑,瞬间灰飞烟灭,不多会围着他的鬼魂已经死去大片,场面十分惊心动魄。

    一轮接一轮的死鬼飘然而至,有骷髅架子,还有死尸,转瞬间这里已经变成了恐怖的修罗场,有些鬼魂趁乱钻了过来,不过触碰到八卦阵法,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彻底没了踪影。

    杜伟韬看的目瞪口呆,慌乱的说:“这简直是世界末日,那个鬼王到底怕你哪里,为了杀掉你大费心血。”

    我说:“应该是阴阳眼吧,但是具体哪里对她产生了威胁我也说不清楚,其实暗杀行动早就开始了,我有很多次险些死在那些鬼魂手里。”

    向来从容不迫的杜伟韬捏了把汗,对着我竖起了大拇指:“你命真大,如果是我早就死了。”

    我想这应该是我的命局吧,就像女老板所说,遇到危险可以涅槃重生,我确实多次化险为夷,这才没有死掉。她说只有一个地方千万不能去,只要不去那个诡异的村子,我应该不会这么轻易死去。

    眼看这么多鬼魂飞蛾扑火般涌来,场面的震撼足以让我产生心理阴影,先前与我对视的女鬼朝我这边大喊:“小钰,你还在等什么,难道你忘了自己的任务吗?”

    命令般的严肃语气让我身体一紧,千思万想,我也不会想到小钰,难道说在灵水村那次,她趴在我的身体上原本就是要害我的?她隐藏这么久,就是为了等待这么一个机会?

    小钰从杜伟韬身体里钻了出来,妖异的血红已经填满了她的眼睛,她的眼神里带着前所未有的疯狂,电光火石间,她的手掌已经伸了过来,血红色的指甲就像利刃出鞘,散发着寒光。

    杜伟韬控制不住她,她像是中了魔怔,声嘶力竭的朝我嘶吼着。她的指甲距离我的脖子只有一厘米的距离,稍微近前就能穿破我的喉咙。

    好在杜伟韬紧紧拉住了她,突如其来的一幕把杜伟韬吓坏了,幸亏他出手迅速,否则我已经一命呜呼见了阎王。

    他慌乱的拽着小钰,声音凄楚而凌乱:“为什么会这样?小钰,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小钰的敌意没有那么强烈了,但她的指甲还在指着我,小钰悲伤的说:“伟韬,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好。”

    小钰眼神里透露出的凶狠和无奈让我心底一凉,我觉得我可能要完蛋了,此刻她毅然把手指伸了过来,我惊骇的后退,却发现双腿已经动不了了,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双脚,原来她们早就为此做了准备。

    眼看锋利的血红色指甲就要插入我的喉咙,远处飞过来一道火光,一个黄色的纸符贴在了小钰的手上,只听小钰凄厉的惨叫一声,她的半只手已经消失不见了。

    王老头子在远处大喊:“休要伤我的徒儿。”

    我呼了口气,紧要关头,王老头子救了我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