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未婚妻
    我很迷茫,各种猜测从心头涌出,她拉着我往前走,可能想尽早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加快了步伐,我都有点跟不上她的速度了。

    转了两个弯,她再次停了下来,我看前面站着一个人,定睛一看,原来是杨嘉乐,他目光呆滞,像是一个没有表情的木偶,一直站在那看着我们。

    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跑到那里的,真是神出鬼没,我不禁差异起来,如果说他只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傀儡,他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们面前。

    女老板无力的走了过去,虚弱的说:“不用怕,他是没有危险的。”

    我觉得不太对,一路跟着女老板,诧异的打量着杨嘉乐,他歪着头注视着我,眼神很空洞,正对上手电筒的光线,他也不会眨眼睛。

    女老板走到他身边,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他也做过我的徒弟,他的尸身,我有责任给他保存好。”

    杨嘉乐歪着嘴,慢慢勾起了一个弧度,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我正要提醒女老板,谁知女老板颤巍巍的往后退了退,不可置信看着她的胸口。

    我朝着她的胸口看了眼,顿时怔在原地,双手发颤了起来,只见那个位置插上了一把冰冷的匕首,如果准确的话,应该没入了左心室。

    她的胸口被大片的鲜血侵染了,那个部位的衣服渲染成了红色,她无力的扶着我,站立不稳。

    杨嘉乐嘿嘿的笑起来,他站在那一动不动,像个傻子一样拍着手,表情僵硬,他笑嘻嘻的说:“任务,完成了。”

    女老板有渐渐倒下的趋势,她躺在我怀里喃喃:“我没有想到,他是一个有任务的傀儡,更没有想到我会死在徒弟的手中。”

    我紧张的说:“你别说话,我想办法救你,你要坚持,下,去……”

    我焦急的朝着四周观望,说话都无与伦比了,女老板气若游丝的说:“不用了,我已经没救了。”

    我紧紧握着她的手,哆嗦着说:“这不可能,你怎么能就这么死掉,你不是说过吗,只要灵魂在就不算死亡,我一定还能救你。”

    女老板苍凉一笑,欣喜的说:“阿明,我已经好久没有见你这么担心过我了,你不用想着救我了,我和别人不一样,我的灵魂早已经和那朵花融为一体,在我死后,它会很快凋零,所以你一定要快点把那朵花吃掉。”

    我颤抖着说:“为什么会这样?你真的没救了吗?”

    女老板坚定的说:“谁也救不了我,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当我选择了可以预言的时候,我的命运就一定注定了。”

    女老板紧紧握着我手:“阿明,你记住,你千万不能再去那个诡异的村子了,伯父伯母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了,等他们找到破解你命局的办法,你就什么也不用担心了。”

    我紧张的问:“我到底是什么命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老板无力的喃喃:“这些年我游走各地,本想为你做点什么,可终究什么也没能帮上你,婷婷是个不错的女孩,她为我做的很好,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说着她的双手无力的下垂,啪嗒一声跌落在地面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切太出乎意料了,死亡成了转瞬之间的事情。

    我紧紧抱住她,悲伤瞬间将我吞噬,转化成了晶莹的泪水,我的眼睛模糊了。

    我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一个场景,姹紫嫣红的花开时节,我拿着一朵玫瑰,亲手递给她,轻柔的说:“以后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了。”

    她含笑着点头,我们在温暖的阳光下拥抱、接吻,风很和煦,我的心里暖暖的,仿佛度过了此生最幸福的午后。

    我捂住自己的快要裂掉的头,全身颤抖的厉害,凌乱的思绪冲撞着我的记忆,啃噬着我的心。

    我已经想不清楚了,如果她才是我的未婚妻,那么婷婷呢?她又是谁?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嘉乐嘿嘿笑着倒下了,他全身抽搐,声音沙哑,不多会,终究归于阴暗中的寂静里,他应该是彻底死了吧,连个傀儡也不算了。

    我抱着女老板,绝望的往前走着,双腿仿佛被灌了铅,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不知为何,女老板的身体越来越轻,我低下头看时,她的双臂已经没有了,好像无声无息中消失了。

    我的心极速的跳动着,大脑一片空白,身后有人深沉的说:“少年,你不必悲伤,有些人终究要离开你的。”

    我回过头,发现那个阴阳面具人已经追来了,他在我身边停下,像一个智者,开导我说:“总有一天,那些离开的人会以另一种方式与你相聚。”

    我疑惑的问:“你到底是谁?”

