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零三章 幻觉
    我看尸体远处放着几个熟悉的面具,心中越发紧张不安,看来那些人进来了,我怀疑他们是来找我的,不知怎么就死在了这里。

    杨大宇刚爬上墙头,颤巍巍的坐在墙头上,双腿发颤,再也不敢下来了,他捏着鼻子,惶恐不安的说:“明哥,这怎么有死人啊,好臭啊。”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怀疑这些死人是金大诚带进来的。”

    婷婷皱起眉头:“你的意思是说金大诚也来了?”

    我说目前还不太确定,金大诚一直在和施老鬼合作,肯定是施老鬼另有所图变卦了,金大诚才带人进来的,说不定他想带我走,毕竟对抗施老鬼一般人是不行的,他应该会亲自出马。

    杜伟韬紧紧握着手中的玻璃瓶子,担忧的看着四面八方,喃喃着说:“如果真是这样,恐怕我们会更加危险。”

    管德柱劝说:“有我在,你们都不用怕,不过目前大家需要找到阿顺,我就这一个兄弟,可不能让他出事。”

    我全身一颤,不可置信的打量着管德柱,张口结舌说:“阿,阿顺是你兄弟?”

    管德柱郑重点头:“对,他是我亲生兄弟。”

    大家都被这句话惊到了,一个个膛目结舌,震惊的盯着他,我看他们两个相差太大了,根本没有相似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是兄弟呢?

    管德柱呼了口气说:“我知道和你们说你们也不会信的,不过这确实是事实,所以麻烦各位了,大家一定有竭尽所能把他找出来,他的精神出了点问题,在这个地方很可能会出事的。”

    我缓过神,保证:“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他找出来。”

    我和虎子朝着前面找去,手电筒光线在广阔的空间照耀着,远处光线朦胧,依稀有一只猫跳了过去,我快速追赶而去,既然阿顺是跟着那只猫跑丢的,只要能找到那只猫,兴许就能找到阿顺。

    虎子一直跟着我,那只猫始终和我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幽绿色的眼睛不时变化着,越发的诡异,我跑了半天,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四周灰暗无比,我拿着手电筒照了照,发现这里竟然竖立着无数坟头,转过身时,管德柱他们已经不见了,只有虎子安静的呆在我身边。

    我对着四周大喊,声音在空旷的周遭传的很远,竟然没有一个人回答我,冷飕飕的凉风爬上了脊背,我哆嗦了下,我猛然转身,却见虎子正面对着我。

    我被他吓了一大跳,拍了下胸口说:“你跑我后面干什么?”

    虎子说:“没什么,我看你后面有个手印,就看了看。”

    我诧异的摸了摸后背,并没有任何感觉,虎子背过身说:“走吧。”

    他朝着茂密的坟头深处走去,我忐忑的问:“你跑那里做什么?”

    虎子没有回答我,一直往前走,今天的他有些蹊跷,我跟上去,从无数坟头前穿过,阴冷诡异的氛围让我全身发抖,不少坟头冒出来幽蓝色的火光,在我四周飘荡着。

    我快速追上去,紧张的问:“虎子,你到这里来干嘛?”

    虎子转过身,笑嘿嘿的说:“来这里当然有事啦。”

    我颤巍巍的退了老远,指着他大声说:“你不是虎子,虎子绝对不是这样的,快说你是谁?”

    虎子慢慢逼近我,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坏笑,声音变得极其沙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留在这了。”

    我还没掏出匕首,他已经扑了上来,我交了两手,很快被他扣住了,手电筒啪嗒一声落在了地面上,眼前陷入了黑暗之中,与他正对面,这时我才发现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

    我使劲挣扎,根本摆脱不了他,用脚踹他似乎没有任何感觉,他扼住了我的咽喉,越发使力,我的喉咙发紧,呼吸紧张,双眼不由得瞪大了,可是无论我如何打他,他都不肯放过我,终于我摸出了匕首,朝他捅了过去,他好像没事的人一般,更加用力了。

    我已经完全呼不出气来,我觉得我快要死了,这时我听到身后有人不断拍打着我,大声喊着:“明哥,明哥。”

    我不知道是谁,耳边嗡嗡作响,突然虎子松开了手,我猛然呼了口气,整个人好多了,有人用灯光照射在我脸上,光线很是刺眼。

    又有人问:“明哥,你这是怎么了?”

    我听声音正是虎子,全身不由得一抖,光线很快转移了方向,这时我总算看清楚了眼前的人,他确实是虎子,我不知他是真是假,想往后退,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不知何时,我的手里拽着两条藤蔓,这两条藤蔓缠在我的脖子上,束缚住了我,虎子又问:“明哥,你到底咋了,为什么想勒死自己?”

