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零五章 他是人偶
    金大诚中枪后瞬间倒下了,其余的人偶也随之纷纷倒地,杨大宇对着伤口吹了下:“就算你们再怎么准备,也挡不了这把枪,因为这把枪就是对付你们这种怪物的。”

    金大诚仰起头,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慢慢又站了起来,他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说:“你们的东西对付那些小喽啰还可以,对付我就不行了。”

    杨大宇不信,又对着金大诚来了两枪,金大诚毫不闪躲,铜钱打进了他的身体,他却完好无损,眉头都没皱一下。

    杨大宇刚才还得意忘形,顿时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没精打采的低下了头,金大诚搓了搓手,掏出匕首说:“行了,我就不耽误时间了,该做正事了。”

    他冲我诡异一笑,径直走了过来,婷婷把我拽到了身后,怒视着金大诚:“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除非我死。”

    金大诚笑的更加狂妄了,诡异的笑声在洞穴里传的格外响亮,他伸着头对着婷婷说:“你怎么知道我要取你的命。”

    他指了指我,婷婷,虎子,叹了口气:“唉,没想到还少了一个。”

    我紧紧抱住婷婷,又对着金大诚来了两枪,可惜这枪对他没有任何用处,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渐渐逼近的野兽,可我却无能为力。

    金大诚肆无忌惮的走到了近前,我们被网束缚住了,根本无法逃走,此刻的我们就像放在刀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金大诚晃了晃匕首,笑意吟吟的模样十分猥琐,他的嘴角勾起,慢慢严肃起来,快速拽住我,掐住了我的咽喉,婷婷想要帮忙却被他踹倒在地。

    眼看金大诚紧握的匕首就要插入我的眼睛,这时身后有一道寒光而至,一下子击中了他的手腕,刀子啪嗒一声掉落了下来。

    金大诚愣了下,眯着眼打量着远处,有人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脚步声清晰入耳:“老朋友,好久不见。”

    我听这声音格外熟悉,看来是管德柱来了,金大诚站起来,阴冷的说:“没想到你还是逃出来了。”

    管德柱拉长了声音:“怎么,有些出乎意料吗?”

    金大诚握紧拳头,愤恨的说:“当初没有杀掉你,我一直很后悔,主人同样想要你的命。”

    管德柱笑呵呵的说:“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管德柱把挎包扔在一边,近身上前和金大诚交起手来,两个人打的难解难分,不时把对方摔倒在地,我们看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很大的坑,一时目瞪口呆,噤若寒蝉。

    杨大宇结结巴巴的说:“我靠,他们两个都不是人啊。”

    我也很吃惊,他们两个相互打到对方身上,身边变形之后又很快恢复了原样,难道说管德柱也是一个特殊的人偶?怪不得从这里出去后,他的身体很快恢复了,怪不得阿顺说他不会轻易死。

    他们带来的震撼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我的心跳加速,看的眼花缭乱,杨凝蹲下来,紧张的问:“你们还好吧,我怎么才能救你们出去?”

    阿顺说:“从那个挎包里面找一道纸符,交给我就行。”

    杨凝打开管德柱的挎包,找了半天,总算摸出来一道黄色纸符,阿顺夹在两个手指中间,念念有词,只听嘭的一声,纸符燃烧了起来,他用火把网融化出了一个豁口,我们纷纷从里面爬了出来。

    杨大宇搓了搓手,说:“我们几个就不信收拾不了他。”

    刚说完这话,金大诚已经被摔在墙上,很明显他已经落了下风,管德柱掏出一张纸符,阴冷的笑着说:“我看把你烧了,你还会不会如此狂妄。”

    管德柱手中的纸符顿时燃烧了起来,火红色的光亮把金大诚吓坏了,我看他眼神惊恐,双手抓着墙壁,管德柱还没动手,金大诚手指一弹,只听啪嗒一声,洞穴里的火把竟然熄灭了,我们全部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等我们打开手电筒,金大诚已经不见了,那道墙壁上留着一道血淋淋的手印,他也是够狠的,竟然用手挖石头,然后击灭火把。

    看着那道手印,我又有些疑惑,既然他是人偶,又为什么会有血液?难道说他们被做的如此完美?我记得管德柱也会流血,制作九宫八卦阵的时候,他流了不少血。

    管德柱拍了拍手,舒了口气:“好了,危机暂时解除。”

    杨大宇屁颠屁颠的跑到管德柱面前,一边被管德柱捶背一边笑嘻嘻的说:“管叔,你真厉害。”

    我盯着管德柱问:“你是不是和金大诚一样?”

