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三十章 女鬼美食
    女老板摇了摇头,解开杨嘉乐的衣服,沉重的说:“他这副身躯已经废了,骨头大部分都碎裂了,全身上下都是血口,就算有灵魂进去也没什么用了,他这应该是被某种蛊术所控制,就像一个木偶,没有自己的思想。”

    我透过解开的衣服看到了他的身体,上面确实布满了血淋淋的伤口,他的身上散发着腐臭味,作为他的师傅,女老板脸色苍白,表情十分沉重。

    我劝说:“事已至此,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好在他的灵魂不在,应该是跑掉了,你不是说过吗,只要灵魂还在,就不算真正的死亡。”

    女老板难过的说:“只是看到他这副模样,多少有些心痛,我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谁把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望着远处,通道的另一边,在那看不到的黑暗尽头,到底会是谁在等着我们呢?走了这么久,阿顺一直没有出现,他又去了哪里?

    杨嘉乐眼神呆滞,确实像极了木偶人,他没有自己的思想,甚至不会说话。

    我掀开另一个人的面具,又是一惊,这人竟然是彩蝶,上次见到她她还在兴隆夜总会的地下实验室里,如今竟然跑到了这里,我猜测:“难道说这个下水道里,幕后的人是金大诚?”

    女老板扭过头问我:“你认识她?”

    我说:“对,她是婷婷的表妹。”

    女老板皱起眉头,酸涩的说:“好美的人啊,阿明,这些年我不在你身边,你的艳福可真不浅。”

    我叹了口气:“此事说来话长,但是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女老板捂着嘴笑了,拍着我说:“哪有年少不风流,你当时的德行,我还不知道吗?”

    我疑惑的问:“我当时什么样子?”

    女老板咳嗽了声,一本正经的说:“有点坏坏的,很招女孩子喜欢,不过属于有色心没色胆的那种。”

    我皱起眉头,她说的好像不太对,我觉得我并不坏,至于色胆我还是有的,但要看对谁,如果是婷婷,那我肯定毫不掩饰。

    我想应该是我体内灵魂在作怪,两个灵魂产生了融合,所以我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记忆的冲撞下,我丢失了太多东西。

    女老板见我不答话,一个人蹲在一侧,安静的注视着我,她深情地喃喃:“那个时候的时光真好,没想到再回头,已经物是人非,我不再是那个时候的我,你也不再是那个时候的你了。”

    她的话勾起了我心头的一丝悸动,这段时间以来,可能是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我发现自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女老板拍了拍手,站起来说:“现在不是我们感慨的时候,我们继续往里走吧,尽快找到阿顺。”

    我指着他们两个,问:“这怎么办?”

    女老板略一犹豫,说:“把他们放到墙边角落吧,他们两个已经不能算人了,只能算死尸。”

    我把他们两个拖到一边,阴暗的光线下,他们身穿黑衣,融于黑暗里,若不仔细看,根本难以发现。

    我举起手电筒,继续朝着前面走去,冰冷的钢管在光线里发着寒光,通道里不时有凉气涌来,阴森的气息渐渐爬上脊背,让我全身一抖,打了个喷嚏。

    女老板扭过头,暗叫了声糟糕,我疑惑的问:“咋了?”

    女老板忙说:“快把手电筒灭了。”

    我把手电筒灭了之后,看到远处的拐角处露出了两道黑影,它们漂浮在空气里,赤面獠牙,伸着诡异的双手。

    我心头一紧,前方飘荡的应该是鬼魂吧,我小声说:“把手电筒关了好像不顶用吧。”

    女老板叹息着说:“那也没有办法了。”

    她紧张的四处观望,随后快速指着另一处通道口:“快,我们朝着那个方向跑。”

    我和她快速跑进了另一个通道里,女老板神色严肃,焦急的在前面带路,这时我才知道里面错综复杂,我们在里面转了几个弯,女老板停了下来,皱起眉头说:“我们是不是来过这里?”

    我看哪里都是一个样,除了那些冰冷的钢管,并没有参照物。我不确定是否来过,不过我们要是来过的话,那几个鬼魂岂不是就在这里?

