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九十三章 水怪
    我心急火燎的跑到了管德柱家里,他家的院落残破不堪,土墙倒塌,主屋也坍塌了大半,很明显已经不能住人了。

    我顺着半掩的门口钻了进去,里面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一股发霉潮湿的气味格外刺鼻。

    堂屋里凌乱不堪,桌椅碎裂,石头散落在各处,头顶上的瓦片纷飞,仰起脖子可以看到外面灰蒙蒙的天空,落魄场景揪着我的心,天翻地覆的变化让我全身发抖。

    我看到房间最里侧的屋子,心头一热钻了进去,婷婷在后面呼喊:“阿明,这是危房,随时都有可能坍塌,不要再深入了。”

    好奇心驱使着我来到了那个卧室,卧室最里面的房间里还贴着一张黄色纸符,虽然已经布满了尘埃,但我总觉得有什么在吸引着我进去。

    我揭开黄色纸符,独自一人走进了黑暗的空间里,手电筒在黑暗中散发着微弱的光亮,隐约有声音从远方飘来,传来暗哑无力的呼唤:“快来救我,快来救我。”

    声音断断续续,听得我耳根疼,我捂住耳朵觉得目眩神迷,摇摇欲坠,婷婷从身后赶来,一直在我面前说话,我只看到她的嘴在动,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不过神情格外紧张。

    她把我拽了出去,到了门外,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我才缓过来,我问:“我刚才怎么了?”

    婷婷沉重的说:“你刚才好像中邪了,那里面不太对。”

    我心头不由得一紧,刚才好像有人在呼唤我,我从外面看去,更加诧异不解了,我发现管德柱家只剩下了一个岌岌可危的堂屋,在风雨飘摇中苦苦支撑,并没有卧室,可是进去之后,确实有个卧室,这是怎么回事?

    我和婷婷面面向觎,婷婷猜测说:“搞不好是一个别的空间,房子虽然毁了,但是空间还没毁掉。”

    我狐疑的注视了会,在里面呼唤我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另一个管德柱,我记得之前进去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他,这是一个很大的谜团,一直困扰着我。

    杨凝扶着杨嘉乐,担忧的说:“别在耽搁了,快救救我哥吧,他快不行了。”

    我看杨嘉乐脸色黑的很怕,早已站立不稳,眼神低迷,忙搀扶着他,说:“跟我来吧。”

    我带着他们来到了小溪边,我抱紧杨嘉乐,站在石台上猛一用力将他扔了下去,只听扑通一声,杨嘉乐沉入了水底。

    杨凝慌张的走过来,紧紧的拽着我质问:“你这是干嘛,他会被淹死的?”

    我说:“你别紧张,这水下面有一棵树可以救他。”

    杨凝看了眼波动的水面,又看了看我,狐疑的问:“真的?”

    我说:“还记得我之前受伤快要死的那次吗,我就是在这里面被治好的,深水之下有一棵优昙婆罗,它能愈合人的伤口。”

    杨凝不可置信的盯着水面,往前走了走,虽是小溪,但是下面深不可测,所以根本看不到水底的情况,杨凝在岸上踱着步,非常焦急。

    杨大宇抽了根烟,眯着眼说:“这水低真有那东西?可以救人性命?”

    我点头,其实目前我也不太确定,这棵优昙婆罗被万村长伤害过后,不知道还没有这样的能力,如今也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了。

    杨大宇眼神里闪烁着精光,笑嘻嘻的说:“那我们回去的时候,可以把这棵树带走一点,岂不是发财了,这可是奇迹啊,肯定有研究的价值,说不定到时候抢着要。”

    我劝诫说:“你最好不要有任何非分之想,这种灵物应该能感受到危险,在你还没下手的时候,估计你就已经四分五裂了。”

    杨大宇可能被吓到了,猛抽了口烟,呛得满脸通红,佝偻着身子不停的咳嗽了起来,一边咳嗽一边说:“这东西有这么邪乎?”

