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零一章 失火
    我问:“那两个小鬼明明是施老鬼的,为什么它会攻击施老鬼。”

    管德柱无力的说:“我和你说过的,如果小鬼的力量足够强,施老鬼压制不了的时候,就会出现反噬,两个小鬼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脱离施老鬼的束缚,现在正是大好时机。”

    我喃喃:“怪不得。”

    婷婷诧异的问:“那两个小鬼难道不是管叔的吗?怎么变成我师傅的了?”

    管德柱扭过头,说:“你看我有什么不同?”

    婷婷面红耳赤,一直不敢正眼往这边看,我提醒:“管叔,你都没有穿衣服,怎么让婷婷看你。”

    管德柱咳嗽了下,不好意思的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面容枯瘦,头发凌乱,全身都是脏兮兮的,一看就是好久不见天日的人,其实我在这里已经呆了很多年了。”

    杨凝皱起眉头:“你的意思是说,之前在外面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你?”

    管德柱点头:“对,那个人其实是施老鬼,也就是婷婷的师傅,他一直在假扮我。”

    婷婷惊讶不己,喃喃道:“怪不得师兄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师傅的气味,听他说师傅自从来到这里就不见了,没想到他竟然一直都在,可他如此费尽心机做这些干嘛?”

    管德柱说:“他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惹了一身怪病,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需要一个特殊的阴阳眼才能带他进去寻找秘密,所以他一直再等,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个阴阳眼竟然是刘明。”

    我说:“我的阴阳眼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幕后参与人应该是施老鬼,严坤还有金大诚,他们目的各有不同,应该是相互利用。”

    管德柱感叹着说:“真没有想到,他们三个竟然联合在了一起。”

    婷婷疑惑的问:“既然他们都需要阿明的阴阳眼,为什么等了四年后才行动。”

    管德柱重重的说:“阴眼和阳眼的融合是需要一个过度的,四年后动手,说明四年的时间融合的差不多了。”

    婷婷若有所思的点头,我们一路向前走去,漫无目的,我头晕脑胀,走了半天,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来。

    婷婷紧张的抱着我,担忧的问:“阿明,你还好吗?”

    我虚弱无力的说:“我没事,休息下就好了。”

    管德柱坐在一边,也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件破烂的衣服穿上,他咳嗽了声,说:“你们放心,以他的恢复能力,应该很快就会好的。”

    杨凝盯着管德柱,大有深意的说:“你好像对刘明很了解。”

    管德柱摆了摆手,苦笑着说:“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多少人能比我更了解他了。”

    我心头一紧,忙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管德柱盯着我,看了半响,说:“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

    又是这句话,我无奈的低下头,无力的呼吸,双眼皮沉重万分,慢慢的我就睡着了,耳边隐约可以听到他们在讨论着什么,不过逐渐安静,没了声响,也不知在这里呆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不见了。

    我发现自己躺在冰床上,四周阴冷异常,可能是太过寒冷,我全身已经没有了任何知觉。

    我哆嗦着站起来,正要呼喊他们几个,身后突然有人说:“你醒了?”

    我转过身,发现管德柱他们正坐在身后,婷婷忙跑了过来,紧张的问我怎么样了,我说:“感觉精神多了,就是没有任何知觉。”

    管德柱说:“这玄冰床太过阴寒,躺的久了没有知觉很正常。”

    我问:“你们把我放在这上面干嘛?”

    管德柱说:“这玄冰床是千年玄冰凝结而成,能够帮助驱散你身体内的浊气。”

    我看了眼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墙壁上还挂着一个火把,火苗扑闪着,隐约可以看到墙壁上奇怪的图画。

    我继续问:“这是哪里?”

    管德柱很平淡的回答:“这里是我曾经发现的洞口,我看你太过虚弱昏睡了过去,所以就带大家来这里休息。”

    杨凝盯着我感叹道:“你的身体果然不同寻常,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

    管德柱眯着眼说:“还有更不寻常的,以后你们会见到的,刘明潜力很大……”

    我一直盯着墙壁上的图画,他后面的话没有听太清楚,我情不自禁走近墙边,发现这图画密密麻麻,已然残缺不全,不过我好像看到不少人和狼群生活在一起,奇怪的是,他们好像很友好,有小孩子在和狼群嬉戏打闹。

    婷婷走过来,拍了下我的肩膀,我打了个激灵,婷婷问我:“阿明,怎么了?”

