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水怪
    刚才无论怎么拍他都不醒,这下突然坐了起来,倒有些出乎意料,他刚才肯定是装的,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在他这个德行我已经习惯了。

    杜伟韬抬起头看了眼天空,直直定在那,大家一起抬起头,头顶上方乌云翻滚,像是翻云覆雨的大手,搅动着风云,不多会起了大风,周边的树叶晃动起来。

    夜幕下,远处的路灯不时闪烁着,就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非常诡异,杨大宇长大了嘴巴,喃喃着:“要变天了。”

    女老板提醒:“我们快去支援管德柱吧,他现在还在巫水河底下呢。”

    我一拍脑门,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我们快速回到宾馆里,拿起各自的装备,虎子说:“我也想去。”

    我看了眼阿顺,阿顺猛烈的摆着手:“反正我是不会去那个地方的。”

    管德柱走的时候,说让虎子陪着阿顺,阿顺这个情况,我确实也不放心让他一个人留在这,但是虎子却很坚持,我说:“老杜,大宇,要不你们两个留下了陪阿顺吧。”

    杨大宇嘟着嘴说:“让老杜留下吧,我就不留了,我想去看看,这种事哪能少的了我。”

    巫水河底下万分危险,买潜水器材的时候,杨大宇还吓得不行,现在却突然提出要跟着,这不是他性格。

    我狐疑的打量着杨大宇,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故意转移视线,我心里顿时有了头绪,估计他是听到下面有宝藏,想要趁机捞一笔。

    杨大宇拍着我的肩膀,笑嘻嘻的说:“明哥你放心,我绝对不给你拖后腿。”

    我看时间也不早了,那个神秘人跑了,很可能回到了水底,也不知道管叔能不能应付的来,便说:“行了,你想去就去吧。”

    走出门外,外面已经吓起了小雨,秋夜的雨水打在身上十分冰冷,再加上冷风这么一吹,全身直打寒颤,顿时起了鸡皮疙瘩。

    我们上了车,飞速的驶向尚乡村,雨水叮咚,打在车窗上,雨刷器转了两下坏了,视线很快模糊起来,四周朦胧一片,不时可以看到人影闪过,车子很快熄火了。

    杨大宇小声说:“不会是碰到脏东西了吧?”

    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无论怎么都打不着火了,只好下车,好在远处就是尚乡村了,并不是多远,我敲了敲车窗说:“大家都换好装备跟着我走吧,前面就是了。”

    杨大宇惊恐的注视着我,在车里面慌张的说:“明,明哥,你后面有东西。”

    我只觉得脖子一凉,快速转身,发现一个白衣女鬼正瞪着我,幽绿色的眼睛转动着,面孔苍白到了极致,我吓了一大跳,不过她好像比我还害怕,快速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女老板下了车,注视着四周,说:“这里阴森森的,确实容易存在脏东西。”

    我指着远处,心神未定,慌乱的说:“哪里是存在脏东西啊,你看看到处都是脏东西。”

    女老板向前望去,顿时一愣,皱起了眉头。前方有不少鬼魂飘飘荡荡,看样子十分惊慌,也不知遇到了什么事,今晚的天气也很反常,电闪雷鸣的。

    他们都换好衣服走下了车,杨大宇颤巍巍的注视着前方,扶着车哆嗦着说:“这是咋了,怎么出来这么多鬼魂啊?”

    我说:“这特马谁能知道,说不定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离奇的现象。”

    杨大宇背好氧气瓶,猜测说:“会不会和巫水河有关?”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和巫水河联系在一起的,不过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毕竟那个河底应该存在很多秘密。

    我快速穿好潜水装备,带着大家去巫水河走去,还没到近前,我就听到了呼啦的水声,河水汹涌澎湃,桥上盈满了水汽,这一画面气势磅礴,看的人热血沸腾。

    杨大宇不由得说了好几句卧槽,我忐忑的说:“这水如此急,该怎么下去?”

    虎子镇定的说:“从桥上跳下去。”

    杨大宇惊讶的说:“你不是开玩笑吧,从那上面跳下去,也太高了吧,反正我不敢。”

    虎子笑了下:“这种地方最好从桥上跳,这样才会比较稳,上次阿顺不也是从桥上跳下去的吗。”

    杨大宇咽了口吐沫,说:“要不你先跳下去试试?”

