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另一个你
    我径直往前走,杨大宇突然拦住了我,我问:“怎么了?”

    杨大宇指着一旁的玉棺,小声说:“刚才我好像在其中的一具棺材里,那其余的棺材里是谁?你们不好奇吗?”

    我说:“管他是谁,在这个地方最好不要有什么好奇心,说不定会惹出什么事。”

    杨大宇拍着胸口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我在那个棺材里出来后,总觉得旁边的一个棺材里有什么在呼唤着我,我好像听到了一个棺材里的心跳声,很强烈,我感觉和我的心跳频率一样。”

    我从来没见过杨大宇这个样子,要知道他可是很害怕这些事情的,今天突然提出了这个问题,我不免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女老板说:“那你感觉是哪个棺材产生的,把它打开看看不就行了吗?”

    杨大宇捂着胸口,慌乱的走动着,他的双手在发颤,管德柱阴冷的注视着周边,一直跟着他走到了远处,最终杨大宇停在了最后一个棺材面前,他用手指了指说:“应该就是这里。”

    我看这口棺材很是普通,并没有多么出奇的地方,材质一般,破旧的木头都已经腐烂了,上面发霉,长满了奇怪的真菌,一看就是搁置太久了。

    虎子疑惑的问:“你确定是这口棺材吗?”

    杨大宇确定的点头,他颤巍巍的摸着棺材盖,喉结动了动,咽了口吐沫,杨大宇回过头,紧张的说:“就是这个,我要打开吗?”

    管德柱说了声:“且慢。”

    他拿出来罗盘,在棺材旁边试探着,等确定没有危险了,才说:“可以了。”

    杨大宇舔了舔嘴唇,双手扣住棺材盖,咬着牙齿猛一用力,只听啪嗒一声响,棺材盖落在了地面上。

    管德柱移过光线,大家一起朝着里面看去,这一看,大宇顿时定在了原地,就连我们在定在了那,不可置信的看着棺材里的那个人,他竟然和杨大宇长的一模一样,就连穿着打扮都是一样的。

    杨大宇摸着自己的脸,哆嗦着说:“这,这里面是我吗?”

    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拍了他一下,说:“不可能是你,如果他是你,那你是谁?”

    杨大宇慌张的说:“我怎么觉得他和我这么像呢,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这**就像同一个人。”

    女老板脸色凝重,她掏出一根银针,朝着棺材里的那个人扎了一下,杨大宇突然大叫了一声:“好疼,你扎我干嘛。”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杨大宇,心头满是疑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他们是同一个人,能感受彼此身上的疼痛?不过这是怎么做到的呢?他又为什么会躺在棺材里?

    女老板不确信的再次朝着棺材里的那人扎了一下,那个人手腕上被扎出血来,杨大宇再次大叫一声,他的手腕上也流出了血。

    女老板阴沉的说:“也许我的猜测对了,天啊,真是太不可置信了。”

    虎子说:“是那个双鱼玉佩的传说吗?”

    女老板说:“很可能是的,听说当时做实验的时候,产生的那两条鱼就是一模一样,其中一条鱼死后,另一条也死了,它们之间存在了某种联系,虽说是两条鱼,但却是一条鱼一样。”

    她虽然说的比较绕口,不过我还是比较明白的,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可置信,这件事太诡异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相信。

    我疑惑不解:“当年的事情可是在罗布泊发生的啊,现在怎么跑到了这里,这其中相距太远了,不太可能啊。”

    女老板说:“也许由于别的原因,比如时空穿梭之类的。”

    我眉头一皱,没想到女老板真大胆,连这种都能想出来,就算在离奇的灵异事件,也不可能涉及时空问题吧。

    可能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女老板阴冷的说:“我曾经看过一个报道,1975年莫斯科发生过一起不可思议的失踪事件,有一辆地铁从白俄罗斯驶向布莱斯诺站,它在途中停运的十四分钟内,带着满车乘客消失了,后来jǐngchá和地铁管理员展开了地毯式搜索,始终没有找到这辆地铁,这成为了一个世界之谜。”

    我不知道这个事情是否属实,不过我很诧异,女老板为什么会对这种事情了解这么多。

    我们被一层迷雾笼罩,疑惑填满了整个大脑,管德柱问杨大宇:“你还记得进来之后你做过什么吗?”

    杨大宇摸着头,脸色微红,羞涩的说:“那个měinǚ把我骗进来之后,貌似在脱我的衣服,后来我就好像在神游,一直摇摇晃晃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后来怎么进棺材的我都不知道。”

    看来要弄清楚怎么回事,还需要找到杨大宇口中的měinǚ,不过这事情真诡异,我看了眼棺材里的另一个杨大宇,心里多少有点慌乱。

    杨大宇急忙问:“那现在咋办啊?”