    头顶投下来大片阴影,我看着脚下凌乱的影子,心里一咯噔,还没打算跑,就被头顶上方的女鬼拽住了,她掐住我的脖子,激动的叫喊着:“抓住了,我抓住了。”

    她的声音沙哑又可怖,在阴暗的管道里传的很远,这声音让人头皮发麻。我的脖子被她死死卡住,身体上移,快要喘不上气来。

    女老板被两个女鬼摁在通道墙壁上,正在使劲挣扎着,女鬼血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格外明亮,她们狂妄诡异的笑着,一个女鬼激动的说:“杀了她,杀了她。”

    “我要她的脸。”

    “我要她的心。”

    面对张牙舞爪的女鬼,女老板剧烈的挣扎起来,但是她的手脚都被束缚了,她的反抗并没有起多大作用,倒是让女鬼更加得意忘形起来。

    我双脚离地,脖子被勒紧,喉咙甚至发出了格格的声音,我瞪大了眼睛,眼看女鬼锋利的指甲就要划过女老板的侧脸,我心头猛烈的跳动着,可是再剧烈的挣扎都显得无济于事。

    那个女鬼狂笑着说:“很快这张脸就是我的了。”

    就在惊险一刻,拐角处走过来一个身影,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一旁的女鬼竟然凄厉的惨叫起来,她的身上燃起了剧烈的火光,整个通道里变得非常明亮,女鬼转瞬间消散了。

    其余的女鬼吓得大惊失色,就连抓住我的那个,一瞬间都跑的无影无踪,我蹲坐在地面上,急促的喘着气,刚才喉咙被勒的太紧了,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我举起手电筒一看,近前站着的竟然是阿顺,他摸着下巴,十分沉稳的说:“老夫来晚了,你们可还好?”

    我喘着气说:“还好你来的及时,要不然我们可就成了女鬼的美食了。”

    阿顺不时点头说:“老夫刚才听到声音,就匆忙往这里赶,所幸及时,所幸及时。”

    女老板走到我身边,诧异的问:“他这是怎么了,被谁附体了吗?”

    我小声解释说:“他以前受到过刺激,后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其实他的年龄和管德柱差不多,我觉得他可能有点像双重人格。”

    女老板狐疑的打量着阿顺,皱起了眉头,阿顺忙捂住脸,羞涩的说:“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女老板回过头,重重的说:“我信了,他不但有双重人格,还有神经病。”

    我问阿顺:“刚才你去哪了,为什么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阿顺眯着眼说:“我发现这里面非常有意思,就去前面转了转,你猜我看到了谁?”

    我问:“谁?”

    阿顺指着我说:“你的亲兄弟。”

    我心头一紧,我啥时候冒出了一个兄弟?我记得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啊,女老板同样很震惊,她忙问:“阿明的兄弟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

    阿顺说:“我不知道叫啥,但是和他一模一样,那肯定是孪生兄弟了。”

    我知道他是说谁了,肯定是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偶,真没想到他竟然跑到了这里,我说:“那他在里面做什么?”

    阿顺气愤的说:“他抓了一个姑娘,把那个姑娘给害了。”

    那个姑娘肯定就是今天报道被抓的女孩,他冒充我的身份去抓人,又把人害死,这口气我可不能忍,我问:“他是怎么害的,我现在就去找他算账。”

    阿顺紧张的说:“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害的,反正把那个姑娘拉出来的时候,已经变得干瘪瘪的,全身没了血液,我劝你还是别去了,搞不好那个房间里有吸血怪。”

    我咽了口吐沫,被阿顺这句话吓了一跳,那个人偶费尽心机抓了一个女孩,就是为了抽掉她的血液吗?他到底怀有什么样的目的?

    我已经不能镇定下去了,必须要去看一下才行,要不然他肯定还会残害更多无辜的人,我急忙问:“他现在在哪?”

    阿顺不确信的问我:“你不会真去找他吧,依老夫之见,还是趁早离开的好,这里太危险了。”

    我说:“那个人假冒我,毁坏我的名誉,又杀人抽血,这种人丧尽天良,危害社会,留着就是祸患,我必须先把他除掉。”

    阿顺摸着下巴说:“你能这样,老夫甚是欣慰,好,我这就带你去。”

    女老板轻轻拉着我,在我身后小声问:“你确定吗,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很强烈,我们去了可能会很危险。”

    我坚定的说:“对,我必须要去。”

    女老板拽住我的手,默默叹了口气,她在身后幽幽说:“我的预感是很准的。”

    阿顺双手背后,大摇大摆的走在后面,不多会就带我们来到了一处阴暗的角落里,他指着不远处说:“看,就是那里。”

    映着头顶钢铁的寒光,我看那边有一个暗门,门外有两个面具人守着,他们很安静,不过很快朝我们这边看了眼,我们快速躲了起来。

    我小声说:“我们是不是被发现了。”

    阿顺摸着下巴说:“不会的,那两个死人观察力太差了,刚才老夫就来过了,他们毫无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