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九十五章 麒麟血
    返回园子里,我心乱如麻,左思右想,决定还是再去管德柱的房间看一看,杨嘉乐既然有这种感觉,说不定真的有问题,毕竟他之前帮杜伟韬养小钰的时候就出了问题,还有照相机里那张照片,一直也是我心头挥之不去的疑惑。

    我忐忑不安的走进管德柱房间里,阴暗的光线笼罩着室内的一切,四周模糊不清,我轻喊了声管叔,并没有人回复。

    我打开手电筒,照了照房间四处,发现管德柱已经不见了,整个屋子里空荡荡的,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走出屋子,婷婷跑到我身边,疑惑的问:“我看你鬼鬼祟祟的,你在干嘛呀?”

    我把婷婷拉到了一边,小声说了这件事,婷婷听完一脸惊讶,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我一直不清楚她为什么会找这么一位师傅,思索良久,问:“你当初是怎么跟上这位师傅的?”

    婷婷脸色一白,皱起眉头说:“还不是小的时候被他碰到了,说我骨骼惊奇,天资聪慧,非要收我为徒,我奶奶打不过他,只好同意了。”

    “那这么说,你曾经跟着他学艺很多年?”

    应是想到了以前痛苦的回忆,婷婷难过的点头,我问:“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应该对他很熟悉,那你有没有觉得,管叔和他有什么关联?杨嘉乐说他在管德柱身上感受到了你师傅的气味。”

    婷婷皱着眉头,一时没有说话,犹豫了许久,婷婷说:“其实我以前对管叔并不熟悉,也就是小的时候和他有过几面之缘,要说他和我师傅的关联,我能想到的只有高深莫测的表情,这点很相似。”

    我暗自祈祷,不管怎么样,但愿这方面不会有什么问题,婷婷的师傅失踪了这么多年,应该不会突然冒出来吧。

    婷婷问我:“管叔他怎么样了,得了什么病?”

    我摇头叹息:“暂时说不上来,他一脸黑气,眼眶青黑,有气无力的,好像是中毒了。”

    婷婷猜测:“会不会上次被咬伤之后,尸毒未清?”

    这个我就不知道,不过她的猜测不是没道理,我扫视周围,发现这才一会功夫,大家都不见了,空荡的园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问:“大宇他们呢?”

    婷婷指着亭子后面:“他们啊,被阿顺带着参观去了,其实这里很大的,后面还有几个房间和鱼塘,嗯,当年摘种的还有一些果树,阿明,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正闲来无事,想了一上午这个事情,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正头昏脑胀,确实应该放松一下。

    婷婷刚带我来到了后面的房间,我就听到了杨大宇大呼小叫的声音,这家伙到哪都是这样,一惊一乍的,我循着声音走进破旧的房间,原来他们是遇到了一条蛇。

    那是一条青黑色的蛇,大概有一米多,蛇头呈三角形,有着幽绿色的眼睛,伸长了脖子跃跃欲试着,杨大宇吓坏了,拿着一节竹竿往前戳。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蛇,看这样子应该是毒蛇,大概是被杨大宇惹恼了,那条蛇犹豫了会,猛冲过来,直逼杨大宇而去。

    杨大宇退无可退,一屁股蹲坐在地面上,那条蛇张开大嘴,就要扑向他的脸,我全身一紧,不由得抽了口气,这一下咬下去,恐怕这脸要残了。

    危急关头,虎子伸出手,及时扣住了那条蛇的脖子,那蛇转身,快速咬住了虎子,虎子没当回事一般,朝蛇脖子一拧,稍一用力,蛇头被拧了一圈,顿时不动了。

    杨大宇张了张嘴,额头不时冒出豆大的汗水,看样子还没反应过来,虎子把蛇扔到他身边,杨大宇又被吓了一跳,慌忙爬起来,过程中还摔了一跤。

    我扶额叹息,这真够丢人的,婷婷问:“这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一条蛇?”

    杨大宇指着后面的小间,紧张的说:“蛇是从那里出来的,这蛇太奇怪了,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种蛇类。”

    婷婷诧异的走进了那个小间里,我看房间里黑暗无比,打开了手电筒,有一种腐尸的气味弥漫了出来,很是刺鼻,婷婷指着最左边的角落:“阿明,光线照到那里看看。”

    光线刚移上去我就看到了一具尸体,那个人靠在墙壁上,惊恐的瞪大双眼,目光正朝着我们看来,我心头一紧:“这人不会没死吧?”