    管德柱皱起眉头说:“先把棺材盖上吧,这个事情太奇怪了,我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

    杨大宇担忧的说:“可是我怕,万一这出了什么事情,我岂不是也完了?”

    虎子安慰说:“目前应该没事,我们再往里深入,兴许就能找到dáàn,你别太紧张。”

    百般劝说,杨大宇才算冷静下来,管德柱说其实这里已经在墓穴中央的范围了,前面不远处才是最中央的位置。

    可惜火把只能照亮一小片天地,远处漆黑一片,依旧什么都看不到,不过随着往前深入,依稀可以看到怪石林立,森罗万象,一大群蝙蝠从头顶嘎嘎飞过,血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寒光。

    管德柱毫不在意,依旧高举火把,那些蝙蝠黑压压一片,看的我不寒而栗,我问:“管叔,这里不是水底吗?那些蝙蝠是怎么进来的?”

    管德柱沉声说:“难道你就没有发现,我们从进来一直往里去的时候,这里的地势发生了倾斜吗,我们其实一直是朝着高处走的。”

    我皱起眉头,越发不解,我记得我们好像是下来的呀,按理说是朝着下方走,他怎么说是朝着上面走呢,我问:“就算是这样,那些蝙蝠是怎么进来的?”

    管德柱说:“你没有发现巫水河旁边有两座山。”

    巫水河旁边的景象我记得一清二楚,自然知道,我想了半天,随后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说,这里应该还有个出口,而且通到了山的内部,所以这些蝙蝠才进的来。”

    管德柱说:“应该是这样,这里应该有个大的蝙蝠洞,不过我从来没有发现在哪里,如果我们找到的话,可以从那里出去。”

    虎子难过的说:“现在从哪里出去都不容易,水底有水怪,蝙蝠洞肯定有许许多多的蝙蝠,蝙蝠喝血的话,会把我们抽干的。”

    我叹了口气,虎子说的很对,想到水底的那些怪物,我就头皮发麻。

    管德柱说:“你们不用担心,等找到蝙蝠洞,我自然有能力带你们出去。”

    听到他这句话,我放心了不少,走了一会,管德柱顿时停了下来,他允许我打开手电筒,我举着手电筒看着四周,发现前面的场景十分凌乱,全是倒下的陶人和稀奇古怪的雕像,就像一个残破不堪的废弃广场,广场地面上还有许多凌乱的骨骸。

    四周阴森森的,不断有凉风吹来,爬上脊背,杨大宇哆嗦了下,迷茫的说:“我总觉得我好像来过这里。”

    他指着广场中间,问:“你们觉得这里像个什么?”

    虎子问:“像什么?”

    杨大宇惊恐的说:“像个祭祀场。”

    我心头莫名一紧,这个描述确实有些相像,那么这些凌乱的骨骸,全都是因为祭祀而死的吗?

    管德柱高举着火把,一步步的走向空旷荒芜的广场中央,他的脸色十分严肃,似乎又夹带着些许的苍白,火苗扑朔,突然哗啦一声,火把灭了,他那边陷入了黑暗之中。

    我快速拿着手电筒跑过去,管德柱咳嗽了声,阴冷的说:“大家小心。”

    我们背靠背,谨慎的注视着周边,此刻就连我手中的手电筒也开始闪烁起来,周边的陶人不知道怎么了,卡卡的响了起来,随后又不少陶人立直了身体,诡异的雕像也朝向我们。

    杨大宇缩着脖子,紧张的说:“卧槽,这些东西也复活了?”

    虎子喃喃:“看样子是的。”

    那些陶人咧着嘴冲向我们,我们左闪右躲,不得已和它们交战在一起,杨大宇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个斧子,对着陶人就砸,不时可以听到陶人碎裂的声音。

    这时,一个黑影从远处而来,我顿时觉得心脏像是被什么挤压了一样,这种压迫感让我全身颤抖了起来,那个人站在远处嘿嘿的笑着:“你们终于来了,既然这样我就要你们死在这里。”

    我听这声音不男不女,正是那个神秘人,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全身冒着黑气,双眼血红,看这样貌都让人紧张万分。

    管德柱掏出铜钱剑,迎了上去,两个人只交了两招,管德柱便被打了下来,那个铜钱剑同样插入了神秘人的身体里。

    他把铜钱剑扔到一边,笑呵呵的说:“尔等蝼蚁用这种东西也想杀我,真是痴心妄想。”

    他气愤的指着管德柱:“我好心栽培你,给了你这副身躯,你却恩将仇报,毁了我的肉身,我一定要亲手将你大卸八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