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死亡预感
    女老板皱起眉头说:“总觉得那两个人不太对,阿明,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这里很危险。”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这样说了,我不由的重视起来,这个诡异的空间确实非常离奇,可是那道门真的有什么吸引我,让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

    我扭过头再次看了眼,发现那两个面具人已经不见了,我忙问:“那两个人呢?”

    阿顺指着我旁边说:“他们不就在你身边吗?”

    我惊诧的转过身,两个面具人正注视着我,他们的眼睛黑洞洞的,十分机械的挥舞着手臂,看样子是要抓住我。

    阿顺拽住其中一个,把他甩到了一边,面具也随之掉落下来,我定睛一看,这不是彩蝶吗?他们明明被我们放到了隐蔽的墙边,怎么突然间跑到这里了?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另一个人岂不是杨嘉乐?

    女老板快速拽掉另一个人的面具,我一看确实是杨嘉乐?我惊讶的问:“他们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女老师诧异的说:“我也不知道,太奇怪了,我就说这个地方不太对,我们快走吧。”

    这时,远处的暗门被打开了,有人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拍着手说:“既然来了,干嘛要走呢,至少得叙叙旧吧。”

    我听这声音非常熟悉,朝着那边看了眼,顿时全身冰冷,止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前面三个人,一个人是金大诚,一个是施老鬼,还有一个冒充我的面具人。

    女老板叹息了声:“这下好了,想走也走不掉了。”

    阿顺眯着眼说:“看来好戏要上场了。”

    我指着那个冒充我的面具人,气愤的说:“你是谁?为什么陷害我杀掉那个女孩子。”

    施老鬼阴森的笑着说:“他不就是你吗?”

    我厉声说:“他不是我,只是一个冒充我的假东西。”

    金大诚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阴冷的插了一句:“他很快就会是你了,既然来到这里,你们必须留在这。”

    阿顺怒瞪着双眼:“好大的口气,老夫在这,岂能让你伤了他们。”

    施老鬼恶狠狠的指着我说:“你害得我丧失了一切,这几天来生不如死,如果不是吸噬少女的鲜血,我到现在还在到处爬呢,你必须第一个死,谁也拦不住。”

    我捅破了施老鬼的命门,怪不得他这么快就恢复好了,原来在用这么损的阴招,这种人为了自己,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别人,绝对不可能留,而且他的需求肯定是永无止境的,这也意味着,会有更多人的死在他的魔爪下。

    我们对峙着,谁都想置对方于死地,黑暗中透露着剑拔弩张的气味,终于施老鬼忍不下去了,大叫着冲了上来,可能是受伤的原因,他的速度明显比以前慢了许多。

    阿顺跳出去,迎面而上,两个人一交手就打的难分难解,十分灼热,我看他们两个棋逢对手,恐怕一时半会也分不出胜负。

    阿顺一边打,一边叫嚷着:“老夫这些年早看你不顺眼了,今日就来收拾收拾你。”

    施老鬼咧着嘴,毫不客气说:“你个神经病,我也早想把你宰了。”

    他们两个不时撞击着墙面和冰冷的钢管,轰隆声在洞穴里传的格外遥远,就连钢管都被撞出了一个豁口,我看的目瞪口呆,别看阿顺这么瘦小,真到了要紧关头,他还是很厉害的。

    金大诚搓着手走过来,嘴角勾起,光线下得意的神色毫发毕现,女老板站在我面前,刷刷刷,快速甩过去三根飞针,拉着我就跑。

    我回头看了眼,只见金大诚用手指夹住了无数飞针,阴森的笑着说:“你们跑不掉的,尤其在这个地方。”

    女老板拉着我不顾一切的往前跑,手电筒光线晃动着,照耀着冰冷的壁面和反光的管道,我们穿过了无数个拐角,精神绷得紧紧的,不多会,女老板突然停了下来。

    我喘了口气,问:“怎么了?”