    婷婷从我手中拿下手电筒:“你在这等着,我先去看看。”

    婷婷小心翼翼的走上前,观察了会,回过头说:“人已经死了,不过我有一些发现,你要不要来看看。”

    我狐疑的走上前,见婷婷紧皱眉头,用手电筒照射着死人的胸口位置,我这一看,猛然一惊,真没想到死人的胸口已经严重腐烂,隐约可以看到心脏,他的全身都无大碍,唯独胸口这里腐烂了,这种状况和杨嘉乐如出一撤。

    婷婷有些紧张,她的双手不自然的抖动着,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我们都知道,杨嘉乐的伤是他师傅做的,那么眼前这人是谁做的?

    杨嘉乐的话突然脑海中冒出来,他说他感觉到了他师傅的气味,我慌乱的打量着房间四处,四周密封良好,再没有别人。

    我的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婷婷忐忑的站起来,眼神闪动着,问我:“阿明,你说我师傅会不会就在这里?”

    我为了不让她太过担心,安慰:“应该不会的,你别胡思乱想。”

    婷婷转移视线,手直直的指着冰冷僵硬的尸体:“那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我说:“可能是巧合,也许他也是得了这种病,没有及时得到救治,所以死了。”

    婷婷失魂落魄的喃喃:“真的有这么巧合吗?”

    我说:“要不我们出去问问虎子吧,这具尸体出现在这里,看样子死了没多久,兴许他知道。”

    婷婷打了个激灵:“对,找他问清楚。”

    婷婷火急火燎的走了出去,我们刚到外面的房间,发现虎子已经躺在了地面上,几个人正围着他,我疑惑的走上前,看到虎子双眼紧闭,面色发黑,嘴唇青紫,一动也不动了。

    我忙问:“虎子这是怎么了?”

    杨大宇扭过头,悲伤的说:“他刚才被那条蛇咬伤了,可能是中毒了。”

    这点我疏忽了,我刚才看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以为他没事,毕竟他的血液确实很神奇,第一次去寒冰洞的晚上,那个人偶娃娃喝完他的血就不行了,本以为他能克制毒蛇,看来是我想多了。

    我忙问阿顺:“你们这里有没有解毒的药啊?”

    阿顺摇了摇头:“没有。”

    阿顺噗嗤一笑,说:“不过你们放心,虎子他不会有事的,好像他的血液能够解毒,应该一会就能醒过来了。”

    杨大宇扬起虎子的手腕,紧张的说:“我看他一会就要死了。”

    我看虎子手腕处有两处蛇的牙印,那个位置已经黑的可怕,毒素正在向其他位置扩散,也难怪他们会如此紧张。

    杜伟韬说:“这种毒素,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恐怕早死了。”

    我盯着阿顺问:“你确定虎子会没事吗?”

    阿顺郑重点头:“你就放心吧。”

    我狐疑的看了眼虎子,指着最里面的屋子问:“你知道那里面的尸体是从何而来吗?”

    阿顺再次摇了摇头,我就知道问他也是白问,杨大宇惊讶的说:“那里面有尸体?”

    我说对,那人死的很惨,杨大宇脸色一白,丧气的说:“我就知道这里不该来的,总是遇到这种事情。”

    我们也没想到那里面会有尸体,然而确实发生了,现在迫在眉睫的事情是要搞清楚这一切怎么回事,如果婷婷的师傅真的在这里,恐怕接下来我们很可能会有危险。

    我记得杨嘉乐曾说,他师傅认识管德柱,自从来到这个村子后,他师傅就不见了,难道说这么多年,他一直在这里?如果是,他在做什么?

    我正胡思乱想,虎子猛地抽了口气,一屁股坐了起来,杨大宇惊讶的看着虎子,喃喃:“我的天,你竟然没死。”

    虎子揉了揉眼睛,疑惑的问:“什么死不死的?”

    我再次看了眼他的手腕,那个伤口已经没有了淤青的迹象,皮肤红润,毒素已经完全消失了,杜伟韬不可置信的看了半天,感叹不已。

    这时阿顺哆嗦了下,再次变成了老人模样,只见他眼眸深沉,拍了下衣服,摸着下巴说:“虎子身怀浓郁麒麟血,血液蕴含神秘的力量,那可不是毒蛇就能随便咬死的。”

    我疑惑不解,麒麟血是什么类型的血液,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杜伟韬诧异的说:“我只听过麒麟竭,那是龙血树果实及树干树脂制成的非处方药物,具有活血散瘀、定痛、止血生肌等功效,本草纲目上有记载,不知你说的麒麟血是什么?”

    阿顺摸着下巴,大有深意的说:“我所说的是一种神秘的血液,这种血液百年难遇,天生遗传下来的,遗传的概率小的可怜,一般人是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