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九十二章 猎鬼枪
    杨大宇小声问:“明哥,他这是在干嘛啊?”

    我深沉的说:“他能通灵,估计是想了解点事。”

    杨大宇若有所思的点头,好奇的睁着眼睛注视着杨嘉乐,突然杨嘉乐也抽搐了下,面部扭曲了起来,杨大宇紧张的吸了口气,指着杨嘉乐:“明,明哥,他是不是出事了?”

    我的心里也有些紧张,以前也见过他做类似的事情,只是从来没有今天这么大的反应,尤其是他狰狞的面部。

    我心神不定,准备探起身子问问啥情况,这时杨嘉乐噗一口吐出了大量鲜血,喷的我们衣服上全部都是,蜡烛顿时熄灭了,杨嘉乐扑通一声倒在了地面上。

    我看他的面色苍白如纸,全身不时抖动着,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大麻烦,大家一时被吓坏了,手足无措。

    婷婷趴下来,靠近他耳边问:“师兄你没事吧?”

    杨嘉乐无力的指着自己的胸口位置,沙哑的说:“快,快看看我的心脏。”

    婷婷快速拉开他的衣服,一股恶臭扑鼻而来,他的身体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了,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只是原本血红的心脏如今快要变成了黑色。

    杨大宇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可能是太过害怕,牙齿上下敲击着,吱吱作响,杨嘉乐紧紧握住我的手,发抖着说:“你,你一定要救我。”

    他紧张的问:“你这是怎么了啊?”

    杨嘉乐撑开沉重的双眼皮,声音暗哑:“那具尸体有问题,它加速了我身体的腐烂程度,如果明天再找不到救我的方法,恐怕我就要死了。”

    杨凝从厕所走出来,惊慌失措的跑到了我们身边,愤声责问:“这才一会怎么这样了?”

    我说:“他本来想通过面具人了解点事情,可能没有料想到面具人身体里的毒素这么强大,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杨凝祈求的望着我:“他还有救吗?”

    我郑重点头:“有救,只是……”

    杨凝紧张的问:“只是什么?”

    我犹豫了下,说:“只是要去灵水村。”

    杨凝急忙站起来,拉着我说:“那快走吧,带我们去。”

    此刻夜色浓浓,如果没有路灯,恐怕早已伸手不见五指,去灵水村的道路曲折,阴暗的山林里云诡波谲,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大麻烦,况且金大诚还有个同伙在外面虎视眈眈,我们能不能安全到达还是一回事。

    我左思右想,看了眼婷婷,婷婷同样很难下决策,毕竟这件事冒得风险太大。

    杨凝见我迟迟不动,甩了下手,说:“这样吧,你告诉我怎么才能救他,我自己去。”

    我叹了口气:“你一个人去更不行,算了,我还是陪一起去吧。”

    我刚开口,身后的几个人齐刷刷的说:“我们也要去。”

    小钰经历了这几日的煎熬,已经在这里待不下去了,准备再次回到村子里,杜伟韬自然陪同,杨大宇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句话倒是让我对他刮目相看。

    我们带着杨嘉乐上了车,映着浓浓的夜色,过了汹涌澎湃的巫水河,一路来到了尚乡村。

    河水不时激起浪花,呜咽的声音在山间野林里极其诡异,婷婷他们开了手电筒,光线映照下,前方茂密的山林里朦胧而阴森,一条幽暗小道像是深渊敞开的豁口,等待着我们进入囊中。

    我扶着杨嘉乐,深呼了口气,才慢慢朝着前面走去,山林寂静,偶尔暗处探出几双形色各异的眼睛,蠢蠢欲动的注视着我们。

    婷婷快速转动着手电筒,那些不得见光的东西感受到光线,快速钻进了草丛里,杨大宇紧张万分,哆嗦着说:“明哥,前面没路了。”

    我看了眼前方,光线映照下,茂密的树林挡住了前进的路口,我记得之前都是从这里走的,怎么那条路突然就没了呢?

    就在我诧异不解的当头,头顶落下来几片落叶,婷婷快速转动着手电筒,照向头顶上方,有什么东西快速隐入树林里不见了。

    不过就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几道诡异的身影,像是女鬼,又像是什么怪物,杨大宇诧异的看着上面,说:“擦,感觉脖子凉凉的,该不会有什么动物朝着下面撒尿了吧。”

    我心头一紧,快速把手电筒转向大宇,果不其然他的身后赫然立着一个面目凶恶的女鬼,那女鬼伸长了舌头,正在舔舐他的脖子。

    碰到强烈灯光,女鬼发出呜咽的叫声,快速闪到了一边,杨大宇发现不对,猛地回过头,顿时吓得尿了一裤子。

    杨大宇快速跑到我身后,哭唧唧的说:“怎么什么事都被我碰上了。”

