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三元罗盘
    我的心沉到了谷底,看来事情比我想象中要严重许多,如果管叔都有问题的话,那么他该隐藏多深?

    我张了张嘴,正要说话,虎子突然打了个禁声手势,他趴在地面上,耳朵动了动,轻声说:“有人来了。”

    他话刚说完,一个人快速朝着这边跑来,脚步声很凌乱,我看身形一闪,竟然是杨大宇,慌乱之下,我什么也不顾,拦了上去。

    杨大宇见到是我,毫不闪躲,手握匕首,竟然直直朝我刺来,虎子快速把我拉开,锋利的匕首带着寒光,从我面前略过。

    我暗自捏了把汗,一时大意,竟然忘了他被施老鬼上身,虎子拦在前面和他怒目而视。

    这时,前面再次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我稍微看了眼,快速把羊皮纸收起来,婷婷他们追赶过来,快速把施老鬼围了起来。

    婷婷担忧的问我:“阿明,你没事吧?”

    我说:“没事,只不过杨大宇被施老鬼附身了。”

    施老鬼自知一个人很难逃出去,对着管德柱说道:“你今天让我走,我一定给你想要的东西。”

    管德柱略一犹豫,还未答复,阿顺已经扑向施老鬼,大叫道:“就算他答应你,我可不答应。”

    说罢,就连虎子也上了,两个人和施老鬼恶战在一起,打的难解难分,婷婷略一犹豫,也加入战斗之中,这下施老鬼就更不行了,被虎子踹了一脚,踉踉跄跄退了老远。

    我担忧的说:“你们注意点,别伤了杨大宇。”

    阿顺也不回答,再次冲上去,又是对施老鬼进行攻击,虎子身手敏捷,婷婷握着阴阳匕首,出手快又狠,三个人合力,很快把杨大宇摁倒在地。

    我看杨大宇的衣服都被婷婷划了几道子,也不知道伤势如何,我快速跑上前,帮忙把他摁住,阿顺极速道:“婷婷,在杨大宇额头开一个口子。”

    婷婷快速掏出匕首,几乎是毫不迟疑,就要朝着杨大宇的额头处划去,我忙拽住她,心慌的说:“不用这么狠吧,你们这是要毁他的容啊。”

    阿顺阴冷的说:“你是想要他保住容貌还是生命?”

    我看了婷婷一眼,婷婷温和的说:“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

    我慢慢松开了婷婷的手,她的话总是让我心安,婷婷只是轻微晃了下匕首,杨大宇的额头迅速冒出了一条血印,杨大宇剧烈的挣扎起来,双眼冒着红光,在这阴暗的空间里,显得十分诡异可怕。

    阿顺又叫了声虎子,虎子迅速咬破手指,摁在了杨大宇额头的伤口上,我看阿顺嘴里念念有词,虎子使劲往外拉,一道黑色的影子慢慢从杨大宇额头处露了出来。

    杨大宇剧烈的挣扎着,面容扭曲,看上去十分痛苦,我使劲摁住他,这个时刻决不能功亏一篑。

    余光中,我看到了一旁的管德柱,他站在不远处,细致的端详着这一幕,眼神里带着探究的意味,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虎子很快把施老鬼的鬼魂拽了出来,杨大宇双眼一瞪,像是抽干了力气,全身瘫软倒了下去。

    那个黑色的影子被虎子握在手中,虎子死死的卡住了施老鬼的脖子,那个影子胡乱的扒拉着,却发不出一丝声响。

    他的鬼魂很奇怪,前所未见,很可能是发生了什么变化,有了诡异的突变。阿顺从兜里掏出一张黄色纸符,施老鬼惊恐的注视着阿顺,挣扎的更加剧烈。

    对于这种人,是不需要丝毫怜悯的,阿顺毫不犹豫把纸符扔了过去,炙热的火光照亮了眼前,施老鬼瞬间被火光吞噬,虎子放开了他,只见他在地面上胡乱的扑拉着,不多会就没了声息。

    一切仿佛安静了,微不足道的光亮稍纵即逝,地面上留下了一摊灰尘,不过很快又被冷风吹散,不见踪迹。

    杨大宇很快醒来了,迷迷瞪瞪看着我们,揉着自己额头说:“明哥,我怎么在这里啊?”

