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九十七章 真正的管叔
    无论我怎么想都解不开这个结,我看了眼黑暗深处,风声从卧室的方向吹来,那是我之前所居住的屋子。

    我蹑手蹑脚的摸了进去,卧室最里面的房间已经开了,露出了一条小缝,里面似乎带着些微的光亮。

    我本想拿出手电筒,可又怕打草惊蛇,只能心惊胆颤的往前走,穿过浓浓的黑暗,走在空旷的地方,一股寒意爬上了脊背,我全身发抖。

    举目远望,我并没有发现管德柱的身影,我真准备拿出手电筒,远处传来了声响,我隐隐约约可以听到有人在说:“师傅,你放了我吧,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这声音发颤,似乎很慌张,我仔细听了听,心头一沉,这声音听着怎么这么像杨嘉乐?他不是走了吗?刚才他说师傅,难道说他被师傅抓到了这里?

    我忐忑不安的往前走去,慢慢靠近了,又听到另一个人阴冷的说:“只要你乖乖告诉为师,你的伤口是怎么好的,我就考虑放过你。”

    听到这个声音,我全身再次一紧,已经控制不住发颤的双腿,在一旁蹲了下来,这声音绝对是管德柱的,我没有想到他竟然就是杨嘉乐的师傅,我们都被骗了。

    杨嘉乐哆嗦着说:“我是被村前小溪底的优昙婆罗治好的。”

    管德柱也不知道给杨嘉乐用了什么,杨嘉乐凄厉的惨叫起来,悲惨的声音在空间里回荡着,我的心凉了半截,一动也不敢动了。

    管德柱嘿嘿的笑了,沙哑的说:“你骗我,这不可能,因为我也下去过,那东西并没有救我。”

    杨嘉乐惊恐的说:“我没有骗你,我确实是被那东西救好的,他们几个都知道,不信你可以问刘明。”

    管德柱哦了声,我靠,杨嘉乐这个时候把我挑出来,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拉吗,管德柱的能力我们有目共睹,再加上他这手段,只怕我们几个都要遭殃。

    管德柱咳嗽了下,虚弱的说:“我就再信你一次,如果你骗了我,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杨嘉乐颤巍巍的说:“你放心,我绝对不会骗你的。”

    管德柱站起来,微弱的光线中,隐约可以看到他阴森森的背影,打死我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进展到这一步,如果他不是真的管德柱,那管德柱去哪了?

    想起上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脑中思绪一转,我猛地打了个激灵,当时我好像看到管德柱被绑在了一个阴暗的地方,他一直在呼唤我,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说不定那才是真的他。

    一定是杨嘉乐的师傅把管德柱抓了起来,然后来冒充他,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藏在阴暗的角落里,一直窥视着前方,杨嘉乐师傅离开的时候,朝我这边看了眼,我全身瞬时绷紧,匍匐在地。

    等他离开了,我才松了口气,四周悄无声息,我慢慢爬起来,准备去看看杨嘉乐怎么样了,突然耳边响起了阴冷的笑声。

    我被突如其来的笑声吓了一跳,全身一凉,心快跳到了嗓子眼,我正准备跑走,这人拽住了我,嘿嘿笑着说:“既然来了,不如留下吧。”

    我一看这人正是管德柱,准确的说他是杨嘉乐的师傅,我抖动了下身子,用力把他拽开,他的手却如钳子一般死死的扣住了我,我慌张的说:“你不是管叔,你快放开我。”

    他的声音格外沙哑:“我不会放了你的,你对我还有用。”

    他的眼睛瞬间变成了血红色,闪烁着妖异的光,黑暗的空间里显得非常诡异。

    我无法挣脱他的束缚,猛击了下他的胸口,可能是太过吃痛,他总算松开了我,我什么也不顾了,拔腿就跑。

    杨嘉乐的师傅在身后诡异的笑着:“你跑不掉的,我早晚会抓到你。”

    我的心里更加慌乱不堪,隐约听到了他赶来的脚步声,我跑到杨嘉乐身边,发现他被一个铁链子绑住,全身上下血淋淋的,想要帮他却又无法下手。

    杨嘉乐虚弱的说:“你快走,如果被抓了,等待你的只有无止尽的折磨,生不如死的折磨。”

    我喘了口气,说:“你等我,我一定救你出去。”

    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喘着粗气,朝着漫无边际的黑暗里跑,没有任何方向,一直跑到了远处,再也听不到身后的声响我才停了下来。

    四周黑乎乎的,我不知道这是哪里,我在一个角落里蹲了很久,杨嘉乐的师傅再也没有追来,可能是找不到我了。

    我稍放下心来,正想着怎么出去,远处传来了细微的呼唤声:“救我,救我。”

