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羊皮纸地
    这让我想起了武侠小说里那些武功高强的人,听说内功深厚的人走起路来是没有声响的,当然如果是鬼魂的话,更是没有声息。

    虽然他表现的很安静,但我已经感受到了他内心的蠢蠢欲动,我若是在此刻偷偷离开,那杨大宇估计要倒霉了。

    前方的石像越来越密集,杨大宇带着我们走到了一处石块面前方才停了下来,我看那个石块非常高大,呈长方形,说白了就是一个石碑,因为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字眼。

    石碑上全是古怪的字,我看不懂,我印象中没有哪个朝代是这种文字,一时不由得诧异不解。

    我疑惑的说:“大宇,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管叔她们好像不在这里吧。”

    杨大宇转过身,脸上显露出了阴森的笑意,冷冷的说:“这里很安静,如果在这里杀了你,是不会被谁知道的。”

    我说:“你不是杨大宇,你到底是谁?”

    杨大宇忍了这么久,总算可以揭掉虚伪的面孔,笑嘻嘻的说:“我们见了这么多次,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气愤的说:“你特码在杨大宇身体里,我怎么会认得你。”

    他搓着手,紧紧盯着我,恶狠狠的说:“我蓄谋这么久,就是为了得到你的阴阳眼,没想到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坏在你的手中,是你搞的我人不人鬼不鬼,这次我要让你尝尝这是什么滋味。”

    我全身一抖,快速掏出猎鬼枪,不可置信的说:“你是施老鬼。”

    杨大宇咧着嘴笑了,他的笑容在阴森的环境中竟然有些诡异,我从来没有想过杨大宇的笑容也会这么恐怖。

    他眯着眼说:“你终究还是想到了我。”

    上次我们在密林中发现施老鬼的时候,他已经被杜伟韬咬死了,由于他的尸体大有问题,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只好把他的尸身燃烧了,但是我没有想到他的鬼魂竟然跑掉了,当时那个黑色的影子十分怪异,让我记忆犹新。

    想到外面的摄魂香,我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在搞鬼,它肯定跟踪我们很久了,一直在等待机会。

    我身无长物,又没有他们的帮助,在这个诡异的地方想要对付他,简直是天方夜谭,施老鬼眯着眼说:“你不要有什么求救的想法,他们都不在,还是乖乖受死吧。”

    我看他的面容狰狞起来,那双眼睛瞪的老大,他从身上摸出来一把匕首,径直朝我走来,我慌乱之下,对他开了一枪,只见他晃动了下匕首。

    呯一声响,子弹撞击在匕首上,擦出一道火花,我又朝他开了几枪,子弹都被他挡开,这速度出奇的快。

    施老鬼阴森的笑着,狂妄的说:“雕虫小技,受死吧。”

    我看他挥动着匕首,不慌不忙,朝我走来,倒有些戏弄的意味,这四周阴森森的,只有我们两个,应该是不会有人救我了。

    我退到了一个石像旁边,心如死灰,身后已经没有路了,我死死扣住石像的脚部,眼看施老鬼走到近前,这时,石像突然转动了下,我被转到了后面。

    出乎意料的一幕让我为之一惊,我定定的看着后面,这是一条路,有不少石像正在移动着,我快速朝前跑去,不断的穿插着石像,施老鬼显然也是始料未及,被堵在了后面,不时的大叫着。

    “你跑不掉的,我会找到你的。”

    施老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加快了我的心跳,我慌乱不堪,只能漫无目的的前行。

    石像转动了会,纷纷停了下来,它们的排列很不稳定,纷乱错杂,刚才的情况就好像是我触碰到了什么机关,所以才造成了这种现象。

    我走了不远,想到杨大宇的安危,不禁停了下来,我之前一直跟着他来到这里,不就是怕杨大宇出事吗,如果我走了,杨大宇怎么办?

    我正在原地斟酌,身后有人轻喊了我一声:“明哥。”

    我慌乱的回过头,竟然是虎子,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他趴在石像旁边,正朝我招手。

    我走上前去,打量四周,发现只有他一个人,我问:“其他人呢?”