    虎子当仁不让,一马当先走到了巫水桥上,我们纷纷跟着。巨大的水花扑面而来,哗啦一声,扑的到处都是,衣服霎时间湿透了,我全身冰冷,冻的直哆嗦。

    虎子戴上呼吸器,对着我们招了招手,纵身一跃,只听扑通一声跳了下去,我快速趴在巫水桥边,只见他瞬间没了踪影,桥下的水呼啸着,像是一张吞人的巨口。

    杨大宇有些紧张,眯着眼往下看了看,一道高涨的水花迎面而来,瞬间打在脸上,杨大宇摸了摸湿露露的脸,双腿一抖,惊慌的说:“明,明哥,我腿抖,不敢下去。”

    女老板走过来,说:“不用怕,我教你个办法。”

    杨大宇急忙问:“啥办法?”

    女老板挑了挑眉,说:“你先把呼吸器戴上,然后站在桥边。”

    杨大宇照做,然后回过头,看样子是准备问一下什么情况,谁知女老板二话不说一脚把他踹了下去,又是一声扑通,杨大宇被河水吞噬,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卷起的浪花一层高过一层,从上方看下去确实有点惊心动魄。

    女老板拍了拍手,说:“该我们了。”

    我站在桥边,深呼了口气,戴上呼吸器,忐忑不安的跳了下去,顿时一股冰冷的凉意像是穿透了身体,直击内心,让我全身发抖。

    透过眼罩可以看到昏黄的水底,就连水也是混浊不堪,我从兜里摸出防水手电筒,照着远处,看到灯光,虎子他们都聚集了过来。

    虎子指着最下方,示意我们往下游,他在最前面带路,我蹬着双腿,游的飞快,杨大宇一看就是游泳技术不怎么样,蹬了半天才跑了没多远,我回头拉住他,带他下去。

    下潜的时候,我全身一怔,猛地瞪大了双眼,只见最下面跟着虎子他们的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没有呼吸器,在水底游了很久,好像一点事也没有,我用灯光照下去,那个人回头看了我一眼,更是让我心头一紧,止不住哆嗦了起来。

    那个人的眼睛瞪的很大,从眼眶里凸了出来,看上去很像鱼眼,闪烁着不知名的光,他好像在冲着我笑,我想大声呼喊,提醒他们,可是在水里根本无法发声。

    杨大宇看到这一幕,吓得呼吸器都掉了,喝了不少水。他们还在下潜,距离我越来越远,我拉着杨大宇,只好继续往下游,不时的晃动着手电筒,杨大宇更是掏出了猎鬼枪,虽然说不出来那是什么东西,不过我觉得那东西不是鬼灵。

    可能是感受到晃动的灯光,虎子他们停了下来,我们快速追上去,虎子抬起头,刚好看到了身旁的怪物,我们已经快接近他们了。

    映着灯光,我才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他的身体确实很像人,不过身上长着鳞片,诡异的眼睛看上去就像个装了珠子的水泡,那个怪物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朝着虎子冲了过去,虎子和它纠缠在一起,在水中凌乱开,我想上去帮忙,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好在虎子不负众望,掏出匕首把那东西杀死了,一片血红在水中弥漫开,虎子游过来,指着下方远处,我用手电筒照了照,原来那里有个洞。

    虎子挥了挥手,示意我们去那里,我刚游了几下,杨大宇使劲的拍着我,惊恐的指着后面,一边指一边不要命的往下游,我回头一看,顿时吓得身体一抖,心快跳到了嗓子眼。

    只见身后游过来密密麻麻的怪物,它们瞪大了死鱼般的眼睛,正在极速的接近,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下游。

    这种情况,耽误不得,稍有延迟,就有可能被它们追杀,撕成碎片,一定是虎子杀了那个怪物,它的血腥味引来了这么多东西,我顾不着想了,死劲朝着那个黑洞游去。

    我们进入了洞口,一直往里游动,里面的空间越来越狭窄,只能一替一个出去,我是最后一个出去的,刚爬出出口,顿时一只黑乎乎的手抓住了我,还好虎子反应快,把我拉了过去,要不然我又要坠入水中了,那个结果是难以想象的。

    有个怪物探出了头,杨大宇一枪命中,水中沸腾了起来,有大片的血迹蔓延开,在水中慢慢淡化,稍后水面安静了下来,看来它们并没有追上来,我猜兴许它们不可以上岸,或者说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我拿着手电筒照着四处,这里是一个极其阴暗的空间,墙壁四周长满了黑绿色的苔藓,隐约可以听到水滴的声音,啪,啪,一直在响。

    杨大宇取下呼吸器,惊讶的说:“没想到水底竟然会有这么一个空间,真不知道这是如何做到的。”

    女老板说:“古时候能工巧匠者众多,有些东西我们现在都未必能超过,这很可能用了某种巧妙的大型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