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九十四章 异常的感觉
    不多会杨嘉乐醒了,他揉了揉眼睛,看了眼周遭,疑惑的问:“这是哪?”

    我说:“这是灵水村。”

    杨嘉乐全身一紧,神情格外紧张:“你带我来这个鬼地方干嘛?不要命啦。”

    我无奈的摆着手:“如果不是为了救你,我才不会来到这个地方。”

    杨嘉乐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慌乱的眼神顿时被喜悦的光彩取代,他不可置信打量着自己的身体,深呼了口气,欣喜的说:“竟然真的好了,这是怎么做到的?”

    我指着身后的小溪:“水底生长着一棵优昙婆罗,它有治愈伤口的功效,是那东西把你救好的,只不过它被你身上的毒素感染,已经变成了怪物。”

    杨嘉乐眯着眼看了眼平静的水面,忍不住走了过去,我忙把他拽了回来,看来不知道危险就是胆大。

    杨嘉乐疑惑的问:“又怎么了?我就是想看看。”

    杨大宇扭过头,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敬畏的说:“那地方不能去,那东西太凶残了,能把人五马分尸,去了必死无疑啊。”

    杨凝也劝说:“哥,你千万别去,那里真的很危险,刚才我们是从死亡关口走过来的,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呢。”

    杨嘉乐摸着下巴停了下来,无奈的摊开手:“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要不我们回去吧,这个地方不能再呆了,会有危险的。”

    我说:“现在还不能走,这个村子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管叔他们生死未卜,我需要查清楚。”

    杨嘉乐烦躁的转过身,厉声说:“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这个地方太诡异了,当年我师傅都能没了,别说我们了。”

    杨嘉乐一直劝我走,眼神里带着些许的焦急,我心里疑惑不解,盯着他问:“这不对吧,如果你这么怕这个村子,那当初又为什么跟着婷婷来到这里,偷偷跟了一路你就不怕了?”

    杨嘉乐摸着头,一脸尴尬,被我戳破谎言,他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也不解释,厉声说:“你们走不走,如果你们不走,我走。”

    杨凝忙把他拉了回来,不解的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倒是解释解释?”

    杨嘉乐瞥了我们一眼,背过身子,想了许久,反身严肃的说:“我觉得我师傅还活着,他就在这个村子里。”

    婷婷双手一抖,惊慌的说:“师兄,你确定吗?”

    杨嘉乐摇着头:“我不确定,不过哪怕有一丝风险,我也不愿意留下来。”

    婷婷在原地思考着,估计也在衡量是走是留,看得出来他们师傅带来的影响很大,那些恐怖都已经融进了骨子里。

    对于这样残忍的师傅,我真不知道婷婷怎么会做他的徒弟,好在她已经离开了师傅,婷婷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被远处一声呼喊打断了。

    听声音是一个惊喜的少年,声音略有急促:“明哥,你们又来了。”

    我转过身,原来是阿顺,他拿着弹弓,笑嘻嘻的跑过来,手里还抓着一只黑色的乌鸦。

    我忙问:“阿顺,你们去哪里了?村子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阿顺摸了摸头,笑呵呵的说:“好像是怎么回事来着,我给我忘了。”

    婷婷问:“那你们现在住哪?”

    阿顺指着身后:“我们住在一个秘密的园子里。”

    我忙说带我们去,阿顺犹豫了下,笑呵呵领头带路,我觉得应该是以前婷婷的母亲居住的颐秀园,果不其然,走了不多会,我们穿过杂乱无章的竹林,来到了一处优美的亭子里。

    虎子正在晒太阳,看到我们来了,一屁股坐起来,我问:“管叔呢?”

    虎子一脸难过,支支吾吾的说:“他,他生病了,最近一直卧床不起。”

    我紧张的问:“他生了什么病?”

    虎子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自从那天从寒冰洞回来之后他就不正常了,一直关着门也不见人。”

    我记得当时管德柱被老婆婆咬伤,伤口已经呈现黑色并且不断蔓延,当时他经过处理,难道说还没有好?

    婷婷问:“你们为什么搬到了这里,村子是怎么回事?”