    我指着墙壁的图画,脑中思绪纷杂,我呆立片刻,说:“不知道为什么,我被这些壁画吸引了。”

    管德柱走过来,看了眼壁画,幽幽说道:“这些壁画我都看了好多遍了,起初的时候我也被这些壁画吸引了,我想应该是生活在这里的人留下的,这个空间以前好像是一个部落,有房子,有农田,甚至有山脉,可惜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全都没了,只剩下了断壁残垣。”

    婷婷皱起眉头说:“这里真的很奇怪,这种空间真的让人想不到,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管德柱扶着墙壁,说:“算了,还是别想了,太伤脑筋,我想了想,大概知道怎么出去了,我带你们离开吧。”

    我朝着洞的深处看了眼,轻点了下头,山洞深处似乎有什么吸引着我,让我的心蠢蠢欲动。

    婷婷打了个喷嚏,拉着我说:“阿明,别看了,我们走吧,这里阴森森的,太冷了。”

    我苦笑了下,径直走了出去,管德柱在前面带路,别说这个洞还挺深,管德柱转了好几个圈,我们才出去。

    外面依旧漆黑一片,我打开手电筒,不知何时起了朦胧的雾气,远处竟然是茂密的山林,我看这山林如此熟悉,像极了灵水村的林子。

    婷婷同样吃惊的看着这一幕,我们相互看了眼,纷纷转身看那山洞,这时洞口已经消失不见了,我们具体从哪个位置出来的已经记不清了。

    我问管德柱:“这是怎么回事?”

    管德柱蹙起眉头,摆着手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从中可以看出,这个空间不止一个出口。”

    我狐疑的看了眼管德柱,如果他也不知道,又是如何能带我们出来的?

    我反身摸了摸刚才出来的位置,全都是触感真实的石头,真是奇了怪了,难道说又是一个阵眼,需要特殊方法才能打开?

    管德柱摆着手:“行了,快走吧,林子里起雾了,再不赶紧回去,很可能会迷路的,我们现在这种状况,碰到什么东西,很难应付的。”

    管德柱转身继续带路,我没办法只好跟着,似乎出来后他整个人状态好多了,都能一个人走路了,脸色也不再那么苍白。

    我们回到了村子里,来到了住处,大宇他们在门口等了很久了,见到我们回来了,慌忙迎了出来,大宇惊喜的说:“明哥,你可回来了,你知不知道哥们等了你多久。”

    我看他双眼皮发黑,确实没有休息好,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说了声谢谢,大宇笑呵呵的说:“都是兄弟,说这个干嘛。”

    杜伟韬疑惑的问:“你们去哪了,为什么一天一夜没有见到你们?”

    我叹了口气:“昨晚晚上跟踪一个人,结果被算计了,困在了一个地方,现在才出来。”

    虎子和阿顺忙扶着管德柱问东问西,他们三个在一边也是说个没完没了,弄清楚了事情真相,相信他们两个也是非常震惊。

    大宇打了个哈欠,说:“你回来就好,真是困死我了,对了,那个杨嘉乐刚才也回来了,他跑进了园子里不知道在做什么,好像非常急。”

    我心头一颤,他是怎么回来的?

    我忙问:“他人呢?”

    杨大宇打着哈欠说:“他好像进了管叔房间,还说不要让我们打扰他,我们本来就不想管他,就一直在这等你了,不过这家伙也是很奇怪,一向没头没尾的。”

    我二话不说快速朝着园子跑去,刚到了园子中央,就见起了大火,房间里连成一片,很快陷入了火光之中,烤的脸部红彤彤的,有点发热。

    杨大宇长大了嘴巴:“我靠,这是谁干的,一下子烧了我们的老窝啊。”

    我不时打量着四周,却始终没有看到任何人,我快速跑进了管德柱的屋子,里面昏暗一片,冒着浓烟,我并没有看到杨嘉乐的身影。

    婷婷快速把我拽了出来,管德柱的屋子已经被大火蔓延了,浓烈的烟雾格外刺鼻,我不时的咳嗽着,过了不多会,只听轰隆一声,房子塌陷了。

    杨凝到处走动着,不时喊着杨嘉乐的名字,但是并没有人回答她,我问杨大宇:“你确实是杨嘉乐吗?”

    杨大宇摸了摸头,说:“是他啊,不过他佝偻着身子,似乎非常虚弱,而且我总觉得他好像瘦了不少。”

    管德柱在身后说:“只怕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