    我笑着说:“它的触手非常多,想撕裂你还不容易的很。”

    杨大宇脸色一白,低下头把烟扔到了一边,敬畏的注视着水面,这时水中冒出了不少气泡,沸腾了起来。

    杨凝紧张万分,双手合十放在胸口,像是在祷告,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几分钟,杨嘉乐慢慢飘了上来,我快速把他拉到岸边,掀开他的衣服,这一看我算是松了口气,他的胸口位置重新长出了新肉,腐烂的组织消散了。

    杨凝欣喜万分,不停的叫着杨嘉乐,我轻声说:“还需要等会,刚被治疗好,需要缓一缓。”

    我准备让大宇背着他离开,这时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突然架在了我的脖子上,意识到不对已经晚了,我全身绷紧,瞥了眼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个面具人,由于太过突然,我们一心在杨嘉乐身上,毫无防备被他们钻了空子。

    一个面具人拉着我站起来,大声说:“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我们只需要带他走就可以了。”

    婷婷紧张看着我,准备上前,那把匕首又距离我的脖子近了一分,两个人紧拽着我说:“如果你们想要他活命的话,就不要过来。”

    我哪曾想突然跑过来这两个人,心里叫苦不迭,他们两个一路跟踪过来,肯定是想碰一碰运气,估计这时候心里正窃喜呢?难道说我就这样被他们带走了?

    两个面具人,一人拿着匕首卡在我脖子上,另一个拿着匕首对着大家,看得出来他们也很紧张,走起路来都在发抖,最前面的那个人拿着匕首胡乱的划了划:“我给你们说,你们可千万不要过来啊,刀子不长眼的。”

    我说:“金大诚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非要费尽周折抓住我。”

    最前面的面具人哆嗦着说:“命,放我们一条命。”

    我继续说:“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抓走了我之后,你们面前的这些人同样不会放过你们。”

    两个人相互看了眼,身体一软,疑惑的点头说:“也是。”

    我一看有戏,准备继续套路,这时,拽着我的面具人打了个激灵,说:“你不要耍花招,他们又没有见到我们的真面目,哪能知道我们是谁,再说了金大诚的手段,我们是见识过的,我们不能死在他手上。”

    我心里一凉,这下事情就难办了,这两人准备拽着我离开,突然身后的溪水里响起了轰隆一声巨响,密密麻麻的水花打在了身上。

    两个面具人惊慌的看了眼身后,突然拽着我的那位大叫一声,一下子不见了,我看另一位双腿发抖,快速回头看了眼,这一看不当紧,我全身一震,也被吓了一大跳。

    这时的水面上伸出来了无数柔软的触手,那个面具人刚被拉过去,瞬间就被撕裂成了几截,场面非常血腥。

    杨大宇吓傻了,嘴里叼着烟一动也不动,我看那些触手呈现黑色,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异,我大叫一声:“大家快跑,这东西不对。”

    杜伟韬帮忙扶着杨嘉乐,大家快速往后退,杨大宇呆立当场,已经吓得不敢走了,我拍了他两下,杨大宇才反应过来,我大声说:“快走啊。”

    杨大宇哭唧唧的说:“我腿软跑不动了。”

    卧槽,我只好架着他,慢慢往前跑,猝不及防,一只触手缠住了我的小腿,猛地一拽,我顿时摔倒在地,杨大宇也随之倒在一旁,坐在地面上哼哼唧唧往后退。

    眼看我快被拉进了水里,我快速掏出匕首对着触手划了一道子,一股绿色的液体喷了出来,触手断了两截,我忙不迭站起来,使出吃奶的劲往前跑,婷婷返回过来帮忙,把杨大宇拉走了。

    到了安全地带我们才停下来,那个面具人没有跑掉,被触手撕扯着拽进了水里,只听噗哧一声,那个面具人四分五裂,连带着尖锐的惨叫声彻底没了。

    杨大宇喘着粗气,脸色苍白,小眼神惊恐的转动着,还在注视着那个方向,很快那些触手没进了水里,岸边再次悄无声息。

    婷婷疑惑的问:“刚才那是优昙婆罗吗?”

    我说:“应该是的。”

    杨大宇哆嗦着说:“你不是说那东西是救人的吗,怎么变成了怪物?”

    我说:“那东西确实可以救人,它之所以会变成那样,估计只有一个原因。”

    杨大宇抹了把鼻涕,问:“啥原因?”

    我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杨嘉乐,猜测说:“刚才你们也看到了,那棵优昙婆罗的触手是黑色的,以前我见到的时候是透明的,这很可能发生了变异,我觉得应该是吸走了杨嘉乐身上的毒素,被感染才变成这样的。”

    杨凝紧张的问:“那我哥还能好吗?”

    我说:“你放心,它是救治了杨嘉乐之后才出问题的,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醒来了,只不过那棵优昙婆罗可能永远也救不了人了,以后只会成为吞噬生命的怪物。”

    杨凝默默叹了口气,这个结局谁都没有想到,也不知道那个飞针上面到底是什么毒素,竟然这么厉害。

    清晨擦亮了天空,微弱的阳光照射下来,湿了一身,凉风吹得格外冷,感受着阳光才觉得有那么一丝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