    我说:“搞不好那个女鬼看上你了,想把你留下来做鬼夫。”

    杨大宇强烈的摆着手:“我不要,她这么丑。”

    又一声呜咽从身后传来,夹带粗重愤懑的喘息声,我喉咙一紧,快速转过身,只听大宇大叫一声:“救我。”

    不知何时,那个女鬼突然摸到了身后,这下直接把大宇拽走了,我心头一凉,这下完了,搞不好人家真的看上大宇了。

    杨大宇在地面上挣扎着,一边扒拉着地面,一边大呼小叫,估计是吓哭了,沙哑的尖叫声听得人头皮发麻。

    婷婷早就留了一手,猛然跃到女鬼身后,古铜色的匕首瞬间没入了女鬼的后背,女鬼应该是早有察觉,我以为一击得手,正在窃喜,没想到女鬼冲我诡异一笑,反身快速拽住婷婷,两个人打在了一起,竟然不分上下。

    这时,四周的树上再次爬下来几个女鬼,血红色的眼睛散发着妖异的红光,伸长着舌头跃跃欲试着。

    猝不及防,一个女鬼从天而降,杨凝快速把我拉到一边,对着上方开了一枪,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那个女鬼落下之后,再也不动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杨凝,却见她手中早已换了一把枪,这管枪枪口扁平,十分厚大,就是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竟然可以把女鬼打死。

    其余的女鬼惊吓之下,再也不敢放肆了,快速躲到了树后面,隐藏在了浓浓的夜色之中,就连和婷婷交手的女鬼都找机会溜了。

    夜风习习,树叶哗啦作响,耳边回荡着杂乱无章的树叶摩擦声,我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遭,再没有什么发现什么异常,跳动的心头慢慢恢复了平静。

    杨大宇哆嗦着爬起来,带着一股尿骚味跑到了我们身边,他好像惊魂未定,一双小眼睛慌乱不安的转动着。

    我捏着鼻子,哪曾想他真的吓尿了,杨大宇倒是没有一丝尴尬,指着四周,不确信的问:“明,明哥,它们这是真的走了?”

    我点头,拿着手电筒到处扫射着,四周确实没了它们迹象,婷婷走到杨凝身边,狐疑的问:“这把猎鬼枪怎么在你这里?”

    杨凝扶着昏昏沉沉的杨嘉乐,说:“我哥给我的。”

    我不由得多看了眼,却始终看不出这枪有什么名堂,便问婷婷:“你认识这枪?”

    婷婷严肃的说:“这把枪原本是我师傅的,枪中可以装铜钱,专门用来射杀女鬼。”

    杜伟韬惊奇万分:“没想到还有这种东西,那你师傅一定很厉害吧?”

    婷婷脸色略有苍白,似乎问起师傅,她显得格外紧张,她语无伦次的回答:“我师傅确实挺厉害的,不过他好像失踪了。”

    杨嘉乐应该是听到了这句话,迷迷糊糊的插了句:“失踪的好,这样就不可以再祸害别人了。”

    能把杨嘉乐整成这副模样,想必她师傅也是心狠手辣之人,怪不得婷婷会如此恐慌,听杨嘉乐说,他师傅消失在了诡异的灵水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我暗自祈祷,但愿这样的人不要重见天日。

    山林之中再次恢复了原有的静谧,我们缓了口气,继续前行,自从女鬼消失后,前面的树林出现了一条阴暗的小道,这便是通往灵水村的崎岖山路。

    我一直觉得有什么东西跟在身后,可每当我回头,身后却什么都没有,自从我第一次来到灵水村我就已经有了这种感觉,如果说以前是杨嘉乐,那么现在是谁?

    天灰蒙蒙亮,我们披星戴月,历经一路艰辛,总算来到了灵水村村头,村口破旧的石碑立在面前,已经快被草包围了,再次走到这里,让我觉得恍如隔世。

    放眼望去,四周的房屋大多坍塌,茂密的草丛掩盖住了断壁残垣,我揉了揉眼睛,一时难以置信,心头颤动的格外强烈。

    我跑上前去,发现残破的房檐上结上了蜘蛛网,从这些布满灰尘的砖头上可以看出,这些房屋早已经坍塌多年了。

    我僵在原地,失魂落魄的注视着荒凉的村落,如果这里已经毁坏很久了,那我之前来的时候,所看到的一切难道都是假的吗?

    我问婷婷:“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婷婷诧异的摇了摇头,这一切太突然了,让人始料未及,我这才想起来灵水村原本是鬼村,这里的人几乎都死了,那么我们之前所经历的一切会不会都是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