    管德柱笑呵呵的说:“刚才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我忍不住问:“那你们是怎么造成这样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也会是这个样子。”

    管德柱叹了口气,一脸感伤,他摆了摆手说:“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我本想问清楚,他却无意想说,也只好作罢,杨凝拿着手电筒在洞穴里来回晃荡着,最终在洞穴深处找到了杨嘉乐。

    杨嘉乐已经奄奄一息,他的身体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口,看上去十分惊悚,真的难以想象,施老鬼竟然对他施加了如此惨痛的折磨,怪不得杨嘉乐如此怕他,这种魔鬼一般的人物,恐怕只要经历过,谁听到都会闻风丧胆吧。

    杨凝呼吸急促,焦急的问:“管叔,你有没有办法救他?”

    管德柱走到近前,仔细看了眼,随后拿出挎包,从里面摸出了一瓶药膏,抹在了杨嘉乐身上,不多会,他的伤口竟然出奇的好了。

    我们又是一惊,杨大宇眼神里闪烁着光亮,一直盯着那瓶膏药,看他口干舌燥的样子,估计又起了什么小心思,不过他在挎包那吃过亏,一时犹犹豫豫,不敢下手。

    杨嘉乐伤口倒是恢复了,不过却一直躺在地面上,动也不动,先前虽说奄奄一息,倒还有些活气,现在感觉像是死了一般。

    杨凝紧张万分:“管叔,他这是怎么了?”

    管德柱摸着下巴的一小撮胡须,俨然一副高人的模样,义正言辞的说:“伤口复原需要一定的时间,他现在正在复原内部伤口,需要多休息会,你放心,过不多久,他就会醒来了。”

    杨凝安静了下来,凝神注视着杨嘉乐,洞穴里再次恢复了原有的安静,我走到四周,把火把放回原位,依次点上,火光把空间照的亮堂堂的。

    杜伟韬在原地转了两圈,犹豫片刻,走到管德柱身前,张了张口说:“管叔,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管德柱稍打量了下杜伟韬,眯着眼说:“我看你额头晦暗淤青,双眼发红,面色无光,颧骨面颊处有如隔着一层灰,色彩暗淡,应该是遇到了一些灵异事件吧。”

    杜伟韬忙不迭点头:“确实是这种事情,还是先前那个假的你给弄的。”

    管德柱微皱了下眉头,扬了下手:“行了,你说吧。”

    杜伟韬从兜里掏出玻璃瓶子,管德柱看了眼,眼神跳动了下,眉头一紧,杜伟韬还没说明原因,管德柱便说:“我知道了,这是勾魂大砝。”

    杜伟韬忙问:“有破解之法吗?”

    管德柱随口说:“破解之法肯定有,最简单的就是把这个女鬼除掉。”

    杜伟韬面色一紧,忙说:“不行,她是我女朋友,我要和她在一起,不能伤害她。”

    管德柱面色凝重,幽幽说道:“人鬼殊途,你们在一起,只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除非……”

    杜伟韬紧张的问:“除非什么?”

    管德柱沉声说:“除非让她复活。”

    杜伟韬忙问:“那怎么样才能让她复活呢?”

    管德柱说:“那简单,只要为她找到一具完好的尸体就行。”

    小钰嚷嚷着说:“不,我不要复活,等我复活了还会有人杀害我的,我不想再死一次。”

    管德柱疑惑的问:“我看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谁会一直杀你?”

    我快速说了句:“是金大诚,他要杀害小钰,八年前他杀害了小钰,并且拿走了她的心脏。”

    管德柱呆了半响没有说话,我继续说:“金大诚还要杀我、杨凝、婷婷、虎子,听他说他好像要复活什么人,他需要我们的器官。”

    管德柱叹了口气:“其实我早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那个人终究待不下去了,想要重见天日。”

    我心头一紧,忙问:“那个人是谁?”

    管德柱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清楚她是谁,她在黑暗的地底,附身在一个陶瓷人身上,一直出不来,不过她真的很厉害。”

    我疑惑的问:“你的意思是说,你去过那里?见到过她?”

    管德柱点了下头,重重的说:“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不能让她得逞,如果她出来了,将会是一大灾祸。”

    杜伟韬喃喃:“那小钰……”

    管德柱说:“先不要让她复活了,还是让她藏在瓶子里吧,这样比较安全些,稍后我给你们做法,可以让她不再反噬你。”

    我疑惑的问:“既然金大诚已经拿走了小钰的心脏,又为什么还要杀害她。”

    管德柱深沉的说:“没有灵魂的心脏是不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