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双鱼玉佩
    虎子脸色刷的一白,可能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人,一时有点怕。

    我咳嗽了声,故作镇定,却见虎子盯着我身后,惊恐的说:“明哥,我看到那个怪物了,他就在你的背后。”

    我猛然转身,刚好对上连体女尸的眼睛,两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瞪的很大,真被我说对了,女尸的面部相差很大,一个十分漂亮,一个丑陋无比。

    那个丑陋的面孔冲我一笑,一寸多长的指甲伸了过来,我心头一慌,快速转身,却被另一只手拽住了。

    女老板眼疾手快,忙使出飞针绝技,几根飞针射中了女尸的脸部,女尸大叫起来,拽的我更紧了,我忙说:“虎子,快来救我。”

    虎子略一犹豫,赤手空拳跑了过来,女尸嘿嘿笑了两声,一寸多长的黄色指甲伸向了我的脖子。

    我只觉得脖子一凉,再也不敢动了,虎子也定在了原地,这一寸多长的指甲如果贯穿我的喉咙,我肯定必死无疑啊。

    虎子摆了摆手,紧张的说:“有话好说,有什么事我们都可以商量,你不要冲动。”

    我叹了口气,和尸体商量个啥,女尸能不能听懂还是一回事。

    女尸呜咽了两声,紧紧拽着我,想把我拉入黑暗之中,利刃都已经悬在了脖子上,我不敢不从,只能慢慢跟着后退。

    虎子和女老板本想追上来,这时胖子出现了,把他们两个拦了下来,我看胖子不时往下流着血,搞不好也已经死了,难道说我的结局也和他们一样?女尸要在阴暗处杀掉我?

    我不敢动弹,脖子处冰冷的触感让我的心提了起来,心跳声越发急促,只能在它的威逼下慢慢后退。

    到了阴暗的角落,脖子处的黄金色指甲消失了,这时我才放松了些,谁知一张丑陋的面孔晃到了我面前,那个女尸笑嘻嘻的打量着我,舔着舌头,喉咙格格格响了起来。

    她的面孔让我不寒而栗,我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浑身紧张的像拉满弓的弦,双腿也开始哆嗦了起来。

    我惊恐的问:“你到底要干嘛?”

    那张丑陋的面孔声音呜哑:“吃,我要吃。”

    我看她诡异的笑着,巨长的指甲又伸了过来,我快速拽住她的手,猛一用力,把那个指甲拽了下来,她恼火的注视着我,顿时咧开了大嘴,一股腥臭的气味差点让我呕吐。

    我快速转身,刚跑出几步又被它拽了回去,她扣住我,血红色的大口朝着我的脖子而来,我心里一凉,这下算是搁着了。

    谁知女尸呜呜了两声,立刻放开了我,把我踢倒在地,并没有对我怎么样,我狼狈的爬起来,回过头才发现一把铜钱剑含在了女尸口中,剑柄一端正是管德柱。

    看到救命稻草,我激动的喊了声:“管叔。”

    管德柱面色阴冷,猛一使劲拽出了铜钱剑,双头女尸彻底发怒了,张牙舞爪的扑向管德柱,管德柱稳重的立在远处,咬破手指快速抹在铜钱剑上,气势十足。

    等那女尸靠近,只见他一挥手,女尸最丑陋的头颅掉落在地面上,随着啪嗒一声,我的心猛跳了下。

    女尸的头在地面上滚了两下,还在不断的转动着眼睛,它的脖子并没有流血,切口处十分平整,我看的目瞪口呆,真没有想到那把铜钱剑如此锋利。

    管德柱一击得手,准备再补一剑,那女尸看大事不好,快速捡起头颅,掉头就跑,只一会就消失在了黑暗里。

    管德柱在一旁看着,并没有去追,我忙问:“管叔,你怎么不给她致命一击,让她跑掉了。”

    这时,管德柱全身一颤,噗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这一幕始料未及,我忙扶住他,紧张万分:“管叔,你怎么了,是不是被那女尸伤到了?”

    管德柱摇头叹息:“不是它,是墓穴中央的一些东西。”

    女老板他们快速赶了过来,虎子看到了管德柱,忙过来询问情况,管德柱无力的说了几句,眼一闭昏睡了过去。

    虎子扶着他,难过的说:“早知道就不让他一个人来了,有我帮他的话应该会好些。”

    我安慰说:“你不用担心,管叔的身体非同一般人,兴许一会就会好的。”

    我看了半天,见只有他们两个人,便问:“杨大宇呢?”