    虎子说:“我和他们走散了。”

    我狐疑的盯着他,不由得拉开了距离,我怕他和杨大宇一样,被什么控制了,毕竟这种事情之前就在虎子身上发生过,那个女鬼先前不就上了他的身吗。

    虎子大概感受到我的警惕,不解的问:“明哥,你不会怀疑我吧。”

    我说:“你多体谅,毕竟我也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事,万一现在的你被什么控制了,那不就糟了。”

    虎子无奈的摆着手,和我说了不少之前的经历,这一顿絮叨,我才确信,他确实货真价实的虎子。

    我靠近了些,疑惑的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虎子说:“我一早就发现杨大宇不太对劲,所以一直留意着他的动向,在进来的时候,我发现他一直在后面偷偷摸摸的,还不时摸着那些石像,走了不远,那些石像突然就移动了,我们被隔开了,不过我发现的及时,第一时间冲了出去,但是由于走错了路,还是没能及时找到你们。”

    原来是施老鬼做的,肯定是他趁我沉思的时候触发了什么机关,这才造成了这种现象,隔离了我们。

    不过杨大宇的异常现象就连虎子都发现了,一向慧眼如炬的管德柱怎么会没发现呢,还有婷婷,他们应该也是知道的吧,只是我为什么只看到了虎子,却没见他们。

    虎子看着我,张了张口,欲言又止,我说:“有什么话你就说。”

    虎子从兜里掏出一张破旧的羊皮纸递给我,这个羊皮纸我见虎子拿过,当时他站在山顶,双手死死的握着这个羊皮纸,就好像这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

    我接过羊皮纸,不解的问:“这是?”

    虎子说:“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我拉开羊皮纸,一副模糊的地图便展现在眼前,上面高低不平,有山脉,有河水,有鬼域,标注鲜明,这张图好像是绣上去的。

    我疑惑的说:“这是什么地图?”

    虎子说:“这个空间的地图。”

    我不由得一惊,这个空间本来就是极其神秘的地方,不为外人所知,竟然还有地图,真是奇怪。

    我问:“这个地图你是从哪得来的?”

    虎子阴沉的说:“那个女鬼给我的。”

    关于虎子被女鬼带走后的经历,我一直很好奇,他到底遇到了什么?又为什么跳入暗河,女鬼为什么单单带走他?

    我问:“那个女鬼对你做了什么?”

    虎子说:“也没有做什么,只是给了我这个地图,和我说了一些事情,还有就是,她提起了你,让我把地图交给你。”

    这我就不解了,如果想把地图交给我,为什么不亲自给我,还要托虎子的手,我问:“那个女鬼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

    虎子说:“她告诉我,除了你,让我谁也不要相信,因为我们有着很深的渊源。”

    我打量着虎子,实在想不通和虎子有什么渊源,既然那个女鬼这样说,说明那个女鬼对我们比较了解,而虎子的身世也一直让我很好奇,他身上的麒麟血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未解之谜。

    我说:“那个女鬼有没有和你说,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渊源。”

    虎子摇了摇头:“她很隐晦的提示,总有一天我们会知道一切的。”

    那个女鬼让虎子只相信我,别人都不要信,这显然包括了管德柱,老太婆说我是从这里面出来的,我很诧异,我为什么会跑到这里。

    暗河里的水对我没伤害,同样对虎子也是,从这个共同点上来看,我们确实有那么一丝相似之处。

    我看了虎子半天,忍不住问:“你是被管叔领养的吗?”

    虎子眉头一皱,沉重的说:“算是吧,管叔告诉我说,我是从山下捡来的,然后一直把我养大。”

    我说:“既然你和他生活了这么久,当初管叔被施老鬼假扮,你应该是能发现的,为什么一直装作不知道。”

    虎子叹了口气,憋了这么久,才算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当时的情况,第一,阿顺不让我揭穿。第二,也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对管叔产生了不信任心理。第三,我们想从施老鬼那里了解一些事情。”

    我问:“是什么事情?”

    虎子沉重的说:“灭村的真相。”

    我心头再次一紧,我虽然知道灵水村成了鬼村,这里的人几乎全都死了,但我却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这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

    我紧张的问:“那你们了解清楚了吗?”

    虎子摇着头,叹息着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谜团,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我听说这里以前是一个很大的村子,人丁兴旺,从半山腰一直到山顶住满了人,关于灭村,我只是无意间听施老鬼提到过,后来再也没有了下文。”

    我说:“你为什么不问管叔呢?”

    虎子摆着手:“我已经不信任他了,有很多事情,他一直瞒着我们,要么欺骗我,我一直在装傻,就是不想他有所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