    我双手冰凉,快速把藤蔓解开,扔到一边,喃喃:“这是怎么回事?”

    虎子说:“刚才我发现你不见了,找了半天,没想到你竟然跑到了坟地里,拿着藤蔓勒住自己的脖子,双眼瞪大,看样子都快呼不过来气了。”

    我惊慌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直到现在还有一丝痛感,难道说刚才不是虎子掐我,而是进入了幻象之中,我在自己勒自己?

    我看了眼荒芜的坟头,那只猫探出头,正盯着我,它的嘴巴竟然带着诡异的笑容,我的心猛烈的跳动起来,它故意把我带到这里来,肯定是想害我。

    虎子快速掏出猎鬼枪对着那只猫来了一枪,那只猫警觉性很高,一枪落空,它很快消失不见了。

    虎子严肃的说:“明哥,我们快走吧,这个地方太奇怪了。”

    我问:“那阿顺怎么办,我们还没有找到他呢。”

    虎子打量下四周,说:“阿顺不在这里,他比较害怕这种地方。”

    我点头正准备离开,周边的坟头突然冒出了大量的磷火,幽绿色的火光逐渐向我们身边汇集,我毫不在乎,刚踏出一步,虎子又把我拽了回来。

    我说:“只是磷火而已,有什么可怕的。”

    虎子凝重的说:“这不是磷火,是鬼火。”

    我当即立在原地,虎子拿着手电筒不时朝着四周照,最终他把光线停在一处坟头,我眯着眼看了半天,始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突然一只苍白枯瘦的手从坟头探了出来,吓了我一大跳。

    我紧张的问:“现在该怎么办?”

    虎子吸了口气,说:“最好的办法就是等管叔来救我们。”

    我说:“我们现在根本不知道他在哪,如果他不能及时赶来会怎么样?”

    虎子无力的说:“如果不能及时赶来,我们可能会死在这。”

    我的心头再次一紧,冲出去的想法更加的迫切,只是这鬼火一直围着我们团团转,不知道鬼火能不能把人烧死。

    那个坟头的土不时的往下掉,不多会冒出来一个面目狰狞的头颅,这个死人很明显已经白骨化,他晃了晃身上的泥土,恶狠狠的注视着我们。

    我全身抖动的更厉害了,紧张的说:“不能在等了,我们跑吧。”

    虎子冷静的说:“不行,鬼火爬到身上就会燃烧。”

    我急得原地打转,这一看我更加待不住了,四周的坟头都在抖动着,泥土散落,我从虎子手中拿过手电筒,朝着周边一照,已经有不少枯坟中探出了死人的手。

    这时虎子已经开了一枪,我快速转身,发现一个死人倒在了远处的地面上,而刚从坟墓中爬出来的死人正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我们。

    我攥紧了手中的猎鬼枪,心惊胆颤的望着身后,我提醒:“我们不能再等了,这样下去早晚会死的。”

    虎子焦急万分:“可是我也没办法啊。”

    不远处冒出来一句:“老夫有办法。”

    我们都被这句话惊到了,手电筒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照过去,映入视线的人竟然是阿顺,阿顺慢悠悠走来,摸着下巴打量着四周,十分的冷静。

    只见他停在了鬼魂边,张开大口猛地一吸,不少鬼火都钻进了他的肚子里,我看的目瞪口呆,惊恐的问虎子:“他这样不会有事吧?”

    虎子也是一头雾水:“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看他现在的状态倒是挺好的。”

    阿顺不多会把鬼火吸入了肚子里,打了个饱嗝,嘴边竟然冒出了一团火,阿顺舔了舔嘴唇,说:“好了,你们跟我走吧。”

    身后有不少死人从坟头爬了出来,不过再也没有动半分,一个个呆若木鸡,用死鱼一样的眼睛看着我们,只有那只肥猫蹲在黑暗中,幽绿色的眼睛散发着妖异的光。

    阿顺小声提醒:“这是一只鬼猫,它的眼睛能够迷惑人,让人产生幻觉,千万不要再看了。”

    我揉了揉眼睛,快速回过头,见四周非常正常,那些坟头并没有动过,也没有所谓的死人,虎子惊奇的看着我,拍了自己一下,喃喃:“难道刚才是假的?”

    阿顺说:“也不是全假,至少那些鬼火是真的。”

    阿顺背影深沉,他背着双手,步履稳健,俨然一副大师的模样,只是他的样貌实在太年轻了,真的难以想象他竟然是管德柱的亲生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