    我竖起耳朵,约莫着这声音是从左侧传来的,不知不觉的走了过去,到了近前,我发现一个头发凌乱的人跪在地面上,正注视着我,他的声音暗哑,混沌有力:“你,终于来了。”

    不知为何他的身边放着一盏灯,光线下的那张脸虽然脏兮兮的,但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我欣喜的喊了声:“管叔。”

    管德柱也是一脸欣喜,不过只一会他的嘴一咧,脸部顿时扭曲变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怪物,眼睛红绿相间,十分恐怖,就连他的身体也不时抖动着,他注视着我,沙哑呜咽的说:“有小新人来了,我闻到了活人的气息。”

    接着管德柱嘿嘿笑个没完,笑声很杂,有男有女,就连他的脸也一直在变动着,我全身一紧,如鲠在喉,身上一哆嗦,更是起了鸡皮疙瘩。

    我紧张的问:“管叔,你这是怎么了?”

    管德柱哆嗦着,全身抖动的厉害,就好像是中风了,他呜咽着,挣扎了半天,才吐出了几个字:“快,快把那盏灯灭了。”

    我看了眼他面前的灯,火苗跳动着,此刻已然成了蓝绿色,我快速跑上前,还没准备动手,一只苍白干枯的手拽住了我。

    我猛然侧身,又是一惊,站在我面前的竟然是一个瘦弱丑陋的老爷爷,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尤其是咧嘴一笑的瞬间,密密麻麻的牙齿呈现在视线里,不禁让我想起了食人鱼。

    他阴冷的说:“你不能把灯灭了。”

    我心惊胆颤的问:“我为什么不能把灯灭了?”

    老爷爷紧紧拽着我,身上带来的寒气已经让我颤栗起来,原来他是鬼魂,他指着管德柱,舔了舔舌头说:“因为他是我们的。”

    我惊慌失措的看了眼四周,这才发现黑暗里多出了无数双血红的眼睛,它们正在窥视着我,有几个面容诡异的小鬼冲了过来,笑嘻嘻的说:“我饿了,我要吃肉。”

    我看他们的目标正是我,我急坏了,使劲的拽着老头,老头就是不放手,他的嘴角还带着坏笑,阴森的盯着我:“你跑不掉了,你是我们的晚餐。”

    我的双腿已经开始发抖了,被老头拽着的那只手已经麻木没有知觉,我手足无措,快速有腰里摸出那把匕首,对着老头的手臂就是一刀。

    咔擦一声,老头的手掉了,只是还紧紧握在我的手臂上,不时颤动着,老头好像没有知觉,依旧诡异的注视着我,我发现他的手握的更紧了,虽然已经脱离了他的身体,但似乎更加有力。

    他张了张嘴,像是木偶一样,机械性的说:“你要死,你快要死了。”

    我不理会他,看了眼油灯的位置,喘了口气,这时黑暗里的鬼魂们再也忍不住了,都冲了出来,有小鬼,有缺胳膊掉腿的,但是速度却很快。

    我心头一惊,快速冲到了油灯前,使劲一吹,油灯竟然没有灭,眼看那些鬼魂就要冲过来了,我略一犹豫,用手拽住了油灯,把灯芯拽了出来,直接掐灭了。

    四周顿时陷入了黑暗之中,狂风呜咽,管德柱忙说:“快过来。”

    我毫不犹豫的跑了过去,那些鬼魂在狂风里正一步步走来,一排排血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无比惊悚可怕。

    管德柱咳嗽了下,虚弱的说:“快用你的匕首砍断我的手链。”

    我看他的手链无比粗大,手中的匕首却又如此小,略一犹豫砍了下去,只听啪嗒一声,铁链竟然出奇的断了。

    管德柱站在我面前,那些小鬼不敢过来了,都在颤巍巍的后退,管德柱撕破衣服,咬破手指,在破旧的衣服上写写画画,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突然一道灵光闪现,他撕下的衣服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八卦图纹,那些小鬼吓坏了,一转眼没了踪影,就连我手臂上紧握的鬼手也没了。

    我摸出手电筒,朝着远处一照,惊奇的发现那只鬼手跑远了,真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

    管德柱一屁股坐在地面上,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他虚弱的喘了口气说:“快,快离开这里,此地不宜久留,等施老鬼来了,我们就都走不掉了。”

    我忙扶着管德柱站起来,架着他离开,管德柱指着方向,不断的变换着路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走,不过为了逃命,也只好听他的。

    我问:“施老鬼是谁?”

    管德柱喘息着说:“多年前偶然认识的一个朋友,就是他骗了我,把我困在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