    女老板指着远处说:“在那边躺着呢。”

    我说:“这里很危险,你怎么把他一个人放在那了。”

    女老板无奈的摊开手,眉头一挑,说:“我们刚才听到声响,觉得可能这边出事了,就想过来帮忙,带上他是一个累赘,所以只好先放那了。”

    我有些担忧,这个地方凶险莫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杨大宇要是出事了,我会自责一辈子的。

    我从女老板手中拿过手电筒,朝着前面走去,到了前方不远处,我照了照冰冷的地面,并没有发现杨大宇,只有胖子的尸体在光线下泛着光泽。

    我晃了晃手电筒问:“杨大宇呢?”

    女老板皱起眉头,略有慌乱的说:“刚才还在这呢,怎么突然之间不见了。”

    虎子扶着管德柱走过来,看到凄凉空荡的场景也是一愣,张口结舌的说:“人,他人去哪了?”

    我用手电筒照了照四周,近处并没有他的身影,远处又被黑暗吞噬,什么都看不到,我心里七上八下,非常担忧,如果他被什么东西带走了,可就凶多吉少了。

    虎子一脸焦急,不安的拍着手:“都怪我,如果我不把他留在这,兴许他就不会出事。”

    我呼了口气说:“你也别自责了,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把他找回来。”

    女老板无奈的说:“这个空间错综复杂,又这么大,想找到他,恐怕很难。”

    我坚定的说:“就算多难也得把他找回来。”

    女老板说了声好,整个人安静了下来,氛围有些凝重,压得人呼不过来气,我在四周逛了逛,毫无头绪。

    女老板说的很对,在这里消失了,就像掉入了深不见底的泥潭,再想被找出来,简直是天方夜谭,实在太难了。

    管德柱抖动了下,隐隐有醒来的迹象,我惊喜的看了眼管德柱,把所有希望都压在了他身上,他懂得许多秘术,应该会有不少方法。

    我焦急的等待着,不多会,管德柱咳嗽了声,总算醒了,他把手伸进了怀中,似乎在摸什么东西,我看他额头青筋暴露,双眼血红,惊得我一头冷汗。

    管德柱猛一使劲,呼了口气,整个人松懈了不少,我看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古铜色的利刃,利刃上沾满了血迹,我不可置信的看着管德柱,难道说他是被这个东西伤到了。

    虎子看了眼,惊讶的说:“阴阳双鱼。”

    我也非常吃惊,没想到利刃可以做成阴阳双鱼的形状,其实说是利刃,看上去倒像是飞镖,真不知道他到底在墓穴中央经历了什么。

    管德柱阴冷的说:“这个空间和阴阳双鱼很有渊源,我发现了很多阴阳双鱼的东西,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关系,这些东西又有什么寓意。”

    女老板挑起眉头,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故事。”

    我问:“什么故事?”

    女老板严肃的说:“有关双鱼玉佩的故事。”

    这个故事我是听过的,也是中国非常离奇的灵异事件之一,至今都没有真相。

    据说当时罗布泊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一些青年想去淘些古物,后来不知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青年死的死,疯的疯。据说那些疯者看起来像是鬼上身,但又不是。那些疯者行为异常活跃,最后全都筋疲力尽而死。

    这时一个叫做彭加木的科学家去了尼泊尔考察,不幸失踪,国家先后4次派出十几架飞机、几十辆汽车、几千人拉网式的寻找,面对着黑风暴刮起的沙包、沙梁、沙山,却没有丝毫蛛丝马迹。

    不过传说后来的搜寻中,大家找出了双鱼玉佩,不过这个双鱼玉佩和女老板口中所说不同。

    罗布泊的双鱼玉佩不是因为外形,而是因为研究人员在实验室里初次发现它灵异的功能时,是用一条鱼做实验的时候,玉佩突然启动,一条完全相同的鱼被复制出来。

    我摇了摇头,对女老板说:“你所说的那个故事和这个阴阳双鱼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况且这只是一个传说。”

    女老板惊奇的说:“那可未必,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这里的很多东西都一样吗。”

    我心头莫名一紧,她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有那么一点意思了,可是当年的事情是在罗布泊啊,那个神秘诡异的地方,怎么可能会跑这么远。

    我看了眼周遭,阴森森的氛围笼罩着空间,一切都看不清楚,这一路走来,其实遇到的事情太多了,太多匪夷所思,解释不清的事情。

    我叹了口气:“算了,还是不要聊这个了。”

    我把视线转向管德柱:“管叔,大宇突然不见了,你能找到他吗?”

    管德柱轻点了下头:“应该是能的,你把他的生辰八字给我。”

    以前陪过杨大宇过生日,他哪一分钟出生的我都记得,我给管德柱说了之后,只见管德柱从挂包里掏出一个很小的稻草人,又掏出一个纸符贴在稻草人身上,嘴中念念有词,像是在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