    虎子再次叹了口气,说:“还不是那个鬼王搞的,你们走后,她再一次扫荡了村子,管叔生了病只好躲起来了。”

    婷婷握紧拳头,一脸怒气,这里是生她养她的地方,如今花园被破坏,自然非常难过,我想安慰她两句,一时又不知该如何开口,那个鬼王确实做的太过分了。

    我从村子里走来,并没有看到一个村民,也许那些村民也遭殃了,我叹了口气,说:“带我去看看管叔吧。”

    虎子沉重的点头,带着我来到一处小屋里,外面阳光普照,光线很充足,却没有想到房间里阴暗无比,刚进门一股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我看门窗紧闭,一股浓郁的恶臭味钻进了鼻孔,一时皱起眉头,视线朝着前面的床铺看去,管德柱坐在床上,隐藏在阴暗的光线里,使整个人看上去阴沉可怕。

    虎子点好油灯,这时我才看清管德柱,只见他的眼窝深陷,眼眶呈现青黑色,嘴唇略有发紫,脸色非常苍白,猛一看就像是中毒了,再加上凌乱的头发和枯瘦的手,好像是到了迟暮之年的老人。

    管德柱咳嗽了下,用手绢擦了擦嘴,轻声说:“你来了?”

    我点头,走上前问:“管叔,你还好吧?”

    管德柱低下头,沙哑的说:“我还好,你又来这里做什么?”

    我还没说明情况,这时杨嘉乐独自走了进来,他用手在面前呼啦着空气,一边走一边说:“这里气流不畅,会对生活有影响的,既然生病了,就应该多开窗,多……”

    杨嘉乐还没说完,突然定在了原地,惊慌意乱的看着管德柱,全身都在颤抖,我内心里疑惑不解,难道说管德柱的病很严重?他被吓到了?

    杨嘉乐随后不自然的笑了两声,说:“这里空气质量太差了,我先出去透透气。”

    说罢,杨嘉乐慌里慌张的走了出去,非常反常,管德柱眯着眼问:“这位是你的朋友?”

    我说:“对,他是杨凝的哥哥。”

    管德柱哦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仰起头说:“我看他脸色蜡黄,却又很有精神,倒像是大病初愈的样子,难道说之前也是生病了吗?”

    我沉思了下,低头回复:“对,不瞒你说,他之前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他的身体一直在腐烂,非常奇怪,这也是刚好,别看他现在生龙活虎的,之前虚弱的不成样子。”

    管德柱再次哦了一声,问:“这种病千古难遇,他是怎么治好的?”

    我正要回答,杨凝从门口探出头喊了我一声,这声音非常急切,我回头看她略有慌张,对着管德柱不好意思一笑:“管叔,我暂时有事就先出去了。”

    管德柱脸色阴沉,轻轻点了下头,我刚走到门口就被杨凝拽了出去,见她神情十分慌张,便问:“这是怎么了?”

    杨凝停下来,焦急的说:“我哥决定要走了,也不知道他见到了什么,非常害怕,一直说要走,不过他走不出这个林子,所以想让你带路。”

    我心里更加疑惑不解,似乎他进了管德柱屋子之后,整个人都不对劲了,我问:“他现在在哪?”

    杨凝指了指远处:“喏,他就在林子出口处。”

    我看杨嘉乐不时踱着步,抓耳挠腮的样子像极了焦急不安的猴子,我快速走上前,杨嘉乐一把拽住我:“你终于来了,快带我出去。”

    我诧异的问:“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如此恐慌?”

    杨嘉乐惊慌的望着远处,那个方向正是管德柱的屋子,他说:“你快带我出去,我慢慢给你说。”

    我狐疑的望着他,迈起步子带他走出竹林,一直走到出口,他才松了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给我心头带来了深深的迷惑,我说:“现在你也出来了,可以说了吧。”

    杨嘉乐紧张的说:“我刚才进屋的时候,我感觉到那个管德柱身上有我师傅的气味,虽然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我真的很怕,那个管德柱不简单,我必须要走。”

    怪不得他进了屋子之人,整个人都变了,我说:“你是不是感觉错了。”

    毕竟曾经他师傅给他留下了深深地心理阴影,说不定他疑神疑鬼,太过害怕,看到管德柱才会胡思乱想。

    杨嘉乐猛烈的摆着手,我从来没有见到他如此恐慌过,他坚定的说:“你放心,什么事情都有可能错,但是有关我师傅,我是一定不会弄错的。”

    难道说管德柱和他师傅真的有什么关联?我心头猜测纷繁,一时理不清头绪。

    杨嘉乐焦急的说:“我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是要走了。”

    他朝我们摆了摆手,朝着远处跑去,一溜烟没了身影,杨凝无奈的扶着额头,估计他也没有想到,杨嘉乐会变成这个样子,逃跑的时候,把他这个亲妹妹都抛下了。

    杨凝转过身,叹了口气:“阿阳,不要管他了,随他去吧。”

    我狐疑的看着远方,残红的太阳在东方的枝头升起,一层薄雾缓缓而来,逐渐覆盖了远处的林子,我轻叹了口气,一个人下山也未必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