    他阴冷的回答:“我是谁不重要,你也不需要知道。”

    我深情地看着女老板,无力的问:“那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阴阳面具人观察了半响,沉重的说:“她被诅咒了。”

    女老板的身体越来越轻,这时四肢也不见了,随着她的死去,她的一切似乎成了谜。

    我诧异的问:“这是什么诅咒?”

    阴眼面具人摸着头说:“其实我也说不清楚。”

    我打量着他,皱起眉头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阴阳面具人说:“我当然是跟进来的,我看到你进来了,觉得会有危险,所以就进来看看,没想到还真被我碰上了,如果不是我,这次你可没那么容易过关。”

    我狐疑的问:“你在跟踪我?”

    阴阳面具人说:“你不会现在才知道吧,我之前还派了一个小鬼来保护你,已经很久了。”

    怪不得很久以前我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想到那次在寒冰洞,有东西给我留下了一行字,上面写着:“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心头一颤,忙问:“你派来的那个小鬼,我是不是看不到?”

    阴阳面具人啧啧两声,打了个哈欠说:“你确实看不到,我在它身上贴了隐身符。”

    我阴冷的注视着他,厉声质问:“那当时婷婷的尸体是不是你们带走的?”

    阴阳面具人忙摆手:“不是我,我才不会做那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我勉为其难的相信他,狐疑的盯着他再次问:“你为什么要保护我?”

    大概是被问烦了,他说:“你怎么这么多为什么,别再问了,让我缓一缓。”

    阴阳面具人靠在冰冷的墙壁上,随后又坐下,不过他好像坐不住一样,不时动来动去,我隐约觉得这个人有些熟悉,可一时又想不起来。

    我双手承担的重量更轻了,低头看去,女老板的大半个身体已经没了,当她美丽的容颜在我的视线中消失,我的心里又是一酸,疼痛的感觉再次从心脏扩散到四肢百骸。

    阿顺赶回来的时候,女老板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在黑暗的通道里盲目的奔跑着,显得十分慌乱,虽然不知道施老鬼他们的对战以什么样的方式结尾,好在他安然无恙,让我放心了不少。

    阿顺忙不迭跑过来,不安的问:“明哥,终于找到你了,我咋跑这里面了,好可怕啊。”

    我说:“不是你自己跳下来的吗?”

    阿顺摸着头,疑惑的说:“有吗?”

    我拍了下额头,看来他的病又犯了,现在的他是另一个人,很可能把刚才经历的事情全忘了。

    阿顺打量着四周,看到了阴阳面具人,兴奋的跑了过去,拍着面具人的脸谱,笑着说:“明哥,他是谁?好奇怪啊。”

    阴阳面具人摆着手:“去去去,别乱摸,摸坏了你赔不起。”

    阿顺朝着他吐了吐舌头,发出一连串的略略略,阴阳面具人拍了拍手,站了起来,再次打了个哈欠说:“这才一会就困了,看来平时是要多活动下筋骨,要不然老了就不中用了。”

    我问:“刚才那个冒充我的面具人和金大诚怎么样了?”

    阴阳面具人随意的说:“冒充你的那个被我撕碎了,金大诚为了自保让他自燃了灵魂,趁机逃走了。”

    女老板的话应验了,那个假冒我的人确实不得好死,再也没有了生还的可能,我开始相信她的预言能力,看来那个诡异的村子,我是不能再去了。

    阴阳面具人带我们走了出去,杨大宇他们放了一根绳子在下面,我拽了拽绳子,他们把我拉了上去。

    看到阴阳面具人的那一刻,杨大宇惊讶的问:“这是谁?”

    阴阳面具人笑着说:“难道你不记得刚才是怎么晕倒的了吗?”

    杨大宇全身一哆嗦,指着他厉声说:“原来之前是你把我打晕的。”

    阴阳面具人说:“我这也是为了进去时不引人注意。”

    杨大宇哼了一声,小眼神朝着床底阴暗的通道看了眼,紧张的问:“女老板呢,她为什么还没有出来。”

    我失魂落魄的说:“她死了。”

    杨大宇顿时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说话都在颤抖:“这怎么可能,女老板这么厉害,她怎么会死呢,她这么漂亮,这么年轻,不应该死的。”

    杨大宇悲愤的侧过脸,咬牙切齿的说:“是哪个禽兽干的。”

    我叹了口气,无力的回答:“是杨嘉乐,准确的说应该是他的身体,他变成了傀儡,受人控制,我们毫无防备,被他得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