    我说:“你之前遇到点事,晕倒了。”

    杨大宇放下手,不经意看到了手中的血,慌乱不堪的说:“我是不是受伤了,我,我手上有血。”

    我说:“小轻伤,别大惊小怪的。”

    杨大宇慌乱的站起来,一边擦拭额头的血液,一边说:“我是不能出血的,小时候有大师给我算过命,说我八字轻,身虚,神弱,易近鬼,而且我五行有缺,则气不盛,必被鬼魅所欺的,一出血就完了。”

    我心头一颤,怪不得他总是招鬼,原来是这个原因,不过他已经出血了,现在想阻止已经晚了。

    我朝身后看去,突然发现一只枯瘦诡异的手掌扒在了石像上,随后又冒出来几只,我吓了一大跳,惊呼了口气说:“可,可能恶鬼已经来了。”

    我刚说完这话,有不少鬼魂冒了出来,它们从石像后方钻过来,气势汹汹,张牙舞爪的,似乎想要吃掉我们。

    管德柱站在最后面,及时掏出铜钱剑解决了几个,回过头大声说:“你们快点离开,我先拖延一会,等会就追上你们。”

    婷婷拉着我,转身就跑,大家明白目前的形式,毫不犹豫,一起往前冲,杨大宇边跑边说:“一定是我的血引诱它们过来的,唉,我是不能受伤的。”

    我说:“行了,别絮叨了,赶紧跑路吧。”

    我们跑了半天,迷失在了杂乱的石像之中,这周遭错综复杂,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我准备把地图掏出来,虎子看到我的动作,忙把手伸过来,压住了我。

    我看他对我轻轻摇了摇头,我把他拉到一边,小声说:“难道你对他们也不信任。”

    虎子小声说:“这个地图最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那女鬼给我的时候,明确警告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否则我们会有危险的。”

    想到施老鬼和老太婆费劲千辛万苦想要到这里,那他们一定非常需要地图,我不知道背后还有多少人有着他们这样的想法,如果地图的事情泄露出去,确实很危险。

    我拍了拍胸口,返回和大家说:“我和虎子商量好了,目前只有管叔能够找到出口,既然大家都不知道路,我们还是在这里等他好了,也不至于漫无目的的乱走,这样只会白费功夫。”

    阿顺哼了下鼻子说:“不用等他了,他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做。”

    阿顺犹豫了下,也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罗盘,我看他的罗盘纹路很复杂,密密麻麻,顿时吃了一惊,我可从来没见他拿出来过,不由得好奇起来。

    我说:“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么一个罗盘。”

    阿顺幽幽说道:“这是我珍藏了很多年的东西了,一般情况下是不舍得拿出来的。”

    杨大宇瞅了眼,好奇的问:“你这是什么罗盘。”

    阿顺洋洋得意的说:“这是老夫祖传的三元罗盘,具听闻大概有两三百年了,我也是摸索了多年才完全掌握的。”

    杨大宇咽了口吐沫,想要摸一下,很快被阿顺拿走了,阿顺退到一边,很是爱惜的摸着罗盘,杨大宇问:“这东西有这么复杂吗,需要你研究很多年。”

    阿顺翻着白眼反问:“你以为这是很容易掌握的小玩意?”

    杨大宇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没有想到有这么难。”

    罗盘,想必大家都挺说过,我常在电视中见过,罗盘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源于我国文字之先,揭示“天人合一”,人天人道体系,形成一套百科荟萃的理论,将人的生死祸福,吉凶休咎与天地万物紧密联系在一起,把天、地、人三才尽纳罗经之内,又把一个冥冥大干世界浓缩到宅舍和墓穴之中,可见其学问是非常精深的。

    听说要真正全面弄通它,专门为此花上三、五年功夫也未毕能全盘精通,所以阿顺花费几年时间也不足为奇。

    我说:“既然你把宝贝拿了出来,就请为我们指路吧。”

    阿顺眯着眼,拿起罗盘在原地转了两圈,随后指着右边,仰首挺胸的往前走去,这副模样哪里像是老头子,明明就是小孩子,我真怀疑他以前的行为都是装的。

    阿顺自从掏出了自己的宝贝,果然很快把我们带了出来,看着空荡荡空间,杨大宇呼了口气,对着阿顺竖起大拇指:“厉害。”

    阿顺摸着下巴说:“那是必然。”

    我说:“既然走出来了,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管叔吧。”

    阿顺说:“不用等那个老家伙了,他自己肯定能出来的,为防止突生变故,我们还是趁早离开的好。”

    虎子也说:“明哥,我们还是先行离开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我回头看了眼那个幽暗的地方,远处的石像排列的密密麻麻,森严的巨石被紫黄色的雾气吞噬,看到这一幕,我心里多少有些不安。

    婷婷也劝了我几句,我叹了口气说:“行了,我们离开吧。”

    我在心中暗暗祈祷,但愿管德柱能够安然无恙回来,虽然他的能力高强,但是面对这么多鬼魂,只怕也不好抽身。