    女老板指着前面,我看了眼前方,只见一个人站在远处,手电筒光线下,他的脸格外清晰,这不就是那个假冒我的人偶。

    他指着我阴冷的说:“我是要取代你的人,你跑不掉了。”

    女老板咬着牙说:“想要取代阿明,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

    人偶不屑的笑了笑,径直朝我们走来,他走的很慢,脚步声却格外清晰,我的心跳也随之加速,脑中疑惑不解,这么轻的一个人偶,他怎么会留下这么重的脚步声?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这个人偶不一般,女老板甩出几根飞针,但是对他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女老板脸色刷的煞白,嘴角喃喃着:“这怎么可能,就连毒针也不起任何作用。”

    人偶讥讽道:“你没有想到的事情多了。”

    人偶走到我们面前,女老板迎了上去,我看他随意的接了两招,动作轻盈,但是移动速度却是很快,女老板一不留神就被扣住了双手,只见他猛一用力,就把女老板扔了出去,摔倒在远处的地面上。

    我还没动手,他就轻而易举的抓住了我,怒瞪着双眼说:“刘明,终究你还是要死在我的手里。”

    我使劲的抓着他,疑惑的问:“你到底是谁?”

    他哈哈大笑着,拽的我更紧了,我的骨头仿佛被他勒断了,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全身发抖,他阴冷的注视着我说:“难道你还没有认出我来吗,过去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要你的命,哦不,应该是自从进警局后,我就想要你的命了,因为你总是自以为是,总是抢我的风头,甚至就连我喜欢的人也爱上了你。”

    我心头一颤,惊讶的说:“你是警局的?我们以前是同事?”

    他阴森的笑着:“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前一段时日,我不是还在追杀你的吗,可惜啊,你的命真好,每次都能逃走,不过这次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我的心跳的更厉害了,我紧张的说:“你是不是项潜坤?”

    他诡异的笑着,阴冷的回答:“你总算想起来了。”

    我全身颤抖,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我慌乱的说:“你不是死了吗?”

    “我是死了,可能是天不亡我,所以在我幽冥界游荡的时候,得高人相助才得以返回人世,在你没有死之前,我是永远也不会再回去了。”

    我忙说:“你别激动,当年的事情不怪我,我们都是被别人害了,就是那个金大诚,是他设计陷害的我们。”

    项潜坤嘿嘿笑着说:“我早就知道了,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那个地方不对,我就是想让你死在那,可是为什么你就没有死呢。”

    他怒瞪着我,咧着嘴使劲勒住我的脖子,我瞬间呼不出来气了,感觉像是密闭在一个没有氧气的空间一样,等待我的只有恐惧的死亡,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口唇、脸面青紫,瞳孔散大的样子。

    女老板颤巍巍的站起来,无力的敲打着项潜坤,项潜坤狂妄的笑起来,一脚把女老板踹翻在地,女老板受了伤,摇摇晃晃的指着项潜坤,凄厉的说:“我要诅咒你不得好死。”

    项潜坤阴冷的说:“你尽管诅咒吧,谁会在乎呢。”

    女老板笑着说:“你早晚会在乎的,因为我的诅咒,就像我的预言一样,都会应验的。”

    我的双眼瞪大,口中已经有粘液涌出,这时,不知为何,项潜坤突然放开了我,我跌倒在地面上,双眼模糊,隐约看到一个人正对着他拳打脚踢,那个人个头不高,出手却很凌厉。

    女老板快速跑到我身边,虚弱无力的问:“阿明,你还好吗?”

    我轻点了下头,但一直没有缓过来,等我的视线逐渐清晰,我才看清楚眼前这人,他带着阴阳面具,正是之前一直救我的恩人。

    项潜坤在墙角缩成一团,任他欺凌,毫无还手的余地,这时金大诚赶了过来,出手帮忙,两个人依然打不过他。

    女老板拉着我,忙说:“我们趁乱快走。”

    我看她很是虚弱,也不知道哪里受了伤,只好扶着她,我们两个颤巍巍的朝着前面走,我担忧的说:“你怎么样了?”

    女老板叹了口气,苍凉的对我说:“其实我是很脆弱的,稍微受点伤就要修养好长一段时间,上次受伤后留下了隐患。”

    我叹了口气,上次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们,她也不会落到如今的下场,我不禁自责起来,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女老板悲凉的说:“其实我最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有一种预感,我觉得我可能会死在这。”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忙摆手:“你可不要瞎说,你一定能活很久,绝对不会出什么事的。”

    女老板郑重的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阿明,我的预感很准的,如果我不是预料到你会出事,我绝对不会这么早回来,我还要学本领保护你呢。”

    她的预感很准,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可我真的很难理解,作为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会预感这么准,难道说她有预见未来的能力?

    我被自己的想法惊吓到了,随之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应该不会有这类人。

    女老板见我不信,拽紧我的手说:“稍后我会把一切告诉你的,到时候或许你就会相信我所说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